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垫江曝出“人间地狱”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896
导读:重庆垫江曝出“人间地狱” —— 关于“白毛女”的争论(续) 熊 炬 有“精英”说:“《白毛女》子虚乌有,是毛泽东时代‘文艺为政治服务’,由作家造假编出来的。”他们一方面诬蔑毛泽东,攻击革命老作家贺敬之同志;一方面欺骗涉世不深的青年人。 “白毛女”是假造的吗?不,历史上确有其人其事。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北方民间就有“白毛女”的传说。解放前,四川宜宾也出现“白毛女”,真姓实名罗昌秀。她是被土豪恶霸淫威压迫而逃进深山,变成“白毛女”的。贺敬之、丁毅等同志根据

重庆垫江曝出“人间地狱”




—— 关于“白毛女”的争论(续)




熊 炬






有“精英”说:“《白毛女》子虚乌有,是毛泽东时代‘文艺为政治服务’,由作家造假编出来的。”他们一方面诬蔑毛泽东,攻击革命老作家贺敬之同志;一方面欺骗涉世不深的青年人。

“白毛女”是假造的吗?不,历史上确有其人其事。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北方民间就有“白毛女”的传说。解放前,四川宜宾也出现“白毛女”,真姓实名罗昌秀。她是被土豪恶霸淫威压迫而逃进深山,变成“白毛女”的。贺敬之、丁毅等同志根据北方“白毛女”的传说和当时地主恶霸欺侮贫农女儿的大量事实,经过文艺加工典型化,创作了歌剧《白毛女》,语言通俗、生动、明快,曲调优美,易记易唱,音韵流畅,一听就懂,一学就会,真是“老妪能解”。在延安公演,引起轰动,得到专家和群众一致的好评。周恩来同志看后说:“《白毛女》是劳动人民自己的文艺,真正写出了被压迫阶级的命运和斗争。”它揭示了“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历史真实,是毛泽东革命文艺路线的一大成果,是新中国新歌剧的经典、里程碑。《白毛女》从四十年代到五十年代,不断在全国城乡演出,观众之多,演出场次之多,群众传唱之广,都是盛况空前的。真正是“家喻户晓”,“大众都爱白毛女,无人不恨黄世仁。”

几个苍蝇嗡嗡叫,散布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白毛女,以此掩盖过去和现在的阶级斗争。“纸包不住火”。历史真实客观存在,任何人也抹杀不了。只要存在阶级和阶级剥削、阶级压迫、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就存在出生黄世仁和“白毛女”的土壤。2002年3月初,我回故乡垫江县探亲,在城东亲眼看见一件震撼人心、轰动全县的大事:数千群众怒不可遏,高呼“剐了这个禽兽!”我询问出了什么事?乡亲说,出了新“黄世仁”、“白毛女”。原来是先富起来的老板易亨民,把一个贫穷的黄花闺女关进黑屋,成了他的性奴,恣意进行性虐待,几年不见天日,痛苦不堪……刚才逃出魔窟控诉老板的罪恶,引起全城百姓的愤慨!很快《重庆商报》特派记者李璐、郝翔伟、罗剑雄到垫江采访,第二天,该报用特大黑体字报道这一新闻,大标题是《剐了这个禽兽!》小标题是《垫江曝出“人间地狱”,一个老板设私牢囚奸打工妹七年》,配发了三张照片,一张是打工妹陈英与母亲抱头痛哭,一张是群众自发集会在易亨民老板餐馆门前为陈英讨公道,一张是群众愤怒高呼要求严惩黑心老板。(我当即将原报复印3份,寄与北京贺敬之同志、魏巍同志和全国妇联。原报摘要附后)

贺老和魏老非常气愤:“新中国不能容忍这种事出现!”当时,我收集了老板囚奸打工妹的素材和另一老板娘逼迫打工妹卖淫,姑娘不从跳楼跌断腿的材料,写了一首叙事诗,主流媒体不发,后来在丁慨然主编的《新国风》诗刊上才发表了。贺敬之同志非常关心被侮辱的打工妹,多次打电话询问依法处理老板的情况,我告诉贺老:垫江县公安机关逮捕了黑心老板易亨民,垫江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其13年徒刑,现在服刑中。这件活生生的事实,足以粉粹右派精英为“黄世仁”翻案的种种谎言,充分说明“白毛女应该嫁黄世仁”是狗腿子穆仁智之流散布的美化黄世仁、丑化白毛女的言论,年青人千万不要上当。

无人不爱白毛女,有鬼还崇黄世仁。

如再复辟私有制,土豪恶霸又重生!

2010年2月5日写于重庆



附:《垫江曝出“人间地狱”,一个老板设私牢囚奸打工妹七年》摘要







垫江曝出“人间地狱”,一个老板设私牢囚奸打工妹七年




剐了这个禽兽!




2002年3月5日《重庆商报》



在“三八”妇女节即将来临之际,垫江县城曝出惊天奇案:在城东一间不见天日的地屋内,一个女青年被一个半百老板非法囚禁长达7年之久……


失踪七年的陈英突然现身



今年3月2日下午,在垫江县城东门新建路136号附近摆烟摊的姑娘江艳猛然发现,一个身穿红袄白裤的女子在街边偏偏倒倒而行。哟!那不是失踪多年的邻居陈英吗?江艳马上飞奔至前面30米远的农贸市场,将此事告诉了正在卖菜的陈英之父陈世全,陈世全撂下菜筐奔过来,一看,果然是他苦苦寻找了7年的女儿陈英,“英儿……”

今年59岁的陈世全家住垫江县桂溪镇春花三社,女儿陈英16岁那年经人介绍到县城一个餐馆打工,老板叫易亨民。事情就出在易亨民身上!


七年地屋生涯惨不忍睹



昨日下午,还处于惊恐之中的陈英对记者哭诉:“易亨民这个大坏蛋不是人!”她说,16岁时,她在易老板餐馆打工之初,就被易强奸过,胆小怕事的她没敢吱声……19岁那年,被关进地屋,(陈英失踪后,其父母向派出所报了案)“我整天被反锁在那暗无天日的地屋里,昏昏沉沉不知是怎么过来的!”陈英伸出肿烂的双手说:“易老板经常给我打针,手背都打烂了,不晓得是啥子药。我整天就在地屋里哭,哭累了就睡……”易老板在地屋强奸她,陈英说,“我记得在地屋生过3个小孩,据易说他已把孩子给别人了……”

3月2日,她突然发现门未上锁,连忙逃了出来。

易亨民是本县大石乡人,50岁,家里有妻室儿女,在县城东门开了一家餐馆。

在群众的帮助下,禽兽不如的半百老板易亨民被县公安机关抓获。


群众:“剐了这个禽兽!”



记者随后采访了垫江县公安局孙副局长。孙表示,公安机关正在对此事进行详细调查,目前,犯罪嫌疑人易亨民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在外面围观的数千群众群情激奋,大呼:“剐了这个禽兽!”

特派记者:李璐、郝翔伟、罗剑雄










附:《关于“白毛女”的争论》(一、二、三)





关于“白毛女”的争论




熊 炬




一、 后三十年的争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解放后前三十年对“白毛女”是肯定的,没有争论。后三十年争论不断,时起时伏。最初提出异议的,是某些“精英”说“杨白劳与黄世仁的关系是借贷关系”,依法,“欠债应该还钱”。没钱还债,以喜儿(白毛女)抵债不算罪过……接着是有人提出要修改《白毛女》剧本,说原剧本斗争黄世仁“左了”!要删除阶级斗争部分情节才能上演……《白毛女》作者贺敬之同志不同意,许多老同志坚决反对……后来一些媒体放风,说“80后”小姑娘认为“白毛女”不嫁黄世仁“太傻”!最近,网上报导:女大学生说,“白毛女为什么不能嫁给黄世仁?”……报载,文艺评论家熊元义到华中师范大学讲学,谈到这个问题,一位“90后”女生站起来说,“如果黄世仁生活在现代,家庭环境优越,外表潇洒风雅,加上有钱,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呢?即使是年纪大一点也不要紧。”于是许多报刊转载,归结为一句话:“白毛女应嫁黄世仁!”演绎为“穷人为什么不能嫁富人?”有人批评女大学生“傍大款”,谴责“90后”女生贪财无耻;有人认为社会变了,不能老保守,应该“与时俱进”,支持白毛女嫁黄世仁……各种观点议论纷纷。




二、 正 名




我觉得“名不正则言不顺”。含混其词,是非难分。首先应该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般来说,婚姻自由,说“穷人可嫁富人”没问题,只要自愿,无可非议。说“穷人应该嫁富人”也没大问题,只是“应该”二字有点强加于人,难道“穷人不嫁富人”就“不应该”吗??至于说“白毛女应该嫁黄世仁”那就问题大了!因为:




(一)白毛女、黄世仁是歌剧《白毛女》中的典型人物,是两个不同阶级的代表。他们是独立的、有个性的实体,是任何人的思想不能随意代替的。




(二)白毛女不等于一般穷人,她是穷人中“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受尽折磨的、苦难深重的女人。正如《妇女自由歌》当年所唱“旧社会好比是黑洞洞的苦井万丈深,井底下压着咱们老百姓,妇女压在最底层……”她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甘当奴才的软骨头,而是蔑视权贵、敢于反剥削反压迫的新女性,是农村无产阶级的代表。




(三)黄世仁不等于一般富人。(富人是个大概念,富人中的地主按占有土地的多少,有大地主、中地主、小地主之分;按其行为分,有的是“开明地主”,有的是为富不仁的“恶霸地主”。资本家也一样,有的守法,有的不守法;有的爱国,有的不爱国;有的是民族资本家,有的是帝国主义的买办、奸商……近几年,有些“精英”批评穷人有“仇富思想”,首先就模糊概念、混淆名份、含糊其词。群众恨的是“为富不仁”、贪婪无厌、横行霸道、欺压老百姓的富豪,并不仇视勤劳致富的富人。)黄世仁是富人中的恶霸,是剥削阶级中心黑手毒、作恶多端的吸血鬼




在人剥削人、人压迫人、人吃人的旧社会,苦大仇深的喜儿与黄世仁誓不两立,她愿嫁他吗?不!觉悟了的白毛女要跟随大春,跟着共产党、毛泽东闹革命,不仅要打倒黄世仁,还要打倒整个封建地主剥削阶级。现在有人说“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要么是根本不知道她(他)的阶级成分和品行;要么是幼稚、愚昧无知;要么是有意为被打倒的土豪劣绅恶霸黄世仁翻案,别有用心地混淆视听,为“还乡团”制造舆论。




有些同志不具体分析就批评和指责“90后女大学生”,伤及一大片,欠妥。首先应“正名”, “90后女大学生”是一个群体的名称,何止千万!她们绝大多数是有头脑的,能辨别是非美丑的。说“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的是极少数。极少数不能代表“90后”,个别人不能代表所有的女大学生。大家不要上当受骗,似乎整个“90后”是垮掉的一代,都是不知羞耻“认贼作夫”的势利之徒。对于华中师范那一位一时糊涂的女生,和一些暂时被拜金主义迷惑的姑娘,我们也不要歧视、打击她们、使她们难堪。反之,我们应该体谅、关心她们、热情帮助她们走出迷津。最好是请她们看一场原创的、没有篡改过的歌剧《白毛女》。




三、 提点意见




不要以为“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是芝麻事小问题,实际上是新时期意识形态领域内阶级斗争的反映。在国庆60周年前后,有些报刊媒体公然出现否定新中国前30年的成就和反共非毛的言论,为被打倒的剥削阶级翻案成风,为大地主刘文采翻案,为周剥皮翻案,为南霸天、北霸天翻案,为黄世仁翻案,为蒋介石翻案……否认阶级斗争,认为阶级斗争是“人为的”,搞错了、搞糟了,应该搞阶级调合,不该搞阶级斗争。现在是“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的时代了?如果中宣部、教育部不明确表态,必然会使更多的青年男女思想混乱,给反共、反毛、反华势力造成可乘之机,不是没有葬送新中国、造成民族大灾难的危险!




阶级斗争客观存在。否认阶级斗争是自欺欺人。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斗争绝非个人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表、无产阶级的代表、全国人民的代表、白毛女和一切受剥削受压迫的穷苦庶民的代表。蒋介石是刮民党反动派的代表、地主资产阶级的总代表、四大家族的代表、黄世仁和一切寄生虫吸血鬼的代表。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斗争是两个阶级的你死我活的斗争,要说人为,首先是反动统治阶级为维护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而残酷镇压劳苦大众的阶级斗争。




新中国是反剥削反压迫的阶级斗争的胜利成果。国庆60周年,游行方阵举起了“毛泽东思想万岁!”“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标语牌,人民革命的成果不容任何人毁坏,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不能再跪下去,解放后的白毛女不能再受二遍苦、再遭二茬罪。贵族老爷强奸民女、诱奸丫头,始乱之终弃之,象丢破鞋一样,历史上还少见吗?有人说,“谁不自私?谁不爱钱?喜儿如生在现代,不用黄世仁打她的主意,她先打起黄的主意来。”如果有这种人,她绝不是喜儿,而是好吃懒做的娼妓!《红楼梦》中有骨气的莺莺,宁死不嫁贵族老爷;现代的邓玉娇,不为一大摞钞票折腰,敢于刀刺企图霸占她的权贵……近30年来拒绝与富豪权贵上床而与之搏斗、逼得跳窗的烈女年年都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毛主席的箴言,放之四海而皆准!




至于在市场经济下,拜金主义泛滥,年青人受毒害,潜移默化,“一切向钱看”的人逐渐增多,那是教育问题。因此,我们向中宣部、教育部郑重建议:




(一)将原创的、没有篡改过的歌剧《白毛女》在全国大、中、小学校免费放映一次。




(二)在上演《白毛女》之前,任意选几所学校发1万张《“90后”民意测验票》,“你赞成‘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吗?”赞成的打“○”,不赞成的打“×”,记名投票。




(三)组织这1万名投票者看一场《白毛女》之后,再来一次投票,就能看出真正的“90后”民意了。




2009年11月2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