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锋 正文 第四章 射杀!(三)

绺子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size][/URL] 解决了一个鬼子,徐磊松了一口气,杀一个是一个,慢慢来,不可能一口气吞掉大象。而且少一个鬼子就是减少了一分威胁,多了一分生存的机会。 他杀完一个鬼子兵,胸口憋的那口气也顺畅了,心旷神怡。他打了个哈欠,耸了耸双肩。从战场脱身,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睡了。此时,睡意袭来,倦意升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


解决了一个鬼子,徐磊松了一口气,杀一个是一个,慢慢来,不可能一口气吞掉大象。而且少一个鬼子就是减少了一分威胁,多了一分生存的机会。


他杀完一个鬼子兵,胸口憋的那口气也顺畅了,心旷神怡。他打了个哈欠,耸了耸双肩。从战场脱身,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睡了。此时,睡意袭来,倦意升起,只得稍微闭目养神一会,以更好的精力对付剩下的鬼子。


但他不敢完全放松身心,眼睛虽然闭着,但耳朵却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眼用来看,耳用来听,听风辨器,伺机而动!


“森本君……森本君……”坂田四郎听到枪响,立马知道了情况不妙,有八路军埋伏在附近,就是不知道有几人。


他带着一队鬼子兵跑步前进,四处寻找,就是不见森本寿夫的踪影。


“难道……森本那家伙……被……被……八路的……杀死了……!”坂田四郎突然气血上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淤血。他这是旧疾了,前几年和八路的聂荣臻率领的部队交战,伤了左胸,至今也未见好转。


“坂田君……坂田君,你的旧病又犯了,要不,我们回去,不管森田君了。”一个鬼子军曹连忙扶住坂田,在他背上轻轻地拍了几拍。


“八嘎!”坂田怒气横生,反手就给那个鬼子军曹一个狠狠的耳光。


“啊!坂田君,你为什么打我!”鬼子兵被坂田四郎这一下,疼的连牙齿都似乎摇摇欲坠,松动了一般。他摸着火辣辣的脸庞,生气的问道。


“松下军曹,第一条,我是你的长官,军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用这种口气跟你的长官说话,你犯了纪律,不可原谅。第二条,我打你,是因为你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不可以有不战而退的想法,这是可耻的,松下,你知错了吗?”坂田用严厉的口气训斥道。


“嗨,下属明白,下属的确犯错了!”松下想也不想,立即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一下,打在了左脸,乍看之下,他的脸就像猴子的屁股,绯红绯红的。


他打自己的脸,就是日本职业军人的习惯,提醒自己下次不要犯了同样的错误。


“长官,这里有森本君留下的脚印,快来看。”一个鬼子士兵发现了情况,赶紧向坂田汇报。


“快,快,说不定杀害森本君的八路就埋藏在附近,大家小心。”坂田四郎跟着那个鬼子兵来到高粱地一带,清晰的看到一个连着一个的脚印,最后消失在高粱地中。


“八路的战士很可能藏在这高粱地里,松下,野鹤,你们两个和我各带一组士兵分头行动,切记发现敌人立时传报,不可单干,集中火力压制住八路,只有一个的话,最好把他生擒,诸位,搜!”坂田一声令下,十九个鬼子立刻钻入高粱地,搜查起来。


他们三组人马从直面进入,拉开各自之间的距离,扩大搜查范围。


这一带很空阔,除了一条溪流,一片高粱地,基本上是一马平川。


这样的地形是极其不利于守的,枪火对枪火,不能依靠掩体坡地,取胜的关键只有看双方的火力谁更猛。而徐磊更是危险,孤身一人,逃也逃不走,在和鬼子接近作战时,一待受挫,撤退非常不容易,只要在鬼子的视野中,在宽阔地奔跑就像定位打靶般那么方便。


徐磊很快就听到了鬼子朝他这个方向而来的脚步声,倦意全无,有的只是高度的警惕。


“仙人板板的,格老子的小日本,还分三拨开进追杀老子。”徐磊骂了一句粗话。


他从脚步声中,听出了鬼子的来势。 这回可不能这么干事了,敌人三面分开包抄,自己倘若信奉敌动我不动这条,那自己就太墨守成规,不懂随机应变了。就像一只金丝雀,明明鸟笼有一扇门开着可以逃,却偏偏要往里钻送死去,这就是愚蠢的行为。


他眉头深锁,想了想自己即将面对的战斗状况,一敌十九,而且在很近的范围之内。


这么一想,他就觉得不能再等鬼子完全摸上来后,再有所动作,必须马上采取行动了。


徐磊悄悄走到森本这具尸体的跟前,从他手中夺得那把闪着金光的军刀,还发泄似的踢了森本一脚。“不能虐待俘虏,虐待尸体总行吧。”他没来由的起了这个念头。


“野鹤君,发现八路的没有。”松下肥二扯着嗓子询问道。


“嘘,轻点,小心被八路的听见了,坏了大事。”野鹤知川小心翼翼的说道。松下肥二这声喊的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徐磊哪会听不到。虽然他听不懂他们说的是啥话,却是明明白白的清楚鬼子离他越来越近了。他明白现在的形势,自己一被小鬼子发现,就插翅难飞了。


当下他下了决心,豁出去干一场。


突然间他狂笑着大喊:“龟儿子,你爷爷在这里呢,有本事来抓啊!”他话声刚落,立马撒腿就跑,就像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


正在高粱地中小心搜索着的鬼子,听到话声,不明所以的楞了一愣,忽然惊醒过来,连忙举枪射击。顿时,“砰砰砰”高粱地中响起一片爆豆似的枪声。


“八路的,你的快快的投降,缴枪不杀。”坂田四郎嘶吼着劝降道。


徐磊听到劝降声,冷冷的一笑:“龟孙子的,想骗你爷爷上钩,没门!”他知道,坂田想借此判断他处在的位置。一说话,就是暴露自己的位置了。


十九个鬼子边追边开枪,却是不知道徐磊在哪里。


“哈哈,小鬼子,这片高粱地若是燃烧起来,不知你们会是一副啥模样。”徐磊已然想到了计策,将自身带的三颗手榴弹往这高粱地中一扔,一爆炸,引起火势,不炸死也要把鬼子活活烧死。


何况,这片高粱地占地极广,火势蔓延,鬼子逃都逃不走,只有烧死的份。想法一定,不能舒缓片刻。


他冷静地抽出腰间挂着的手榴弹,教科书般的举臂、拉引信、投弹,手榴弹在他强大的手臂力量甩动下,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落地、触地,只听“轰”的一下,爆炸声尤其巨大,高粱地中在短时间内升起耀眼的光芒,突然之间,整片高粱地从中间开始,烟雾浓浓,火光逐渐强烈,火势蔓延开来,愈烧愈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