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的 第一卷 试剑城 第四十七章 回家

敌敌畏d 收藏 0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鸟蛋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的那几人,苍天不负有心人,鸟蛋一眼便看到了里才边上那若隐若现的身影,敢情里才竟走了狗屎运,和伊一样都是排在第一个的,这让鸟蛋欣慰的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爽。

但不管怎么说,鸟蛋算是了了他的一赃心愿,然后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听天由命了。如果鸟蛋的先祖在天有灵,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番感想,恐怕就算没活活气活过来也差不多了吧?

台上的领导不停的说着说了和没说一个样的屁话,台下的鸟蛋发着发了和没发一个样的鸟呆,可两者都义无反顾,且还都异曲同工的认为,自己这样有着很重大的意义。

最后周围起了一阵骚动,鸟蛋抬眼看了一下,原来是隔壁的二班得了第六名,这让鸟蛋很惊奇,不是怀疑他没有这个实力,而是不知道为什么没听到其他几个班级的名次,鸟蛋虽然知道自己的发呆本领高超,但显然还不可能具备可以达到将周围本应发生的事情当成没发生的一样。

再继续聆听了一下,鸟蛋算是明白了,不知不觉间,台上的领导已经报到了第三名,只听那个头戴不知名军帽的军官,笔直的站在太阳照耀下的主席台上,拿着一张看似很干净的纸,口中念念有词,可让人深思的是他每读一个字都要看一下纸上的内容,这让人很怀疑他那个军衔是怎么混到的。

鸟蛋只听到周围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然后就听他道:“第三名,五班……第二名,四班……”

鸟蛋算是明白了,原来这小子竟是倒着读的,先宣布最后一名,不过后来知道,共排了六个名次,换言之,只有两个很倒霉的班级才会拿不到名次。这时候,主席台上的那位更激动了,“第一名,一班!”

“好!”二班里有人大声叫好,然后紧接着,其他人也跟着纷纷叫嚷了起来,鸟蛋没料到拿个第一名竟这么容易,也不由的傻笑出声。可奇怪的是叫嚷的班级都是其他班的人,而作为当局者的一班却连点大的反响也没有。

最后,隔壁二班的徐教官又非常适时的来给大家锦上添花,“大家为一班鼓掌!”

“好!”二班本来就有点毫不在乎的,这次能得到名次已经很让他们意外了,既然徐教官允许,当然就更放肆了,纷纷叫嚷了起来。

鸟蛋算是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想着感觉可笑,可偏偏周围都是其他班人投来的好奇目光,所以一时也不好怎么傻笑。

其他班人都很诧异,怎么一班得到第一名竟还这么低调,最后又是徐教官给大家揭开了这个谜题,他看王教官只是淡淡的笑着,这让他感觉很窝火,忍不住道:“你做为东道主,怎么可以不发表一下讲话的?”

“你说你怎么一直呆在我下面,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领导们都看在眼里,要学会看清形势,然后知道自己该扮演的角色。”王教官语重心长的道。

鸟蛋心想,这下徐教官得到王教官的心得还不感激的鼻涕横流,可出乎意料的是徐教官听到王教官这么说后竟然摇了摇头,然后有些感慨的道:“人生哪来的那么多累债,能快乐就快乐,何必到死也不曾快乐过?”

徐教官和王教官的话可谓是争锋相对,这让鸟蛋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他不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王教官的那种见风使陀不断往上爬的精神,还是徐教官的那种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愿自己快乐的意境。

鸟蛋本不曾想过原来看似简单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生活方式,且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的普通,实际比看起来的还普通,只不过,经过三四十年的打混,他们都明白了自己所要的,也会朝着自己所要的方向爬去,除非被外力破坏,否则就将终其一生。

可还不等鸟蛋想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其实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现在的鸟蛋可以想明白的,所以被那些校领导打断他的发呆其实也不见得不是件好事。

主席台上,校长激情澎湃的道:“第七届军训圆满结束!”

“哇!”大家纷纷尖叫起来,然后是徐徐站起,鸟蛋所在的班级自然也不可能例外。一时间,到处到处参差不齐的人影,无处不不充满激烈讨论的声音,鸟蛋当然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问自己旁边的风油精道:“校长鸟名是什么啊?”

“不知道。”风油精摇了摇头,鸟蛋正感觉扫兴的时候那个叫轮胎的小子转过头,对鸟蛋道:“他姓焦。”

“性交的?”鸟蛋被这个姓氏吓了一跳,然后就一失口,将校长的鸟名给大声道了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周围的人发出一声声及其放纵的笑声,同时伴杂着叫‘性交的’的声音此起彼伏,料想不用多久,校长的新鸟名就会被更多的人知道,甚至是传遍全校也是有可能地的。

“大家按秩序退场,这边高一一班先走,那边初一八班先走……”主席台上,一人用广播对大家发号着施令。

当得知自己可以先走时,鸟蛋当然相当跃雀,可想到再也看不到了伊了又不禁有些不爽,但一想到自己是一个很有目标的人,不能再被红颜害惨,所以就非常决绝的往前面走去,可走到教学楼那边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只一眼就看到了五班,可无奈的是伊的身影被周围的有些人给挡住了,但绕是如此,鸟蛋也可以由此而推断出伊所在的位置以及她现在的样子。

鸟蛋回到班里后被矮冬瓜告知了回校的时间,然后就一个人飞也似的逃掉了。可离开校门的时候又有些留恋,但又怕回家太晚了而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只能一个人孤单的往火车站赶去。

鸟蛋的家虽然相对于城里人来说已经很远了,可还没远到要做火车的地步,但这里的汽车站很没素质,为了拉客,就将汽车站和火车站建到了一起。所以就苦了鸟蛋,来到火车站后还要防止扒手盯上,特别是对于他这种穷的叮当响的人来说就更加了。

来的时候是不必要坐车到火车站的,那时有一个专门的站点可以到实验,汽车站都是很聪明的,不会放过任何拉客的机会,所以自然不可能放过学校,不然还不喝西北风去。可鸟蛋现在却不能在学校门口等,因为那时肯定没位置的,所以为了有一个可以舒适点的位置,鸟蛋甘愿多走十分钟的路,这样至少有四十分钟是快乐的。

当到汽车站后,中巴车上竟是空空如也的,这让鸟蛋感到很欣慰,可等了十分钟还是空空如也的就不禁让他怀疑起来了,也就是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汽车站为了生意都知道在学校设站点,那现在自然也知道去学校拉客。

如此又坐了三分钟,终于有人上车了,再等了五分钟,上车的人就很多了。

从上车到车上能坐的位置都被人定走,其间不过二十分钟而已,鸟蛋亲眼见证了这个奇迹的发生,开始明白大家的用意,想来是来到车站的人大都很早的,不过外面的空气比较好,所以也就不上来,直到车快动身了才上来。

总算,车,启动了。

鸟蛋看着外面不停的倒退的风景,感受着中巴车震动时给自己带来的感觉,一时有些失神,也就是这时候,鸟蛋看到一辆开往耗子镇的车迎面开来。

因为车站分为里外,像鸟蛋所要去的半坡村,是属于龟藏镇的,大概是那里都是些和鸟蛋一样的藏头乌龟的缘故吧?可其实龟藏镇还算近的,所以汽车站就给去龟藏镇的中巴车分配了一个外面的位置,而里面的位置则留给了那些远方的城镇,诸如鸟蛋还不曾听过的耗子镇。

但从这一刻之后,鸟蛋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因为有一个人坐在了去往耗子镇的车上,那人是谁想必傻子也能猜到了,对了,就是伊,伊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当去耗子镇的中巴车开出来的时候,鸟蛋所在的去龟藏镇的中巴车马上停下行礼,然后鸟蛋就看到了那怡静的坐在后排的一个普通位置上的伊。

当鸟蛋看到伊的时候,伊也看到鸟蛋了,可伊的眼睛好像是空洞洞的一潭古井,竟然从鸟蛋的身体上传透了过去,抵达鸟蛋还不曾注意到的地方。

看到伊看到自己竟要拿出一副这种样子对待自己的,鸟蛋不禁眼瞎,以为伊是在看自己,所以他就急忙转过身去,殊不知,此时伊的眼中早没了他的影子,有的只是一辆不惹眼的中巴车。

中巴车缓缓的转动着,当去往耗子镇的中巴车彻底消失的时候,鸟蛋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虚脱还是解脱。

有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鸟蛋不禁怀疑起了上天这么安排的意思,老天不会知道自己暗恋伊,所以就用这样的办法来让自己与伊在离开之前见最后一面吧?鸟蛋这样想到,可愣是他想破脑子也不知道伊是怎么想的,所以就这样一路忐忐的到了半坡村。

到了半坡村的站口后,鸟蛋只得下车了,中巴车是不进半坡村的,因为里面的人太少了,中巴车这一进一出的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汽油,而且等中巴车离去之后,鸟蛋惊奇的发现,下中巴车的就只有他一人。

走在由沙子组成的路上,鸟蛋感觉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沧桑的感觉,如果这句话被那些经历过人生的人知道,他们不会怎么说他,因为那时已经看淡了一切。可这却会让没真正经历过,但却喜欢装神棍的人发自内心的鄙夷。

道路两旁的风景还是那么的美,可鸟蛋却感觉分外的苍凉,因为与伊错身而过的刹那,他莫名其妙的感觉很失落,在他无数次的梦里,自己都是一个很开放的,可以与伊一谈起来几天几夜不息不歇的人,可现实中,如果伊在他面前,并且是伊先开口的话,他确实也会这样,可问题是,没这样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