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冲突:自由派何以集体失声?zt

蓝色征衣 收藏 2 69
导读:中美冲突:自由派何以集体失声? 宋鲁郑 2月18日,随着达赖牌的进场与退场,这一轮中美冲突暂时告以段落。当然,这只是更大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平静。如果说会见达赖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美国向中国示以颜色的程度更多的话,伊朗核问题和人民币汇率将是国家利益的硬较量。 世界刚进入第二个十年发生的这场中美对立,确实非常诡异。毕竟在中国的带动下,全球抗击经济危机稍稍有所起色,同时美国也获得了片刻喘息。而且在许多众大问题上仍然依赖中国合作的情况下,突然无端对华变脸,制造了一波又一波的冲突。岂今为止,中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美冲突:自由派何以集体失声?

宋鲁郑

2月18日,随着达赖牌的进场与退场,这一轮中美冲突暂时告以段落。当然,这只是更大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平静。如果说会见达赖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美国向中国示以颜色的程度更多的话,伊朗核问题和人民币汇率将是国家利益的硬较量。

世界刚进入第二个十年发生的这场中美对立,确实非常诡异。毕竟在中国的带动下,全球抗击经济危机稍稍有所起色,同时美国也获得了片刻喘息。而且在许多众大问题上仍然依赖中国合作的情况下,突然无端对华变脸,制造了一波又一波的冲突。岂今为止,中国也表现出与过往相当不同捍卫自己利益的坚定与强硬。这固然是由于中美双方此消彼长的实力使然,也是强烈的民意使然。当然,奥巴马也是有民意支持的,达赖在美国访问时进行的民意测验表明,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只是一个大多数对西藏并不了解、也没有去过西藏的美国百姓何以就认定西藏就应该独立?而且非常奇怪的是,面对加拿大魁北克的独立诉求何以美国上下都投反对票呢?原因只有一个,百姓被政客和媒体联合洗脑罢了。

当然,美国百姓如何被洗脑,是他们的内政,但这一轮中美冲突,一向对中国的问题从不缺席的海内外自由派却突然集体失声。原因何在?难道也是被西方洗脑了吗?也许可以从以下的事例中找到答案。

去年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召开,凤凰《一虎一席谈》栏目曾有一场辩论。结果一位在北京大学留学的印度留学生与北京大学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中心副主任夏业良教授发生的短暂争论,最耐人寻味。需要介绍的是,这位夏业良教授1980年代在加拿大和美国留学,1990年代曾在俄罗斯工作,体验和亲眼目睹俄罗斯的经济崩溃,人民苦难。2005年8月到2006年8月在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做访问学者。从眼界上说也应该是学贯东西。

到场的这位印度学生中国名字叫“高兴”。他一上来就夸了中国一通,说中国带着第三世界的穷哥们把发达国家顶了回去,太棒了。不过他又话锋一转说:他到中国来留学,中国各方面确实都不错,就是有一点他很困惑,为什么他所在的北大的教授们好像都被美国人洗了脑。

夏业良教授立即愤怒地回击:“我看你是被中国教育洗了脑”。这确实令人奇怪:“高兴”在中国的老师不就是夏教授这些人吗?他要是“被中国教育洗了脑”,不就是被夏教授们洗了脑吗?可相互之间并不认同。他怎么是“被中国教育洗了脑”呢?难道这就是经济学家特有的逻辑吗?

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被西方洗脑,其实早已是公认的事实。只不过被一个来自印度而又在北大留学的普通学生一语点破,仿佛皇帝的新装,还是令人震撼!我在法国留学期间,无论是身边的法国同学还是教授学者,对美国的批评甚至否定之声不绝于耳(比如美国根本不是民主,实际是财团在控制,法国模式才是民主。美国打西藏牌就是遏制中国,法国是纯粹为了人权等等)。何以法国的自由派学者和中国的如此不同?

如果夏业良教授只是一个孤案,不足以佐证的话,我再举一个夏业良教授十分推崇的曾经的北大同事焦国标。2003年,当美国不顾全球民间声势浩大的反对和示威游行、不顾美国盟国的强烈批评、甚至教皇都罕见出面反对而强行入侵伊拉克之时,这位焦国标先生写了《致美国兵》一诗,现摘录片段:

时代在前进,伊拉克的民主,

只有靠“战斧”巡航导弹呼啸携来。

如果你倒下了,

人类将失去正义的脊梁。

如果你的国家跨掉了,

人类将回到中世纪的蛮荒。

美国兵,

请允许我喊你一声“brother!”

如果招募志愿者,

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假如有来生,

当兵只当美国兵。

假如今生注定死于战火,

就作美国精确制导炸弹下的亡灵。

怎么中国的自由派,面对美国的侵略就成了歌德派?而且表现出来的对生命价值的极端蔑视令人难以置信。当外界对此诗置疑的时候,焦国标的回答是:他为这首诗而自豪。后来这个焦国标教授抵美后,这样指责美国:为什么没有在1950年打过鸭绿江?

不过,相对于如下另一首献给美国的诗,焦国标先生可就大巫见小巫了。

天佑美利坚,是人类自救应有的福报

是神和人类永恒约定的圣地

美利坚,她不是一个传统概念和民族意义上的狭隘政权和国家

她是我们所有地球人类的灵魂祖国

美利坚,代表着世界的未来,人类的希望

她是不可战胜的

还有清华大学的秦晖教授就认为中国如此成功的模式是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人类文明的威胁。难道中国只有陷入中华民国时期的内战和文革时的内乱才不是世界文明的威胁吗?

对于自由派是否被洗脑,还需要再举更多的例子吗?自由派群体被西方影响如此,还怎么期待他们在中美冲突一刻顺应民意而发声呢?

本来,在一个国家,存在左中右的派别是正常的。西方国家如此,中国也不例外。但意识形态和立场之争与国家利益还是不同层次的问题。哪种由于立场不同而背离国家利益的自由派,是不是要回头是岸?如果国之不存,这些自由派还何处安身?

附:达赖在美期间,面对美国民主基金会副主席薛尔顿提问:“民主印度还是共产中国会是未来最強大的国家?”,達賴立即回答:“我想是美国”,引來一阵掌声与大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