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你能接受美国民众对中国人的评价吗?

jiwuy 收藏 21 2108

美国兰德公司是一家着名的非盈利的研究机构,为美国官方提供"客观的分析和有效的解决方案"。他们曾经公布了一份对中国现状分析报告,即有肯定,也有严厉批评,以下是兰德公司对国人的评价,值得国人反省。

本文观点来自兰德公司亚太政策中心。

如果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富裕和统一的国家,我们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我们就不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而是第二次欧洲大战。中国能够阻止日本侵略或者打败日本。美国在这些冲突上的花费从根本意义上会减少很多,因为珍珠港事件不会发生。我们和整个世界,更不用说13亿中国人,一个多世纪以来,已经为中国的弱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世界需要一个健康的中国。

中国的需求对日本走出衰退起到了促进作用。日本状况给世界经济带来了风险。关于这一点,怎么说都不夸张。日本巨额的债务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逐渐波及到全世界。在中国有力的帮助下,危险似乎已经过去。中国全球化给美国带来了很多影响。最明显的是,中国成为美国商品最大的市场。可口可乐早就完成了那个看上去像是神话的目标:卖10亿瓶可口可乐;曾经嘲笑中国梦的通用在中国卖了很多的别克汽车,在困难时期,中国带来的利润占通用利润的很大一部分;中国联想购买IBM个人电脑业务,挽救了这个垂死部门的工作岗位。中国提供更低价的生活必需品给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对我们不是那么富裕的居民而言。有迹象表明由于能够购买中国低价的出口货物,低收入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可能提高了5%到10%。

中国金融体系的不合理意味着中国建造了垂死企业,导致巨大的生产力过剩。近些年来,中国财政政策上的反复无常导致过度建造,对铁、铝、水泥和其他原材料产生了巨大的需求。日本人和现在的中国人看上去似乎会买下世界上所有的东西,但是当你看到他们的财政状况的潜在问题时,你会发现一个黑洞。日本人在90年代陷入了这样一个黑洞,至今还在努力地爬出来。中国人很多年后仍将会为目前这种无节制的狂热的购买行为感到心痛。

目前,中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中国的银行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上最糟糕的银行。中国每一代,都有相当于美国规模的人口从农村涌入城市。每年,都有1200- 1300万新工人加入就业大军。在制造业,生产力对就业的影响比我们国家要严重得多。到2020年,中国人口老龄化会使工作人口与不工作人口的比率成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比日本更甚。如果没有特效的新政策的话,中国的经济在那个时期就会狠狠地撞墙。到2020年,以我们的标准来看,它会是一个非常穷的国家。

看兰德公司对国人的评价:

1.中国人缺乏诚信和社会责任感。中国人不了解他们作为社会个体应该对国家和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普通中国人通常只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亲属,中国的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缘关系上而不是建立在一个理性的社会基础之上。中国人只在乎他们直系亲属的福祉,对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所遭受的苦难则视而不见。毫无疑问,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道德观势必导致自私,冷酷,这种自私和冷酷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2.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守法行为格格不入。中国人老想走快捷方式。他们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成就来自于努力工作和牺牲。中国人倾向于索取而不是给予。他们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生活的真谛不在于你索取多少而在于你能给予社会和你的人类同胞多少。

3.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中国人普遍不懂得如何为了个人和社会的福祉去进行富有成效的生活。潜意识里,中国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认知。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对“保有面子”这样微不足道欲望感到满足。“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了中国人难以克服的障碍,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这个应受谴责的习性使得中国人生来就具有无情和自私的特点,它已成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

4.中国人没有勇气去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贪婪所占据。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去把真理化为实践。

5.中国人习惯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或者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努力,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必须要去奉献。

6.由于在贫穷的环境下生长并且缺少应有的教育,大多数中国人不懂得优雅的举止和基本的礼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着装笨拙粗鄙却不感到害羞。他们在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说谎并从别人那里索取,而不是去与别人去分享自己的所有。

7.中国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但无限制生育政策所带来恶果使得中国成为了无限廉价劳动力的输出国。这些输出也包括那些受过教育的劳力输出,除了他们的教育水平,实则和其它一般苦力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8.中国大规模生产的便宜产品降低了键入这些产品的地区的商业信用度。由于技术落后,管理失败,中国制造的单位能耗要比发达国家如日本、美国高出很多。因此,随着出口额的增加,中国在扩大生产的同时丧失着宝贵的能源。同时,这种行为也严重地污染了环境,使中国变为全世界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国家。

9.目前中国正在遭受着资本主义社会何去何从的折磨,环境的破坏与人性的丧失。由于中国人天生的贪婪的本性,他们可以毫无保留的接受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即无止境追求物质利益、忽视人的尊严。中国人对西方的技术与产品狂热追求却对西方管理文化所强调的坦率、直接、诚实这些质量漠不关心。

10.由于中国文化不鼓励敢于冒险这种优良质量,所以中国人极力避免冒险,他们也不想寻求机会来改善自己的生活。中国人对于生活的平衡性和意义性并不感兴趣,相反他们更执迷于对物质的索取,这点上要远远胜于西方人。大多数中国人发现他们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补: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

11.在中国人的眼中,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12.中国的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够服务于教育本应所服务的对象: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许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受益于社会所提供的好处却毫不关心回报。

13.中国可以培养出大批的高级人才,但却很少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可以独立主持的管理级专家。服务于一个公司或者社会,光有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勇气、胆量、正直和诚实的领导才能,这恰恰是大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品性。正如阿瑟·史密斯(一位着名的西方传教士)一个世纪前所指出的,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这个评价,虽然历经百年,如今依旧准确诊断出中国综合症的原因。

14.大多数中国毕业生对选择出国并为外国工作不会感到内疚,事实上他们首先欠下了中国人民在教育上为他们所做出的牺牲。随着传统文化价值观的破坏和逐步衰弱,大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受过教育的人)都徘徊在精神和内心世界的路口,像迷失的狗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美国兰德公司简介

兰德公司成立于1948年,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圣莫尼卡,是当今世界最负盛名的决策咨询机构。兰德公司最初以研究军事尖端科学技术和重大军事战略着称于世,继而又扩展到内政外交方面,上世纪60年代后,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研究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科技和社会等各方面的综合性思想库,被誉为现代智囊的“大脑集中营”、“超级军事学院”,以及世界智囊团德开创者和代言人。

《孙子?用间》篇有云:“故惟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军之所恃而动也。”孙子这里所强调的,就是一个“上智”的战略研究者抵过千军万马的重要性。兰德的长处就是进行战略研究,它开展过不少预测性、长远性研究,提出的不少想法和预测是当事人根本没想到,而后经过很长时间才被证实了的。

在兰德公司成立初期,朝鲜战争前夕,兰德公司组织大批专家对朝鲜战争、及中国民族特性等进行研究和评估,他们的研究结果只有七个字:“中国将出兵朝鲜。”当时兰德公司欲以200万美元将研究报告转让给国防部,但国防部认定中国决不会跨过鸭绿江,而且认为研究报告太昂贵,没有理睬兰德公司。不久,中国人民志愿军就跨过了鸭绿江。兰德公司的预测成为现实。美国国防部为检讨自己在这一事件上的错误,事后用200万美元买回了这份已过时的报告,而兰德公司则一举成名。

1948年兰德公司向美国国防部提供了一份咨询报告《实验性绕地宇宙飞船的初步设计》,主张美国制造人造地球卫星,并预测了前苏联发射卫星的时间。这份报告提交国防部后,国防部以“人造卫星仅仅是科学幻想”兰德公司初出茅庐、没有什么影响位名,将他长期束之高阁,不屑一顾。1957年11月4日,前苏联把一颗人造卫星送往太空,这实际发射的时间与兰德公司10年前的咨询报告中所预测的时间仅相差两周,这一消息震撼了美国朝野各界,美国国防部的官员们方如梦初醒,想起兰德公司的这份咨询报告,后悔使美国延误卫星的时间延误了10年。

此后兰德公司又对中美建交、古巴导弹危机、美国经济大萧条和德国统一等重大事件进行了成功预测,这些预测使兰德公司的名声如日中天,成为美国政界、军界、商界的首席智囊机构。兰德公司对国际事务的研究,深深地影响到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以至有人把兰德公司称为美国的“外交机构”。60年代后,兰德扩大了对美国国内问题的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政策规划,其中不少为政府所采纳。如帮助国防部长整顿国防部,为空军提出战略空军基地结构的修正计划,发展和改善了美国的导弹系统;在健康问题上提出具有普遍意义的卫生政策,对许多疾病的预防提出了具体的方案,研究保健网络的管理和计算机在医疗上的应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美国医疗健康政策。通过诚实问题研究,兰德公司为美国政府提出了许多政策建议,如解决城市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改进西雅图严重经济倒退的方案、探索圣刘易斯城市中心衰弱的原因、影响及控制问题等,这些研究为政府的决策提供了建设性方案。

兰德正是通过这些准确的预测和分析,在全世界领域建立了自己的信誉,取得了骄人的学术成就和学术地位,为美国政府和学术界培养了一大批屈指可数的人才。如美国尼克松政府时期的国务卿基辛格,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美国现任国务卿赖斯,前中央情报局长、国防部长、能源部长詹姆斯?施莱辛格,美前军备控制和裁军署署长、里根政府的国防部部长弗雷德?伊克尔,战略问题专家、赫德森研究所的创建人赫尔曼?卡恩,苏联问题专家唐纳德?扎戈里亚,数学逻辑学家兼经济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艾伯特?沃尔斯蒂特,着名中国问题专家、曾任美国驻香港代总领事的艾伦?惠廷、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中国和亚洲问题专家哈罗德?欣顿,着名的未来学家康恩和布朗等,都曾是兰德公司的高级研究员。兰德公司的研究人员在学术研究方面独树一帜,光是诺贝尔奖得主就不下五名,在学术界素有“兰德学派”之称。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