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基层派出所的重生

世界王牌 收藏 1 395
导读:汽车行驶在颠簸的山路上,记者的目光顺着四川绵阳市公安局一位民警的手指方向望过去,上午明媚的阳光洒满了远方的一片黄土。   “过去的北川县公安局曲山派出所就在那片土下面。”这位民警的表情黯然神伤。   在2008年5月12日那个惊心动魄的时刻,曲山派出所被垮塌的山体整体掩埋,正在所里上班的所长、副所长等7名民警和1名协勤全部遇难,只有外出执勤的3人活了下来。更加让人悲痛的是,灾后,人们除在山体崩塌的边缘找到了一名跑得快的民警的遗体之外,其他人至今仍被深埋在黄土之下。   除了受灾最为严重的曲

汽车行驶在颠簸的山路上,记者的目光顺着四川绵阳市公安局一位民警的手指方向望过去,上午明媚的阳光洒满了远方的一片黄土。


“过去的北川县公安局曲山派出所就在那片土下面。”这位民警的表情黯然神伤。


在2008年5月12日那个惊心动魄的时刻,曲山派出所被垮塌的山体整体掩埋,正在所里上班的所长、副所长等7名民警和1名协勤全部遇难,只有外出执勤的3人活了下来。更加让人悲痛的是,灾后,人们除在山体崩塌的边缘找到了一名跑得快的民警的遗体之外,其他人至今仍被深埋在黄土之下。


除了受灾最为严重的曲山派出所之外,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所辖的303个派出所中,需要投入力量重建的派出所达到289个,迄今为止,重建工作仍未彻底完成。


没有人能够真正体味现在曲山派出所的民警们当初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继续战友们未尽的事业———曲山派出所的重生不仅仅是物质和人员的重新到位更是一种精神和理念的脱胎换骨———对于所有经历过灾难和重建的民警们来说都是如此。


重生之初:人手不够四处抽人


在记者采访贾荣的过程中,几乎每隔一分钟他都要接一个电话。这位重建后的曲山派出所的副所长,是绵阳市公安局有史以来第一个要求从市局调到派出所的人。谈起工作,贾荣的核心感受就是忙。春节临近,贾荣就更忙了。


地震之后,为了重建曲山派出所,局里面开始四处抽人。


“现在局里面一共有8个人。只有一名民警从地震之前的曲山派出所过来的,其他都是抽调来的。”贾荣说,除了抽人以外,局里面将在地震中有直系亲人遇难的民警调离了派出所。


目前,贾荣是曲山派出所的8名正式民警中年龄最大的,最年轻的则是去年刚刚通过招警考试分配到所里面的4名新民警,都是20岁出头。


由于人手不够,所里面目前还有十多名四川警察学院的援建学员。


新曲山派出所的办公地点,是在被震垮的北川中学附近搭起的一排板房。现在的曲山派出所尽管是板房,但是窗明几净,配套设施齐全。


何群是现在所里唯一的女民警,25岁的她是一位户籍民警,但她还需要分管所里的财政、内勤以及食堂。回忆起刚刚到这里的时候,何群说,“那个时候,最苦恼的事情就是厕所没有修好,上厕所要走长长的一段山路,下雨天厕所里还得打伞。”


除了上厕所的问题外,曲山派出所的新址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自来水,于是民警们就只能到山上接水。有一次贾荣接来的水里面有两条小鱼在游,对此,他表示“很满意”,“充分说明这水是天然无污染的”。


重生之后:情况复杂矛盾四起


中午吃饭的时候,贾荣刚端起碗就被叫了出去———这是一起因为损害地震遗址引发的纠纷,双方目前已经达成了调解协议,需要在贾荣的主持下在调解协议上签字。


事情的大体经过是:一家特种合金企业私自进入北川老县城保护工作指挥部挖掘,造成了地震遗址保护点标志物损坏;双方所达成的调解协议是:企业一次性付给数千元的维修费用。


中午吃过饭之后,记者跟随贾荣驱车数十里来到了曲山派出所管理的邓家片区,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盗窃路灯电缆案件。


在盗窃案现场,记者看到,在山间绵延的电缆被从中截断了近百米,像这样的电缆一米的价格大约在60元左右,但更为严重的后果是,电缆无法续接,必须全部更换。


一位村里的长者来到贾荣的面前愤怒地投诉,“我们村里多少年了,晚上睡觉门都不用关,现在出了这种事,一定是别的村的人干的。”


这位长者口中的“别的村”,是指地震以及相关的次生灾害发生后,临时安置到这个村居住的其他村的村民。


“现在主要的工作都和灾后重建有关,工作量是灾前的数倍。由于地震以及次生灾害如泥石流,许多村子的村民不得不搬迁并在其他村临时安置居住,这样混住在一起不仅人数增加矛盾也愈发增多。”贾荣说。


由于安置居民的不断增加,民警们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加。一位年轻的民警告诉记者,原来他负责的片区大约在四五千人左右,现在已经增长到了近九千人。


随后,记者跟随民警们来到了一处临时安置点:在一个废旧的厂房内,搭起了密密麻麻的木板房,这里大约有两千人左右。


“对于临时安置点,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消防问题。每家每户都挂有灭火瓶,还要求每家都必须准备两大桶水。”贾荣说。


除了村民混住引发的矛盾外,贾荣告诉记者,民警们在日常工作中处理较多的问题是,灾后村民土地的重新划分以及老县城遗址的保护问题。


“这些矛盾纠纷运气好一天遇到一两次,最多的时候一天五六次。”贾荣说。


重生感想:一心为民调解为本


“在灾后重建的矛盾处理中,如果不讲究必要的策略,完全不讲人情,那么不仅仅是有可能让矛盾更趋复杂恶化,最重要的是会延缓重建工作的进度。”贾荣说,在新曲山派出所工作的这段日子里,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深深体会到了调解工作的好处。


以灾后援建项目为例,许多项目都是由外地人来做的,但不少本地人也希望参与进来,由此产生不少矛盾。


“一些本地受灾群众由于经济困难希望参与援建项目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贾荣说,对于这样的纠纷,派出所的民警们会耐心地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尽量让双方都能得到满意的结果。


再以地震遗址的保护为例,一些受灾群众在地震过后几乎一无所有,在重新安家后,看到地震老县城有些东西比如栏杆、家具之类的顺手就拿走了,对于这样的情况,派出所的民警们也是以说服教育为主。


“调解工作的好处就是能真正的教育人说服人。”贾荣说,一些犯过错误闹过矛盾的受灾群众在经过民警的调解教育后心悦诚服地给派出所送来了锦旗,过去习惯于“抓”人的贾荣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绵阳市是地震的重灾区,受灾的人数多,范围广,突如其来的灾难带来了突如其来的诉求和矛盾。那些受灾群众痛失亲人,还不是一两个,痛失家园,是祖祖辈辈的基业,那是任何人都品尝不到的痛苦,要想真正解决好这些矛盾安抚好这些受灾群众,‘大调解’是必由之路。”绵阳市公安局局长胡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调解工作的大面积铺开大大地加重了民警们的工作量。重建之后的曲山派出所的民警们从来就没有周六周日的概念,即使现在临近新春佳节,他们仍然还战斗在调解一线,但没有人对此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何群是从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来到曲山派出所的。当同龄女孩忙着逛街、泡吧时她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派出所的工作上,于是她最大的爱好是去网上逛逛买点东西。“我本来就是‘宅女’嘛。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是很有意义的。”站在北川中学遗址前,何群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