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八八

贼王来电,医院里预付的40万已经用完,询问是不是先从公司账户上打30万现金过去。张弛才想起杨处长给他的那张卡还在自己兜里装着,听杨处长说,这3千万雇佣金还是从军方途径特批下来的。

拿他们这次的行动来说,就是一亿军方也心甘情愿,但是那样就太过于引人注目,情报部门的几个主管一致反对,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他们的安全。

现在这里天气渐渐热起来了,想必那个地方的气温应该更高了,是行动的好时候了。张弛思虑一定,将保安部队交给王爵带领,让他二十天后这一轮任务期结束(这次任务他们已经出来58天了,计划20天后和国内总部一批弟兄轮换),将弟兄们带回国内轮休,自己就先行回国准备了。

现在张驰对于手中的藏宝资料信心大增,‘香格里拉’的真实存在,也从另一个侧面证实宝藏还是有的。只是你走不走运,是否能在别的寻宝人之前找到它罢了。

这个世界很奇妙,到底有多少宝贝、珍品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可能连上帝也不清楚。

在昆明五天,努力的完善着线索,装备都准备好了,只等着贼王和他选定的两个暗刃成员会合。贼王的意思很明朗,暗刃总归是要交给宁毓贲的,还不如现在就当作他的近卫来培养,这意见胖子也同意。宁毓贲始终是要步入江湖的,身边可靠的卫士是需要的。

看着眼前咬牙坚持的小孩儿,张驰有点感慨,宁毓贲是真正的少年老成,这么多天没见,留下的功课却是一点也没有拉下。

有点畏惧的看了张驰一眼,“师傅、毓贲练完了。”语气有点急促。

张驰没有回头,淡然说道;“平息了气息再说话,吃饭去吧。”

贼王走近;“白崖想跟我们出任务。”

张弛;“我不知道啊!他怎么跟你说的?”

贼王;“他说他们寺庙里翻修需要大笔的资金,知道咱们是做雇佣兵的,也兼带着寻宝,他倒是只提出如果需要他这一类的人手时叫咱们别忘了找他。”

“那就带上他吧,咱们这次行动人手正好少了点。”张驰笑问贼王,“回家了吗?”贼王的脸色难得的红了红,“还好、家里挺好的。”

一夜无话,天刚亮几个人就往火车站赶。暗刃的两人一人叫小胖,另一人叫吴军。

张驰刚过了剪票口,后面一人粗暴的推开白崖,一行七个人插在了白崖和贼王面前,挤得贼王都差点被小胖踩到了。

小胖骂了两句;“鳖崽子。”贼王大喝一句;“别插队!”

一人回首看来,凶狠的目光盯着小胖。小胖原名张浩,只是脸长得胖嘟嘟的,带点婴儿肥,被人叫做小胖,本就是个无风都起浪的人,当下狠狠的回盯过去,嘴里飞出一句鳖崽子。

那人转身就要找麻烦,为首的目光阴冷的扫了一眼,这人立马乖乖的回头检票,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话都不敢多一句。

“三哥、是不是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几人飞快的从旁边走过,一人点头哈腰的朝为首之人媚谄着问道。

“多事!”一句冰冷的话甩出,一行人快步上了火车。

这人张弛认识,昆明黑道势力中的人物,张弛也忘了他具体所在的帮会,倒是知道这人已经在公安局挂了号,他们保安公司也接到了这个人的资料,名字叫马三,属于帮会中的红棍一角,心狠手辣之辈。

火车在到达大理后张弛他们休整了一天,在这里买了几样小玩意,继续坐火车往丽江走,过丽江之后抵达滇藏铁路目前的终点中甸,著名的旅游景点香格里拉,也是后世著名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所说的世外桃源、人间天堂香格里拉。至此、张弛他们就要转乘汽车,沿滇藏公路进藏,行往不丹边境。

大丽铁路不愧是世上闻名的‘最美线路’,出苍山傍洱海逶迤西行,远眺玉龙雪上,过丽江古城,一直抵达中甸,其间的美景确实不胜枚举,连张弛的心中都涌起闲暇时一定要和奥黛丽一起,优哉游哉的沿着昆明至中甸好好畅游一番的念头。

一下车,满目都是背包驴友一族,现在刚刚进入五月,天气并不是很好,中甸一带的自助旅游者就已经很多了,远望着云缠雾绕中偶尔露出来的雪山,壮观而巍峨!却也不知道是梅里雪山还是白玛雪山。

滇藏铁路中至关重要、长达10.1千米的罗勒山,10.35千米的页卡,15.85千米的白玛雪山,15.65千米的梅里雪山四个大型隧道和跨澜沧江而建的大桥正在紧张施工,而这里又正处于中印这次爆发的战争不远处,社会治安抓的非常的紧,路上巡逻的还有很多武警部队战士。

很多驴友都被劝止步于迪庆,滇藏公路上军车来往,路沿山林隐蔽处张弛还看到了防空导弹,也就是现在,印军已经被全线压制,军方放开了对滇藏公路的戒严军管,地方社会车辆才可以通行。

倒是有好多满腔热血的驴友,磨叽着打探哪里可以到达达旺、察隅等地的途径,想亲眼看一眼祖国刚刚收回的领土。

汽车盘行在山道上,潮湿的雾气时不时的掩蔽了路面,路上不时能见到虔诚的朝圣者,他们身背简陋的行李,一步一拜的行在青山绿水之间,与白云做伴,呼吸着圣山的灵秀之气,仿佛在讥笑张弛他们一行。很凑巧的,在汽车上有遇到了马三一行人。

白崖看小胖趴在窗玻璃前感叹朝圣者的虔诚,低声咏唱了一句大光明咒,说道;“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是八大神山之首,统领其他七座神山、225中神山和个小神山,维护自然的和谐与宁静。我们认为,每一座高山的山神统领一方自然,而卡瓦格博则统领整个自然界之所有。在卡瓦格博山下,不能谈论一切细微之处的美丽,因为对任何出自自然的微瑕之美的言语称赞都仅仅赞美了卡瓦格博山神统领的整个自然界的极其微小的一部分,而这些都是对卡瓦格博山神的不敬,也是对广博而和谐的自然的不敬。卡瓦博格神山山神由莲花生大师收伏,做了千佛之子格萨尔王麾下一员剽悍的神将,也成为了千佛之子岭尕制敌宝珠雄狮大王格萨尔王的守护神,称为胜乐宝轮圣山极乐世界的象征,多、康、岭(青海、甘肃、西藏及川滇藏区)众生绕匝朝拜的胜地。”

张弛看了一眼白崖,“白崖、想不到你出身于新疆的寺庙之中,对于南边藏传佛教的经典倒是非常的熟悉。”

“本是一体同源,对这些经典自然熟悉。”白崖一本正经的再甩出六字大光明咒,噎得张弛直翻白眼。

“来来来。”贼王从兜里掏出一副扑克,“谁来,咱们玩玩争上游,十块钱一个牌。”白崖袖子一扫;“这里是圣山灵秀之地,别赌博,没得玷污了这神山美景的和谐境意。”

贼王双眼一翻,看小胖和吴军有点畏畏缩缩,“那就不玩钱,咱三个消磨消磨时间。”

汽车不紧不慢的在山道上盘旋,几个马三的手下想必是坐的不耐烦了,开始嘀嘀咕咕、污言碎语起来,惹得旁边坐着的几个藏族同胞怒目相视,双方藏语云南昆明话交织几句,有点剑拔弩张的样子。汽车司机立马不干了,不大标准的普通话火辣辣开腔;“哥几个要单挑,群殴就吱一声、都下车去,老哥我在这滇藏路上找饭吃也不容易,这过神山确实需要有点顾忌的,有啥不干不净的话有本事自个到外头说去。”

马三收束了手下,几个藏胞的眼色好似随时都会拔出刀来和他们拼上一场,这可不是好惹的。

张弛却从马三几个的动作中看出这些人最少带了三只短枪,他们是怎么混过火车安检的,难道说这些家伙也有枪证?张弛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这些家伙这个时候跑这里干什么?

张弛没有多想,推测马三可能是往边境接应毒品什么的,这年头毒品的利润更加大了,特别是号称对人体没有副作用的‘天堂九号’更是卖到了天价,在好莱坞明星之中大行其道,供不应求!

贼王突然坐到张弛旁边,“你说,这些人的目标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们一样?”

张弛疑惑反问;“你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贼王;“他们用昆明土话讲的时候我听到了不丹那个地方的名字,叫萨姆德鲁啥子地方,我记得你说过。”

“萨姆德鲁琼卡尔?”张弛低声问道。

贼王瞟了一眼前面,低声回答;“是的!”

张弛想想,摇头说道;“不一定,咱们出来的人除了我之外,谁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我没有对谁说过目的地,他们有可能是到萨姆德鲁琼卡尔去接货的,我怀疑因为战争,那里的海洛因可能因为运不出来而价格暴跌,这些人可能是走这一方面的货物的。”

贼王一怔,“那咱们要不要?”用手比了个格杀的手势!

张弛摇头,“到时候再决定,咱们还不一定遇得上,真遇上了也可能不需要咱们动手,边防武警可是很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