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洛杉矶恋上90后女小偷

回国过春节后,我经常和美国少女Agnes在MSN上聊天。说起来,与Agnes的相识到相交还真富有戏剧性,她是以小偷的身份与我相识乃至相交的……


那是我到美国后的第二个月,那天我带着手提电脑从语言学校准备回姑妈家,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在去姑妈家的路上,我走进一家快餐厅用餐。正当我对着一个汉堡狼吞虎咽时,餐桌对面坐下了一个大眼睛美国美少女,她微笑着问候我:“你好!”我也友好地回了声“你好”,然后低下头只顾吃。谁知,美少女居然热情地将一杯刚拿到手的热咖啡递到我面前:“中国帅哥,我一直对古老的中国非常感兴趣,你给我讲讲中国的事情吧,我请你喝咖啡。”能有外国人对中国感兴趣,这让我心里升起一股自豪感,但我还是礼貌地拒绝了美少女递来的咖啡,可她又热情地推了过来。就在我俩的推让中,咖啡杯倒了,热热的咖啡全都洒在了我的裤子上!电脑包上也洒了些许咖啡。


“真倒霉!”我一边懊恼地嘀咕,一边赶紧将电脑包放到餐桌上,拿起纸巾擦拭裤子上的咖啡。对面的美少女一边道歉,一边热心地递给我几张纸巾。当我低头擦拭裤脚上的咖啡时,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赶紧抬起头。但一切都迟了——餐桌上哪有我的笔记本电脑,对面的美少女也不见了踪影。我遭遇美女小偷啦!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天杀的小偷!


当务之急就是报警。我伸手到口袋里摸手机,却发现口袋里空空如也,我才想起手机放在电脑包里。简直屋漏偏遭连夜雨,怎么办呢?电脑里存有我正在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和在语言学校的上课笔计,而且电脑中还有不少我个人的资料。无论如何,我也得找回我的电脑!


痛定思痛,我决定利用我的手机和那个美少女小偷联系,或许有希望拿回电脑。我赶紧跑到公用电话亭,拨通了我的手机。就在我心怀忐忑时,手机被接通了,我急急忙忙地说:“你好,我是这个手机的主人,请你将拿走的东西还给我好吗?如果你需要钱,我可以考虑拿钱赎回它们。”


“是中国帅哥啊,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一台电脑也舍不得,让我玩儿几天再说。”美少女小偷在电话里嬉笑道,不待我再说,她已经挂断了电话。我再打电话,她就不接了。


没办法,我只好又去手机专卖店买了一只手机,然后用新买的手机给美少女小偷发了一条短信:“美女,我的手机不要了,就送给你做个纪念吧,但我的手机里有非常重要的电话号码,麻烦你把电话簿转发给我好吗?”半晌,她回了短信:“好啊!”然而,我等来等去,却未等到她发给我电话号码。我又被耍了,看样子这个办法打不动小偷的“铁石心肠”。


当晚,绞尽脑汁的我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于是,我再次给女小偷发去短信:“美女,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相遇的那家餐厅恰好有监控录像,我已经取到了当天的录像资料,你拿走我电脑包的姿势还很优雅哦,你希望我把录像资料交给警察吗?”没多久,我的手机果然响了起来。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了美少女小偷略显焦急的声音:“中国帅哥,你千万别把录像带交到警察局,我想我们可以做个交易。”我心里偷偷一笑,语气严肃地说:“我接受你的建议。不过,我还得告诉你,本次通话我也录音了。”


而后,我和女小偷约好在一家超市见面。我从她手里接过笔记本电脑包,经过检查,里面的东西果真一样不少。我转身准备走时,女小偷拦住了我:“你忘记把录像带还给我了!”看着她紧张的蓝眼睛,我大笑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录像带。中国有句俗话,叫兵不厌诈。”美少女小偷一愣,接着展颜一笑:“中国帅哥,你真狡猾!不过,我喜欢。”离开时,她说:“我叫Agnes,是格拉纳达山高中的学生,我还会找你的。”


我刚回到姑妈处,Agnes果然打来了电话。通过交谈,我得知,Agnes的偷窃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她虽然也知道这样做比较不道德,但“唾手可得”的金钱还是让她欲罢不能。她说,等她找到兼职后,就“金盆洗手”。这次交谈,我发现Agnes其实是个很坦诚活泼的女生,之后,我们渐渐成了朋友。在我的中国式说教下,她渐渐远离了偷窃,然后在圣诞假期找了一份兼职导游的工作。


令我没想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Agnes竟然对我产生了让我“受宠若惊”的好感,她不仅自作多情地送给我她的靓照,有一天,她居然主动向我求爱:“王,你们国家那么神秘那么美丽,我想跟你去中国,我将来和你在中国结婚,可以吗?”这可是我从没想到的。尽管洋美少女的诱惑也曾让我一度心动,但是要让我带一个了解不深、并且还有着“盗窃污点”的洋美女回国,还是感到有些担忧。于是,我委婉地告诉Agnes:我们还是先做朋友吧,等我上完大学后,如果那时你还单身,我将会高兴地向你求爱……Agnes兴奋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