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贩公然袭警”事件背后:暴利催生疯狂!!

世界王牌 收藏 0 342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2_25176_10725176.jpg[/img] 陈科宇的妈妈在病房照顾受伤的儿子。 《法制日报》记者今天(2月20日)独家获悉,被四川武胜数十名票贩围攻致伤的铁路民警陈科宇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不排除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2月19日下午2点左右,四川省武胜县烈面镇发生一起恶性重大袭警事件。当地票贩群起围攻前往办案的重庆铁路公安处特警支队民警,其中一名壮汉抄起铁棒袭击办案民警。特警队员陈科宇为保


“票贩公然袭警”事件背后:暴利催生疯狂!!

陈科宇的妈妈在病房照顾受伤的儿子。



《法制日报》记者今天(2月20日)独家获悉,被四川武胜数十名票贩围攻致伤的铁路民警陈科宇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不排除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2月19日下午2点左右,四川省武胜县烈面镇发生一起恶性重大袭警事件。当地票贩群起围攻前往办案的重庆铁路公安处特警支队民警,其中一名壮汉抄起铁棒袭击办案民警。特警队员陈科宇为保护战友安全,头部受到铁棍重击,鲜血飞溅,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记者获悉,按照刑事案件管辖权,行凶袭警逃逸的王立新已被武胜县公安局抓获。46岁的女票贩李英被重庆铁路公安处刑事拘留,警方收缴了44个身份证,2个户口薄,24张车票,面额3521元,扣押金额3850元。


袭警全程披露


老太抱腿壮汉持钢筋砸人


记者今天从重庆铁路公安处获悉了票贩子袭警的全过程:


2月19日上午,重庆铁路公安处特警支队接到龙头寺火车站票调组信息,在进站候车旅客中发现多张实名制高价票。据持票旅客反映,这些票都是从武胜县烈面镇几个摊位上买来的。特警支队派出警长伍灵等6名民警,组成办案组赶到烈面镇侦查。


经办案组暗中调查,证明旅客反映属实:位于镇粮站对面的3个摊位的摊主不断向过往路人叫卖火车票,而且不断有人将身份证信息交给3个摊主。办案组同时了解到,双方交票的时间在午后2点左右,于是决定在他们交票时动手打掉这3个倒卖实名制车票的黑摊位。


办案组6名民警进行了分工,两个人负责一个摊位。时间一到,3个小组6名民警同时现身火速接近摊位,亮出早已准备好的警官证,准备检查。


特警队员钟伟负责搜查中间摊位,陈科宇负责右边的摊位。当陈科宇搜查到一个黑色皮包时,40来岁的女摊主大吼着前来抢夺,摊位附近的人迅速围了上来,数名中年人挥舞拳头砸向陈科宇。钟伟见状立即冲过去支援。陈科宇面对雨点般的拳头,凭着特警队员良好的身体条件,任凭对方拳击不还手不躲闪,迅速将黑色皮包夺到手,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厚叠车票和满包的身份证。


此时,围殴民警的人中有人拿来了粗如手臂的钢筋棍子。警长伍灵搜查左边摊位,见势不好奔来救援,却被一名7旬老太抱住。为了不伤及老太,伍灵只能看着近在咫尺的队友被围攻,却帮不上忙。


就在此时,一名40来岁的壮汉手中的钢棍狠狠地砸向钟伟,紧靠钟伟的陈科宇用力挣脱人群将钟伟拉向自己身边。钢棍击中钟伟肩头,钟伟逃过一劫。壮汉看到一棍击空,恼羞成怒之下举起钢棍砸向陈科宇的头部。陈科宇拉钟伟时用力过猛身体本已失去重心,加上被壮汉的同伙挤住,根本无空间躲闪,钢棍重重击实陈科宇头顶,顿时鲜血飞溅,染红了陈科宇的上衣和脚下的地面。


这时,票贩乘陈科宇眼睛被鲜血蒙住的机会,疯狂抢夺黑色皮包。陈科宇头痛欲裂,但意识十分清醒,仍紧紧抓住黑皮包不放手。


伍灵、钟伟等人看到陈科宇倒地,拼尽全力将陈科宇救出票贩及其同伙们的包围圈,迅速撤离现场,将陈科宇送上警车


伍灵返身准备擒拿行凶者,而这名行凶者却在同伙的掩护下迅速逃离……


经医院检查,陈科宇右脑上部头颅凹陷,颅骨粉碎性骨折、破裂,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为何猖獗


作恶早有先例暴利催生疯狂


在春运高峰期间,票贩如此猖狂的袭警行为令人震惊。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同样在四川省武胜县,重庆铁路民警早在2006年就遭遇过一次暴力袭警。


2006年2月,重铁刑警调查发现,在短短3天之内就有120多张源于武胜的高价火车票。重铁警方赶赴武胜发现,该县县城内公开的非法售票点就达10多家。当地群众反映,汽车站有个人姓苏,是个大票贩。


刑警取证后准备带走苏某,苏某的一帮亲属赶到,开始围攻民警。前一天受到处罚的票贩子王某,带着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将警车围住,大声叫嚣“立刻放人”,并开始砸警车,抓打刑警。3名民警的手、颈等多处不同程度受伤。


当时,一旁的很多群众都劝说:“武胜复杂得很,没有人会来救你们,赶快逃命吧!”这时王某等人再次冲上去,暴力抢走了贩票嫌疑人苏某。


而在此次2月19日袭警事件中,也有围观群众劝说办案民警:“你们快逃吧,这帮人势力大得很,连当地派出所所长都被打过两回了。”有人还告诉他们:“这伙人还开有加油站,有的是钱,什么也不怕。”


武胜的票贩子为何如此猖狂?


重庆铁路公安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重庆周边的城镇都有票贩的踪迹,但四川省武胜县更为特殊,因为武胜县没有铁路经过,没有专门的铁路民警管理,所以票贩普遍很猖獗。另外,武胜离重庆比较近,很多人习惯前往重庆坐火车,故由重庆始发的火车票在当地很好卖。而对于像武胜县这样的没有铁路的盲区,铁路警方只有通过对持票旅客的票源调查进行分析后,才能判断哪些地方有可能是票贩子聚集的地方,然后派遣铁警前往侦查取证。由于取证的是便衣警察,所以经常遭到当地票贩势力的围攻。


有分析人士认为,曾有作恶先例的票贩如此疯狂,再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绝不能让票贩黑窝点成为监管盲区。在法制观念不强、经济来源有限的农村,一旦非法牟利行为没有受到有效打击,就会助长其嚣张气焰,甚至形成疯狂牟取暴利的产业链,其危害触目惊心。


重庆铁路公安处有关负责人今天向记者表示,针对类似四川省武胜县这类没有铁路经过的相对偏远的地区,今后拟采取“加大票源的调查力度”、“发动群众举报,扩大倒票贩票的信息来源”、“强化清理卡控,巡线出击”的措施,对票贩子保持高压态势,对倒票行为露头就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