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外交之行 第三十五章 新合大捷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28 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就在义勇军战士一筹莫展的时候,两辆苏制的嘎斯大卡车牵引着两门152毫米加榴炮驶入城内。

炮兵迅速把152毫米加榴炮放平,装填入平时根本就舍不得用的白磷燃烧弹。这种炮弹,义勇军自己无法生产,全部是从苏联进口的,显得十分的金贵。

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大院,火炮发出怒吼声,两发白磷燃烧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向大院内猛扑而去。

“轰轰”燃烧弹在院内爆炸,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两门152毫米加榴炮连发六炮,把整个大院内烧成一片翻腾的火海。在熊熊烈焰的熏烤之下,里面负隅顽抗的那些日本人有不少人被当场烧死,残余的再也经受不住烟火熏烤的折磨,他们纷纷从大院内冲出来。

这些狼狈不堪的鬼子冲出大院的时候,迎面就遭到暴雨一样的机枪子弹扫射,不一会儿就全部被击毙。

牡丹江城内的敌人被全部歼灭,李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下令道:“除了留下第三旅在城内打扫战场,其余的部队全部前往新合,支援可儿他们!”

得到命令之后,第一旅,第二旅,第四旅,骑兵团和装甲团迅速离开牡丹江城,用最快的速度向新合的方向赶去。

冲在最前头的,是速度最快的装甲团和骑兵团。

这两支快速部队离开牡丹江城之后,一路冲在最前头,很快就把后面大队的步兵战士们远远的甩到队伍后面。

就在此时,可政带领的两千多义勇军正在顽强的阻击攻击的近两万的日伪军。虽然义勇军占据了先发制人的先机,而且占据了有利地形,又有坦克和高射机枪等先进武器,在一开始打得日本人鸡飞狗跳。

然而,这些鬼子毕竟都是一些训练有素的老兵,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开始组织兵力进行一次次疯狂的反扑。

在对付那些没有任何反坦克武器的日军时,坦克是杀步兵最有效的武器。

一辆零五式坦克,两辆八九式坦克,两辆T-28坦克,四辆T-26坦克和十辆BA-20装甲车疯狂吐出火舌,肆意射杀这些用血肉之躯来消耗子弹的日伪军士兵。在十九辆各式战车的猛烈扫射之下,山谷中尸体层层叠叠堆积成山。

前头的鬼子就像是被割稻谷那样倒下一批,后面的鬼子又扑上来。

坐在零五式坦克炮塔内的可政冒着生命危险,打开舱盖探出头来,她指挥着各单位组织进行防御战的同时,还不时操起车顶的高射机枪,向扑过来的日伪军猛烈射击。

高射机枪爆发出惊人的威力,狂风暴雨一样的子弹所到之处血肉横飞,那些中弹的日伪军士兵不是被腰斩,就是被打爆脑袋。

突然,她发现有一名鬼子神枪手蹲下,试图向她打冷枪。

反应敏捷的可政转动高射机枪,一梭子弹把那个鬼子打成一团血雾。

“狗日的小鬼子!还想偷袭你姑奶奶!告诉你,和我比枪法,你还早呢!”她心里暗骂了一句。

山谷中已经成为一片血肉模糊的地狱,高射机枪子弹,重机枪子弹,迫击炮弹,坦克炮弹和远程重炮的炮弹一次次蹂躏日伪军,这里已经是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遍地都是肢体躯干的残片。

就在此时,突然一辆八九式坦克不再射出机枪子弹,紧接着,又一辆T-26坦克也停止了射击。很快,装甲车上的机枪也停息狂吐的火焰。

“怎么一回事?”可政抓起话机询问那些坦克和装甲车上的装甲兵。

“报告可姐,我们的子弹都已经打完了!”一名装甲兵汇报说。

坦克和装甲车上的机枪要补充子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程序,在争分夺秒的战场上,根本容不得他们补充子弹。更何况,已经激战了一天一夜,他们也没有更多的子弹可以补充。

因为日伪军的自杀性冲击过猛,也使得那些经验不是很丰富的装甲兵一直在连续射击,才造成子弹消耗过快。

“除了零五式坦克之外,其他的装甲兵暂时后退!不要被鬼子敢死队炸毁!”可政果断下了命令。

说完,她从车上跳下,端起自己心爱的狙击步枪,冲入那些步兵的阵位中。

零五式坦克在接替可政的炮长指挥下,继续向敌人猛烈射击。

“可姐,这里危险!你不要过来!”一名看起来不满十八岁的小战士冲着她喊了声。

话声未落,“嗖”一颗子弹迎面扑来。

眼疾手快的可政头一偏,子弹擦着她的耳朵呼啸而过。

“狗日的,姑奶奶差点挂了!”她骂了一句,只觉得耳朵还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鬼子的枪法确实是十分精准,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一枪冷枪击中。

此时,可政也来不及考虑那么多,她迅速趴下,很快就用瞄准镜找到刚刚那个射出子弹的鬼子神枪手。

鬼子的神枪手虽然枪法准,可是他们毕竟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狙击手。刚刚那个家伙射出一颗子弹,发现没有击中,他也没有变化自己的阵位,只是在原地拉动枪栓,准备再一次射出第二颗子弹。

但是可政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啪”莫辛-纳甘狙击步枪一声清脆的枪声,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就把那个鬼子的脑袋打成烂西瓜。

义勇军战士们在零五式坦克的助战之下猛烈开火,山头的高射机枪也在一阵阵怒吼。不过很快,那些高射机枪也因为弹药耗尽,而不得不停止射击。

不久之后,迫击炮和坦克炮都耗尽炮弹,也都停止射击。

因为那些大杀器停息烈焰,使得久攻不下的日伪军看到了希望。

冲过来的日伪军越来越多,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响起一阵“飞雷炮”齐射的怒吼声,数十个炸药包铺天盖地从天而降,落在鬼子人群中炸开。

“轰轰轰”一连串巨响,一大片的鬼子飞上天空,黑压压的人群顿时就空出一大片。

原来,是张敏帆的工兵营及时赶到!他们消灭了日伪军的运兵车和上面的敌人之后,就赶过来对可政他们进行及时的火力支援。

可惜的是,飞雷炮装填很慢,一轮齐射,待到再次装填,还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冲过来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们在掷弹筒和机枪的掩护下,向义勇军的阵地发起疯狂的冲击。

日伪军踩着地面血肉碎块,军靴上粘满血肉碎末,叫喊着向义勇军的阵地猛扑过来。

义勇军战士们猛烈射击,不久之后,已经激战了一天一夜的战士们终于打完全部的子弹,连手榴弹都已经告罄。

突然,一名小战士大吼一声:“弟兄们!我们的可姐和我们战斗在一起!她一个女流之辈尚且如此,我们男人更不应该退缩!都给我上!”

说完,他丢掉打完子弹的步枪,拔出大刀一跃而起。

“杀!”山谷中传来震天的喊杀声。

战士们纷纷丢掉打完子弹的步枪和机枪,拔出大刀向敌群猛冲过去。

很快,双方的士兵就纠缠在一起,刀光闪闪,日伪军的人头纷纷落地。

尽管这些义勇军战士作战极其勇敢,但是敌人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很快,同敌人纠缠在一起的义勇军战士越来越少,而冲上来的鬼子越来越多。

一个个战士接连倒下,刚刚第一个冲出去的那名小战士一连砍下十多颗日伪军士兵的脑袋,却被六把刺刀一起刺入他的胸膛。

在他倒下之前,他拉响怀里的炸药包。

“狗日的小鬼子!你爷爷今天赚到了!”小战士用尽生命中最后的力气发出一声怒吼。

“轰”一声巨响,周围的一圈鬼子在火光中飞上天空。

此时,可政身边的人数已经不多,只剩下工兵,丢掉机枪的机枪手,下车作战的装甲兵,没有炮弹的炮兵。

“李大哥,我对不起你了,看样子今天我要死在这里!”她心里暗暗道,两行清泪从她美丽的大眼睛中流出。

其实,她并不怕死,她是担心李斌见不到她,一定会伤心欲绝。

“啪”莫辛-纳甘狙击步枪又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声,一名鬼子一头栽倒。

边上又有五名鬼子冲上来,她根本就来不及拉动枪栓,于是丢掉狙击步枪,从腰间拔出九二式手枪。

“啪啪啪”枪口火光闪烁,冲上来的五名鬼子一瞬间就全部被撂倒。

很快她就打完满满一弹匣的子弹,此时,又扑上来十多名鬼子围住了她。

“花姑娘!花姑娘大大地好滴!”那些鬼子发现面前是一个清秀可人的女孩,他们狞笑着围了上来。

可政用力丢出打完子弹的手枪,砸在一名鬼子的脑门上,那个家伙当场脑浆迸裂,重重的倒在地上。

她拔出匕首,一刀刺去,匕首没入第一个鬼子的胸膛中。

然而,一名鬼子从后面扑上来,一把就抱住她的腰部。

可政抽回匕首,一股污血喷溅在她清秀的面庞上,她又回身一刀刺去,扎在后面那个鬼子的胳膊上。

“啊!”一声惨叫,那个鬼子松开了手。

与此同时可政一个转身,一脚踹在那个家伙的命根子上。

尽管她武功高强,可是她毕竟是一名弱女子,一个人对付十多名鬼子还是有点力不从心,很快她就被那些鬼子夺下匕首。

“花姑娘!黄军是爱护滴!”一名鬼子军曹狞笑着走上前来。

“啪”远处射来一颗子弹,打烂那个鬼子军曹的脑袋。

一阵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围住可政的十多名鬼子齐刷刷全部倒下。

阵阵飞扬的尘土从山谷口出现,骑着战马的狙击手们在黄花的带领下赶了过来。此时,又从远处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随之响起一阵履带碰撞大地的“铿锵”声。

“援军!我们的援军来了!我们得救了!”可政激动的大喊起来。

义勇军阵地的背后,出现十多辆吐着火舌的钢铁怪物,把那些“哇哇”乱叫着,挺着刺刀冲上来的日伪军当场就撂倒一大片。

坦克和装甲车杀向敌群,机枪扫射,坦克炮轰击,履带和车轮碾压着敌人。跟在装甲部队后面的,是挥舞着马刀的骑兵。

战马从日伪军人群中飞驰而过,一排雪亮的马刀闪烁寒光,血花四溅,人头到处乱飞,尸体被撞翻,被马蹄踩成肉泥。

被装甲团和骑兵团猛然冲了一个措手不及的日伪军很快就败退下来,当他们还企图组织反扑的时候,后面的义勇军战士步兵也已经赶到。

四处响起震天的喊杀声,日军指挥官井书宣时少将见势不妙,他拔出指挥刀向后面一指:“转战哈尔滨!”

所谓的转战,就是逃跑的意思。

得到这个命令,已经是在地狱一样的山谷中煎熬了一天一夜的日伪军就好像听到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一样,他们纷纷转头就跑。

井书宣时爬上他的高头大马,准备逃跑。

可是,他的马被那些潮水般败退下来的日伪军所挡住,半天都无法冲出去。

远处的可政拿起望远镜,她一眼就看到,有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家伙被败兵围在中央动弹不得,她明白那个小子一定是一个高级军官!

于是,可政捡起狙击步枪,她瞄准了井书宣时的脑袋,轻轻勾动扳机。

被败兵围住的井书宣时少将听到后面的喊杀声,无法脱身的他心中感到一阵阵的恐惧,就在此时,一颗灼热的子弹击碎他的头颅,让他永远解除了恐惧的折磨,也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很快,这股日伪军就被打得四处溃散,新合阻击战以大获全胜而告终。

一辆坦克在可政面前停下,李斌从车内跳出来,他走到满脸是血的可政面前,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一头秀发。

“李大哥,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政哭了起来,此时她一点都顾不上少女的羞涩,一头扑在李斌的怀里失声痛哭。

“可儿,我来晚了,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过来这里打阻击战的!我真担心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李斌自责的说道。

“李大哥,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可政抬起头,用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李斌说道。

新合阻击战全部结束,这一战,义勇军战士伤亡八百多人,但是取得了毙伤鬼子两千多人,毙伤伪满军六千多人,俘敌一千多人的重大胜利!

这一战不仅歼灭了大批日伪军,而且击溃了日伪军的先头部队,打乱了敌人反攻牡丹江的计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