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40节:枪决石川

平山大侠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40节:枪决石川


福岛安正通过多次在华的实地考察与调研,早在1879年就对大清国做出了如下判断:“清国的一大致命弱点,就是公然行贿受贿,这是万恶之源!但清国人对此丝毫不反省,上至皇帝大臣,下到一兵一卒,无不如此。此为清国之不治之症。如此国家根本不是日本之对手!”

15年之后,十分不幸的是:福岛安正的准确判断,被甲午战争无情地验证了。——平山大侠


只是石川伍一还收押在天津,迟迟没有判决。

因为西太后与皇上很重视此案,被定为钦犯,所以李鸿章指定由袁世凯亲自审理石川一案。

天津提篮桥大狱的审讯室里,袁世凯威风凛凛地坐在披着虎皮的太师椅上。石川伍一与袁世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开腔。有顷,袁世凯抓起惊堂木,猛然往案上重重一拍,喝道: “钦犯报上名来!”

“本名石川伍一,日本人,现年28岁。”

“你可知所犯罪行?”

石川微微一笑:“罪行?我为国家、民族利益尽心尽力,何罪之有?”

“大胆钦犯,你幼时入私塾,后入兴亚学校专攻中文,1884年,年仅18岁就来到上海,这本是件好事,可以为中日友谊做些事情。但是你又回到日本学习间谍技术,20岁以后再次来华为日本海军搜集情报,开始了你的间谍生涯。

表面上,你只是日本松昌洋行的普通职员,其实是一个老练的军事间谍,曾与另一名日本间谍高桥谦结伴,深入到江苏、浙江、两广和河北、察哈尔、热河、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等13个省,进行详尽调查,收集了大量的人文、地理、军备情报。听说你在日本海军省,因此被誉为中国通呢!”

石川笑笑,没有吭声。

“1893年”,袁世凯继续说“你在驻华武官——海军大尉——曾根俊虎门下,主要在天津活动。后来大间谍荒尾精来刭京师,与青木宜纯、神尾光臣,宗方小太郎与你等见面,你们5人结为兄弟,重建了京津间谍网站,专门收集我大清国高层的动态与北洋陆海军的情报……是也不是?还不从实招来。”

“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了,还要我说什么?”

石川神情倨傲,根本没有把袁世凯放在眼里。

“我要你交待京津间谍网的具体情况,使用什么手段?都与什么人进行了接触……?”

“对不起,涉及到本组识机密的事,我是无可奉告的。”石川戏谑地说“至于手段嘛,不知袁大人是否听说过福岛安正?”

“福岛安正?就是你们日本那个所谓的传奇间谍?”

“福岛前辈通过多次在华的实地考察与调研,早在1879年就对清国做出了如下判断:‘清国的一大致命弱点,就是公然行贿受贿,这是万恶之源。但清国人对此丝毫不反省,上至皇帝大臣,下到一兵一卒,无不如此,此为清国之不治之症,如此国家根本不是日本之对手。’哈、哈、哈”,石川狂笑着“ 15年后,福岛前辈的准确判断被我验证了!”

“大胆!” 袁世凯气急败坏“快快老实招供,你都用重金贿赂了什么人?”

“好,我说便是。”

石川对其间谍活动供认不讳。

石川供认说: “自1886年以来,我一直在京、津等地往来,后通过汪开甲认识了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珩的秘书刘树芬,还时常住在他家中。刘树芬和一些中国人为我提供了各种情报。比如天津军械局东局海光寺每天所造子弹数量,我都有一份。还有驻天津淮军各营枪炮、刀矛、火药、子弹数目清册我同样拥有。”

“高升号启航时期、增援朝鲜与北洋护航情报,是谁提供给你的?”

“当然是刘树芬了。我还在他的陪同下,化妆混进了码头,亲眼查看了清兵上船。噢,我还见到大人在码头督查呢!嘿、嘿,只是大人不认识我……”

袁世凯恨得牙痒痒的,厉声问: “这么说,拦击我济远、广乙2舰,打沉高升号、掳走操江号,均悉你所为喽?!”

“正是在下所为,这是我对日本海军的一个重大贡献!对大日本帝国的一个重大贡献!对天皇陛下的一个重大贡献!我的这一重大贡献,日后必定会在青史留名,彪炳千秋的!”

“你们日本人全都是疯子!以小小的弹丸之地,悍然发动战争,你以为你们能打嬴吗?”

“大人太不了解我们日本了,大人可知日本的独特之处吗?”

“哼!独特之处?不过是侵略成性!象疯狗一样,满世界撒野,到处乱咬人!”

“不!我们日本人,不论是男女老少,全民族的谍报意识,比其他国家更广泛、也更富有想象力。世界上没有那一个国家和民族,能象日本人那样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望,来不断地充实自已。这一点始终是日本谍报思想的基础,也是我们日本人生活和其他方面的支柱。正是由于举国上下一致的,把谍报活动视为国家生存和强盛的手段、目的,所以我们日本才能迅速崛起。

因此,这场战争从一开始,我们就嬴了!因为我们做到了知已知彼,而你们,既不知彼,也不知己!”

“哼、哼,石川,你太过自信了吧!”

“大人不信,就请拭目以待!”

“哈、哈、哈” , 袁世凯大笑起来 “可惜啊!石川,你是无法亲眼目睹我军胜利进入东京的凯旋仪式了!本大人为你感到惋惜呀!28岁的青春年华……”

“这有什么?人生自古谁无死?重于泰山,死得其所!我们日本人不惧死,但要象樱花那样,灿烂如霞、光彩照人……”

“住口!你已经死到临头,还摇唇鼓舌,你放心,本大人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审讯了一整天,袁世凯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石川招供的全是些已经掌握了的情况。袁世凯只好将审案情况报告给李鸿章。李鸿章也只好上报总理衙门,而总理衙门再次召开会议,因石川一案影响很大,牵涉到很多人以至清廷大吏。争论也依旧是那么激烈。

大多数人倾向予以石川严厉制裁!这其中虽然有不少人是出于对敌特的义愤和爱国之心,但也有些人是因为与石川一案牵连上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干系,狠不得这个可恨、可恶、可怕的日本人赶紧死去,免得保不住头上的顶戴,甚而是大好头颅!

总理衙门将草拟的判决书奏报给皇上。而光绪在气愤之下,提起朱笔毫不犹豫地在判决书上批示上谕: “处以极刑!”

美国人得知消息后积极活动,妄图保全石川的性命。美国驻天津领事亲自出马拜会李鸿章。

李鸿章知晓来意后,捏着胡须慢悠悠地说: “ 领事先生,按照你们西法成例,两国交兵,擒获敌方间谍,做何处置?”

“这还用问?间谍对受益国自是英雄楷模,对受害国则是死有余辜!”

“这不就结了。石川一案影响太大,我国受害太深,没有被千刀万剐就已经不错了,还想活着离开中国嘛?”

“李大人”,美国领事明白石川的性命是无法保全了,便退而求其次 “砍头,太不人道了!使死者身首异处,那是欧洲中世纪野蛮人的行径。从人道主义出发,恳请李大人让石川象武士那样体面的死去。”

最后,石川伍一被判处枪决,成为甲午战争中所有被处决的日本间谍中,唯一保住了全尸的,这也算是李鸿章卖个人情,给美国人留了点面子。

而刘树芬因“为窝主,传递消息”,与石川在同一天被斩首。

李鸿章的外甥、天津军械局总办侯补道张士珩,因“于其所用书办家擒获日本奸细”也受到舆论指责。一些大臣纷纷上奏弹劾李鸿章,分析开战以来的种种失误,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即“调发军情又为奸细侦探,遂致高升船所载劲旅,悉为敌击沉。”要求朝廷严办李鸿章。

尔后,依照西太后的口谕: 军机处下令扣押、审查张士珩,最后以玩忽防务而被革职。至于朝中对李鸿章的攻击和各项指控,西太后却网开一面,不予追究,军机处则以“皆系影响之词,暧昧之事,碍难查办”为由,不了了之。

李鸿章按照总理衙门的指令,专门召开了反谍会议。李鸿章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鉴于日本间谍的猖狂活动,为此,总理衙门己向全国发了一份咨文,上面特别指出:‘日本商民之在中国者,概由美国按照公法代为保护。’你们都说说看,有什么好的对策。”

袁世凯抢先说道: “石川一案,教训深刻!天津既是北洋大臣、直隶总督的驻跸地,更是北洋舰队与淮军的大本营,与京师休戚相关、声息相通,是日谍活动的首要地区,我等必须进一步加强反谍意识和力量,严厉打击敌特,确保京畿地区的安全。”

“对,慰庭说得是”,吴汝纶说“石川一案,震动全国!朝中许多有识之士十分担忧,并纷纷上奏指出:’当此兵衅既开,(倭人)难免不勾结内地奸民为之侦察机密。所以,此时中国纵有智勇深沉之将,欲出奇计,必无一倭兵中计者,何故?事未行而机早泄也。既虑侦探军情,尤虑煽惑土匪乘间生事以牵掣兵力,担心会匪、游勇等与倭人勾通,乘机煽惑。’

因此,我以为: 战争中反谍一事当为最要紧之务。”

“挚甫说得好”, 周馥晃了晃手中一份信函插话“安徽有一位叫朱照的廪生给中堂大人写了一封密函,他的看法很具代表性。哦,我给各位念一段:’用兵之道,密其事,晦其迹。神出鬼没,变化不测,毋使敌人得知我之虚实强弱,而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可以制胜,故缉捕间谍,兵家所先。’

你们看,这书生说得多好哇!我们必须把反谍作为军事行动的先导,如此才能保证打胜仗!可惜,朝中和一些地方,至今仍有人不以为然、漠然置之、放任不问。”

“我看哪,必须采取一些具体措施。”看见众人点头赞同,盛宣怀接着说“首先是要反对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保护日本间谍的做法。

事实也的确如此,往往是我们准备捕捉日本间谍时,这些恶棍就事先得到汉奸的通报,逃往租界内,躲在那里藏身,并得到各国尤其是美国的袒护,让我们白忙豁一场。”

“可不是嘛!”罗丰禄气恼地说“这英美明显地向着日本人。前不久,在汉口租界,巡逻营勇发现一个日本人形迹可疑,遂上前盘诘,正欲查拏,这家伙竟拔刀抗拒,最后逃入租界。巡逻营勇前去交涉要人,英美领事死活不肯交出,还说什么日本人都是安分守法的良民,绝无不轨行为。这边还在交涉,那边日本人已经在英美的护送下,登上外籍轮船逃往上海了。”

“而上海更是日谍的安乐窝”,周馥说“前不久,楠内有次郎、福原林平等2人被捕后,上海各领事均为其说情,图存希冀,弄得朝廷也曾有些担心就地正法恐滋饶舌。而且石川被处决后,据驻美公使杨儒报告说: 美国多有责怪之意。”

“刘坤一太过于软弱,倘若由薜福成坐镇东南,也不至于如此,可惜叔耘自5月从国外归来,便身染重病,竟于8月在上海驾鹤西去……”吴汝纶叹息着。

众人默然,都为失去了这位好朋友,李鸿章幕府的得力干将而痛惜。

忽然,袁世凯沉声道:“两国交战虽有互保人民之条,而稽察奸宄尤应严密,美领事何得袒庇,我建议:今后各地如有拿获日本细作的,不必再递交领事馆,由中国当地衙门密行监禁。

还有,我主张实行保甲制,严惩汉奸。日本间谍往往通过汉奸为其搜集情报,倭奸之得潜伺于中国者,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托庇于华人,也就是得到汉奸的掩护,因而非整顿保甲,极力搜查不能断其根株而空其巢穴。铲除汉奸才是反间谍的根本所在。应该下令全国各省督抚,重治汉奸,得其窝主,治以极刑!”

“唔,这个办法好!”盛宣怀赞道“只有这样,才能使国人虽有贪利忘义者,欲潜匿倭奴以济奸利,而有所不敢。尤其是大军所驻各州县市镇,更应责成举行保甲严查汉奸。如此,则敌人无从知我举动,可无高升轮船之失矣。”

“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国人资奸的这种状况,仅仅靠严惩是不够的”, 周馥补充建议“与此同时,朝廷更要关心民间疾苦,很多地方由于年年发生饥荒,再加上战乱,民不聊生,百姓无以活命,在日本间谍粮、钱的诱惑下不得不当汉奸。所以必须实行安抚的办法。拔赈以重生灵,救民命以收民心。

张之洞等人在奏折中就提出:’日谍一惯厚饵穷渔,多方引诱’,因而与严查的同时,必须推行奖赏揭发的办法,并在海防重地办理’渔团’,遇有倭人雇募窥探沿海沿江军情,该渔团能将来雇之人捆送到官,讯明属实,赏银500两。”

“好办法!”吴汝纶兴奋地说“ 此外,为易于辨认,还应当禁止日本人薙发改华装。由于日本人与中国人眼睛、头发的颜色一样,相貌多有相似之处,只是发式、服装不同,日本间谍在中国往往剃发改装冒充中国人,很难识别。张之洞等人不就在奏折里反复强调:’既系安分,何必改装?……如查有华服倭人,即照奸细查办。’日本人在中国一律禁止改华装,若不尊法令,就按间谍治罪。这样一来,日谍就无法隐匿其形态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