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底登陆战(三)

世界王牌 收藏 0 1050

登陆艇由于受到一股强劲的东南方向潮汐的影响,使抢滩地点比预计登陆点南移约1800米,这个意外反而给盟军带来意想不到的好运:在预定登陆点有德军一个团的兵力,还有两个炮连可以用火力压制海滩。实际登陆点德军仅一个连,防守力量薄弱。罗斯福将军当机立断,下令将这里作为登陆点,还树立起巨大指示牌标明登陆点。水下爆破组很快清理出通道。六时三十分,登陆兵上陆,八时三十分,第一梯队先头团突破德军防线,向内陆发展,九时三十分,初步建立起团登陆场,十时,已上陆两个团的兵力,基本肃清德军在这一地区的守军第709师,加上空降部队已夺取了四条通路,保证了登陆部队迅速推进。至日落时,第4师的三个团全部上陆,共上陆21328人,1742辆车,1695吨物资,建立了巩固的正面宽4公里,纵深9公里的师登陆场,先头部队已到达卡朗坦至圣梅尔的公路,并与空降兵会合。D日全天,第4师阵亡仅197人,为预计伤亡的10%,损失极小,是盟军五个滩头中最顺利,损失最小的。

奥马哈海滩

奥马哈海滩同犹他海滩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是五个登陆滩头中损失最惨重的,有“血腥的奥马哈”之称。正因为如此,1994年纪念诺曼底登陆五十周年的会址就设在奥马哈海滩上。

奥马哈位于犹他海滩的东面,科汤坦半岛南端维尔河口到贝辛港之间长6.4公里的海滩,海岸是三十多米高的悬崖陡坡,有四个被海水冲刷出的深谷,成为通向内陆的天然出口,海滩上高低潮之间的落差约为270米,海滩是硬质沙地,上面筑有高耸的鹅卵石堤岸,后面是沙丘,草地,树林,唯一通向内陆的道路沿途有三个小村子,村舍都是用厚石砌成,四周是一片田野,田间土埂上长满了小树,这就是诺曼底地区特有的树篱地形,易守难攻。德军充分利用有利的自然地形构筑防御工事,在低潮线到高潮线之间设置了三道障碍物,还混杂有大量水雷,在卵石堤岸上筑有混凝土堡垒,在堡垒前有蛇腹形铁丝网和地雷,四个出口都用地雷和钢筋水泥障碍物封死。海岸上有16个坚固支撑点,配有机枪和反坦克炮,悬崖上还构筑暗堡,内有威力极强的88mm火炮,炮火杀伤范围可以覆盖整个海滩,在霍克角悬崖上还有6门155mm海岸炮,对海上军舰的活动构成极大威胁。

盟军之所以选择这里登陆,是因为从维尔河口到阿罗门奇之间正处在美军犹他海滩和英军海滩当中,位置非常重要,而这段32公里长的海岸只有这一段还勉强可以登陆,其余地段都是悬崖绝壁根本无法登陆。此外盟军认为这里的守军是第716海防师的一个团,既无装甲部队,又无机动车辆,士兵又多是后备役,战斗力很差。实际上,3月中旬隆美尔为加强诺曼底地区的防御力量,从圣洛调来精锐的野战部队第352步兵师,该师的一个主力团就部署在奥马哈,而盟军情报机关直到登陆部队出发后,才查明第352师的去向,为时已晚。

在奥马哈登陆的是美军第5军第1师和第29师的各一个团。由霍尔海军少将指挥的O编队负责运送。6月6日三时到达换乘区,当时海面上风力五级,浪高12米,有10艘登陆艇因风浪太大而翻沉,艇上所载300名士兵就在海面上挣扎。没有翻沉的登陆艇上的士兵绝大多数人都晕了船,再加上海水打进艇内,士兵们又冷又湿,当到达海滩时,士兵们已经精疲力尽。

更糟糕的是盟军在登陆前的火力准备中,最初为达成战术上的突然性,在预先航空火力准备时没有对这一地区进行轰炸。6月6日五时五十分,由2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12艘驱逐舰组成的舰炮火力支援舰队实施四十分钟的舰炮火力准备,可由于害怕霍克角德军岸炮射击,军舰只是在远距离上进行射击,准确率很低。六时由480架B—26轰炸机对德军防御阵地进行直接航空火力准备,投弹达1285吨,但当时云层又低又厚,飞行员怕误伤己方部队,故意延迟30秒投弹,结果1285吨炸弹都落在5公里外。所以德军的防御工事和火力点大都完好无损,当盟军的火力准备刚一结束,德军的炮火就开始射击了。

计划伴随登陆兵上陆提供及时火力支援的水陆坦克,在西段的32辆中有27辆在下水后的几分钟里就因风浪太大而沉没,余下的5辆有2辆是驾驶员技术高超战胜风浪驶上海滩的,另3辆要归功于一位坦克登陆艇长的主动精神,他见第一辆坦克刚下水就在风浪中沉没,立即命令关上艇首门,将余下的3辆直接送上海滩。在东段指挥员见风浪太大,水陆坦克无法下水,就命令将坦克直接送上海滩,但这样一来到达海滩的时间提前了,为了等待配合作战的装甲车辆,坦克登陆艇不得不在海岸附近徘徊等待,德军抓住机会猛烈炮击,击沉了2艘坦克登陆艇,直到六时四十五分,水陆坦克和装甲车辆才驶上海滩,可刚上海滩,就被德军炮火摧毁了好几辆。接着第一波1500名士兵开始突击上陆,因为海中有一股向东的潮汐,以及岸上迷漫的硝烟,使得士兵难辨方向,队形也变得混乱。上陆时士兵们要先趟水涉过1米多深,50—90米宽的浅水区,再要通过180—270米宽毫无遮掩的海滩,才能接近到堤岸,而且这一切都在德军密集而猛烈的炮火下。所以在最初的半小时里,这1500名士兵根本无法投入作战,只是在浅水中,海滩上为生存而苦苦挣扎。在第一批登陆的8个连中只有2个连登上预定海滩,但也被德军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由工兵和海军潜水员组成的水下爆破组,伤亡惨重,装备丢失损坏严重,但仍克服困难冒着德军炮火开始清除障碍物,在东段开辟出两条通路,在西段开辟出四条通路,可惜在涨潮前来不及将通路标示出来,后续登陆艇一直找不到通路,拥塞在海滩上听任德军炮击。

第二波于七时到达海滩,正逢涨潮,德军炮火非常准确猛烈,完全将登陆部队压制在狭窄的滩头。两小时里美军在西段没有一个人冲上海滩,在东段也仅仅占领9米宽的一段海滩。海面上挤满了登陆艇,秩序异常混乱,海滩勤务主任只好下令只许人员上陆,车辆物资一律暂时不上陆。此时美军第1集团军司令布莱德利根据几份零星的通信和军舰了望哨的报告,知道登陆遇到极大困难,胜利几乎不可能了,他打算放弃在奥马哈的登陆,让美军第5军后续部队在犹他海滩或英军的滩头上陆。

然而就在这时,局势发生了转机,担任舰炮火力支援的美国海军见陆上的官兵死伤累累,岸上火力控制组和海军联络组都没有消息,意识到海滩上形式已极为严峻,17艘驱逐舰充分发挥主动精神不顾搁浅、触雷和遭炮击的危险,驶到距海滩仅730米处,进行近距火力支援。海滩上有150名别动队员艰难地爬上了霍克角,发现所谓的155mm海岸炮竟然是电线杆伪装的,消除了海岸炮的威胁,美军的驱逐舰大发神威,向海滩上德军火力点逐一开火,强大的火力打得德军毫无招架之力,只得挂白旗乞降。然后驱逐舰又向每一个新发现的目标射击,并且只要见陆军用曳光弹射击,就把它当作是在指示目标,马上进行轰击。正是驱逐舰的积极援助,逐步压制住德军的火力,为海滩上的美军攻击创造了条件。在滩头上的美军指挥官也努力激励部下,如第29师副师长科塔准将在弹片横飞的海滩上大声说:“留在海滩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死的人,另一种是即将要死的人。来啊!跟我冲!”第1师16团团长泰勒上校也鼓励士兵:“呆在这儿只有死,要死也要冲出海滩!”在他们的带领下,海滩上的美军尽管伤亡惨重,但毕竟是久经战阵的王牌之师,尤其是第1师,自第一次世界大战起就立下赫赫战功,在美军中有“大红一师”的美誉,组织残余部队前仆后继,连续爆破炸开封死的出口,终于冲过堤岸。布雷德利闻讯后,感慨地说:“幸亏第1师在那!”

中午时分,第二梯队三个团的生力军提前上陆,在舰炮和坦克支援下,一步一步扩大登陆场,接着在“喷火”式飞机的校射指引下,美军战列舰和巡洋舰上的重炮也加入对岸射击,更是炸得德军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天黑时,第1师和第29师终于杀开一条血路,占领正面6.4公里,纵深2.4公里的登陆场,到夜间登陆场正面进一步扩大到8公里,上陆人员共3.5万人。D日全天,美军第5军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光阵亡就达2500人。当夜,第5军军部上岸,开设前进指挥所。军长罗杰少将向布雷德利发出的第一封电报就是:“感谢上帝为我们缔造了美国海军。”

金海滩

金海滩位于贝辛港以东,从拉里维埃到阿罗门奇共长5.2公里,这是一片低平的海滩,基本上是海拔10米左右的沙质陡坡,德军在此设置的障碍物多达2500个,几乎达到每0.5米就有一个的密度,还构筑了很多坚固支撑点,部署的火力可以纵向覆盖整个海滩,但是支撑点的分布很不合理均衡。大部分集中在拉里维埃、勒阿米尔、阿罗门奇三处,其他地方很少。

在金海滩登陆的第一梯队是英国第30军的第50师,加强有第79特种装甲师的一个坦克旅。第二梯队是英国第7装甲师,这是盟军在D日登陆的唯一一个装甲师,该师参加过北非战役并打败了隆美尔的“非洲军团”,是盟军装甲部队中的王牌。负责运送登陆部队的是由英国道格拉斯·彭南特海军准将指挥的G编队。

6月6日四时五十五分,编队到达换乘区。由于金海滩的卡尔瓦多斯礁脉在低潮时是露出水面的,所以登陆时间必须在涨潮后的六十分钟,这样登陆时间就定为七时二十五分,也就使英军的火力准备时间比较充足,舰炮火力准备长达一百分钟,持续而猛烈的炮击收到了很大效果,德军几个主要的支撑点都被摧毁。由于风浪太大,登陆指挥员临时决定水陆坦克不下水,由坦克登陆艇直接送上滩头,这就避免了像美军那样的损失。再加上德军支撑点的火力只能纵向射击海滩,无法向海上目标射击,就使得英军登陆部队抢滩冲击时没有遭到炮火射击,冲上海滩进入德军炮火射界后又得到水陆坦克和特种坦克的有力支援,很顺利地控制了登陆场。尤其是特种坦克发挥了巨大作用,迅速清除了德军设置的大量障碍物,为步兵的推进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英军的推进非常顺利,一直到勒阿米尔村才遭到较猛烈的抵抗,步兵被德军纵深火力所阻遏推进受阻。这时候英军三辆用于充当开路先锋的“巨蟹”扫雷坦克,在登陆后的战斗中一辆被毁,一辆陷入沼泽,仅剩的一辆开上来一直突入村内将德军火力打哑,为步兵扫清障碍。在其他地方,一切就像演习那样非常顺利。到十一时,第二梯队第7装甲师开始上陆,海滩上已由特种坦克开辟出七条通路,所以英军的推进顺畅无阻。十二时三十分,第50师集中主力两个旅的兵力并肩向内陆进攻,于当晚二十一时占领阿罗门奇,与在朱诺海滩登陆的加拿大军队会合,将两个滩头连成一片。

位于美、英两军登陆结合部的贝辛港,是个仅有两条防波堤的小港,但对于登陆初期还没有任何港口的盟军而言,却是非常宝贵的。攻占贝辛港的任务由在金滩登陆的英国海军陆战队第47登陆袭击队来完成。该部于6日九时三十分在贝辛港以东14.5公里处上陆,由于在登陆时损失了所有通讯设备,与主力失去了联系,也就得不到兵力火力上的支援,面对德军的猛烈抵抗,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在海岸附近受阻达八小时,直到傍晚时分才到达贝辛港,因敌情不明未敢轻易发起攻击,只好在德军火力下潜伏过夜。7日拂晓,试图联络奥马哈的美军也未成功,最后利用了缴获的德军通讯装备才与主力联系上,这才在海、空火力的支援下于6月7日攻占贝辛港。

至此英军第50师完成了预定任务,占领了纵深约8公里的师登陆场,当天上陆约3.5万人,伤亡约1500人。

朱诺海滩

朱诺海滩位于金海滩以东7公里处的塞尔河河口两侧,海滩后是一片沙丘。德军在这一带修筑了许多混凝土堡垒和坚固支撑点,但海滩上障碍物相对比较少,火炮也仅配置了4门99mm海岸炮,守军是第716海防师的一个团,该团士兵大多是俄罗斯人和波兰人,士气低落,战斗力差。

在朱诺海滩登陆的是加拿大第1军第3步兵师,加强有第79装甲师的一个特种坦克旅,由英国海军J编队负责运送。

6月6日四时三十分,编队按时到达换乘区,由于航行中天气恶劣,加上导航错误,使登陆时间比预定时间推迟了二十分钟,这就意味着登陆将错过合适的潮汐,不得不在涨起的潮水中进行,登陆艇被迫在被潮水淹没的障碍物之间卸下人员、车辆和物资,庆幸的是在登陆时损失并不大,但登陆艇在卸载完成后返航时有很多被布设在障碍物中水雷炸沉,其中运送一个营的24艘登陆艇被炸沉20艘,损失率高达83%。因为在航空火力和舰炮火力准备时天气恶劣,所以对德军防御工事破坏不大,因此当加军步兵上陆后,一度遭到德军的压制。还好盟军舰炮火力召唤支援非常及时准确,加上水陆坦克的积极配合,终于突破了德军防线取得了进展。只是运送工兵的登陆艇很晚才到,排除水下障碍物的工作直到高潮过后才开始,这样使得海滩上通路很少,导致大量车辆拥挤在海滩上,后来在特种坦克支援下打通了12条通路,这才迅速疏通了海滩,保障了后续部队的上陆和推进。在朱诺海滩伤亡最大的单位是英国海军陆战队第48登陆袭击队,他们的任务是打通与东侧剑海滩英军的联系。由于他们所搭乘的登陆艇是木壳的,撞在障碍物上损坏严重,队员们只好在深水区就跳下登陆艇游水上岸,结果有很多队员因所携装备太重而溺水身亡,好不容易上了岸又正处在德军机枪火力下,伤亡惨重,最后借助坦克支援下才在海滩东侧取得立足点。傍晚时分,加军先头部队已推进到内陆11公里处,甚至有些装甲部队已到达贝叶至冈城公路,只是没有步兵伴随掩护又退了回来。

当日日终,加军已推进到距冈城5公里处,并与英军的金海滩连成一片,使两个登陆场合二为一,形成正面19公里,纵深10公里的大登陆场。D日全天,加军从朱诺海滩上陆约2万人,伤亡约2000人。

剑海滩

剑海滩是盟军五个登陆滩头中最东端的,位于奥恩河和卡昂运河入海口的两侧,由于海底礁石连绵,可供登陆的地区很狭窄,所以登陆正面仅4.8公里,只能展开一个旅的兵力。

德军在这一地区构筑了混凝土堡垒,配置有包括406mm重炮在内的海岸炮部队。防御力量还比较强。

由于登陆正面太过狭窄,在此登陆的英军第1军第3步兵师的第一梯队仅一个旅。运送第3师的是英国塔尔博特海军少将指挥的S编队。为保证登陆编队航行不出偏差,英军还特地派X—23号袖珍潜艇在此足足潜伏了两天两夜,在登陆时上浮作航向引导。

6月6日四时三十分,S编队到达换乘区,五时三十分,德军从勒阿弗尔出动了4艘鱼雷艇攻击了S编队,击沉了挪威驱逐舰“斯文内尔”号。

七时三十分,第一梯队旅开始上陆,由于航空火力和舰炮火力准备十分有效,加上第一梯队中的40辆水陆坦克有32辆顺利上陆,为登陆部队提供了有力的火力支援,使登陆部队进展十分顺利迅速,几乎没遇到多少顽强抵抗。十时第二梯队旅上陆,十三时师的预备队旅上陆。除了最初的轻微伤亡外,一切都顺利的出乎意料,反倒使预料将在海滩上浴血奋战的士兵不知所措,他们没有乘胜前进,停下来挖壕固守。只有第1特种勤务旅继续推进,很快占领了考勒维尔,并在十三时三十分到达奥恩河与英国第6空降师会合。十五时五十分,S编队司令塔尔博特少将上岸视察,发现海滩上人员和车辆秩序混乱,随即命令派出海滩控制组上岸整顿海滩秩序。

D日晚二十一时,第3师已推进到内陆6.4公里,并夺取了贝诺维尔附近的奥恩河上的桥梁,与第6空降师会师。而编入第3师的171名自由法国士兵成为第一批解放自己祖国的法军,当他们坐在坦克上用纯正法语向路边的居民问好时,让在德军占领下饱受数年苦难的人们大为惊喜,法军登陆的消息立即不胫而走,从而在沿途都受到了极为热烈的欢迎,其热情程度甚至影响了部队的推进。

从D日的整体情况来看,盟军在五个海滩都取得了成功,共上陆人员132715人,车辆1.1万辆,物资1.2万吨,而且伤亡情况大大低于预计,仅10300人。海军在登陆当天,因德军的海岸炮和水雷,共损失驱逐舰4艘,护卫舰、炮舰、扫雷舰各1艘。

然而形势并不乐观,盟军没有完成当日任务,没有占领预定占领的地区,尤其是没占领卡昂和贝叶,而且在五个滩头中,只有金海滩和朱诺海滩连成一片,其余滩头之间都存在不小空隙,特别是美、英两军之间还有达12公里的大空隙。要知道只有顶住了德军随后的反击,并将五个滩头连成一片,扩展成统一的登陆场后,才可以谈得上胜利!







诺曼底登陆--德军反击


出乎盟军意料的是在D日德军并未组织反击,这主要是恶劣天气影响,德军气象部门没有预报出6月6日的短暂好天气,因此德军从上到下都认为盟军是不可能在这样的天气里发动进攻的,前线部队没有进入临战状态,甚至一些必要的巡逻警戒都被取消了。就在盟军登陆的关键时刻,德军一些重要指挥官都不在岗位,诺曼底地区唯一的装甲单位,也就是德军最初反击的中坚,第21装甲师师长费希丁格少将以及师作战处处长认为恶劣天气不会有什么情况,乘机到巴黎休假,只留下参谋长在卡昂的师部。B集团军群司令隆美尔正赶回赫尔林根的家中庆贺妻子的生日。而掌握战略预备队指挥权的希特勒刚刚入睡,随从接到前线的紧急报告,却不敢叫醒他,直到他自己醒来,此时已是6月6日上午十时,盟军的空降兵着陆已八小时,登陆兵上陆也已四小时。在这一期间,德军西线总司令龙德施泰特元帅要求将战略预备队的装甲部队投入反击,但被总参谋长约德尔拒绝。希特勒醒后,听取了有关部门的报告,认为在诺曼底的登陆只是一场佯攻,所以下令B集团军群的第15集团军和战略预备队都不得调往诺曼底。可到了当天的十四时,他改变了主意,将党卫军第12装甲师划归诺曼底的第7集团军指挥,一小时后即十五时,又命令党卫军第12装甲师和装甲教导师组成党卫军第1装甲军,立即开赴诺曼底。但这一命令因盟军强烈的电子干扰,直到十六时才传到这两个师,而此时这两个师距战场距离都很远,加上盟军空军对交通线的严密封锁,根本无法在D日投入战斗。在D日组织反击只有第21装甲师,可是师长不在指挥岗位,参谋长无权调动集结部队,他只好将手上仅有的24辆坦克派去攻击卡昂以东的英军。因为仓促出动,准备不足,加上没有步兵伴随支援,被英军轻而易举击退。当天下午,师长费希丁格赶回师部,集结所属部队向朱诺海滩和剑海滩之间的卢克镇发动攻击,当时盟军在这两海滩之间尚有数公里的空隙,德军的这一反击正打在盟军的要害,将会给盟军带来不小困难。当第21装甲师还在行进间,盟军的500架运输机正从头顶飞过,为英军第6空降师运送后续部队和补给 ,而费希丁格误认为盟军空降伞兵正是要前后夹击己部,惊慌失措不战自乱,放弃反击匆忙后撤。除此之外德军在D日就再没什么反击了。

6月6日,也就是被隆美尔预言为“决定性的二十四小时”,被艾森豪威尔称作“历史上最长的一天”,就这样平静地渡过了。 6月7日,希特勒将西线装甲集群的5个装甲师的指挥权交给隆美尔,隆美尔决心凭借这支精锐部队大举反击,但面对严峻局势,他不得不把反击的第一个目标定为先阻止盟军将五个登陆滩头连成完整的大登陆场,其次再确保卡昂和瑟堡。可惜这支装甲部队从100—200公里外赶来,一路上在盟军猛烈空袭下,根本无法成建制投入作战,即使零星部队到达海滩,也在盟军军舰炮火的轰击下伤亡惨重,再没了往日的威风。就这样整个7日白天,在盟军海空军绝对优势火力下,德军无力发动决定性的大规模反击。


7日下午,艾森豪威尔在海军司令拉姆齐陪同下,搭乘驱逐舰到达诺曼底,视察登陆滩头,并同蒙哥马利、布莱德利等高级将领讨论战况,认为在犹他海滩和奥马哈海滩之间在卡朗坦河口留有一个大缺口,这是个很严重的隐患,为此艾森豪威尔决定改变原定计划,命令美第5军和第7军暂不急于去攻占瑟堡,而是趁德军尚无力反击的有利时机,先封闭这一缺口。英军则肃清海滩附近残余德军,进一步巩固登陆场。当天英军攻占巴约。


6月8日,德军3个装甲师向卡昂地区英、加军结合部猛攻,遭到英军反坦克炮和海军舰炮联合抗击,损失极大。至此隆美尔和龙德施泰特都明白以现有兵力是无法消灭登陆的盟军了,于是只得下令就地转入固守。这一天奥马哈的美军与金海滩的英军取得了联系,初步封闭了两地之间的缺口。


盟军三天来,总共上陆部队25万人,车辆2万辆。


6月9日,希特勒在龙德施泰特的极力要求下,同意从驻加莱的第15集团军抽调17个师用于诺曼底。但在盟军“卫士”计划的影响下,同时在总参谋长约德尔、最高统帅部办公厅主任凯特尔、西线情报处处长罗恩纳等人的反对下,希特勒于午夜时分,下令停止增援诺曼底,并将其他地区部队火速调往加莱。 龙德施泰特闻讯后仰天长叹:“这场战争输定了!”


同一天,美军第2步兵师在奥马哈海滩上陆,美第5军在得到该师加强后,向西向南大步推进。


6月10日,隆美尔和西线装甲集群司令冯·施韦彭格上将一致决定集中在诺曼底的所有装甲部队,在第2空降军的配合下,全力反击,以阻止盟军继续扩大登陆场。不料盟军的飞机轰炸了西线装甲集群司令部所在地,施韦彭格被炸成重伤,他的参谋长和很多参谋人员丧生,使得这次反击还未实施就胎死腹中。


6月11日,美第5军推进到科蒙——塞里亚——伊济尼一线,其先头部队正越过维尔河口,努力打通与美第7军的联系。德军明白一旦这两个军连成一片将构成极大威胁,所以全力阻止美军的行动,双方激战不断,黄昏时美军第5军已同第7军建立起了联系。 同一天,盟军的人工港被拖到诺曼底投入使用,使盟军的卸载速度大大提高,在美军地段的“桑树A”人工港,卸载车辆的速度达到每分钟2辆。在英军地段的“桑树B”人工港,物资卸载量从最初的日平均600吨,后来达到日平均1500吨。


6月12日,美军攻占卡朗坦。至此五个登陆场连成了一片,形成正面宽80公里,纵深12—18公里的大登陆场。在七天里共上陆人员32.6万,物资10.4万吨,并继续向大陆运送更多的人员、物资、装备和补给。


在盟军登陆后,德军就从本土和意大利调集飞机,攻击登陆滩头,只是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只能在夜间进行一些骚扰性质的空袭,起不到什么作用。七天里共出动1683架次,还不及盟军一次航空火力准备出动的飞机架次,取得的战绩只是击沉了2艘驱逐舰和若干艘小型舰艇。昔日不可一世的德国空军在这场决定性的战略登陆战中,却沦落到仅仅是象征性出动,从一个侧面反应出德国的失败已不可避免。


6月12日,德军使用了所谓的秘密武器——V—1导弹,这是一种小型地对地导弹,弹头装烈性炸药850千克,总重量2300千克,最大时速240公里,最大射程280公里,由地面发射架或飞机空中发射,主要射向伦敦,德国想以这种恐怖空袭迫使英美同意议和。但对登陆起不了多大作用,因为盟军此时已拥有足够的空中力量,可以在不影响登陆的前提下组织起有效的对空防御。如果V—1能提前三个月投入实战,那么战争进程就很难说了。






诺曼底登陆--最后胜利



当盟军登陆滩头成为巩固统一的登陆场后,就按预定计划向内陆发展,美军第1集团军夺取瑟堡,担负主攻;英军第2集团军猛攻卡昂,造成直取巴黎的假象作为佯攻。

德军虽然最初的反击已告失利,但并不甘心就这样任由盟军发展,隆美尔调整部署,使用步兵防守卡昂至科蒙一线,抽出装甲部队以反击手段来阻止美军的进攻 。但还没等新的部署调整好,英军就先发制人发动了攻势,打乱了德军的计划,有力保障美军对瑟堡的攻


击。


6月13日,英第7装甲师在向卡昂西南的维莱博日推进途中,与正从亚眠赶来的德军党卫军第2装甲师遭遇,双方随即爆发激战,英军人员、坦克损失很大,被迫后撤。虽然英军的进攻没有进展,但却将德军精锐的第2装甲师吸引在卡昂地区,为美军进攻创造了条件。当美军占领卡朗坦后,德军从卡昂地区无法抽出部队,只好从布列塔尼半岛紧急调来党卫军第17装甲师,攻击美军侧面以消除美军对瑟堡的威胁,美军经激烈战斗,击退了德军,并乘胜于6月14日突破德军在圣索沃地区的防线,最终于6月16日攻占了圣索沃。根据希特勒的指示,在该地区的4个师必须全力阻滞美军的前进,然后向瑟堡且战且退,死守瑟堡。隆美尔清楚地知道,这4个师几天来在战斗中兵力装备消耗很大,已无力胜任坚守瑟堡的重任,即使退入瑟堡,充其量不过使瑟堡多坚持几天而已。所以他向希特勒请求将这些部队直接撤往塞纳河,加强塞纳河的防御。但希特勒拒绝了他意见。当圣索沃地区出现被突破的征兆时,隆美尔不顾希特勒的指示,果断命令所有能联络上的部队迅速向南撤退,这才挽救了不少部队。


6月18日 ,美军攻占了科汤坦半岛中部的巴内维尔。


6月19日,美军出色发挥机动性强的优势,掉头直取蒙特堡,将科汤坦半岛拦腰切断。


同一天英吉利海峡风暴突起,风力达8级,浪高1.8米,给盟军带来很大损失。在美军地段的桑树A人工港,浮动码头解体,沉箱断裂,十字形钢制件相互碰撞而严重受损。在英军地段的桑树B人工港,由于受到海底礁石的保护作用,损失较小,只有4个沉箱被毁。在登陆滩头,盟军共有7艘坦克登陆舰,1艘大型人员登陆舰,1艘油船,3艘驳船,7艘拖网渔船,67艘登陆艇被大风刮沉,1艘巡洋舰和1艘渡船因相互碰撞而损坏,还有一些舰船因汹涌的风浪引爆了德军布设的水压水雷而被炸伤。狂风暴雨还将近800艘舰艇抛上陆地,迫使盟军的卸载中止了整整五天,使2万辆车辆,10万吨物资无法按计划上陆。风暴造成的物质损失大大超过了十三天作战中的损失,并迫使盟军的后勤补给出现严重困难。如果德军能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战机,进行反击,战局极有可能改写。可惜当时德军兵力仅仅能勉强进行防御。德军虽从匈牙利调来刚从苏联战场撤下来整编的党卫军第9、第10装甲师,该两师由于法国境内的铁路遭到严重破坏,部队集结机动都很困难,无法及时到达,错失了这一绝好时机。


6月20日,美军有3个师推进到距瑟堡仅8公里处。瑟堡位于科汤坦半岛北部,是法国北部最大港口。德军筑有混凝土野战工事,还利用河流和水渠设置反坦克障碍,在城郊部署有20个设在暗堡里的炮连,其中15个是口径150mm重炮,这些火炮既可向海上目标射击,又可控制内陆道路。只是兵力不足,因为前一时期的战斗已消耗了大量有生力量,城防司令施利本将军把勤杂人员编入战斗部队,才勉强凑起4个团的兵力。


6月21日,美军为保全港口设施,以广播敦促守军投降,遭到德军拒绝。于是美军决定对瑟堡实施强攻。


6月22日,盟国空军进行攻击前的航空火力准备,出动500架次飞机对瑟堡实施密集轰炸,投弹1100吨。随后美军3个师从南面发起猛攻,德军殊死抵抗。激战到6月24日,施利本已耗尽了所有预备队,他致电柏林要求空投铁十字勋章,授予有功人员以激励士气,仍准备死守到底。为尽快攻下瑟堡,美军迫切需要海军提供舰炮火力支援,可恶劣天气使得舰炮火力支援直到6月25日才开始。海军派出3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11艘驱逐舰组成舰炮支援编队支援地面部队,美第7军军长柯林斯中将为避免舰炮误伤己方部队,要求军舰除提供召唤射击外,只能对射击军舰的德军炮火还击,取消了其他一切远距离舰炮射击。海军军舰进行了长达七小时的舰炮射击,极其有效压制了德军炮兵火力。在强大的海空军火力支援下,美军第7军于6月25日黄昏冲入了瑟堡市区。次日,施利本和港口海军司令亨尼克少将一起宣布投降,但个别同主力失去联络的据点仍负隅顽抗,美军使用坦克和轰炸机协同攻击,将德军残部逐步压缩到瑟堡最西北端。7月1日最后据点里德军被迫投降。至此,美军占领整个科汤坦半岛,在夺取瑟堡和科汤坦半岛的战斗中,美军伤亡达2.5万人,德军伤亡被俘约3.6万人。


瑟堡虽被占领,却已是一片废墟。早在6月7日,也就是盟军登陆的第二天,德军就预料到盟军必将夺取瑟堡,立即开始有计划毁掉瑟堡,码头、防波堤、起重机等港口设备都被一一炸毁,港口水域里遍布水雷,还用沉船堵塞航道。美军的一位工兵专家看了瑟堡的毁坏情况,认为是“历史上最周密、最彻底的破坏。”盟军一占领瑟堡就派出大批工兵、打捞分队、扫雷舰艇进行清除工作,足足花了三个星期,扫除133枚水雷,打捞起20艘沉船,这才恢复了瑟堡港口的吞吐能力。7月16日,盟军从瑟堡卸下第一艘运输船物资。7月底,瑟堡日卸货量已达8500吨。到9月日卸货量又上升到1.7万吨。再经三个月的努力,使瑟堡的卸载能力仅次于马赛,成为盟军在欧洲的第二大港。截至1944年底,共有2137艘运输船进入瑟堡,总卸货量达282.6万吨。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巨大贡献。


就在美军攻占瑟堡的同时,蒙哥马利指挥英军第2集团军,于6月26日以4个师的兵力发起代号为“埃普索姆赛马场”的作战,猛攻卡昂。于当天中午攻占舍克斯,并继续向前推进,但在左右两翼都受到德军党卫军第12装甲师的坚决反击,前进非常艰难。6月27日,英军经一番苦战,击退德军的反击,占领劳良,先头部队第11装甲师控制了奥登河上的桥梁。6月28日,英军主力渡过奥登河,建立起正面宽3650米,纵深900米的桥头阵地。6月29日,德军集中5个装甲师发起反击,盟军的空军乘着天气晴朗的有利条件大举出动,对德军装甲部队实施了极其猛烈的轰炸,瓦解了德军的攻势。英军第11装甲师乘机占领卡昂西南的战略要地112高地。德军深知112高地的重要价值,随即组织多次反扑,但均未得手。6月30日,德军集中所有炮火,全力炮击112高地,在猛烈炮击下,英军难以坚守,只好放弃112高地撤到奥登河岸边。德军虽夺回了112高地。但一直在盟国空军的猛烈打击下,无法集中使用装甲部队,也就发挥不出装甲部队巨大的突击威力,一般只能使用200名步兵和15—20辆坦克组成小型战斗群进行短促出击,难以取得胜利,加上几天来坦克损失约100辆,又得不到补充,隆美尔为确保卡昂,只好放弃外围一些阵地,将全部900辆坦克中的700辆部署于卡昂近郊。盟军在占领卡卢克机场后,再无力推进,双方陷入对峙。


6月29日,隆美尔和龙德施泰特晋见希特勒,汇报了当前的战局。希特勒对此大为不满,调整了德军西线高层指挥人事,以克卢格元帅取代龙德施泰特任西线总司令,埃伯巴赫取代冯·施韦彭格指挥西线装甲部队,并将所部改称第5坦克集团军,以党卫军上将豪瑟接替刚刚病故的多尔曼上将任第7集团军司令。


7月1日,盟军宣布“霸王”登陆作战中的海军作战即“海王”作战胜利结束。随即撤销东、西特混舰队的番号,所属舰艇一部分被调往地中海和太平洋。盟军又在诺曼地新设立两个海军基地司令部,一个在瑟堡,一个在朱诺海滩的人工港,具体负责指挥调度人员、物资的运输和卸载。


到七月初,盟军已上陆25个师,其中13个美国师,11个英国师,1个加拿大师,共100万人,56.7万吨物资,17.2万部车辆。盟军仍觉得登陆滩头太狭窄,便继续扩大登陆场。美军为保障日后能展开大规模的装甲部队,取得有利的进攻出发阵地,美军第1集团军在攻占瑟堡后马不停蹄立即挥师南下。


7月3日,盟军集中14个师的兵力,向登陆场正面德军约7个师发动猛攻。因前进的道路上是大片沼泽和诺曼底地区特有的树篱地形,易守难攻,加上天气不佳空军也无法出动,所以进展缓慢,在五天里才前进6.4公里,而伤亡高达5000人。接下来足足经七天的浴血奋战,又付出5000人的伤亡才推进4.8公里。伤亡如此之大,主要是前进的道路两侧都是沼泽,只能展开1个师的兵力,在遍布地雷、障碍物的道路上粉碎德军的顽抗步步推进。


7月6日,直属盟军最高司令部指挥的具有极强机动力和突击力的美军第3集团军,在骁勇善战的巴顿率领下,踏上欧洲大陆。


7月9日,德军党卫军装甲教导师被调到维尔河地区,抗击美军的攻势,尽管该师全力奋战,仍阻止不了美军的推进。


7月11日,西线美军向诺曼底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圣洛发动钳形攻击,但德军依托预先构筑的工事拼死抵抗,美军的攻击未能如愿。于是美军停止攻击,整顿部队,补充弹药,准备第二轮进攻。而德军人员、装备、弹药所剩无几,又得不到补充,已是山穷水尽。在美军随后发起的第二轮进攻中终于不支,圣洛于7月18日被美军攻占。在圣洛战斗中德军在诺曼底地区重要的前线指挥第84军军长马克斯中将阵亡。美军为夺取圣洛也付出了近4万人伤亡的高昂代价。随着圣洛的失守,德军在诺曼底地区防线被盟军分割为两段,局面更为被动不利。


与此同时,东线的英军对卡昂发动第二轮攻势。7月7日,盟军出动460架次重轰炸机,对德军阵地进行密集轰炸,在四十分钟里投弹达2500吨。7月8日,英军2个师和加军1个师在海军舰炮火力支援下,向卡昂实施向心突击。不料空军的猛烈轰炸虽给德军造成了惨重伤亡,却也造成了遍地瓦砾废墟,其损坏程度甚至严重影响了己方地面部队的推进,因此英军于7月10日才占领卡昂。


在随后的一周里,盟军一边补充兵力物资,一边不断向正面德军施加压力,使其无法重新调整部署。


7月18日,为进一步将登陆场扩大到奥恩河至迪沃河之间,英军继续由卡昂向东南推进,为配合英军的进攻,盟国空军实施了更猛烈的航空火力准备,共出动1700架次重轰炸机和400架次中轰炸机,投弹达1.2万吨,并吸取对卡昂轰炸的教训,炸弹都改用瞬发引信,以减少对道路的破坏。德军也改变战术,采取纵深梯次防御,大量使用88mm高射炮平射坦克,并在有利地形不断组织反冲击,使英军伤亡很大,坦克损失达150辆,进攻被迫停止。


尽管英军的进攻没有取得进展,但在整个战场上,盟军已到达冈城——考蒙——圣洛——莱索一线,形成正面宽150公里,纵深15—35公里的登陆场,建立并巩固了战略性质的桥头堡,完成了大规模地面总攻的准备,夺得了供大规模装甲部队展开的进攻出发阵地,为收复西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至此,诺曼底登陆战役胜利结束。


此役,盟军共伤亡12.2万人,其中美军7.3万人。海军损失1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8艘驱逐舰,3艘护卫舰和48艘其他舰船。德军伤亡7.3万人,被俘4.1万人,共损失11.4万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