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阵传说 和平的代价 開始的結束8

seamanofhero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4.html[/size][/URL] 24晚21時,我連調入10.14高地替換三營的“鋼七連”,說起這只部隊,真的很想笑,號稱空降兵中的精銳,操,才上來有········六天吧?居然有壹半的士兵以生病爲借口拒絕參加戰鬥,更有甚者居然說自己的宗教不允許自己參加戰鬥,可笑,真可笑,還號稱“鋼七連” 没辦法,不是滇軍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84.html


24晚21時,我連調入10.14高地替換三營的“鋼七連”,說起這只部隊,真的很想笑,號稱空降兵中的精銳,操,才上來有········六天吧?居然有壹半的士兵以生病爲借口拒絕參加戰鬥,更有甚者居然說自己的宗教不允許自己參加戰鬥,可笑,真可笑,還號稱“鋼七連”

没辦法,不是滇軍的士兵,就是不行,窩囊廢啊!



經過壹個晚上的努力,我部總算建立了壹個系統的防禦體系來。這個防禦體系是依靠著整個高地周圍布置的,離帝國軍的前沿陣地很近過了眼前的樹林就是了。三個排分成倒品字形布置,正好圍繞著這個高地,並下令挖掘坑道。



27日五時左右,我看着前沿斥候發回來的報告,帝國軍挖掘了大量的坑道,彼且全部後掘近了五百米左右快到我連在樹林邊沿地區構築的防禦陣地了,我看了看天上飄下的大雪,不由的搖了搖頭,心裏不由的陣陣地擔心。

現在補給上不來,傷員車不下去,在這麼下去怎麼行啊?

要是天氣轉好了雪不算太大,至少空軍還可以對自己進行支援,要是天氣不好,轉壞,空軍出動不了·····考慮不了那麼多了,這些都是師參謀們的工作。

不過按照往常的經驗與情報帝國軍應該快發動進攻了。自己能否頂住三天呢或者更長的時間呢,我現在自己心裏是壹點把握都沒有。

突然通訊員跑來說道:“連長!帝國軍那裏有動作了。”我連忙跑出掩護部登上頂峰用望遠鏡看去果然帝國軍的大約一個連的部隊包括坦克(大約一個排六輛左右),像賀家溝沖去。看來他們沖擊的目標正是二排的陣地。

二排張焦大鵬大叫道“兄弟們···,求爺爺告奶奶的小洋鬼子來送死來了,快快樂樂殺鬼啊!” (後來打掃戰場時才知道,其實他們完全采用帝國軍裝備以及服飾的“華夏人民解放軍”的魯陽團二營一連)。

但我們還是不能清楚的判別幾千米外進行沖擊的敵方部隊的類別。都以爲這是帝國軍的“海德拉”兵團的“齊格菲”師的部隊。(因為與我們對峙的便是這支部隊)

大鵬晃晃了發暈的頭,沖到壹架雙聯12.7mm機槍前,大聲叫道:“聽我的命令,准備……打”頓時12.7mm的子彈“哒…哒…”地沖堂而出,立刻將前面沖擊的壹排步兵撂倒。頓時二排整個陣地上面的輕重機槍都響了起來而二排陣地上的機槍則毫無動靜,(欣慰啊,看來二排的那幾個補充兵還是成熟了啊,没有頭腦發熱了),此時兩門120迫擊炮也開火了。

專打敵軍坦克的“坦克狙擊手” 手中的紅箭-24也瞄准了敵軍坦克的簿弱部位給予攻擊不一會,就有三輛突擊炮,兩輛“豹6A”坦克被擊毁。

不過這些損失好像還不至於讓對面的指揮官放棄進攻。攻擊二排的戰鬥打得十分慘烈,可是我又不敢調一排或者三排去支援。

“指揮官先生,我是遠東第二遊擊軍區、四師一團三營營長張航悦帶領全營六百人即將前來支援您進行戰鬥,無論你是誰!無論你是包圍圈中的共和軍的任何一支部隊,只要在聽到後以三分鐘為一次的間隔發射四顆紅色信號彈,我們都將為您全力以赴的戰鬥直到我們勝利,或者犧牲”

這個聲音是我們前幾天中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接受到的,我抱着試一試的心情,命令秃子打了以三分鐘為一次的間隔發射四顆紅色信號彈。

僅僅過了二十分鐘後進攻二排的帝國軍後方好像出現了騷動,進攻中的部隊硬生生的停住了腳步立刻向後退去。

突如其來的勝利讓人無法接受,一些士兵上一秒還在以為自己就要死了,下一秒卻痛打落水狗。



突如其來的變故來自一支營級編制的迷彩服雜亂無章的部隊,的確,稱其為部隊都有點過分了,站在我面前的241人中有穿共和軍老式叢林彩的也有上身ACB下身帝國軍迷彩的更絕的是這哥們為了有别於帝國軍在自己的胸前和背上各縫了一面大大的國旗····至於啊他們的裝備則·····

56半自動(哪找到的?傳說中民兵都不用的武器)、81-1、HK-G36突擊步槍、HK-416突擊步槍、AK—74,80炮、88迫、甚至還有一輛塗裝詭異的“鼠58G”100突擊炮。

他們的指揮官,也就是站在我面前的這哥們,身著我共和軍荒漠迷彩,頭戴壹瓜皮小帽,眼睛上還帶著壹副厚厚的眼鏡不過用壹根鞋帶拴在腦門上,脖子上圍著壹條阿拉伯頭巾。脚蹬一双坦克兵高筒靴。手握AKC-74。

總之這是一支有各種人組成的遊擊隊,戰鬥力還可以,從剛才對帝國軍的戰線後方騷擾來看這是一支可以執行低限度特種作戰的雜牌部隊。

“報告指揮官閣下,我是遠東抵抗組織第一遊擊軍區一師三團二營營長郝愛國,請接受我的指揮權。”說完這哥們一格立正。

我能說什麼了?人家一個營長心甘情願的讓我指揮他,何樂而不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