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看了一个批判二月河、阎崇年、金庸三位名人颠倒黑白为满清政权涂脂抹粉的帖子,深有同感。窃以为确实有必要对时下流行的辫子戏和辫子文学进行一些审视。思考一下满清三百年究竟带给了我们什么?毫无疑问绝对不是那些什么“微服、戏说”里鼓吹的皇上英明神武,百姓安居乐业之类的精神鸦片。按我的观点看来仅凭贯穿顺、康、雍、乾四朝长达150余年的文字狱就可以论定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动政权。


其实我反感满清统治原因首先不是因为它颠覆了汉人的政权,本来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有德有力者居之。虽然辫子兵说不上有德,不过确实有力,成王败寇也没什么好说的。


其次也不是因为它入关的时候屠杀了几千万汉人,历次改朝换代都是杀人盈野、血流成河的,这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汉人政权也是这样杀出来的。


最后也不是因为清朝后期贫穷落后,因为老大帝国承平日久都是难免积弊丛生。


我之所以讨厌它就是因为它扼杀了汉人的文化和思想传承。它作为一个半游牧民族入主中原,面对中原的先进文化不但不思学习反而极力扼杀,这是导致中国从文明国家的行列中沦落到野蛮国家的重要原因,也是近代中国各方面落后的根本因素。因为难以想象一个国民普遍缺乏自尊意识和独立人格,到处充斥奴才思想的国家能够走向先进强大。


其实文化落后也没有什么,英雄不论出身的道理大家都是明白的。大唐太宗皇帝是鲜卑人,但是他秉承北魏以来鲜卑统治者的态度,并没有把自己摆在一个外来户的地位上搞民族隔阂。而是以天下共主的姿态兼收并蓄,有容乃大,因此天下归心。大家都知道五胡乱华的时候北中国的汉人几乎都被杀光了,鲜卑就是五胡之一,按说中原百姓应该和鲜卑人不共戴天吧。可是不管是当时还是后世的舆论都很敬重太宗皇帝,奉他为华夏正朔,为什么呢?因为大家心里都知道他是什么血统都不重要,关键是他的文化认同。这就是所谓“狄夷入华夏而守华夏礼则华夏之,华夏入狄夷而守狄夷礼则狄夷之”。


可是再看满清这群鸟人入主中原以后尽忙着跑马圈地,剃发迁海。在文化上大搞文字狱,借修四裤全输的机会销毁书籍、钳制思想。企图以此彻底阉割中华文化,把亿万汉族百姓世世代代变成八旗权贵的顺民和奴才。其实满清统治者意识到了武力的征服是暂时的,思想文化的征服才是长久之道。可是他们进行思想文化征服的手段不是学习赶超进而创造出更先进的文化,而是想方设法把汉人全都变成思想白痴,从而居高临下的维护统治。试问这种做法和欧洲中世纪的教廷有什么区别?文字狱又能比宗教裁判所好到哪里去?这难道算不上是彻头彻尾的反动政权吗?


可能有的人不服气,举出什么纳兰性德纪晓岚曹雪芹之类人物来证明满清文化昌盛。不错,他们都是学问超卓,才华过人的奇才。可是这样的人物要么如前者一样只能充当御用文人甚至弄臣的角色,要么如雪芹一样只能在打压和夹缝中苟延残喘。请看一部石头记用了多少曲笔和隐晦暗语?这其中有相当多的部分不是因为艺术创作需要而是为了避免因文致祸。一个才华不逊于莎士比亚和大仲马的文坛巨匠却不能自由的表达思想,这又是多么痛苦。正因为满清对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的疯狂打压,有清一代都没有出过什么够份量的思想家。不要说对比先秦两汉以及唐宋了,对比一下被满清大力抹黑的明朝就尤为明显了。王阳明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顾宪成、徐光启、刘宗周这些在哲学思想史上振聋发聩的名字就可以折射出明季学术的鼎盛。正如东林书院的对子里所题: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明朝的知识分子时时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不论在朝在野,都勇于针砭时弊,臧否人物。到了清朝就剩下只会喊皇上圣明的奴才了。


至于还有人说什么糠稀、芡浓皇帝学贯中西、英明神武的等等那就更是胡扯了。糠稀肚子里倒还有点料,也能称得上是有为之主。可也是有学问没见识,不管是天文数学格致这些理论科学,还是钟表枪炮机械这些实用器物,一律划为奇技淫巧,只能供他个人解闷玩,不许在民间传播,以免汉人掌握了这些技术威胁到满清统治。甚至因为这个原因把戴梓这位天才发明家充军流放。大明万历皇帝再昏庸也没说禁止百姓学习技术,更没有因为徐光启西洋科技学得好而给他穿小鞋。至于芡浓这厮就更别提了,除了会做秀以外基本没别的长处,他那四万多首御制诗就是明证。什么和珅白莲教的都是他惹的祸,两次金川之战简直是祸国殃民的典型反面教材,和隋炀帝征高丽有得一拼。被这个家伙大嘴巴一吹就列入了什么“十大蜈蚣”这样的家伙居然也能号称明君,到现在还能蒙蔽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可见满清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功力堪称一绝。


事实证明满清的愚民奴化教育十分之成功,到了入关200年之后,整个中国社会的愚昧、僵化、无知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整个文化阶层也彻底沦为御用工具。但是没想到西洋鬼子不识相,居然远涉万里重洋来给大清捣乱。结果他们用针轻轻一扎,绚烂夺目的肥皂泡就爆了。彻底打破了“大清盛世,天子万年”的梦呓。满清自己完蛋了不算,还拉着所有中国人民给它陪葬,用时下流行的词语来形容就是:杯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