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指实名制火车票泄露个人信息 废票成贩卖对象

忽悠大家 收藏 14 4193
导读: 当行色匆匆的人们在火车站的出站口把自己的车票随手丢弃的时候,这些票面上印制着个人名字和身份证号码的小小纸片,正在成为那些专业的“捡票族”手上“牟利的工具”。在今年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后,个人的身份信息也在票面上一览无遗。 记者近期在调查时发现,在深圳火车站,有一些人专门收集人们随手丢弃的车票,然后把他们转卖给他人。而在其背后,这些被出售的个人信息可能被用于非法用途。而律师对此指出,伴随车票丢弃的还有乘车人的重要身份信息,而这个信息本属个人的私人信息,且这个信息又恰是可能被不法分子为实施诈骗或者其他

当行色匆匆的人们在火车站的出站口把自己的车票随手丢弃的时候,这些票面上印制着个人名字和身份证号码的小小纸片,正在成为那些专业的“捡票族”手上“牟利的工具”。在今年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后,个人的身份信息也在票面上一览无遗。


记者近期在调查时发现,在深圳火车站,有一些人专门收集人们随手丢弃的车票,然后把他们转卖给他人。而在其背后,这些被出售的个人信息可能被用于非法用途。而律师对此指出,伴随车票丢弃的还有乘车人的重要身份信息,而这个信息本属个人的私人信息,且这个信息又恰是可能被不法分子为实施诈骗或者其他不法活动而利用的重要信息。


小时有几十人丢弃车票


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当火车票实名制被试点推行后,票面上的个人身份信息,也被一些人“盯”上,因为上面除了名字之外,还有身份证号码,这些真实的个人信息如果被大肆贩卖,则“可能导致很严重的问题。”


很多时候,问题就在人们的疏忽中发生了。记者在调查时发现,在春运期间,出了深圳火车站出口的人们,会随手把自己的实名制车票丢弃,这使个人信息安全增加了很大风险。


2月20日,记者来到火车站出站口附近进行调查,在一个小时内,有几十个人会把车票丢在地上或者垃圾箱内,当记者上前采访时,一些人不以为然地说,“都坐了车了,保存票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一位从成都赶往深圳上班的汪姓乘客告诉记者,自己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火车,又烦又累,自己又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当票被检查过之后,觉得车票也没有什么用了,所以就随手丢在了出站口附近的垃圾箱内。


但当记者再问,“这些票面上有自己的身份信息,你难道不担心被其他人利用吗?”见记者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似乎才恍然大悟,“我真是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随后,记者随机采访了12位乘客,其中有9人丢弃车票是疏忽了“信息可能被利用”的考虑,而3人表示无所谓。


但在随后的调查中,对于实名制车票的乘客,也有不少人意识到了“实名制车票的确与以往普通的车票有很大不同”,表示会妥善保管,不会让个人信息成为他人非法谋利的工具。一位乘客表示,“如果我的身份信息被他人利用出售,我会感到很吃惊,社会上的信息泄露已经无孔不入了,关键还是个人要意识到问题发生的可能性,从根源上去杜绝这些事情的出现。”


一天至少捡上百张车票


“你问我一天可以在这个地方捡多少车票,我怎么能告诉你?”面对记者的提问,一位声称在这里的“捡票族”一脸的不屑。


但这位中年女性的同伙在与记者的攀谈中说,自从实名制火车票试点后,就有人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去捡实名制的车票,然后转卖,就可以每张票赚取15元,“至于他们要收集这些车票有何用途,我就不是很清楚。”他告诉记者说,他们的老乡今年没有回家过年,所以跟他一起做起这个“生意”。问及一天可以从这里捡到多少张车票,他丝毫不隐瞒,“少的时候有每人可以捡到二三十张车票,多的时候可以达到百张。”


按照“捡票族”的说法来计算,他们每个人一天就可以从中获利几百元到上千元,“这些能不让我们动心吗?”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活跃在此的“捡票族”不下十几个人,其中多为中年人,以女性居多。见到有人把车票丢弃在地上,一个男性挤进滚滚人流中,一猫腰就麻利地将票拾起来,放在口袋里。


同时,除了实名制车票成为他们的重点收集对象外,对于普通的车票,他们也不放过。“这些车票也是可以卖钱的,主要是一些人用来报销。对于普通车票,硬座车票,如果有人来买的话,每张要10元,而卧铺车票则要卖得高点,二三十元都可能卖得出手。”在见到记者有意购买,他们吐露了实情。


用于制作假证件或其他途径


实名制火车票被肆意出售,着实让不少市民大为吃惊。一些市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会上总有一些人在收集个人信息,用来非法操作,很让人担心。如果这些人收集到了实名制车票,完全可以从票面上获取当事人的身份信息。这些人一旦掌握了这些情况,用来制作假身份证,或者拿这些来办理信用卡,那可就非常麻烦了。”


为了了解实名制车票被兜售的背后情况,记者向“捡票族”套来了收购者的电话,并佯称手里有大量的车票,在22日上午与一位购买者接触上。他问记者为何有大量车票,记者说“都是很辛苦从车站捡到的丢弃票。这位孙姓的男子说,那就好。


而对于价钱,他表示可以量大从优。“可以每张票给你18元。”记者问:“这些票你们收购去做什么用途?”孙某表示无可奉告,但在记者的坚持下,他说,“听说后面还有一个团伙,在拿到这些车票后,主要是利用票面上的个人信息,制作假证件,或者是用于其他途径。”


记者问到“能否接触到‘上面’的人时,孙某马上说,你问这么多没有任何意义,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此后,记者多次打电话,但都被告之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保护居民身份信息不容忽视


德恒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黎孟龙律师就此问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人在车站等场所捡拾废弃实名车票收集居民身份信息牟利的问题,参与此事的人均或多或少地存在违法行为。”


他说,“今年的火车票实名制的推出的确仓促,仓促间为查验方便将乘车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堂而皇之地印在了车票上。值得注意的是,身份证号码可不仅是一组号码,它还包含了持证人的原始发证地点、出生日期和性别等重要身份信息,这看似为便于查验的举措,但也几乎等同于将身份证复印件的大部分信息印在车票上。”


“除了少数人有报销的需要外,大多数乘车人按照以往的惯常思维,在离开拥挤的车厢后将毫无利用价值的车票连同购票、乘车的一系列烦恼一同丢弃。但是,今年开始,伴随车票丢弃的还有乘车人的重要身份信息,而这个信息本属个人的私人信息,且这个信息又恰是可能被不法分子为实施诈骗或者其他不法活动而利用的重要信息。”因此,他提醒说,在车票实名制后,市民要增加一个意识:要向对待你的身份证复印件一样对待你的车票。


实名制需要相关配套措施


黎孟龙认为,目前采用“实名制”的领域已经日益广泛,但因以往鲜有像实名火车票一样将身份信息印于票面,所以直接打击或者制裁利用载有身份信息的废弃车票单据的相关法规并未出台,因而某些人员捡拾他人丢弃的车票,看似并无违反某一条、某一款的具体法律规定。


但其实不然,如果这些包含大量居民身份信息的废车票提供给不法分子,则不法分子就可以盗用这些身份信息进行伪造身份信息和相关证件、冒名顶替办事等不法活动,一些诈骗案件或者其他的违法案件又多了一条可资利用的条件。这将给当事人带来很大的麻烦,以前就有过这样的例子。


因此,将此看似并不违法的“捡拾他人丢弃的车票”行为与其后续的“可能不法活动”联系起来,特别是在相关人员对上述后果明知的情况下,则相关人员行为的违法性便不言自明了。事实上,一旦盗用他人身份信息的案件败露,则为其提供废弃车票并据此提供他人身份信息的相关人员将成为那些直接违法行为人的帮凶和共犯,也将脱不了干系。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