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三卷 后工业文明 第一百一十八节 绝望的白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一百一十八节 绝望的白菜

“看哪,卫大校草!”

“水上飘?”

“轻功啊!?”

随着人群的一片惊呼声,只见一道跷健的身影,如烈马般冲向湖中。脚踩浪花,却没有沉下去,整个人如飞驰摩托艇,劈波斩浪,向着落水人奔去。

岸上有女生喊救命,是因为有人落水了。落水的是一位男生,他在湖中挣扎扑嗵着,时隐时现,只有一个黑脑袋还露在水面。看来他是一只旱鸭子。虽然无名湖是一个人工湖,最深处也不过几米,但要淹死只旱鸭子是没有问题的。

在卫华下水之前,已有些男生打算下水去救人了,当他们在岸边脱着衣服时候,卫华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后发先至。当卫华最终沉入水中时,已借着在岸上积累的加速度,在水面上奔跑了二十多米远。

如何救落水者,是卫华所接受的军事训练中的一部份,这次使来,到是轻车熟路,一边出言安慰,不要慌张,将落水的男生转过身体,让他仰面朝上,左手托着他的脖子,让其头朝上,脸露出水面可以自由呼吸。右手与双脚全力划动,迅速向岸边游去。

当屠倭、敦诗池等女生赶到时,卫华已经将人给救上岸了。

这男生就呛了几口水,脸色有些发白,没啥大碍,正抱着卫华号啕大哭呢。一身的泥水,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将他们脚下的草地打湿了大片。

“大白菜,你怎么没事跑来练游泳啊!”

卫华这刻挺尴尬的,也挺吃惊。因为他救起的人,正是曾经的同舍好友白菜。白菜是从黄土高坡考出来的,再加上中学时也没有学过游泳,不会水。

不过,他在今年夏天的时候不是已经毕业离校了吗?几个月来,卫华也没有他的音讯,也不知道他工作怎样了。但没想到,再次见到,却是这般的场景。

白菜依旧在哭:“我……我是想自杀……”

“回去再说吧。”

卫华将白菜带自己的宿舍。

看得出来,卫华有事要忙了,兄弟几个觉得挺扫兴的,各自散了去。只有屠倭还想留下,似乎有话要单独和卫华聊聊。不过考虑到回宿舍要换衣服,不方便,最终只好也走了。

卫华让白菜洗了个澡,将拿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了,这才坐在床上,聊起了别后的事。

白菜、包先知、贾大勇毕业后,各自有了不同的道路。

正如“杨元元”的那句惊世名言一样:“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这三人虽是同班毕业的B大高才生,但他们的命运,早在毕业之前就仿佛被人按排好了一样。

包先知借着B京人的户口和姓毕的姥爷的帮助,顺利的走进了公务员队伍。

贾大勇的家是无权无势的小市民,带着小市民的市侩和逐利的眼光,考了托福,以留学的深造的方式去了M国。

从穷山沟里走出来的白菜既无包先知的“毕姥爷”,也没有贾大勇的智慧,一毕业就茫然了,他不知自己的路该如何走。

父母皆亡,家早没了。他想留在B京,但直到今天,白菜才明白,那句话:“在B京人的眼中,全国人都是老百姓”。这句话的意味着什么。

好的工作,一般都有个B京本地人优先的条例。既便工作了,做的是同样的事,得到的薪酬也不一样的。

包先知是学经济管理的,如果想弄个专业对口的职业,先抛去需要“二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不谈,光那个户口问题就让人纠结。

他曾应聘上了一家中型民企,做储备干部,月薪三千,待遇不错。

仅做了一个,公司里有个做出纳的B京人“高飞”了,领导想要白菜暂代出纳的事。但是出纳掌管着保险箱,照行业内的潜规则,想要做出纳,外地户口的需要有人当担保,如果没人担保,那么拿钱作保也行。

在B京这地方,白菜举目无亲,身上还背着四万元的助学贷款的债要还呢!哪有钱拿出来做保证金?

但原来的位子,又有新人干了,不得已,只好离职了。

又换了一家日资公司,在这样的公司做事,白菜体会到了日本老板的冷酷无情。他仅仅是因为上班时间,打开了一个反日的网站,就被老板认为“这人不够顺从!”。辞退了。

再以后的日子,便在人才市场与劳动力市场中来回跑着……实在没钱了,就和那些农民工抢工地上的临时工干上几天。

每次都只干几天。

这倒不是白菜吃不了苦,而是他一想到自己辛苦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背着一屁股的债,弄得家破人亡,最终还是要穿着解放鞋披着脏兮兮的卡其布工作服,和大字都不识几个的农民工抢活干。丢份儿。所以,一旦赚够了几天的饭钱,就又跑人才市场去了。

做临时工就是好呀,干一天活给一天的工钱,倒不用担心包工头跑了。

这一次,又去工地干了二天,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工友们忽然议起白菜的大学生身份来了。有个砌墙泥水工大师傅,说了句,“哎哟,B大毕业的文曲星也和我们一起干活啊,读书还有什么用?我家那三娃子,也不叫他读书了……他要是非要读书,咱就叫他来这儿看看,哈哈……”

在工友们的一片嘲笑声中,白菜和泪咽下了饭,回头就去找包工头结算了工钱。

兜里攥着几十元的工钱,头顶着太阳,望着穿梭在公路上的各式各样的豪华轿车,以及遮住天空的高楼大厦。白菜感觉这一辈子活得真是太窝囊了。

一张被风吹过来的废报纸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张报纸的娱乐版刊登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破烂,双手各操着一把杀猪刀,眼中透着狠劲儿,像港片中的蛊惑仔那样酷毙了。

这人姓黎,被网友戏称为“双刀客”。他如此特立独行,倒不是要学“杨佳”去杀人,而是“我这一辈子活得太窝囊,想要干点大事出来。”

这张照片引起了白菜的强烈共鸣,也想疯一把,总好过饿死在这城里,都没人知道。

但他的如意算盘打空了,他找了几个超市,别说买二把杀猪刀了,就连把菜刀都买不到。

失望之极的白菜,想起了曾经的给他梦的地方,于去徒步走进了B大校园。

看着物是人非,看着洋溢着的幸福笑容,带着青春和活力的学弟学妹们,想起自己刚考进校的那一段日子。巨大的心理落差,如群蚁在噬咬着他的心脏。

当他步入无名湖畔,咏诵起B大师长的种种名句,心中暗生苍茫之感。心想,我学不了“双刀客”,但我要是投进这充满人文气息,闻名全国的无名湖,估计也能给媒体增加一点新闻调料……

卫华听完白菜的故事,道:“你父亲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供你念完大学,难道就是为了你,最终可以给媒体提供一个可以炒作的新闻素材吗?”

“卫哥!”白菜头低了下去,“你有国家照顾,身边美女环绕,我的苦,你不懂!”

“你要是真死了,那就白死了!”卫华苦笑,“全国每年自杀的人有三十多万,多你一个,不过是三十万分之一,能有什么新闻价值?”

“活着这么累,真不如死了的好。咱爸妈辛苦了一辈子,我一天孝都没有尽到。我这一去正好去他们二老身边照顾!”

白菜哽咽着,泪水叭叭的落了出来,溅湿一片地。

卫华无语。

他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记得他在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课本上有许多革命先烈的文章,当年那先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为的就是能够给子孙后代一个美好的新Z国。

现在呢?新Z国有了,但美好的生活却属于当年那些被先烈们所打倒的资本家和曾经被赶走的侵略者。被先烈们寄予期盼的子孙后代们,男的进了血汗工厂,成为需要“被牺牲的一、二代人”,女的不是进发廊就是去开发子宫,当代孕工具……

有个黑色幽默概括得很好:

董存R问:劳动人民还当牛做马吗?

答:不劳动了,都下岗了。

吴琼H问:姐妹们都翻身得解放了吗?

答:思想解放了,都当小姐了。

扬子R问:土匪都剿灭了吗?

答:都改当警察和城管了。

杨白劳问:地主都打倒了么?

答:都入党了。

雷F问:那资本家呢?

答:都进人大和政协了!

刘胡N问:同志们都藏好了么?

答:都隐身上网了

主席问:大家现在都在忙什么?

答:都在斗地主

主席:那我就放心了…


“卫哥,我是不是很没用!?”白菜问了一句,将卫华的神思从天外拉了回来。

“如果像你这样,经过了十几年教育,从一流大学里毕业出来的大学生都没用,那么谁还有用?”卫华鼓励道。

“可是……”白菜欲言又止,偷看了卫华一眼,又难为怕的将头偏向一边去了。

“我们是同窗好友,有话就说,不要吞吞吐吐。”

“我知道卫哥你很有能力,有很多门路……能不能……嗯,卫哥您救了我一次,授人以鱼,不若授人与渔……我……我……”

“好了,我明白了!”卫华笑了笑,“不过,我干的事,都是拿命去换的,一般人干不了……”

“我死都不怕了……”白菜抓住卫华的手,眼中透着光。

卫华从来没有想过要自杀,无法体会自杀,需要多大的勇气。卫华也不知道,自杀与不怕死能不能划上等号,但至少有过自杀史的人,会对生命有着更深的理解吧,再者自己也的确需要人,不是一个二个,而是大量。

对于白菜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优点和缺点又是什么,卫华心中都清楚,总好过从人才市场招的,全凭面试和简历来评判的人,要好得多。

在白菜热切的目光中,卫华点了点头。

想到白菜现在很需要钱,卫华又掏了掏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露了一个苦笑给白菜,“你看我,也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嫂子真狠!”白菜笑了。

“你最好别说她坏话,接下来还得她给你安排,呵呵!”

卫华给屠倭打电话,要她给白菜安排一个住处。回头又想,像白菜这样的大学生,可不只一个二个,而是有着数百万之多。又想到了自己的宏伟计划,移民二百万人去索马里。如果这事能成,不仅能够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还能为索马里提供充足的人才。一举二得。

但这事,“什锦八宝饭”的态度不明朗,既不表示支持也不表示反对。

卫华只好摸着石头过河了。

但这需要钱,不是一亿二亿,需要的是数百亿!

还有那些民族危机……

卫华越想越复杂,千头万絮如潮水一样的涌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