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打工的九年间,由于公司是三来一补企业中的来料加工工厂,所以工厂的全部原材料都得从香港海运到货,然后再由专门的集装箱运输公司从香港运来位于深圳宝安的工场加工。

这样的企业性质就决定了一定得和深圳的海关打交道,但客观地说,我在那家日本公司的九年间,和海关打的交道并不多,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次。

可能没有在这样的公司工作过的朋友对海关并不熟悉,也不知道程序是怎样的,开初我也没在意过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我才从一次工场进货原料被皇岗口岸海关扣留后,才慢慢的对这个过程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到。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深圳的夏天是很热和很闷的,尽管保安室有空调和车子里有空调系统,但让人还是感到热,我刚吃过中午饭,一个日方技术人员要车去宝安的一家外加工厂看给我们工场加工的产品时,孙经理匆忙跑出来,用日语和那位技术人员交流后,让我和他一起去皇岗海关,我一般对领导的事也不多问,马上启动车子打开空调,孙经理甚至没有等空调把车内的温度降下来就急急的钻入车的副驾位上,说:走吧。

后来才知道海关是正常作息时间,要下午两点才上班,但由于我们厂需要这批原料来生产,所以,经理是急厂里所急,带上相关资料就上路了。

我们的工场是加工企业,每次订单下了后,由香港办公室协调好客户办理好原料的购买,然后传真资料给深圳工厂,由深圳的工厂向深圳海关办理进货申请,并同时需报当地贸发局,由贸发局批准后持批文去南头海关办理相关的原料进口手续。

我们工厂由当地村里派来的厂长担当这个去海关办手续的任务,村上的上百家企业大部份都需要和海关打交道,所以,村上就由当地政府统一安排这些厂长们去学习海关的规定,让这些人去考报关证,结果,大跌眼镜,这么多厂长们,没有一个过了关,没有一个考取了报关证,没办法,村上只好请贸发局想办法,由贸发局和海关协商,给村上一个稍为考得好一点的青年办了报关员资格证,后来这个工业区的进出口报关业务就由各厂长备好各自厂里的资料,去南头海关找这位有报关员资格的人去海关投送和办理,而每个工厂每月都会给这位村上的报关员三五千不等的报酬。

当深圳的海关手续办好后,由物流员带入香港办公室,由香港办公室交给雇请的香港运输公司,由该公司在香港的码头拉上我们公司的集装箱向深圳运送,路经文锦渡海关或是皇岗海关入深圳运送到工厂来。

一直以来,工厂都是实实在在的在做加工制衣,并没有利用有利条件做过违法走私的事,这回怎么被扣了呢?

这一扣不要紧,主要是怕担误了工厂的生产和出货,因为每一批货客户都有时间要求,时装的季节性很大,错过时机就会丧失商机,工厂就要赔偿客户,所以,经理很着急,连忙赶到了皇岗海关。

皇岗海关是中国大陆最大的货物进口关,因为香港是个自由税区,税率很低,所以,进中国大陆或是大陆出口世界各地的产品都选择从香港码头海运,这样从香港发往内地的集装箱车和从深圳出关的集装箱车就常常排成长龙等候验关出关。到了年底是货物进出口的高峰期,我见过出境货车排到过梅林关口,有约近五公里,不过现在可能改进很多了吧,九十年代初、中期确实在皇岗海关进出关很麻烦的,香港的货车司机时常都自带干粮以备在皇岗口岸排队等候,有的司机甚至在邻皇岗海关的地方租了房子,几个司机大佬合租一套,一人一间,遇到堵关时就停好车回出租屋去享受温柔,当然这些出租屋内还有一个灰色的群体。

当我们到达皇岗海关找到货运司机时,他把扣单给经理一看,原来是我们进口的原料布料的含毛成份被海关怀疑有水份,疑为高价低报,有走私嫌疑,于是扣车调查。

这事一经询问香港办公室,这原布料的资料是客户根据生产厂家的资料提供的,再由我们工厂据此向深圳海关申报进口,经理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把问题搞清楚,是不是这批料子的含毛量超过申报的百分比,但问了一圈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这个问题,那么只有配合海关调查了,只是求海关尽快安排人员调查,以期不要误了工期。

香港货车司机把单交给我们后,他开着车头回香港去做别的运输去了,我就和经理一起去海关的调查科配合调查,提供海关要求提供的一切资料,其实我们的进口手续没有任何问题,关键在于我们进口的布料中的含毛率是不是申报的百分之四十六,海关怀疑不止这个含量,要求检验。

在这种谁也无法凭肉眼分辩出含量的情况下,海关当着我们的面在扣车上剪下一块布料,用海关专用资料袋装好,封上海关大印,由我们送到皇岗海关的指定检验单位,也是国家在深圳的最权威的检验地:中国检验检疫去作权威的鉴定。

于是,我们开着车来到一公里左右的广深高速皇岗引桥西边的中国检验检疫大楼的十三层里,找到海关要求的部门,送上海关的说明和要求,并提供我们申报的一切材料,这个部门的办事人员是从北京刚调到此地不久的,是位博士生,具有相当的专业水准,加上该机构具有最先进的检验设备,在做过取样检验后,让我们二个小时后去取结果。

这两个小时是经理最焦急的两个小时,下得楼来,连旁边的茶楼都顾不上去,就在车里就和各个相关人员通起电话来,他办事向来雷厉风行,他考虑了几个方案,如果检测正常、如果检测不正常、如何去变通、如何去找关系、如何争取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把货取出来,看到他心急的样子,我深深的感受到做为工厂的负责人也是不容易的啊。

我们俩就在这忐忑不安的气氛中等过了两个小时,上得十三楼找到那位检验官员,他笑呵呵地说,没事,符合申报的含毛率,这小日本的衣料制造水平就是高,给人一看还以为是全毛料的呢,结果还真是只有百分之四十六的含量,你们可以拿这份检验单去海关办理了。

经理这时才如释重负地千恩万谢的拿着这份检验单下楼来,出门时不忘向这位博士要了张名片,说有机会联系一下,因为经理以前以曾在国家经贸委工作过,同出于北京,并相约有机会喝喝茶。

我们拿着这份检疫单开车飞快地回到皇岗海关,但在二楼调查科等候处理的人太多太多,看样子要按正常排队的话今天是轮不到了,无奈之下经理打电话找人帮忙,也不知他找了那路神仙,最后让我把申诉资料送去5号窗口,半小时后,电子屏幕上打出了我们的受理提示。

要下班了,我们拿着调查科解除扣押的通知单,冲去扣车场,这里的人员凭这份通知单很快就办理了放行手续,同时收取了货物保管费,于是我们快速的联系了香港办公室,那边很快就派了在皇岗海关的另一辆拖头车来,把这个集装箱拖出了扣车场。

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后来我们工厂的进口货物还在文锦渡被扣过,同样是因为进口的货物的含量有怀疑的成份,要扣下接受调查,这次是由本地人女厂长去处理的,也是我同行,但这位女厂长虽说是本地人,但没有多少文化,说话,办事都差得很远,海关人员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结果跑了两天都没有搞惦,让经理十分不高兴,但经理也了解厂长没有多大能力,先的想法是让厂长去煅练一下,长长见识,没想到最后还真是没有办好,最后还是由经理亲自出马才得以办理放行。

深圳的海关担负的口岸很大,点多,只要有出境口岸就会有海关的货物查验点,深圳最大的海关货物查验点应该是皇岗口岸,其次是文锦渡口岸,人数众多,执勤点多,任务相当繁重。

海关虽然是在深圳执行查验任务,但海关是由国家海关总署直接领导的单位,并不属于深圳市管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海关的好坏,海关的服务质量,直接会影响到深圳的经济发展,所以,深圳市对海关也是关系到位,对海关在深圳的工作和人员的生活给予相当的关照。

除了货物把关外,对于旅客携带物品查验也是海关的重要任务,我亲自见过蛇口码头出入境处海关的执法查验,海关有权查验进出关人员随身所带物品,看有没有违禁或超规定携带,我就在蛇口看到海关人员从入境的一境外人员包中查出一些黄色杂志,当场没收并警告。

海关的另一重任就是打击走私犯罪,深圳海岸线漫长,走私份子为利铤而走险,每年都会有一些大的走私案件被侦破,这个国家的卫士为维护国家的经济秩序而长年战斗在社国的各个口岸上,和边检、卫检一起忠实地守护着国家的大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