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作品相关 丐帮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0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一、乞丐的文献记载   [后汉书·独行传]曰:「向栩字甫兴,河内朝歌人。向长之後也,少为书生,性卓诡不伦,不好语言,而喜长啸或骑驴入市,乞丐于人。」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记载晋公子重耳「乞食于野,野人与之块,公子怒欲鞭之。」   [龙城录]载有「一日,伊水上遇一丐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一、乞丐的文献记载

[后汉书·独行传]曰:「向栩字甫兴,河内朝歌人。向长之後也,少为书生,性卓诡不伦,不好语言,而喜长啸或骑驴入市,乞丐于人。」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记载晋公子重耳「乞食于野,野人与之块,公子怒欲鞭之。」

[龙城录]载有「一日,伊水上遇一丐者。」

[稽神录]有云:「安陆人性毛,善食毒蛇以酒吞之,尝游齐鲁,遂至豫章,桓弄蛇于市,以乞丐为生。」

足见是先有乞讨的行为,後有行乞的身份;唐代元结著[丐论],自称:「游长安与丐者为友。」由此可知以乞讨为生的职业乞丐,可能最早出现在六朝。[东京梦华录]形容开封城「诸行百户,衣着各有本色,不敢越外街市行人,便认得是何色目至于乞丐者,亦有规格,稍似懈怠,众所不容。」所谓规格者,大概是指穿著制式服装在特定地区或针对特定对象行乞,并受到团体的约束,要尽规定的义务。

宋元话本小说[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描述杭州城里的乞丐团头金老大,他手中的杆子是领袖的标记,统辖全城的叫花子,证明在宋代丐帮已然成气候,是具有某种程度组织规模的社会群体。「这般丐户,小心低气,服著团头,与奴一般,不敢触犯。」想见当时的丐帮纪律严明,丐头的杆子一直沿用到清代,不仅象征权力,还可以执行帮规,惩治违规的乞丐。

丐帮的历史

中国历史上是有丐帮的存在,当然丐帮帮主没有打狗棒,也不懂降龙十八掌,但丐帮势力其实很大,以下是节录内地学者周德钧先生所著《乞丐的历史》

从文献史料上看,宋代确乎有丐帮之活动,在当时的城市中,尤其是通都大邑中,作为丐帮首领与标志的帮主——“团头”之名即已出现,宋元话本及稗记小说中多见“团头”一名,最典型的就是《今古奇观》中“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一节的记载;该篇载:南宋初年的杭州城中,有一位世袭了七代的丐帮帮主——“团头金老大”。他管辖著杭州金城的乞丐,收他们的例钱,给众丐的生活相应的照料,“金团头”俨然族长、宗老一般,在乞丐中享有相当的权威,借著众多乞丐的供奉,他挣了个“廒多积粟”、“囊有余钱”的殷实家境,以至“放债使婢”,虽不是城中首富,也是数得著的富家了。


既然有了帮主,当然就有丐帮。故而,丐帮之形成于两宋时期,当无疑义。而社会史的研究进一步表明,丐帮的形成与发展历程与中国古代的秘密会社的发展历程是大体一致的,即它们大都形成于两宋时期,发展于元、明时期,大盛于清代及清末民初之际。


宋代的丐帮大体以名都大城、集镇里社为聚集活动中心,他们尚没有形成全国性的组织,多数带有明显的地域性群体特征,元明时期亦大致如此。

丐帮之大量涌现,并呈现出迅猛发展之势,那是清中后期以至近代的事了。清中时以后,丐帮见诸文献记载者,在在可见。其名目之多,内容之广,远在其他帮会组织之上。综观各类文献所载,可知当时丐帮因地而异,而且多与黑道有染。例如湖北的“罗筐会”,江西的“边钱会”,江西、福建、浙江三省交界地方的“花子会”、“食巴会”等等都是那时典型的丐帮。(参见《大清律例增修统集成》卷三十二)


清末民初之际,丐帮组织更趋发达,几乎每一地区,尤其是通都大邑,都有相应的乞丐组织。如北京的丐帮有“蓝杆子”、“黄杆子”两支。“黄杆子”系由破落贫困的八旗子弟所组成,是高级乞丐的组织,丐头则由王公贝勒充任。“蓝杆子”是普通乞丐的首领。在河北西南、山东西北部分布著一支规模庞大的丐帮,名叫“穷教行”。有时又称为“理情行”,其内部成员有死捻子、活捻子和杆上之分,“穷教行”帮中有派,如死捻子又分为韩门、齐门、郭门。在吉林海龙一带,丐帮有“大筐”和“二柜”两种,“大筐”由瞎、瘸聋、傻、哑、瘫等残病乞丐组成,“二柜”则由一般乞丐所组成。无锡的丐帮有“流门”、“矗门”两支,“流门’包括医、卜、星、相、地理、书、画、棋、说书、弹词、铎、募化、花鼓、唱莲化等“乞丐”所组成;“矗门”又分东行、西行两类,江湖上有“三十门大矗,七十二小矗”之说,大抵也是一些*江湖技艺和贱役苦力乞食的乞丐所组成。泉州的丐帮分为本地丐、外地丐。开封的丐帮称为“穷家行”或“杆上的”,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丐帮有“三江”、“两湖”的派系之分,例如汉口的丐帮多属西湖派系,派下有门宗,门宗下又分“字”,可谓枝繁叶茂。广州的丐帮规模也属可观,名曰“关帝厅人马”,其组织网络以广州为中心,影响所及,直到附近南海、番禹、东莞、顺德等县。重庆有聚集在洪岩洞的丐帮,云南的丐帮则称为“舵”上,帮主曰“舵头”,其组织形式与名目与哥老会颇有渊源。兰州的丐帮称为“砂锅子”,丐头叫“万师父”,也曾繁盛一时。

二、讨孔子的人情


据说孔子当年曾在陈国断炊,接受范丹的救济才不致饿死,因此后世的乞丐供奉范丹为祖师爷。他们挨家挨户向门上贴有春联的商户乞食,替祖师爷向孔子的徒子徒孙讨回一点人情,东汉的范丹是历史上著名的穷汉,和春秋时代的孔子竟也能扯上关系,当然是穿凿附会以讹传讹的结果。

近代乞丐供奉朱元璋的愈来愈多,朱元璋就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洪武,幼时孤寒,被送到元觉寺当和尚,但命运多舛的朱元璋又被逐出庙门,落到挨户乞讨的地步,传说敲打牛骨头就是从他开始。

穷家门的人称那牛骨头为「太平鼓」,上面有十三个小铜铃,相传一个铜铃可吃一省,十三个铜铃可吃遍全国十三个省份。当年朱洪武曾北上进京赶考,未中功名,途中忽患伤寒,幸获穷家门人救助始愈。当上皇帝後的朱洪武传旨,从此乞丐使用安上十三个铜铃的太平鼓。

另有一说,唱花鼓行乞源于朱洪武平定天下後,为恢复家乡凤阳的元气,不惜迁徙江南富户十四万至凤阳,并严律私归者有罪。由于连年征战,田地荒芜,凤阳地方流离失所沦为乞丐者甚众。于是移居于此的江南富户每至冬季必扮成穷家门人,藉行乞潜归原籍,久而久之竟以行乞为业。

一首花鼓歌谣唱得好:「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朱元璋,十年倒有九年荒,背起花鼓走四方。」

丰衣足食的太平岁月,只要掏掏炉灰、倒倒溲水,穷家门人不难在富贵人家的伙房混口饭吃,甚至将厨余打包带走。遇到喜宴节庆,说唱逗笑逢迎些吉利的顺口溜,更能讨得酒食或赏钱,乐上好一阵子。

当乞丐也得拜师,乞丐头权威无限,负责地盘分配,小乞儿若是不能按时孝敬头儿,挨顿打骂事小,被赶出地盘成为流丐是常有的事,甚至遭受帮内私刑丢了性命,所以「高高山上一根棒,好活一阵是一阵。」

沿门乞食的叫化儿乞丐,不论男女老少、瘸瞎聋哑,都是如假包换的穷家门人。乞丐组织门户森严,分行分类,行有武行、文行;武行有叫街丐、钉头丐,柱头丐、蛇丐等,甚或强讨硬要恶形恶状;文行有响丐(打太平鼓、打竹板说数来宝、唱花鼓等)、吹乐丐、诗丐等哀乞者皆属之。

三、丐帮开码头

历朝偶见丐帮陋习,每年旧历二、八两月,或是端午、中秋、农历年三节期间,乞丐头公然带领成群结队的乞丐进入城中,向市面上的商户们强打秋风,索讨规费。凡是纳了捐的店铺,丐头就「出一葫芦式之纸给商店,使 于门,曰:「罩门」。罩门所在,群丐不至。

其文有:「一应兄弟不准滋扰」字样,或无文字,仅有符号。商店既

此纸,丐见之,即望望然而去。」大门贴上红纸黑字的丐条,管保平日没有叫花子再敢登门勒索钱财,就像贴上门神驱鬼一样有效。

若是遇到不肯交纳丐捐的人家,乞丐头会支使群丐终日登门强索硬要,闹得家宅不安鸡犬不宁,非妥协不可。为了避免他们捣乱滋事,官府对他们通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非但人数众多,并且一点都不怕被抓进牢里去吃公家饭。

因此,丐头按季带著徒弟逐户收取丐捐,平时遇到红白喜事就伸手索讨喜钱,帮徒日增组织愈密,大丐头俨然成为帮主,划界线分地盘,以防止外来的饥民穷汉来占码头。为了做好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公关,惯例将丐捐分为五份:丐头一份,群丐合分三份,其余那一份当然就是用来孝敬当地官府。

四、小说中的丐帮

丐帮是最常见的帮派组织之一,人数众多、分布极广、势力庞大是其特色,因此号称天下第一大帮。

凡是叫花子皆属丐帮,除强济弱,重诺守信,为江湖上著名的正道组织。由于帮众分布极广,眼线甚多,耳目灵通,故在搜集敌情,传递讯息方面颇有所长。

通常丐帮帮主拥有代代相传的高绝武功,其中最出名的当属「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其他丐帮人物武功博杂不一,玩蛇者或擅弄毒,嗜酒者或能施展「酒雨神功」。

丐帮人物出外行乞时,手中多执一根打狗棒,以防恶犬袭击,打狗棒法的特点是灵活跃动,机变百出,正是由与狗搏斗的实际生活体验中发展出来的技巧。

传说中,降龙十八掌刚猛劲强,威力无穷,号称「天下掌法无双」,威震武林。

小说里的丐帮组织十分严密,帮主之下有各司其职的长老数名,还有舵主、香主等职务;另有一说,丐帮人物以肩负的布袋数量多寡定其辈分高低,负袋愈多辈分愈高。丐帮帮主不但武功顶尖,道德操守亦属一流,为公认白道英雄的领袖人物。

丐帮,顾名思义“乞丐的聚众组织”。自古即今这个组的“生命力”都是不一般得...强。行乞能作为一种讨日子过活的职业,累传至今,不知是丐者的幸抑是不幸。

恶言有谓“老乞婆”者,就是指要饭的花子婆,乃对年老女性乞丐的蔑称,行内话却谓“观音”,由乞婆到观音,名称上确算是“乞得”出色当行了。

说起丐帮,就不能不提下连扫地僧都“三夸其口”的丐帮绝技“降龙十八掌”,金大侠将这套武艺状写得威力无量,与少林诸般神功不遑多让,细思起来倒不无道理。这佛门僧侣是讲究化缘作功德的,一声“阿弥陀佛”,一托甑钵,朝了面的施主照例得赏几个子儿,其过程与丐者的行讨几乎无差,两者形近而比肩相提,故可。所区别者前为修行后为谋生。窃以为丐者应考虑下剃头转行的主意,起码身价可升级到上九流。什么?竟然早有先例。谁?朱元璋!?(罪过罪过)

犹如情人,各人眼里出西施。江湖中的第一大帮派丐帮也在不同的创作者笔下呈现出不一样的风貌。

江湖格局从剑派到帮派,逐渐构建起一个鲜明的或者说是有行迹可寻的体系,金庸先生拓大夯筑之功功不可没。

金大侠构筑的丐帮“普遍适应性”模式具备以下特征:

No.1一个帮派要显耀于别个,与某某剑派或某某道馆或某某静斋齐名并重,就不能没自个儿的历史。即便所谓的魔门魔教也有其史渊呐,所以,我们帮派的口号即是“拒绝黑户!”丐帮始作为有组织有纪律的一大帮派,大概肇于五代约公元900年以后。

籍引金文《射雕英雄传·第四十五回亢龙有悔》,其文写道“……黄蓉为人机伶之极,拍手叫道:“我知道啦,我知道啦。那梁老怪叫你作‘洪帮主’,原来你是乞儿帮的帮主。”洪公道:“正是,我们要饭的人受人欺,被狗咬,不结成一伙,那还能有活命的份儿么?这根竹杖和这个葫芦,自五代残唐传到今日,已有好几百年,代代由丐帮的帮主执掌,就好像是皇帝小子的玉玺、做官的金印一般。……”

No.2既然自立门派,且是大帮大派,阖门上下弟子万众,没个当头管事的不行,什么组织都忌群龙无首,各自为阵,丐帮也不例外。故丐帮设立有以下分管监督机制:

总帮主一人!(天无二日)

——————┰——————

传功长老执法长老(数众不等)

—————————┰—————————

掌棒龙头掌钵龙头(亦数众不等)

———————————┰———————————

江南江北各分帮(舵)帮(舵)主(承职数依各时期规模而定)

———————————————┰———————————————

九袋弟子八袋弟子……(以背负布袋数之多寡而论身份高低)

其证凭出——“……上代丐帮帮主传的那降龙十八掌,在耶律齐手中便已没能学全,此后丐帮历任帮生,最多也只学到十四掌为止。史火龙所学到的共有十二掌,他在二十余年之前,因苦练这门掌法时内力不济,得了上半身瘫痪之症,双臂不能转,自此携同妻子,到各处深山寻觅灵药治病,将丐帮帮务交与传功、执法二长老,掌棒、掌钵二龙头共同处理……”(《倚天屠龙记·三十三箫长琴短衣流黄》)

No.3丐帮内部又分有两派,即污衣、净衣二系。污衣派自任蓬头垢面、破衣邋遢;净衣派似乎着一身干净衣衫伪装成各种角色示于施主。

No.4捎带上“杀狗阵”“莲花落阵”丐帮最得意的功夫也是其称雄江湖的本钱的便是“打狗棒法”与“降龙十八掌”,且仅且未来之帮主才能修习。

金大侠创意的江湖体系为其后的武侠作家范铸了一个模子,我们欣赏其构建的合理性,但毕竟只是合理,不是现实。现在我们就走下这种DIY式的江湖构想,解密真实的丐帮。

真正的丐帮没能形成江南江北的大一统规模,只是在局部上自成气候,可能是一县,也可能是一府、一州。皆自家地头顾自家,自家自有生财道。

而因丐者信奉的开山祖师不同,便支衍出了多个派系。就整个丐帮历史总体的衡量,声名较隆的,也是较有势力的帮派大概齐不外范、李、伍、高、索几家。其来各有根由,择一二约略述之。

丐门范家开山祖范丹。据该派称,其创派祖师曾“救济”过“困于陈、蔡之间”的一个叫孔丘的饭吃(状似“珍珠翡翠白玉汤”的说),巧的是这个叫孔丘的竟是後来尊誉的儒门圣人,于是范帮主想当然地成了丐门鼻祖。因而范门丐帮势力最是强大,影响力空前。而据史载范丹实是东汉人,前後隔着五百年,硬生将两人扯到一块儿,即便现代的宣传功力也要瞠乎其後。

丐门伍家开山祖伍子胥。据称伍子胥过昭关经历几多磨难来至吴都苏州,身无分文,只好沿街吹笙行乞,恰公子光经过此间,而後知用伍员。故该派丐者行乞时大都随带家伙什儿,如快板儿,胡琴儿丝弦等。郭德纲戏称李菁为丐帮少帮主,即源于此。

丐帮行内话谓“乞丐”为“挂竿儿”,故武侠中的丐帮帮主实底应称“竿儿头”。“竿头”便是这片地方的土地,入门投师、人事任免都由着他一手把揽。方今在街上见到的那些个瘫爬畸缺的花子,行内话称“披街”的(很形象,也很残酷,因而很能捐得同情),其幕后操作者便是这毒霸一方的“竿头”。

丐帮帮众的来源不外破产无业者、背井离乡举目无亲者、畸残无力过活者,还有就是自家收留的无父无母儿童(有黑幕的那儿童八九是拐来的)。当然也不乏喜好以乔扮乞儿为乐为癖的。乞儿不入流,要栖身就要入帮。

入帮前,照例地要向“竿头”磕头认师,复说“允了”,便跟着学艺——乞讨或偷窃。经一段时间的考察(脑际划过林冲入伙梁山的镜头),师父认为满意,再交香烛钱,择吉日行收徒仪式。

先是,于香堂摆起祖师爷牌位,牌位前燃点香烛。由师父将一木棍横于地下,徒弟跪膝棍上。一番江湖切口问对後,师父将木棍拾起又放下,先让徒弟起来看下供桌上的竹筒、锥子、刀子及一盆冷水(看啥呐,东厂总不至于没听过罢)。徒弟再次跪在棍上,师父开始宣念帮规。最後徒弟向师父行叩拜礼,毕,群丐小宴而散。

无规矩不成方圆,丐帮讲“十穷”“八要”“十戒”。帮众通体贯力执行。

“十穷”即:进穷棚,抬穷头,穷家祖师供穷楼;穷家也讲三纲论,穷家也讲三教共九流;穷家鞭竿传天下,穷家的褡子四海游;穷家的沙玑子(竹板儿)垂耳度春秋;穷家里面分贵贱,穷家里面出王侯。

“八要”即:一要天地君亲师;二要受祖师爷的教化;三要孝敬父母;四要敬兄爱弟;五要谨遵国法……

“十戒”即:一戒越边抽舵(不准投邻居及同行);二戒顶色卧莲(不准嫖同行之妻);三戒点水发线(不容内奸行径);四戒引马上槽(不准暴露自家做的坏事)……

乞丐背布褡子要饭,一进村,须将褡子从肩头拿下挎放胳膊上,算是“牵马”;一进人家门口要把褡子放下,算是“拴马”;之後才例行那套招牌叫唤“大叔、大婶,赏点……”。行里怕新手面嫩叫不出口,便言“大叔”其实就是“大收”,算是贺祝施主的话。

对乞丐们来说相对于平日里的清淡遇着红白喜事就算他们的节日。尤其白事儿,过去有财势的大户都要差人去“竿头”那请些帮众,招揽抬棺、打幡儿等活计。

西藏至今还保留着“乞丐节”,藏语“萨嘎达瓦”节,节日在藏历四月十五(汉历六月)。是日除去例行法事,施舍丐者是一大主题。在转经路上绵延多少里,一簇簇背着褡裢的乞丐,面露笑意,前头,施主们提着钱袋子,亦面含微笑,从头里一个铜子儿一个铜子儿施舍下去,直到囊中清绝溜溜。场面动人以极。可也就仅此一日而已,还是沾光佛祖的。

真实的丐帮:明清时代受朝廷直接控制

看过武侠小说的人,对“丐帮”这个名目都不陌生。许多人都以为,既然称为“帮”,必然是江湖上生成的帮派,却不知道至少在明清时代,丐帮是受朝廷直接控制的。“丐帮帮主”这样的名目,当然是小说家的创作。在乞丐社会中,统治大小乞丐的头目,统称“丐头”。他们在乞丐世界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在官绅、商贾、文士们的眼中,按“九儒十丐”的次序排位,丐头即便是个“头儿”,也属于“下九流”中的末流,没人看得起他;但是在乞丐世界中,他可就是皇上,他定下来的规矩,就是金科玉律,他吩咐下来的话,就是金口玉言。谁要是不听,按“帮规家法”处置起来,简直比“国法”还要严酷三分。乞丐们犯了“事儿”,丐头居然也同官府一样坐堂问案,轻则掌嘴打屁股,重则三刀六个洞——给你一把七寸钢刀,让你自己在身上随便哪儿戳三刀,但每刀必须戳穿;更重的还可以割鼻、剟眼、砍手、剁脚直到淹死、吊死、乱石砸死、乱棍打死。这种“帮规家法”,也跟各姓各族的“族法”一样,是受到“王法”保护的。受了刑的人,即便有那胆子告到县衙门去,太爷一听是小乞丐告丐头,这就叫做“以小犯上”,向例是轻则轰下堂去了事,重则打四十大板再枷号三天。至于被处死的乞丐,自从入了丐帮,丁税钱粮全免,连个户籍都没有,乡官、地保才不愿多管这些并无油水可捞的闲事呢!

明朝各府州县的丐头,据说是朱元璋坐了天下以后与各府州县的城隍同时受封的。所不同的是:封为城隍的,都是已经死去的功臣,而被封为丐头的,则都是一些立有战功但又犯有小小过错的活着的下级军士。朱元璋一方面封他们当世袭的“乞丐头儿”,一方面又明文规定:丐头生子,不得读书,生女不得裹脚。——那年月,男子不读书则不得出仕做官,女子不裹脚则不能嫁进绅宦大户人家。因此可以说,这是“皇恩浩荡”,也可以说是“逐出军队、政府”,永世不再录用;既是一种恩惠,也是一种惩罚。


丐头也有“级别”,最低的是乡级,上面还有县级、府级,从上而下,层层统辖。丐头除了受上级团头管辖之外,也受本级地方官诸如知府、知县、乡官的节制。朱元璋分封丐头,很可能只封到省级为止,没有封过“国家一级”的。到了明朝嘉靖年间,奸相严嵩被御史邹应龙等人所参,明世宗朱厚熜革去了他太子太师武英殿大学士的爵位,抄了他的家,杀了他的儿子严世蕃,却念他“专权二十年有功”,赏给他一个银碗、一双金筷,让他去讨饭吃,并封他为“天下总丐头”,总管全国各府州县的大小丐头。但是百姓们对他恨之入骨,他走到哪家门口,谁家也不打发布施,结果饿死在北京银碗胡同。


严嵩死后,因为他是“受过皇封”的天下都丐头,终于被丐帮所承认,奉为“祖师爷”接受大小乞丐们的香火供奉。

这些受过“皇封”的大小丐头,也像帝王公侯一样,是可以世袭罔替,代代相传的。皇帝继位,接的是传国玉玺;丐头继位,接的则是当时为当地众乞丐都认可的一件“信物”,例如一根特殊的打狗棒,或一根老竹根做的旱烟管之类。比如说浙江嘉兴府乌镇的丐头“杭州小黑”他祖传的“信物”就是一根老竹根做的旱烟管。那根旱烟管通体是黄中泛红红中泛黄煞是好看,“杭州小黑”是爱不释手,不知道的人都认为他是个鸦片鬼。


栖留所,一般是当地财东个人出钱或多人合力出钱盖起来的,俗名“讨饭屋”。本意是给过往的流浪汉栖身之用。浙江嘉兴府乌镇栖流所的大门两边,有一副石刻的对联:“只可路过暂栖息;不可长川作住居。”别看名称难听,其实栖留所的规模都不小,至少也有大小七八间房间。这样宽敞的房屋,没人管理可不行,所以通常各地的栖流所就成了丐头们的公廨了。正房中不但住着丐头及其妻儿老小一家,中间的一间厅堂就是丐头的“公廨”,审案、行刑、打屁股,就在这里执行,全所大小乞丐都能看得见。此外还有一个存放各种杂粮的仓库。大小乞丐,则按照男女有别的原则,分住两廊厢房的通铺上。房后还养有猪羊鸡鸭。一个“乡级”栖流所,丐头所能统辖的乞丐大约有二百多名,不过住在栖流所里的,则只有三四十人。其中一部分人每天出去乞付,当天晚上回来,必须交纳“份例”——三五文钱或几两米;一部分人在“家”里养鸡鸭、喂猪羊,由丐头每月发放份例钱,和雇佣的长工差不多;还有一部分人是乞丐王国里的“公差”——乞丐们犯了家规,掌刑的就是他们(相当于执法长老);地面上有了“路倒”或“冻尸”,背到义地去埋掉,然后从地保那里领赏钱的也是他们。当然,丐头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跑腿的,也是他们。而那些有家室却没有饭吃的穷人沦为乞丐,则仍可以住在自己家里,不过却得按月交纳“份例”,并绝对服从丐头的管辖,不然,就甭想在地面上张口讨饭!


宋元时代的丐头和乞丐,好像还管地方上死人的入殓。因为这是一宗“肮脏”的职业,一般人不肯干。《水浒传》写武大郎被潘金莲毒死以后,就是丐头何九叔带着乞丐去入殓的。《水浒传》写的是宋代的故事,但是作者是元代末年的人。据此我们可以知道至少在元代是有这样的习俗的。


不了解丐帮内情的人,只以为一个人穷到了不得不讨饭的地步,也算是穷到底了,却不知道这个人类社会的最底层,依旧分成三流九等,依然有尊卑上下之分,而且各有各的行当,各有各的地盘,绝不容许掺和混淆的。


粗分一下,乞丐可以分为职业的和业余的两大类。

初听起来,乞丐还有“业余”,似乎是个笑话,但在丐帮内部,却并不奇怪。

所谓“业余”,指的是那人本来另有职业,因为发生了紧急的或特殊的变故或困难,不得不临时客串一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