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可某些人左衽的津津有味。


自己都剃发易服、披发左衽了,还津津乐道孔孟之道,真是无耻没有极限了。


明朝再不好,还是知道点孔孟之道的,至少朝堂上在非军阀割据的情况下,大臣还可以封还圣旨。


而到了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最伟大的朝代,却尽出奴才,封还圣旨这样的事情更是天方夜谭了。


就是其他的所有方面都不论,就论这个封还圣旨,明朝就比披发左衽的那个伟大盛世先进千万倍!


可笑现代人,对于一个披发左衽的朝代,还大吹特吹,无耻更是胜于披发左衽的古人多矣!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