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国宝“北京人”化石的下落,希望在哪里?

kamkwongho 收藏 1 189
导读: [size=16]威廉·弗利,二战时期美国的军医,头盖骨出境的押运人。1941年12月8日之后,这个美国人就音信皆无。30年后的1971年,一个叫威廉·弗利的人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12月8日,我在秦皇岛被日军逮捕,一周后被释放回天津租界,之后,我收到了从秦皇岛战俘营寄回的行李,以及应该装着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军用提箱。我打开自己的行李,发现被人动过。这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第二天,我就把其中的两只箱子送到天津的百利洋行和巴斯德研究所,而另两只则交给我平时最信任的两位中国人。”  

威廉·弗利,二战时期美国的军医,头盖骨出境的押运人。1941年12月8日之后,这个美国人就音信皆无。30年后的1971年,一个叫威廉·弗利的人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12月8日,我在秦皇岛被日军逮捕,一周后被释放回天津租界,之后,我收到了从秦皇岛战俘营寄回的行李,以及应该装着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军用提箱。我打开自己的行李,发现被人动过。这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第二天,我就把其中的两只箱子送到天津的百利洋行和巴斯德研究所,而另两只则交给我平时最信任的两位中国人。”


弗利的回忆中有两条线索,头盖骨可能有两个去向,一个是在天津百利洋行和巴斯德研究所,另一个是在两位中国人手里。


天津成立的专案组询问了百利洋行天津分行和巴斯德研究所的所有老职员,得到的回答却惊人的一致:“提箱?什么提箱?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美国军医。”


而至于弗利所提到的那两位朋友———两人本是夫妻,之后劳燕分飞。但两人的叙述倒是相当吻合:当年,弗利是托付给了他们两个箱子,其中一箱是医疗器械,另一箱是私人衣物和一些古董瓷器,外加500美元。绝没有任何和化石,乃至骨头相似的东西。


虽然从弗利的回忆中,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得出的一个推论却令人兴奋。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会不会根本就没去秦皇岛,而是被秘密送往天津?


1980年秋季,美国人类学家夏皮罗博士踏上了中国大地。他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档案库中查到:北京人头盖骨,当年的确曾经在天津的美军兵营中停放过。


夏皮罗来到已经成为了医科大学的卫生学校的军营旧址。他认为当年有可能存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六号楼,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坍塌,之后被夷为平地改成操场。据陆战队员回忆说,六号楼的地下室是“木板地面”,但是学校负责人介绍,在清理大楼废墟时连地基都挖开了,根本没有木板结构。


天津没有,那北京呢?


20世纪90年代,一名当年参加了侵华战争的老兵,透露出了一段神秘的忏悔。


老兵说他当年是日本“731”部队的上尉军医。日军侵占北平不久,就已经截获了“北京人”化石。1945年日本失败后,他奉命迅速转移“北京人”。仓皇之间,他决定先将化石掩埋,留待日后再作打算。在秋天的一个沉沉黑夜,他把“北京人”化石掩埋在了协和医学院正东大约两公里,一个有着许多松柏古树的地方。为了日后识别,他还在埋藏地点旁的一棵松树干上,用军刀刮下一块长约1米、宽约20厘米的树皮。


在广阔的北京东部,只有日坛公园符合“僻静、有许多古树”的条件特征。而更令人兴奋的是:在日坛神道北侧不远的地方,人们的确找到了一棵被刮过树皮的松树,而且痕迹老旧。但是中科院工作人员下挖近三米,没有发现任何埋藏物。




时光飞逝,裴文中去世了,魏敦瑞去世了,贾兰坡去世了,日本侦探神秘自杀,侵华老兵撒手人寰,几十年中,与北京人头盖骨相关的人士相继辞世,多次调查无功而返,种种线索戛然而止。追寻国宝的下落,希望在哪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