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有朋拒绝小虎队重组是成熟的表现

世界王牌 收藏 0 369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不靠谱” 除夕在曼谷度过,直到前几天才补看了央视春晚,我最喜欢的节目还是小品《美丽的尴尬》和歌舞《相亲相爱》,小虎队的《再聚首》当然也好,但与我的想象有点距离,当然,因为最早我也算在幕后促成了这次小虎队重聚,了解多了,自然就缺乏一种神秘与新鲜感。最近爆出小虎队重组巡演最大的障碍是苏有朋,事实如此,但媒体站在演出商的利益立场上用“障碍”说苏有朋,极不合适。不管是春晚,还是所谓商演,苏有朋确实都是三虎中最后一个同意的。去年,我见证了他的这种成熟与淡定。 [img]h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不靠谱”



除夕在曼谷度过,直到前几天才补看了央视春晚,我最喜欢的节目还是小品《美丽的尴尬》和歌舞《相亲相爱》,小虎队的《再聚首》当然也好,但与我的想象有点距离,当然,因为最早我也算在幕后促成了这次小虎队重聚,了解多了,自然就缺乏一种神秘与新鲜感。最近爆出小虎队重组巡演最大的障碍是苏有朋,事实如此,但媒体站在演出商的利益立场上用“障碍”说苏有朋,极不合适。不管是春晚,还是所谓商演,苏有朋确实都是三虎中最后一个同意的。去年,我见证了他的这种成熟与淡定。




苏有朋拒绝小虎队重组是成熟的表现


《风声》热映后,苏有朋的演技得到大家肯定,去年10月我陪蒋雯丽《我们天上见》去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正好遇到一位了解虎年春晚幕后筹备的老乡,她说金越导演刚与80后观众举办了座谈会,会上一位80后说我们已经开始怀旧了,比如小虎队能否重聚。我说小虎队重聚合适,因为是虎年。第二天,苏有朋随《风声》剧组到了釜山,该片是闭幕片。我与他的经纪人郝晓楠是老友,但没带她的电话,就曲线救国找到谭飞,我说十分想见苏有朋。于是,谭飞远在北京帮我遥控约到了郝晓楠与苏有朋。


见到苏有朋已是深夜11点,在他下榻的酒店的房间。虽然第一次近距离聊天,但一见如故,因为我们有太多共同的老友,都是10年前的,每每说起来,有朋总是惊讶地说,哦,你也认识他?当然,聊的多的还是《风声》中他的转型,还有偶像艺人进入中年后的一些经纪操作方面的技巧。我当时问他,假如虎年春晚请你和小虎队重聚,你愿意吗?记得回答这个问题的还不是苏有朋,而是他的经纪人郝晓楠。晓楠说,春晚这种非商业的可以考虑,商演就没意义。当时我也同意这个观点,苏有朋说在特定时间做一次回首是可以的,但人不能活在回忆里。我也很同意他的这个观点。我们三人聊完已经是深夜三点。几个小时后,我们又相聚在机场,从釜山赶浦东,再去南昌参加金鸡奖。


回京后半个多月,我又遇到釜山的那位老乡,问她春晚请小虎队进展如何,她说其他两只虎都已经同意了,就是苏有朋不答应。我说不可能啊,我把釜山之夜聊的转达给她,我说我来帮你们约着见面谈一次吧。听到春晚正式发出邀请,苏有朋方面答应得很爽快,约了在中国大饭店,那天是个周末,是黄晓明的生日。晚上九点,金越导演及其助理准时与郝晓楠见面,没聊几句,就达成了,但郝晓楠一直强调:有朋只参加春晚这种的特别节目、不参加商演。看着郝晓楠在犹豫,我当时在现场还急了,春晚与其他商演无关啊,咱先把春晚答应下来吧。那天金越导演说三人只唱一首《爱》,郝晓楠最后同意签确认函。


帮他们牵完线的一个月后,我又遇到金越导演,他说春晚已经请了一位小虎队的粉丝、同时也是鲍春来等体坛名将的经纪人来专门负责小虎队春晚节目的排练工作,包括服装等等细节。我觉得这是春晚剧组少见的待遇。


第一次看到小虎队在春晚的造型,是在泰国酒店的东森台新闻,明显苏有朋的脸很大,可能与发型有关。回国后才看了春晚复播,发现小虎队已经从一首《爱》变成了串烧快歌组合,太难为三只奔四的中年虎了,我觉得白色服装把三位中年体型再次进行了视觉放大,苏有朋的发型使得他成为其中脸最大的一位,当然更是显得成熟的一位。尽管三位喘着气,但熟悉的旋律、经典的动作还是让全国人民在重温中有了感动。




苏有朋拒绝小虎队重组是成熟的表现


苏有朋拒绝小虎队商演重聚是非常理性的,也是不急功近利的成熟表现。


首先,小虎队重聚与纵贯线完全不同。


小虎队是年轻偶像组合,偶像是热炒,讲究色香味俱全,冷了隔夜都没味道,偶像组合的唱片都是乘热打铁,有了主打歌,一张唱片就出了,作品有着很深的时代烙印,无法复制,即便回首,也只能偶尔经不起重复;苏有朋、吴奇隆陈志朋只是在外型上有差异,各有风情,但作为小虎队的组合,三人在音乐形象上并无差异,很单一。


纵贯线是几位老唱将的新组合,他们都有各自丰富的经典曲库,他们的风格迥然,这种艺术多样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巨大的新的能量,他们能用各自唱将的能力,把经典唱出新意。所以,纵贯线是非常适合开演唱会的,也是经得起演唱会的。纵贯线即便2009年不参加春晚,他们照样会在演唱市场赚走1个亿的现金流。


小虎队不同,他们三人是被包装出来的偶像,确实很适合电视秀。我很肯定苏有朋、吴奇隆陈志朋在单飞后各自取得的杰出成绩,但我也很肯定认为不会有太多的人花钱去看三位体型扩大的中年男子在喘着气拼命唱着20年前的青春快歌。小虎队重聚的商演价值是不大的。苏有朋的拒绝,挽救了那些急功近利的演出商,否则,他们将会做个亏本买卖。


苏有朋的拒绝,体现了他的冷静与成熟。因为他知道青春是谁也买不回来的,因为他知道一个人懂得怀旧时他已经老了,因为他知道一个人沉溺于怀旧时他更没创造力了。创造力,是任何产业的前进核心,特别是对于创意经济的娱乐业。没有锐意进取,就没有当年台湾小虎队的风华正茂,就没有苏有朋单飞后在电影上的全新天地。内地的娱乐业不能炒二十年前的台湾冷饭,苏有朋更不可能重复自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