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7.html


古象酒店地下一层

白毅以其极好的眼力观察了整个停车场,并没有刘先生的踪影。并且询问过看门的保安,也没有得到刘先生出去的证明。

“算了,回去吧!”白毅满头大汗走进地下一层的电梯。


1202室

“你们对***很感兴趣?”刘先生说。

“是的!沐恩堂的神父说您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我就想过来向您请教。”慕容野从容不迫地说道。

“那你请问。”刘先生也非常和善。

……

“看来那个人并不是凶手!”“采访”结束后,慕容野对雷天觉说。

“恩,完全没有迹象说明他在说谎。”雷天觉答道。

“诶,白毅呢?”慕容野这时才想起白毅。

“可能在1楼大厅吧!”


黄浦区派出所

“探长,两名死者认识,可能是援交的时候认识的。而风斌,并没有查到这人的资料。手机也已经停机了。”

“查手机号码的通讯记录,找中国移动去!”探长说。

“可能风斌是一个卖淫集团的首脑,自己办了张贵宾卡,让手下的小姐和客人好上床,神不知鬼不觉啊!”助手说。

“那究竟是谁要杀那些小姐呢?难道是风斌的竞争对手?”探长深入思考,“干!这一行也有竞争对手!眼下务必要找到风斌其人。”

“探长,查到了。风斌打过最多的号码是62589090。”警察小周马上就从中国移动那里得到了号码的通讯记录。

“固话啊!固话……查地址!固话地址!”探长灵机一动。

“九江路384号。”2010年的信息科技真是飞速发展,想找什么就能有什么。

“出发!”探长拿起警帽。


南京路步行街

雷天觉三人又齐聚一茶一坐,梳理案件脉络。

“没有头绪!线索断了。我们要重新确定罪犯身份。”慕容野哭丧着脸。

“好吧!事到如今,我要说出我一个大胆的怀疑。我认为是风魔干的。”雷天觉压低声音说道。

“风魔,那是什么?”白毅问道。

“风魔是修炼气系武功而走火入魔的人。他们体内的气息非常紊乱,平时都靠内力压住,压不住了就要放出来。他们会将体内的气用内力排出,形成风。因为能操控风,所以称为风魔。”雷天觉解释道。

“你这都哪里看来的?”慕容野不大相信。

“好吧!其实我会武功,我所修炼的是雷系武功。”雷天觉无奈地把自己会异能这事说了出来。

“那么厉害?”白毅半开玩笑,“来一个看看!”

“好吧!”雷天觉闭上眼睛。

“白毅,慕容,听的见我说话么?”这时雷天觉的声音

“当然听的见!”白毅不假思索地说。

“可是你的嘴没有动。”慕容野却注意到了关键,“是腹语吗?”

“不是,是传音。”白毅这时也捂住耳朵,确认这并不是腹语。

“这是雷氏密学——灵犀。我的雷氏血统使得我能将周围的空气微弱电气化,形成弱电流,而人的神经传递也正是弱电流,于是空气中的弱电流就能将我们的神经细胞连接起来,我的思想便能传到你的脑中。”雷天觉解释得非常科学。

“那么炫!”白毅张大嘴巴,“那我也给你露一手。”

只见白毅紧盯着墙看,过了一会儿,他说:“墙后面是厨房,胖的厨师在做牛排,瘦的在切菜……”

“他说的没错,我刚刚用灵犀连通了厨师的眼睛。”雷天觉说,“这么说,你会透视?”

“那是,白家可是一直出神射手的哦!而且我的白眼可比火影里面的真实多了,也不用爆筋,不过就是不像它那么厉害。”白毅得意地说。

“怪不得你投篮那么准!”慕容野说,“不过我可是也有绝技的哦!”

“你们听那个服务员的声音。”慕容野指着一边说。

“恩,然后呢?”雷天觉和白毅都很惊讶慕容到底有什么样的异能。

“然后,我也能有他的声音!”慕容野一开口竟然是那个服务员的声音。

“哇!”白毅惊呆了。

“可不要忘了我祖上可是那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复啊!”慕容野非常骄傲地说,“我的复制术可是几可乱真哦!”

“哦~我是日向的白眼,你就是宇智波的写轮眼。”白毅大笑。

“我可比写轮眼厉害多了。写轮眼只能复制对方的动作,我可是连声音都行的啊!”慕容野得意洋洋的。

“不过你也没晕眩效果嘛!而且也不能用幻术啊!”白毅说。

“你以为这是动漫啊!”慕容野回敬。

“好啦!”雷天觉说,“我还以为只有我有异能,原来大家都有,不如我们就叫异能侦探吧!”

“好呀!一定要抓住凶手!”白毅说。

“就算赌上我祖先的名声!”慕容野举杯。

“喂,你干嘛要抄金田一的台词啊!”白毅说,“而且还用金田一的声音!”

“哈哈~”雷天觉也举起茶杯,“为了正义,干杯!”

三人一干而尽,虽然只是三瓶雪碧。在雷天觉的影响下,慕容野和白毅也嚣张地公然在在一茶一坐里喝雪碧。三人这次那么大声地干杯,自然是被服务员一点面子也不给地轰了出来。

出来后,三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南京路步行街上。

“那你说,那个风魔真是用风刃杀人的吗?”慕容野的脑子真是一刻都不能停止思考。

“我是这么认为啦!”雷天觉说道。

“可是上次我们在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你口中的风刃所留下的痕迹啊!”慕容野说道。

“现在既然大家都公布自己的异能了,不如用异能找找吧!”白毅提议道。

“好啊!”雷天觉同意,“可是我的异能只能和生命体相作用诶!那些物证我是没有办法了。”

“对啊!我的也是复制而已,对搜查现场没有什么帮助啊!”慕容野也说道,“诶~白毅,你的能力不是透视嘛!就你最有用啦!”

“对哦!我自己都没想到!”白毅恍然大悟。

于是三人又再次来第一次的案发现场。

“老白,用白眼看看铜像后面,有些许的裂缝痕迹都要告诉我们。”雷天觉叮嘱道。

“交给我了!”白毅说罢便开启了白眼,仔细地“扫描”了铜像后面的区域,尤其是西藏路地下走廊的出口处。

“有什么发现吗?”慕容野急切地盯着白毅看。

“不要急嘛!”白毅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你这样我集中不了精神啦!”

“慕容,放心吧!”雷天觉拍了拍慕容野的肩膀,“我相信白毅!”

“恩,我也相信白毅!”慕容野只好移开视线,“不过,老白你可别辜负我的相信哦!”

“你吵死了!”白毅突然有发现,“你们过来看!”

“怎么了?有发现吗?”慕容野立刻神经反射,扬起头就望向白毅手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啊!?”

“你又不会透视,当然看不到。”雷天觉说道,“白毅,还是你来说吧!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裂缝?”

“那个地方年久失修,裂缝多是很正常的!可是我用白眼发现卷帘门上有一道很奇怪的痕迹。一道极其细长的裂缝,而且并有穿透卷帘门那薄薄的铁皮,深约两寸。和你对于风刃的描述很是吻合啊!”

“那上次怎么会没发现呢?”雷天觉说,“有没有可能是新划开的?”

“不会。一般划开铁皮的话,不论用什么工具,裂缝表明都不会很平整,而这个裂缝,却好像本来就在卷帘门上的一样。”白毅用白眼仔细看了看。

“有可能是因为裂缝太细小,所以我们没有发现吧!”慕容野说。

“我看是因为卷帘门开着吧!”白毅说道。

“怎么回事?”慕容野很是疑惑。

“你看,现在卷帘门是开着的,即铁皮的表面是向内卷在一起的,它上面的痕迹不用白眼的话,当然无从察觉。”白毅很有条理地分析道。

“也就是说,这个裂痕是在卷帘门关着的时候弄上去的。”雷天觉顺着白毅的分析向下推理。

“对呀!第一次案发的时间是早上6:30,这个时候西藏路地下走廊确实还没打开,卷帘门就是关着的。”慕容野突然想起了案发的时间,将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竟然得到了结论。

“这么说,凶手必是风魔无疑了!”雷天觉几乎用很肯定的口吻说道。


夕阳残照,凉风习习。一名男子一个人孤独地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胸口闪耀着光辉的十字架时刻提醒着他身上背负的罪孽。他一手握着十字架,一手在胸口划着十字,“万能的天父,我要向你忏悔……”苦涩的声音就如同他脸上的笑一般,悲凉而又孤独。


而此时同样一个人的另一名男子,正坐在电视机前,无聊地看着世界各地和平繁荣的景象。“世界本不该这样,”那个男人吐出一口烟说道,“这个世界的色彩怎能让你们给掩盖!”男子手上遥控器一按,音箱里便播放出《命运交响曲》。“这才是人生!”男人将雪茄掐灭大笑了起来。


技能:灵犀(主动)

说明:雷天觉运用他无与伦比的脑力建立起与其他单位的精神连接。可支配单位(古树、Roshan、英雄和机械单位除外)100/200/300/400秒的时间,支配数量为1/2/4/5。

施法距离:350

冷却时间:50/40/30/25秒

魔法消耗:125/110/1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