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九十四 我当了班长认了一个干妹

梅戈 收藏 1 36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寒冷的冬天随着气温的逐渐升高慢慢的过去了,转眼又是寒假开了学,工读学校的学生们来了走,走了来,人员有了不少的变化,我们班由原来的三十几个人减少到了二十七个,这其中是走了十几个回到原学校继续正常就读,同时又新来了五名新鲜血液,而王金泉则是从我来后就再也没来上过学,寒假前更是办了手续彻底退了学,这些事对肖四影响都挺大,不过开学才又过了半个来月,肖四也不来上课,退学回家了。

肖四之所以闹着退学回家,除了王金泉退学对他有所影响外,最主要的是他自己认为自己表现不错想回原学校上学,工读学校也表示认可,可他们学校就是不接收他。肖四屡屡请求不准,一气之下,就说什么也不来上学了,他们家没办法,只好最终给他办了退学手续。

肖四走后我私底下问班主任:“徐老师,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回白沙上学啊?!”

徐老师瞅瞅我笑笑道:“怎么?着急了?是不是班里走了那些人让你呆不住了?”

我点点头,徐老师接着道:“韩永,你来了是表现不错,可到了这工读学校不是说走就能走的,学校需要有一定的时间来观察,一般都得是一年,学校认为你是真表现好,合格了,才会向你原学校推荐,你们原学校也觉得你合格了,才会再接纳你,所以短时间内是不行的!”

“那我岂不是还要在这里再上上多半年?”我心里是感到非常失望。

“那也没办法,这制度就是这么定的!”徐老师脸上也露出无奈的神情。

“唉!”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实在的,这工读学校虽然是文化课也上,可办这学校的初衷我估计是主要想把这些淘气的学生先管理好,这样,来这里教书的老师首先重的就是管理,能镇住学生是第一要求,为了这一要求选拔出来的教师,教学水平就不要求太高了,教学水平一低,教师们的教学质量就普遍偏低了,有许多稍难的题,老师们是自己看着也发愁,学生们呢?本身基本就是些不爱学习的淘气鬼,对知识本来也是不求甚解,更有甚者就是根本就不喜欢学,所以老师教的好坏他们是连想也不想,真是爱咋的咋的,这可就苦了我,这样的学习环境是让我想学好也学不好,何况工读学校还有点儿偏重思想教育课,几乎是每天都有一节,这又占去了一定的学习文化课的时间,同时这思想教育课让我和学生们也非常反感,为什么?因为教师们虽然出发点是绝对地好的,可他们却忽略了孩子们的逆反心理,你偶尔说说也许他们还会听,但说多了就起了反作用,你不是不让我做这些吗?我偏做,当面不能做,就偷着做,所以在工读学校里,表面看着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可老师们的思想教育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相反还起了不少反作用,另外学生们为了能够尽早返回原学校,都学的很有心计,大家是表面上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这恐怕是兴办者始料不及的。

看着我没说话,徐老师沉思了一下道:“韩永,你看这样好不好?现在班里原来的班长走了,新班长还没选,我想让你担任这个职务你看怎么样?如果你能表现再好些,这个学期的期末我就向学校推荐你回原学校读书,你看这么着行吗?”

望着徐老师的光明笑脸,虽然我不太理解他说的表现再好些是怎么能再好,可他这主意毕竟是很不错,我的心里马上就动了一下,但自己怎么能就这么说自己想当这个班长呢?

看我没说话,徐老师又笑了:“我看你在同学们的面前也是很有威望,可我不管你这个威望是基于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帮助我带好这个班,给同学们起一个好的带头作用,通过我对你的私下观察,我觉得你能带好这些同学,所以我看,这个班长职务就由你来当吧!”

瞧着徐老师对我极其信任,而通过担任这个班长职务又有利于我早日返回白沙中学,我心里马上就答应了,但我脑子一转,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谦虚一下,所以等徐老师的话一完,我就假惺惺道:“徐老师,我行吗?我怕我干不好!”

徐老师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道:“行,我觉得你是这块料,感觉你一定能帮我带好这些同学,我是绝对不会看走眼的,你就踏踏实实的干吧,我支持你!”

这时我觉得我不能再谦虚客气了,如果再谦虚客气,说不定就可能鸡飞蛋打,所以徐老师的话一完,我马上就给徐老师鞠了一躬:“徐老师,那我就谢谢您了,……”

徐老师欢喜道:“好,韩永,好好干,争取这学期期末就回白沙!”


自从担任了班长这职务,我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接触徐老师和学校里的各级领导。见了他们,我总是表现的非常尊敬他们,但同时又不是那么露骨,好听的话是也说,但原则是适可而止。因为火候掌握的好,既让老师、领导们高兴,又不让他们觉得我是在刻意拍马屁,老师们因此是都很高兴,都夸我进步快,看来这人不会说好听的、不会拍马屁是吃不开,可这度掌握不好也不行,人啊!活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真的很难。

担任了班长一职,我就不和同学们偷着在宿舍里赌钱了,什么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同学们也明白我的意思,所以如果我在我住的这间宿舍里,他们就都到其他宿舍里去玩儿,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各人行各人的方便。

可不去赌钱,要从下午四点到晚上九点半才睡觉,这时间也是挺难熬的,尤其是我们的作业不是很多,基本一个多小时就能在教室里写完,而总是看小说也挺烦的,这让我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觉得时间过得慢,远不如和同学们赌钱过的时间快。

就在我觉得百无聊赖的时候,一个人刻意闯进了我的生活,使得我在工读学校后期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可虽然尽管她对我非常有那个意思,不过我却是只把她当作一个小妹妹看待,可惜虽然我和她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就是因为她使得我和张红雅分了手,看来女孩子的醋劲儿一犯上来绝对是波涛汹涌,而不听解释更是错之又错。

且先不说后来我和张红雅分手的事,还是反过头来说说我和她在工读学校里的事吧!

这个女孩是这学期才被送到工读学校的,跟我一样,也是上高一,所以她一来就理所当然的分到了我们班。她姓郭,叫郭露芬,同学们都说她的名字很俗气,可我却觉得这名字还有点儿意思,她之所以被送到工读学校,是因为在寒假里偷了姨家的三百块钱被发现了,而她这个姨不知为什么,虽然钱已经被追回来,但还是不依不饶,闹得最后尽管郭家托了人,学校却不能再留郭露芬了,迫不得已,郭露芬就来了工读学校。

也许是天性使然,郭露芬来到工读学校不几天就露出了她原来快乐达观的性格。

工读学校是一个男孩子多、女孩子少的地方,所以每来一名新女生都会引起一阵骚动,面对这些比一般女学生更快乐活泼的女生,工读学校的男学生们都难免心猿意马,不过我为了能够早日回白沙读书,跟这些女孩子都保持了距离,因为我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可这郭露芬一来,我感觉自己有些招架不住。学校里原来有十来名女生,开学后有几个转回原学校了,包括走了的这几名,她们平时也是没事就来招惹我,一是我在校内外都有些名气,二是我也有些独特的魅力,所以这些女生差不多的都想和我把关系搞的更密切些,但我不想因为这种事耽误回白沙的时间,就对她们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时间一长,这些人自觉无趣,也就不来纠缠我了,可这郭露芬是棋高一招,她不找其他理由,每次找我就说是来问问题,而且问题极多,几乎是每天都有,我因为担任了班长又不好说啥,只好让这接触越来越深。郭露芬靠着这些非常简单的问题让我几乎每天都和她消磨一两个小时,慢慢我就有些习以为常,偶尔有一天她不来找我,我心里还觉得有些别扭,毕竟工读学校的生活太无聊了。

郭露芬长得不是很漂亮,可有一股媚劲儿,身材又恰到好处的凹凸有致,这让她的回头率也是颇高。她刚一来工读,学校里就有不少人想打她的主意,可一看她来了不到两星期就总是去找我,这些人也就罢了手,背地里还有人说:“这韩永就是厉害,自己不动窝,就有人主动送上门,看来这人名气大、牌子亮,就是有艳福!”

对此我未置可否,因为没人当着我的面说这话,何况我那时对郭露芬也未动心,究其主要原因,不是我能坐怀不乱,是因为我心里总还是想着能够早日回白沙读书,那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为此,我对郭露芬的一些言语、举动总是视而不见。

就这样就过了期中考试,这天晚上吃完晚饭,郭露芬又一如既往地拿着一张数学考卷假装来找我问问题。对她如此做,我早已经习以为常,她也知道我是装作不知她的真实目的,两个人是心照不宣,可这天从她一进来我就感觉到她有点儿异样。

从我当了班长不再赌钱,我这宿舍里一到晚上就变得很冷清,我也故意在晚饭后不再到处乱走,以免真的被老师发现有人赌钱后有嫌疑,这一点,我和同学们之间已经有了默契。这些事都是瞒上不瞒下,所以郭露芬也知道晚饭后我宿舍里是只有我一个人。

当郭露芬拿着那张数学卷子走进我宿舍时,我正两脚翘在桌子上看小说。平时郭露芬来时都敲门,可今天她进来时却象猫一样轻,当然是连门也没敲。我知道她走进来也没吱声,她也以为我不知道,就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我的身后,我还是装作看小说没说话。

不知是因为宿舍里没有其他人还是咋的,这天的郭露芬胆子有些大,看我没出声,她就悄悄的走到了我的身后,正当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时,她一下子就从我的背后抱住了我的头。当那两团软软的棉花紧贴住我的头后,我的心猛的就跳动了一下,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也有些发急,手中的小说当即就掉在了地上。

强压住心中腾腾燃烧的火,我用手去掰郭露芬的手,同时小声道:“郭露芬,别这样!”

郭露芬没出声,只是更用力的抱住我,我怕这事被别人看见,更怕老师突然来检查,所以马上就用更急迫的声音对她道:“如果你不松手,这辈子就甭想我再理你!”

这句话立刻起了作用,郭露芬一边松手一边满是怨气道:“韩永,我不可爱吗?!”

我捡起地上的小说,坐正了道:“可爱!但你现在不能这么做,你这么做不但会害了你,也会害了我,如果刚才遇到老师检查,我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郭露芬咯咯一笑:“我就是想让你洗不清,你不觉得我今天很漂亮吗?”

这时我才认真地看了看郭露芬,是比平时打扮的要漂亮许多,尤其那一条剪裁得体的连衣裙,更显得她是风姿绰绰,格外的迷人,如果不是我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如果不是是在工读学校的宿舍里,……我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看着我只是扫了她一眼就把目光收了回去,郭露芬很不满地捡起刚才扔在地上的卷子,我急忙转移了话题:“是什么卷子?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

这次期中考试,我的数学考了九十多分,这些工读学校自己出的题,对于我来说实在是过于简单,只是不知其他学校出的题是什么样,如果再难些,我估计这分数就回低好多。

这郭露芬找我问问题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因为我发现她错的题基本都是那些最简单的,而且也像是故意错的,不禁数学是,其它科目也是,所以给她讲这些题实在是花不了几分钟,再者我给她讲这些题她也是心不在焉的。

讲完题,考虑到刚才她的所作所为,我觉得我是不能再躲闪装傻了,所以在考虑了几分钟后,我对郭露芬低声说出了我的想法,郭露芬是静静的听着。

等我的话一完,郭露芬直截了当道:“那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办?”

这下我有点儿没词了,因为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我知道这更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女孩,何况在我和张红雅有过那事后,我对那事也是很热衷,如果郭露芬在进一步挑逗我,我觉得我是抵抗不了的,所以我迅速地想了一下,想出了一个以进为退的办法:“这样吧,如果你还想和我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其他的咱们先不说,我先认你做我妹妹吧!有什么话咱们等毕业了再说。如果这条件你不答应,咱们这种来往就没必要了,你有问题可以去问老师,去问其他同学,我这里不能再接待你,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