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诞生:特拉法尔加战役(下)

世界王牌 收藏 0 861
导读:10月21日,星期一。拂晓时分,当英国舰队仍然还处于没有严整的序列或阵线时,敌人却已经组成了密接着的战线,采取东微偏南的方向,双方相距约为十哩到十二哩。因为天色还太黑,不能辨识旗语,所以一直等到上午六点十分,纳尔逊才发出了一个普遍的信号:“成两个纵队依次前进。”于是科林伍德的纵队进到右前方。接着又发出“依照东北东方向行驶”。六点二十二分,命令“备战”。维伦纽夫正向着直布罗陀海峡前进,在他认识到因为风力轻微使他不可能避免会战时,于是在上午八时发出信号,命令全部舰队转向,这样好使卡迪兹港处于下风的位置,以便被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0月21日,星期一。拂晓时分,当英国舰队仍然还处于没有严整的序列或阵线时,敌人却已经组成了密接着的战线,采取东微偏南的方向,双方相距约为十哩到十二哩。因为天色还太黑,不能辨识旗语,所以一直等到上午六点十分,纳尔逊才发出了一个普遍的信号:“成两个纵队依次前进。”于是科林伍德的纵队进到右前方。接着又发出“依照东北东方向行驶”。六点二十二分,命令“备战”。维伦纽夫正向着直布罗陀海峡前进,在他认识到因为风力轻微使他不可能避免会战时,于是在上午八时发出信号,命令全部舰队转向,这样好使卡迪兹港处于下风的位置,以便被击毁的船只有一个避难之地。这个在最后一分钟又改变计划的行动,实在是十分不幸,因为这不仅好像退却一样足以影响部队的士气,而且这样调一个头,需要两个多小时,结果所组成的战线仍然凌乱不堪。有些部分太挤,有些部分又太松而留有缺口,其中大部分向下风方向弯曲,整个舰队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新月形,长度约为三哩。这个调动使格拉维拉的支队拉在战线的后方,而杜马罗尔的支队反而变成了前卫。一旦方向变换完成之后,联合舰队就向北缓缓运动,其速度大约为一哩或较高一点。


当联合舰队正在调换方向之际,英国舰队分为两个纵队----不如说是船团----在满帆之下,慢慢赶来了。上风的纵队由纳尔逊指挥,下风的则由科林伍德指挥。从西北面吹来的风力甚微,海中只有向西推送的巨浪,英国舰队前进的速度是预先估计为三哩,不久降到了一哩半。因为纳尔逊并不收帆,所以这两纵队就不可能构成正规的战线。此后,他和科林伍德就好像两个小学生竞走一样,各自埋头疾走;前者已经又不照原定的计划,不以敌方中央前段为目标,而改向其前卫的中央冲去;后者则向敌人后卫部分的前段进攻。


为什么纳尔逊又调换方向的原因,似乎是他看到敌人转变方向时,突然得出一个结论,认为维伦纽夫准备逃入卡迪兹。在上午十一点四十分之前不久时,他向科林伍德发出信号说:“我的意图是越过或通过敌线,以阻止敌人进入卡迪兹。”换句话说,就是挡住他们的退路。接着在上午十一时四十八分时,他又发出其著名的通令:“英格兰要求每个人恪尽职守。”


这个信号发出时,科林伍德已经接近敌人的后段,因为时间早已过了十一点三十分。维伦纽夫已经发出“开火!”的命令,接着在下午十二点十五分时,又发出“各舰各自为战”的信号。上午十一时四十五分,“圣安娜”号后面的“弗高克斯”号发射第一炮,这是以“王权号”为目标的,此时双方相隔尚在四分之一哩以外。此时,双方好像是一致行动一样,都升起他们的国旗。在法英两国的船上,鼓乐齐鸣,士兵举枪敬礼。


于是会战展开,这又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科林伍德的攻击,纳尔逊的攻击和杜马罗尔的反攻失败。以下就按顺这个次序叙述:


当“弗高克斯号”向“王权”号开炮时,科林伍德的船团向左行进,每船之间的间隔约为两“链”(约四分之一哩),成为一个不规则的斜线,因为敌线的弯曲,所以双方几乎是平行的。在“弗高克斯”号开火后五到十分钟,王权号仍继续保持航向不变,接着“圣安娜”号又向它开了一炮。于是它靠近并钻入敌军战线,在“圣安娜”之后,“弗高克斯”之前。当他面对“圣安娜”号的船尾时,就从左舷向它连发两炮,使它受到巨大损失。接着他又对“弗高克斯”发射右舷火炮,此后又驶近“圣安娜”的右后段,再次向它射击。


科林伍德不久发现他周围都是敌船,经过四十分钟的猛击之后,“王权”号已变成了一个无法控制的空船壳。不久就由“欧亚拉斯”号拖曳行驶了。下午两点二十分时,“圣安娜”号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乘员死亡104人,伤236人,开始下旗投降。于是布莱克-吴德上校过船去,把重伤垂危的阿尔发将军,运到“欧亚拉斯”号上面来。在“王权”号作战后八分钟时,“贝里岛”号也从弗高克斯的后面,切入了敌线,并且也和“王权”号一样,它立即为几艘敌船所包围。因为它的船桅损毁了,有一段时间连一炮都发射不出来。虽然如此,它却把军旗钉在后桅杆上,继续战斗。后来它由三艘英舰救出。在“贝里岛”之后约一刻钟,“战神”号也投入战火,以后其他每一艘英国军舰,也都是这样分别切入敌人,向首尾两端的敌船用侧舷炮火猛击。其结果是每艘敌船都受到了连续的集中火力。


在科林伍德的后方各船中,“无畏”号加入作战时,已经在“王权”号后一个小时了,最后一艘船是“亲王号”直到下午三时才开始有作战的机会。


当这个下风纵队的战斗结束后,科林伍德也已经完全胜利了。与他交战的一共有十五艘法西两国的战舰,其中十艘被俘,炸沉一艘----“阿基利斯”号,只有四艘逃去,其中有一艘为格拉维拉的旗舰“奥地利亲王号”,上面载着垂死的格拉维拉将军。


在科林伍德纵队开始作战后二十五分钟,纳尔逊也投入了战斗。和前者不同,它始终保持着不规则的鱼贯形队形。依照“胜利”号上军士长托马斯·阿特金森私人的日记,它是继续平行着敌人的前卫行驶。依照他的记载:“在十一点五十分(实际上为下午十二时十分),敌人开始向我们射击;在十二点过四分时(实际上为下午十二点二十四分)我们的左舷炮开始向敌人的前卫射击。”从北到南,杜马罗尔率领着五艘领先的船只,可能是从“海王星”号起,到“德格-特洛茵”为止。依照杜马罗尔的记载,纳尔逊领导着三艘“三层甲板”战舰,向他的前卫中央挺进,于下午十二时十五分开始与它交战。经过四十分钟的炮战之后,纳尔逊向右旋转。


单以纳尔逊的三艘战舰而论,其炮击的时间比杜马罗尔所说的还要短,因为当法舰“恐怖”号开火之后,“胜利”和“勇敢”就开始向右旋转。纳尔逊是在寻找维伦纽夫的旗舰,因为他的主要愿望就是与它接舷战斗。虽然“胜利”号上的一切望远镜都在搜寻法军总司令的旗帜,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于是“胜利”号只好向前攻击“三叉戟”号,假定维伦纽夫可能是在这艘最大的敌舰上。(注:纳尔逊相信法军指挥官是狄克里斯。)根据“斯巴达人”号舰长的记载,当胜利号在下午十二点五十七分向“三叉戟”号前进时,发现在该舰后面的一艘法国“两层甲板”船的前桅上,挂着总司令的将旗----即“布森陶尔”号。“胜利”号冒着炮火,不久就钻到“布森陶尔”号的后方,用船头上的短炮----六十八磅炮----和侧弦火炮,向“布森陶尔”号的舱窗中猛射,使它遭到极大的损毁。其次,当英舰“海王星”和“征服者”接近“布森陶尔”号之后,“胜利”号遂向右转,与法舰“敬畏”号接舷,该舰由鲁卡斯指挥。两舰立即纠缠在一起,双方的乘员都准备跃上对方的甲板,但是法国人的企图却为英方火力所制止,杀伤人数颇多。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小时,两艘船还是绞在一起,当纳尔逊正在后甲板与舰长哈迪一同指挥时,从“敬畏”号的船桅上突然射来一颗子弹。子弹击穿他左肩的肩章,透进了胸部,嵌在他的脊椎骨上。他一下子扑倒在船面上,他在爬起来后说:“他们终于把我解决了。哈迪……我的背脊骨已经被射穿了。”他被抬入船舱,到下午四点三十分钟,在知道了会战已经胜利的消息之后,才安心死去。


当“胜利”号正与“敬畏”号交战时,“勇敢”号驶向前去,向“三叉戟”号开炮,接着又向“海王星”号和“敬畏”号射击。不久以后,“弗高克斯”号在“贝里岛”号交战之后,又转过来协助“敬畏”号,于是又为“勇敢号”所抓住。在解决了这两艘敌舰之后,“勇敢”号又用其前炮痛击“三叉戟号”达半小时之久。


在“胜利”号突袭敌线十分钟之后,英舰“海王星”号先向“布森陶尔”号射击,然后进攻“三叉戟”号,一个半小时之后,其乘员战死245人,负伤173人,这艘巨型的四层甲板船遂开始下旗投降。对于在这艘船上的景象,英舰“海王星”号上的船员巴德柯克曾有如下描写,足以说明十九世纪初叶的海战情形。他说:“我踏上这艘大船去收容俘虏,其死伤人员数字在三四百之间,满处都是血肉,后甲板上堆满了伤兵,有的没有脚,有的没有手。”


“不列颠”号接着也跟上来了,后面就是“列维坦”号和“征服者”号。后面的两舰夹击“布森陶尔”号,下午两点五分,维伦纽夫落下了他的将旗。在他船上的景象,“征服者”号上的陆战队上尉阿特切里曾经记载说:“到处都是死尸,景象非常凄惨。死伤总数在四百人以上,多数都是没有头的。”


在“胜利”号开始作战后四十分钟“阿贾克斯”号才开始作战,而“阿伽门农”号还要更迟。“非洲”号是一艘六十四门炮的船,也是双方最小的一艘战舰,所遭遇的情形也不平凡。在十月二十到二十一日的夜里,它与全部舰队丧失了连络,在拂晓时位置在舰队北面,相距已有数哩远。在发现舰队位置之后,它立即向“胜利”号前进,在“王权”开始发动战斗之际,他已经到达敌方前卫的射程内。依照它的日志,在十点四十分时,它开始与敌方最前面的一艘船交战,然后穿过整个前卫,每经过一艘敌船都向其射击,最后又协助“海王星”号攻击“三叉戟”号,并与“勇猛”号交战。


“猎户座”号也是独立行动的。因为它的舰长,科灵顿看到敌方中央部分的兵力比较强大,所以他单独向南行驶以协助“王权”号。以后他又回北边来协助“胜利”号。当维伦纽夫下旗投降时,纳尔逊纵队中的最后两艘船,“弥诺陶洛斯”号和“斯巴达人”号都还不曾参加战斗。


现在再叙述杜马罗尔的反攻----这不过是个勉强的命名。


当下午十二时三十分,纳尔逊钻入联军中心之后,维伦纽夫发出了一个通令,要所有尚未参加作战的船只,都一律自动投入战斗。杜马罗尔对此并无反应,此后维伦纽夫即再没有注意他,半小时以后,杜马罗尔仍继续向北航行,结果就使前卫与中央之间产生了一个空洞。此时他仍没有发挥主动精神,反而等待维伦纽夫的命令。虽然如此,维伦纽夫又不立即回答,直到下午一点五十分,他才命令杜马罗尔赶来协助正受着强烈压制的中央部分。


风力是如此的微弱,杜马罗尔要想转变方向是相当的困难,他本应使其整个支队集中在一起,以便可以作一次全力打击,可是他却把兵力又分为两部分。(注:可能是在转向时丧失了连络,也可能是有五艘船不听命令。)他的行动是如此迟缓,直到下午三点十五分到三十分之间,“胜利”号上的哈迪舰长才看见杜马罗尔的十艘船中,有五艘是逐渐向北行驶了。于是他立即发出信号,通知纳尔逊纵队中的各船准备迎敌。


哈迪所看见的五艘船是“英雄”号,“勇猛”号,“圣奥古斯丁”号,“圣弗兰西斯科”号和“拉约”号。当他发出信号之后,它们就与英舰“征服者”,“阿贾克斯”,“阿伽门农”和“列维坦”等发生了遭遇战。不久之后,“圣奥古斯丁”号即下旗投降,“英雄”号摆脱了战斗,逃往卡迪兹。


“圣弗兰西斯科”号和“拉约”号也企图逃走,前者船破沉没,后者于10月23日向“列维坦”号投降。“勇猛”号由恩维内特指挥,首先受到“非洲”号的英勇攻击,以后又受到“阿贾克斯”,“阿伽门农”和“猎户座”三船的夹攻,经过一番苦战后,才向科灵顿舰长投降。


此时,杜马罗尔的另外五艘船也调转了航向,“恐怖”号和其他两艘船都是靠小船拖曳,才转过头来的。现在也向南驶来,由“恐怖”号领先,跟随其后的是“蝎子”号、“布兰科”号、“德格-特洛茵”号和“海王星”。它们首先向“征服者”号开火,然后向前进,一路用侧舷炮火射击“胜利”,“勇敢”和“王权”等船。不久,英方尚未参加过战斗的“弥诺陶洛斯”号和“斯巴乐特”号也立即赶上,切断了“海王星号”,迫使它投降。此时,其余四艘法舰都向南逃逸失踪了。11月4日,才为斯特拉汉爵士的支队所捕获。


下午四点三十分钟,会战已经接近尾声。维伦纽夫的三十三艘战舰中,有九艘逃向卡迪兹,四艘逃向直布罗陀海峡方面,其余二十艘之中,七艘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十二艘为敌人所俘,一艘正在起火燃烧。夜幕将垂时,风暴大作,一连就是四天,多数负伤的船只都自动沉没,包括所有的英军战利品在内,只有四艘例外,可是在整个会战和风暴之中,英国却未损失一艘船。死伤的数字有各种不同的估计。依照1805年11月27日和12月3日《伦敦公报》的记载,英方的损失为死449人,伤1,214人。埃塞尔在“特拉法尔加的敌军”一书中所估计的法西两国的损失是这样:法军阵亡和溺毙共3,373人,伤1,155人;西军死1,022人,伤1,383人,被俘约三四千人。因为法军被俘人数至少应与西军的相等,所以联军全部损失总数可能应该是官兵共14,000人。这个数字虽然很高,可是如果与雷班多一战的数字作一下比较,似乎还是很少。


在这次会战中,双方的人员都英勇,虽然法西两军的英勇在最初阶段是要打折扣的,可是其顽强程度却不亚于英军。同时,若与以后的会战作一个对比,则最值得追忆的是双方都具有古代侠士之风,彼此都很有礼貌。举个例子说,在被俘之后,鲁卡斯(“敬畏”号的舰长)在伦敦社会中获得了大家的尊敬。而维伦纽夫将军和马肯迪上校也获准参加纳尔逊的丧礼。尽管已经发生了革命,战争却仍然还是绅士阶级的职业。


10月27日,科林伍德派拉佩诺狄尔中尉指挥的小船“比克勒”号回国报捷。11月4日,拉佩诺狄尔到了法尔茅斯,在那里只停留了半小时,就出发去伦敦。他一路换了十九次马,于11月6日清晨一时赶到英国海军部。几分钟之后,海军部长接见了他。一见面他所说的第一句话是:“报告,我们获得了一次伟大的胜利,但是却失去了纳尔逊勋爵!”(注:拿破仑对于纳尔逊也是推崇备至,他命令在每艘法国军舰上,都悬挂纳尔逊的画像。)


纳尔逊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名将,主要的就是他能够摆脱当时平行战斗序列理论的束缚,虽然他并不是采取这种作法的第一人,可是他却比前人更能认识到这种理论的基础是一种纯粹防御性的观念。依照这个理论,一个由战舰所组成的横线,可以发出优势的火力,如果敌人成鱼贯纵队来犯,其结果将无异于自杀,可是纳尔逊却看出了这个理论的漏洞,他知道由于当时的火炮射程极为有限,而且命中率也不高,所以被敌人横线集中火力所击毁的危险,事实上只限于最后几百码的接近距离之内。此外,他也认识到一旦双方发生接触之后,决定性的因素是优势的射击术,而不是数量优势和横线队形。在射击术方面,英国人比对方高明得多,不仅射击的命中率较高,而且射速也快了一倍,所以其毁灭力也高了一倍,只要比较双方的死伤数字,就可以知道此话不假。至少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在封锁之中,法西两国的海军丧失了练习机会,而英国海军则正好相反。


科林伍德指挥“无畏”号战舰时,他的人员是经常在操练大炮,几乎很少有其他的船员,在火力的迅速和精确上,能与他们相比。科林伍德经常告诫他们说:“如果他们在五分钟之内,能使侧舷的火炮作三发精确的射击,就没有任何船只能够抵抗他们了。可是如果能有经常的练习,那么只要有三分半钟的时间就够了。”这些话的意义在于,一旦进入战斗之后,一艘船的射击如能比敌人快两倍,那么火力也就相当于两艘船了。所以在纳尔逊看来,整个的战术问题是迅速与敌人接近。用今天的流行术语来说,也可称为“海上闪击战”。




帆船时代英国战舰简介:


英国海军根据战斗力的大小将其大型军舰分为六个等级。第一、第二、第三级军舰上至少有64门重炮,这三级军舰称之为战列舰。其主要任务是编成海军战斗纵队,进行大规模舰队炮战。第四、第五、第六级是一些较小的军舰,按其担任的任务分为:驻守海外殖民地的警卫舰,运拖船队护航舰,商船的攻击舰,远兵船,医院船和军需船。其中还有一种巡航舰。在大规模战斗中,这种巡航舰执行远程快速侦察和跟踪敌舰的任务。它们不直接参加战斗,准备随时用来传递情报,救援幸存者,拖曳被击伤的战列舰



—级军舰


这级军舰担任舰队的旗舰,定员875人。它全长(下层炮甲板)206英尺,装备了发射12磅至32磅炮弹的各型火炮100多门。因为这级军舰每艘造价高达1000000英镑,所以当时英国海军现役中一共不到12艘。


二级军舰


这级军舰比一级军舰略小。它全长195英尺,三层炮甲板上共装有90到98门火炮。它们的一个缺点——战列舰共同的缺点——在暴风雨天气,军舰的下层炮甲板的炮门不能打开。


三级军舰


这级军舰分为几种型号,从三层甲板的80门炮炮舰到两层甲板的64门炮炮舰,舰上的定员从490人到720人。特拉法尔加海战时,英国海军的175艘主力舰中就有117艘三级军舰。


四级军舰


这级军舰全长150英尺,定员350人,两层炮甲板上装有50至56门火炮。该级军舰造价便宜(每艘26000英镑),定员少(350人)。它们主要担任海外巡航分舰队的旗舰。


五级军舰


这级军舰为巡航舰,全长130至150英尺,定员250人。它们主要用于袭击海上商船。 因在这种舰上有捕获金可得,所以舰员都是些热心的志愿者。


六级军舰


这种敏捷的单桅纵帆军舰,长125英尺,常被英国皇家海军用来送信和护航。这级舰每艘造价只有10000英镑,定员195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