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内中美大摊牌:美国可能发动战争转移国际视线

空警200 收藏 3 159
导读:1979年至1987年执掌美联储的保罗·沃尔克,大胆放弃了美元货币供应量的管制,而改用利率作为调控宏观经济的货币手段。于是,失去了黄金约束的美元泛滥全世界,被戏称为“比武装力量更管用的财富掠夺工具”。尽管战后以来的主要经济与技术革命都是由美国人发动的,以GE、微软、英特尔和谷歌为代表的美国企业在技术与市场创新方面的卓越表现部分支撑了美国经济的繁荣。但在精明的美国政府看来,几乎是一本万利的债务经济模式,既可以全方位支撑美国经济繁荣,又可以定期辐射美国经济风险。于是,表面看来,美国似乎是全球经常贸易领域里的“冤

1979年至1987年执掌美联储的保罗·沃尔克,大胆放弃了美元货币供应量的管制,而改用利率作为调控宏观经济的货币手段。于是,失去了黄金约束的美元泛滥全世界,被戏称为“比武装力量更管用的财富掠夺工具”。尽管战后以来的主要经济与技术革命都是由美国人发动的,以GE、微软、英特尔和谷歌为代表的美国企业在技术与市场创新方面的卓越表现部分支撑了美国经济的繁荣。但在精明的美国政府看来,几乎是一本万利的债务经济模式,既可以全方位支撑美国经济繁荣,又可以定期辐射美国经济风险。于是,表面看来,美国似乎是全球经常贸易领域里的“冤大头”,每年的贸易赤字动辄数千亿美元,但这正是美元支付体系的精妙之处。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更乐意保持巨额贸易赤字,因为这能增加其他国家的美元储备。而掌握着货币发行和市场主导权的美国,则非常轻松地使得新兴市场国家高度依赖美国市场和美元。在这个分工框架下,以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美国大肆发行美元购买外围国家的廉价物品,尽管带来了美国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巨额贸易逆差,但是凭借金融市场优势,中国等国积累的贸易顺差反过来又以购买国债的形式回流到美国。因此,所谓的全球经济失衡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外围国家的经济与贸易政策,而是美国以成本极为低廉的货币手段来平衡经常性的贸易逆差。而美国明知这种失衡可能带来进一步的风险,但在现行的美元体系里,经济失衡对美国来说收益远大于成本,美国依靠中国等国的送美元上门,维系着寅吃卯粮的经济繁荣,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发行更多的美元并支付不超过4%的债券利息。而且还可以藉此把经济失衡的原因归罪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国家,通过施压,迫使这些国家进行货币升值,被动地调整本国经济政策,以此来承担美国转嫁而来的经济调整成本。

可以说,只要美元依然是最主要的国际货币,美国就可以维持债务经济模式,就可以推行不负责任的对外经济政策。但是,本轮经济与金融危机已经严重毁坏了美国的国家信用,也部分动摇了美元体系。各国之所以暂时不抛弃美元,是在既有货币体系约束下的次优选择。倘若美国任凭国债以每分钟100万美元以上的惊人速度增长,不能正视其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严重倒挂后引致的经济风险,不能反思其饮鸩止渴的经济发展模式,则未来十年内,全球经济的最大风险并非基于非合作博弈的贸易保护主义,而是实体经济趋弱且吃尽美元红利的美国将再次暴发美元体系大崩溃危机。一旦主要经济伙伴抛弃美元,极有可能演变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规模债务危机。那个时候,美国可能很难拥有类似本次经济与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压制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呼声的全球影响力。除非它通过发动战争来转移国际视线。

因此,美国必须为告别美元牛市做准备,并彻底抛弃寅吃卯粮的债务经济模式,与其他国家一道致力于全球经济新型的再平衡。即:既要求解全球贸易的失衡难题,更要解决全球货币体系的失衡,构建美元、欧元和“亚元”(人民币)三边均势货币格局。十年之内,中国的经济总量将有可能达到美国的80%,因此成为处于大洗牌中的国际经济秩序的积极主导力量,并不是什么非分之想,而是求解世界经济均衡难题的一种必然选择。不出意外的话,欧元也将增大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权重。一旦全球形成美元、欧元和“亚元”(人民币)这样的三边均势货币结构,世界经济将部分摆脱受美元本位控制的局面,困扰世界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经济失衡问题也有望迎刃而解。届时,发债空间大大受限的美国,势必调整经济政策,加大在实体经济发展方面的投入,强化科技研发,以实现经济模式的切换。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