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养别人的孩子,你愿意吗?

fengyimin 收藏 0 59
导读: 如果有人向你提出一个要求,要你出钱养一个孩子,承担这孩子的一切开销,将来孩子赚了钱与你无关,亏了钱则由你补贴,而且你不能自已管教和约束孩子的行为,只能由别人委派来的保姆负责,你会同意吗?你一定认为提出这种要求的人脑子坏掉了,要不就是被认为你的脑子坏掉了。但事实上,我们正成了这样的养父母。   从理论上来讲,我们——中国的每一位公民,都应该天然拥有国有企业的一份资产,并享受相应的收益。鉴于国有资产的无比庞大,一定程度上说,我们这里真不该有赤贫人口。但实际上,虽然国有资产及其收益日渐膨胀,却与绝大多数人

如果有人向你提出一个要求,要你出钱养一个孩子,承担这孩子的一切开销,将来孩子赚了钱与你无关,亏了钱则由你补贴,而且你不能自已管教和约束孩子的行为,只能由别人委派来的保姆负责,你会同意吗?你一定认为提出这种要求的人脑子坏掉了,要不就是被认为你的脑子坏掉了。但事实上,我们正成了这样的养父母。


从理论上来讲,我们——中国的每一位公民,都应该天然拥有国有企业的一份资产,并享受相应的收益。鉴于国有资产的无比庞大,一定程度上说,我们这里真不该有赤贫人口。但实际上,虽然国有资产及其收益日渐膨胀,却与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改善不相干,江河浩荡,欲取一瓢之饮而不得。有数据表明,央属国企2007年利润达一万亿,2008年利润近七千亿,2009年央企及地方国企利润亦超一万亿。孩子很赚钱,养父母没得到回报,与此同时,保姆——国有企业经营者的薪酬和福利却增长迅速,真让人一股闷气郁结于心。


有人会说,国企利润上缴财政用于公共开支了。是这样吗?自1994年始,国有企业即停止上交利润,直至2007年后才重新恢复。2008年央企上交利润547.8亿元,2009年数据不详,而据经济学家盛洪先生转引的国家统计局数据,从1994年始,国家财政补贴央企亏损的开支即达3680亿元。也就是说,我们如果不认为国企没有对公共财政提供支持,至少可以说这种支持与对他们的补贴极不相称,反而成了公共财政的巨大负担。赚大钱的国企只上交一丁点利润,亏大钱的国企却要纳税人贴补,养孩子养成这样,养父母们情何以堪。


让养父母们更为难受的是,在市场准入、资源占用、贷款获取、企业发债、利息利率、行业标准和政策扶持上,国企占尽便宜,,形成垄断优势。养父母们的自办民企,处于国际优势资本和国企垄断资本的内外夹攻中,独坐愁苦,个中悲凉难以尽言。素以“乖孩子”著称的张朝阳先生,近日放言“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时刻在妨碍竞争”,矛头直指国企垄断,赢得一片叫好声,正反映出民营企业界如浓雾一般弥漫的忧危感。与垄断如影随形的另一个苦果,就是“质次价高服务差”。在金融、电力、石油、电信、烟草等诸多领域,不是私营企业主的养父母们,也逃不脱垄断盘剥。我们满世界大办“孔子学院”,却忘记了古代的儒家也是反对国家经营商业的“如西汉时儒生反对盐铁专营”,理由是“与民争利”。孔子还主张“先富后教”,即民生丰富是施行道德教化的前提。


有一种观点,认为国有企业是保证国家安全和经济安全的必需。考诸世界,许多发达国家在金融、能源、交通、通讯乃至军事工业领域,皆无国有企业存在,并无人认为其国家、经济就不安全了。而且,这种观点中隐含有“民企不爱国”的道德判断,不知有何事实依据。事实上,国企的保姆们为一己之私损害国家利益的事例,也是相当多的了。


我并非就主张干脆让国有国企消失,也不是单单针对国企,民企的问题自然也有,说这么些只为在一个宏观视角里多层面看国企以及整个市场环境所面临的问题。国企这孩子日见硕壮,胃口也越来越好,牛奶要喝,土地要吞,拍卖也要搞,染指IT业也指日可待。那么,是不是该议一议给养父母们应得的回报,如果不行,能不能谁的孩子谁疼,我们就弃养了呢。


(作者为企业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