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战役后全局被动的责任分析兼论史料的处理

332558805 收藏 0 798
导读:[B]台儿庄战役后全局被动的责任分析兼论史料的处理    缪人凤    台儿庄战役使中方取得了有些许注水的大胜仗,之后中方大举增兵以期扩大战果,而日军由于担不起皇军威名的损失,将计就计,从北方大举调军,试图以大迂回的战术对中国军队进行反包围,然后一举聚歼华军于中原。值此危急存亡之秋,中方吸取了淞沪会战后期死拼硬打的教训,几十万大军顺利撤出,使日军扑了个空。    很多人把中方先期不顾实际大举增兵的责任归于蒋介石,而又把此后完整撤军的功劳归于李宗仁。这大概是听信了《李宗仁回忆录》一家之言的缘故。结合分析

台儿庄战役后全局被动的责任分析兼论史料的处理

缪人凤

台儿庄战役使中方取得了有些许注水的大胜仗,之后中方大举增兵以期扩大战果,而日军由于担不起皇军威名的损失,将计就计,从北方大举调军,试图以大迂回的战术对中国军队进行反包围,然后一举聚歼华军于中原。值此危急存亡之秋,中方吸取了淞沪会战后期死拼硬打的教训,几十万大军顺利撤出,使日军扑了个空。

很多人把中方先期不顾实际大举增兵的责任归于蒋介石,而又把此后完整撤军的功劳归于李宗仁。这大概是听信了《李宗仁回忆录》一家之言的缘故。结合分析各方面史料,这种说法实际是站不住脚的,恰恰相反,在这一大变局中,李的功劳甚少而责任甚大,李氏回忆录中的说法可谓恬不知耻。

关于台儿庄战役后中方大举增兵的原因,《李宗仁回忆录》中的说法如下:

.....无奈台儿庄之捷鼓起了我方统帅部的勇气,居然也调到大批援军,想在徐州附近和敌人一决雌雄。

.....

因此,不到一个月,我援军抵徐的,几达二十万人,与本战区原有军队合计不下六十万,大半麇集于徐州附近地区,真有人满之患。而白崇禧从汉口军令部打电话来,还高兴地对我说,委员长还在续调大军向我增援。

我说:“委员长调了这么多部队干什么呢?”

白说:“委员长想要你扩大台儿庄的战果!”

我说:“现在已经太迟了!”

按以上李的说法,大举调兵是统帅部的主意,而他是反对的,但这是他单方面的说法,我们现在来看看其它人的说法。刘斐对这段历史的回忆如下:

....

在台儿庄胜利后,我估计敌人一定不会甘心失败,必将增援反攻。我回到武汉后,经常同李宗仁通电话联系,提请他注意。我还对他说,如果汤军团不能乘敌援军未到以前一

举将败退峄枣地区之敌歼灭,就应该及时调整部署,集结强有力的部队于适当地点,确保主动,准备以机动灵活的部署,再相机打击敌人。但任凭我怎样提醒他,李宗仁总认为不要紧,他甚至把增援到来的部队都投入第一线。

....

因为我的想法是要有强大的机动兵力打破敌之攻击,才可免敌人打通津浦路。控制强大的总预备队于徐州以西,则一方面可对付敌从鲁西或皖北的迂回,另一方面纵使敌打通津浦路,我仍可由侧面截击它,使敌不能安全利用津浦路。

上面这个计划,是4月21日以蒋介石的名义命令战区执行的。命令下达以后,我就天天追问战区执行的情况,主要是问李宗仁已将预备队和机动兵团抽调出来没有。可是第五战区不仅没有抽调出机动部队来,而且把所有的部队都投到第一线或紧接第一线与敌作延翼竞赛。

....

4月21日改取机动防御调整部署的命令,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不仅没有执行,还把应该控制的四十六军投入码头镇地区陷于苦战。汤军团也不仅没有集结,一直在邳县以北地区逐渐陷入阵地战状态。

以上见刘斐《回忆抗日战争中的徐州会战》,选自《中华文史资料文库》P189—197,中国文史出版社1996年版)

根据情况变化,统帅部于5月11日给第五战区下达一个更加机动而不作死战硬拼的命令。而且由于蒋介石很担心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在作战指导上和统帅部之间的分歧,于是派遣白崇禧、刘斐、林蔚前去督导撤军,蒋此时明确地交待:“你们去同德邻说,这个是敌人的大包围,不赶快想办法的话,几十万大军会丢掉的。你们还要同各级将领讲明白,要他们贯彻统帅部的命令。只要大家齐心,首先各个击破淮北、鲁西方面的敌人,再对鲁南转移攻势,胜利是有把握的,有把握的。”(出处同上)

而此时李宗仁是如何干的呢?

李根本没有执行4月21日命令,还轻松地对白、刘、林说:“部队拉上去了,这么容易能抽下来?”,直到“砀山东面的黄口车站已被敌一部装甲部队占领,这样,第五战区后方唯一交通大动脉被截断了,徐州已处在敌包围中。李宗仁才着慌起来,立即通知各集团军总司令和有关的军长到台儿庄集合,由林蔚和我立即赶赴台儿庄传达蒋介石关于调整部署的决定....”(出处同上)至此,徐州大撤退才真正开始,但由于事前未作周密布置,撤退过于仓促,各军所受损失不小,象云南的第60军损失近半。连五战区司令部的撤退都狼狈万状,这在李宗仁本人的回忆录中也未否认。如果是从容撤退的话,当不至于此。不过因为日军的包围圈尚未真正形成,大军总算大部分撤了出来。

刘斐的回忆和李宗仁的回忆大相径庭,但显然刘的回忆更加可信,因为李在此案中是利益关系人,为自己贴金在所难免。另一方面,就是刘斐本人也出身桂系,他就是由李推荐给蒋的,最后在内战中叛蒋投共,为共方输送了大量战略情报。所以,从感情上说,刘应该是亲李而远蒋,如不是事实,以身处大陆,经历反右的他给蒋抹粉可能吗?

另据郭汝瑰《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记载,“适合自己想法的失实情报就易于接受,相信‘台儿庄胜利已激起日方反战运动,致预定由国内增加8个师团亟早解决华北战局之计划打消’,因而李宗仁一面致电统帅部,一面请白崇禧回统帅部请示向第五战区增兵,‘集中所有力量’,企图乘势进行一场‘确定胜利基础的战略性战役决战’。最高统帅也同意这一意见,于是大批军队源源不断地调至徐州附近。这种作战指导不符合实际,更违背了持久消耗战的原则。....当日军从南北分7路向徐州作向心运动并切断了陇海路时,中国部队发觉已被包围,形势危急,被迫部署数十万大军仓促突围,实施战略转移。”

由郭的记载中可以证明,正是李宗仁要求统帅部大举调兵至徐州,也证明了李的战役企图相当积极,但却违背了当时实际。李的回忆录上将责任全然推给统帅部,实为无耻。

蒋介石对被局面的形成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首先李的增兵要求是他同意的,而且他也相信“台儿庄胜利已激起日方反战运动,致预定由国内增加8个师团亟早解决华北战局之计划打消”这样的情报,蒋、李共同造成的后果是给了日军捕猎中国军队主力的大好时机。但蒋总的来说要比李清醒许多,先是准备了如果情况不利的后手,并且在发现李宗仁自以为是后及时派遣白、林、刘前去督导撤军,如没有蒋的及时调整与督导,中国大军将造成何种损失难以估量,而李宗仁小胜而骄,颟顸自大,给后来撤军造成了相当损失。所以,最后之所以能够顺利撤军的主要功劳在于统帅部,李的功劳很小,或许在最后组织方面有一点,但许多军队(如汤恩伯军)都是自行组织撤退线路的,李自己都狼狈万状,具体组织之功也不会太多。然而李氏回忆录中居然又将此功全然居为已有。人之无耻,当不至于如此!

本文主要依据刘斐的回忆、李宗仁的回忆,刘的回忆也不是全然没有问题,比如他说台儿庄战役以及后来的大撤退都是他最先提议的,这是否是事实我是存疑的,不过他在蒋介石、李宗仁之间立场较为客观,且其在情感上多少要近李而远蒋一点,所以他的回忆能说明一些问题。

从此一案例来看,对待史料要小心,不宜轻信,特别是回忆录这类东西。论史最好有日记、档案等资料,难以查找的话,从别人论文中间接引用也是可以的,最好还能有交叉对比。对回忆录来说,除了交叉对比,情景分析也很重要,一般来说,人不会捏造对自己不利的事实,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回忆录中有这样事实,则较为可信;反过来,人一般也不会捏造对情感上较为反感的人的有利事实,如果有这样的事实,一般也较为可信。另一方面,如果回忆录中对自己有利的事实或者是对情感上反感的人不利的事实在没有其它证据之前最好不好采信。沈醉回忆录中有一篇关于史量才之死的文章,细节生动但却经不起推究,现在有许多人却据此认定史量才为蒋派遣特务所杀,我看这在论据是难以成立的,这里就不多说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