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解放军首次实行军衔制,共有1614名(包括以后补授、晋升的在内)开国将领被授予元帅和将军军衔,其中元帅10人,大将10人,上将57人,中将177人,少将1360人。步兵出身的将军数量居于首位,其次就数骑兵出身的将军了,共有55人。其中上将2人,中将8人,少将45人。


五大野战军都有骑兵出身将军的身影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中共领导下的军队都曾有骑兵部队。解放战争时期,是解放军骑兵部队发展的鼎盛时期。各野战军都在大力发展骑兵部队,五大野战军都有骑兵出身将军的身影,他们在五大野战军的分布情况如下:


第一野战军的骑兵部队有:第一野战军直辖骑兵第一师和骑兵第二师、第九军骑兵第七师、甘肃军区骑兵第二师、新疆军区骑兵第八师。以上骑兵部队共产生将军14人,其中中将3名:姚喆、张达志、杨秀山;少将11人:李赤然、何家产、张献奎、范保顺、李荆璞、李国良、王再兴、李发应、康健民、黄厚、李佐玉。


第二野战军的骑兵部队有:八路军一二九师骑兵团。1932年2月12日,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在甘肃省正宁县三甲源正式改编为红军陕甘游击队,下辖2个步兵大队,1个骑兵大队,1个警卫大队。6月下旬,红军陕甘游击队改编为红二十六军第二团。红二团下辖骑兵连、步兵连,骑兵连由陕甘游击队骑兵大队改编。1933年9月,以红二团骑兵连和红四团临时骑兵连合编为红二十六军骑兵团。1935年9月17日,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骑兵团改编为红十五军团直属骑兵团。


1935年10月底,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一方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与红十五军团胜利会师。11月3日,红十五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骑兵团调离红十五军团建制,编为军委直属部队,番号为红军骑兵第一团,红十五军团仅保留了一个骑兵连。


后来,在与马鸿宾、马鸿逵的骑兵作战中,红十五军团领导越来越感到骑兵部队的重要性,遂将军团手枪团与骑兵连合编,组建了新的骑兵团,番号为红军骑兵第三团。1937年8月20日,红十五军团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骑兵营,中央军委骑兵团改编为八路军一二○师骑兵营。1938年2月8日,一二九师骑兵营扩编为骑兵团。解放战争时期,一二九师骑兵团整编为晋绥野战军第八纵队骑兵旅。经过多次整编,1952年5月,该部扩充为骑兵第一师。1969年9月,骑兵第一师改编为陆军第八师。


第二野战军骑兵部队有少将5人:王振祥、何正文、况玉纯、刘义、汪家道。


第三野战军的骑兵部队有:新四军第四师骑兵团。1940年6月1日,新四军第六支队(后改为第四师)集中八个团及抗大分校等在司令部驻地安徽涡阳县新兴集召开大会时,宿县西部各据点的日、伪军乘汽车进行奔袭,直至大会会场附近。支队司令员兼政委彭雪枫感到,在广阔的平原上,必须有较为快速的骑兵作侦察、警戒和通信之用。经与参谋长张震等商量后,决定支队成立骑兵连,各旅、团相继成立骑兵排、班。这是四师骑兵最早的基础。


1941年4月,新四军第四师与由汤恩伯节制的青海骑兵第八师激战于津浦路西,新四军第四师许多官兵死于马刀之下,著名的老三十二团几乎被打光。白刃格斗中,马上的敌人占有很大的优势。


此战之后,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彭雪枫决定把师部骑兵连扩充为骑兵团,称之为“红色哥萨克”。周纯麟任骑兵团团长,骑兵战术主要效仿苏联红军骑兵。


彭雪枫首先命令把各单位通信兵骑的马集中起来,又号召领导干部把自己的坐骑交出来,并率先将自己绰号叫“火车头”的白马交出。在组建骑兵团过程中,泗洪人民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只要骑兵团看中哪匹马,群众都愿意将马卖给骑兵团。由于淮北人民的大力支持,骑兵团在战斗中不断壮大,不到一年,全团就有700多人马了。


在选用马刀时,自幼习武、精通刀术的彭雪枫没有采用苏军高加索式马刀,而是博采众长亲自设计了一款马刀,刀身修长,刀背轻薄,用精钢打造,刀刃十分锋利,战士们爱不释手,称之为“雪枫刀”。


当年冬天,彭雪枫决定对骑兵团进行短期突击训练。部队集中在介头集、大江庄,彭雪枫亲自教练骑术、整顿纪律,要求骑兵团全体指战员做到:上马像蚱蜢一样轻快,骑坐像磐石一样稳固,奔驰像风雷一样迅疾。在彭雪枫的教导下,指战员迅速提高了骑射技术,不仅能骑着马通过各种复杂地形和障碍,而且能在战马疾驰的时候砍杀敌人,在马背上扫机枪,打小炮;通过封锁线时,战士们能隐藏在马肚子旁边,而后一个翻身,又倒骑在马背上射击,马儿狂奔时,战士们抓住马尾,就能跳上马背。


1942年,为保卫洪泽湖地区夏收,消灭在沙山集抢粮的日军,彭雪枫指示骑兵团“一定要等敌人出村远点再打,这不仅可以发挥我长马刀的作用,还可以避免误伤人民群众”。结果仅9分钟,300余名日军即被骑兵团马刀砍倒大半,80余人当了俘虏。整个夏收期间,骑兵团打了多次胜仗。从此,骑兵团威震淮北,令敌人闻风丧胆。


第三野战军产生了骑兵上将2人:许世友、张爱萍。虽然许世友、张爱萍没在新四军骑兵部队任职,但他俩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在骑兵部队任职。解放战争时期,许世友任第三野战军兵团司令员,张爱萍任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因此,把两位上将划归三野骑兵将军也在情理之中。


第四野战军的骑兵部队有:热河骑兵师,冀热辽骑兵师,内蒙古骑兵部队:骑兵第一师、骑兵第二师、骑兵第十师、骑兵第十一师、骑兵第十六师等。第四野战军骑兵部队共产生将军18人,其中中将4人:梁兴初、田维扬、邱创成、匡裕民;少将16人:贺晋年、刘克、张午、张荣森、刘永源、钟明彪、王明贵、何能彬、萧锋、袁光、刘光裕、林茂源、王定烈、李基、胡秉权、孔飞。


华北军区野战军的骑兵部队有:晋察冀军区骑兵团,察哈尔军区骑兵第三师,绥远军区骑兵第一师、骑兵第五师,第三十七军骑兵旅等部队,共产生少将7人:唐子安、马辉、周家美、孔令甫、杜瑜华、李钟奇、卢克。


由于地理条件限制,第二、第三野战军所在区域不太适合骑兵作战,因此骑兵部队发展受限。而第一、第四野战军和华北军区野战军地处我国西北、东北和华北地区,十分适合骑兵作战。因此,骑兵部队多,产生的骑兵将军多于二野、三野也就顺理成章了。


许世友掌管红四方面军骑兵部队


1936年春,红四方面军正在甘孜地区进行整编、训练、筹粮和做群众工作,准备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后继续北上。


1955年授衔:究竟有多少骑兵出身的开国将军?(图)


为了对付国民党军马步青和马步芳的骑兵部队,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组建骑兵师,并由红四军军长许世友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兼骑兵师师长。


5月的一天,在一片广场上,许世友骑上一匹高大的枣红马,集合了全师3500人马,举行成立骑兵师的庆祝大会。会上,由朱德授予骑兵师一面鲜艳的旗帜。许世友又将三面骑兵团的旗帜,分别授予各团团长。随后,部队接受了朱德、刘伯承等总部首长的检阅。骑兵师列队从主席台前走过。朱德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同志们,骑兵师的建立,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中国工农红军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正规化骑兵队伍。这不但是你们的光荣,也是整个红军队伍的光荣。”


最后,朱德发出号召:“你们应该在许世友司令的统一率领和指挥下,团结一致,英勇作战,显示出骑兵师的特点和威风来,为保障我们红四方面军和红二、红六军团顺利北上与党中央会合作出新的贡献。”


许世友牢记朱德的教导,率领骑兵师经过一个月的紧张训练后,准备第三次过草地。总部决定由骑兵师打头阵,负责为后面部队侦察道路、筹集粮草。


在骑兵师作战中,许世友身先士卒,经常带头策马扬鞭,挥舞马刀冲锋陷阵。据许世友回忆:“由甘孜北上,是第三次过草地。我们骑兵师为全军先遣部队,经西倾寺先出阿坝,担负着侦察道路、筹集粮草的重任。沿途打了72次仗,打反动土司武装,打国民党骑兵。打来打去,3000多骑兵,打到甘南只剩下200多人。”


战功卓著的“朱德骑兵师”


“朱德骑兵师”是中共冀热辽中央分局、冀热辽军区为庆祝朱德60岁寿辰,在林西组建、以朱德的名字命名的一支骑兵部队。


1946年11月29日,林西城披上了节日盛装,冀热辽军区司令部披红挂彩,街上张贴着祝寿标语。


11月30日上午,林西党政军民千余人在林西的旧戏园举行庆祝朱德60岁寿辰大会。在充满欢乐与激情的祝寿大会上,冀热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宣布成立“朱德骑兵旅”,并致电朱德。


朱总司令:


欣逢你六秩大寿,林西全体干部以最大兴奋,欢度此光荣诞辰,举行盛大祝贺,并于是日共议成立朱德骑兵旅,以速疾奔腾之盛,永志你的事业常春,誓将策马赴敌,旨在民主和平、立功取胜,用慰传大号召。无敌铁骑,将以你的名字,永壮军威,更与你的功业,凝辉伟大,犹以无限热情,祝你的英姿永辉,胜利大旗永扬,临电神驰,不尽一一。


会后,驻林西各机关、部队纷纷响应号召,动员人员报名参加“朱德骑兵旅”。后来,骑兵旅被改为骑兵师。为补充骑兵师队伍,程子华又发布命令,决定从热中(乌丹)、热西(隆化)、热北(林西)军分区各抽调一个骑兵团,组建冀热辽军区“朱德骑兵师”,师长何能彬,政委谢志群(后因病调出,林茂源接任),副师长兼师参谋长卜云龙,政治部主任刘克。


“朱德骑兵师”在组建初期只有3个团,各团下属只有4个连,四五百人不等。此时整个部队处于战略转移后的暂时休整中,各骑兵团统归第二十二军分区领导。


后来,骑兵师人员、马匹、部队建制等都有显著增加,武器、装备也相应地得到了改善。各团都成立了机炮连,按照马匹毛色,统一调整了各连队马匹,形成了各连队马匹颜色同一化。


1947年9月,“朱德骑兵师”在阴河一带经过短时间的纪律教育,补充了装备,发放了马刀。10月中旬,部队抵达朝阳地区待命,配合东北民主联军第九、第十一纵队攻打朝阳。23日,朝阳县城解放之后,“朱德骑兵师”奉命向义县前进。


11月2日,“朱德骑兵师”在义县的九宫、台门、李家沟一线,与国民党增援部队九十二军侯镜如部遭遇。


这次遭遇战,“朱德骑兵师”大获全胜,俘虏敌人1000多名,缴获各种车辆80余台,步枪和轻型武器摆满河滩、道路,军用物资不计其数。


后来,“朱德骑兵师”又配合东北民主联军第九、第十一纵队参加了义县战役。他们发扬了骑兵猛打猛冲的传统战术,仅用90分钟,就把国民党军第一七四师彻底打垮。


1948年4月2日,“朱德骑兵师”又从林西出发,取道围场参加解放多伦战役。8月28日,骑兵师突袭并解放了丰润县城。此后,便在遵化、宝坻、蓟县一带与唐山、天津、北平之敌往来周旋。9月上旬,骑兵师又从宝坻回兵,参加了攻打锦州的战役。后又和兄弟部队一起参加了平津战役。北平解放后,骑兵师光荣地参加了北平入城式,受到了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1949年6月3日,骑兵师奉命南下到中南地区追歼国民党残敌。


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951年2月,“朱德骑兵师”改编为步兵一六六师,军马调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部队,指战员相继入朝参战。


内蒙古骑兵第二师和大青山骑兵支队


解放战争时期,内蒙古骑兵部队共歼敌上万人,缴获军马14823匹,缴获各种枪支和火炮11985支(门),为内蒙古乃至东北、华北地区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其中,内蒙古骑兵第二师曾被人们誉为解放军骑兵部队的“王牌师”,这支部队作战多、战果大、产生的英雄多。


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胡秉权,曾任内蒙古骑兵第二师政委,他和师长白音布鲁格共同指挥这支英雄的骑兵部队创造了许多辉煌战绩。


1946年3月,骑兵第二师为确保四平保卫战的后方安全,在梨树、怀德、长岭地区,与国民党“光复军”及土匪多次作战,打出了骑兵的威风。


1948年10月初,东北野战军围城部队兵临长春城下,骑兵第二师奉命参加围城战斗,东北野战军总后勤部为每个官兵配发了骑兵专用马刀,骑兵挥舞着数千把明亮的马刀,整日闪现在长春城下。10月17日,国民党六十军军长曾泽生率部起义。负隅顽抗的国民党新七军,在粮草断绝、空投无望、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于10月19日宣布投降,长春遂告解放。


1948年10月底,骑兵第二师在向沈阳进发途中,全歼了国民党一个骑兵旅,迫使国民党五十三军炮兵师投降。


1950年,在第一届全国英模会上,骑兵第二师的邰喜德、郝特老当选为全国战斗英雄,并成为全军骑兵英雄的代表。


大青山骑兵支队曾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骑兵劲旅,虽然它在内蒙古地区作战,但当年它属于八路军一二○师的骑兵部队,在展现内蒙古骑兵部队的辉煌时,应该为大青山骑兵支队留下一笔。


大青山骑兵支队的指挥员曾有司令员兼政委李井泉,中将张达志、姚喆,少将李荆璞、李国良。这些开国将军,曾带领大青山骑兵支队三个骑兵团,使大青山成为日军闻风丧胆的抗日根据地。从1938年8月到1945年8月的七年中,大青山骑兵支队共歼灭日、伪军3999人,俘虏1533人,缴获战马2909匹、各种枪炮1966支(门)。


随着解放军摩托化、机械化的发展,1985年,解放军淘汰了骡马化,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已经消失。目前,全军仅象征性地保留了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但骑兵将军和骑兵士兵为共和国所创造的辉煌将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