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暗商量 李志来栽赃共党

张海祥 收藏 0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五十八章 暗商量 李志来栽赃共党 为手术 关秋红亲赴青龙 6日清晨,将近六点的时候,马国平发现黑土岭上的红军在撤退,他立即下令:部队开始攻山! 经过半小时的战斗,马国平占领了黑土岭,歼灭了担任掩护任务的红军一个排。 占领黑土岭后,刘致中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五十八章 暗商量 李志来栽赃共党

为手术 关秋红亲赴青龙

6日清晨,将近六点的时候,马国平发现黑土岭上的红军在撤退,他立即下令:部队开始攻山!

经过半小时的战斗,马国平占领了黑土岭,歼灭了担任掩护任务的红军一个排。

占领黑土岭后,刘致中命令主力绕过黑土岭,追击撤退的红军,部队在追击中深入红区整整二十里,俘获了部分掉队的红军官兵。

深入红区二十里后,刘致中命令部队停止追击,红区可是龙潭虎穴,过于深入会吃亏的。

刘致中把马国平叫来。

“带上你的营,立即向白沙镇前进,把白沙镇从红军手里夺回来,夺回来后,你派人去青龙镇把消息报告给刘永义,叫他把这个战功卖给郑大发。”

“好的,我马上带兵去白沙镇。”马国平答应道。

马国平带兵走后,刘致中率领全军返回白水镇。

在白水镇,死里逃生的李志来等人正在四处察看。

一天一夜的战斗之后,白水镇已成为一片废墟,到处是残垣断壁、破梁烂柱,缕缕轻烟在镇子的上空萦绕,焦头烂额的百姓,哭泣着在倒塌的房子里翻动,寻找着亲人的遗体和自家的财物。

虽然早就料到白水镇会变成这样,可当李志来等人亲眼目睹时,他们依然对眼前的惨状感到震惊。

李志来把迟有成和方永锋拉到一边商量。

“迟团长、方营长,白水镇的情况实在太惨了,南京知道会责怪我们的,因此,放火烧百姓房子的事情,我们得栽给共产党。”

“这样好,这样好。”方永锋首先表示赞成,他不想让这件事坏了自己的名声。

“可是,把放火的事情栽给共产党,会不会影响我们向蒋主席要救济款呀?”迟有成有些犹豫。

“不会的,一点都不会。”李志来拍胸脯保证道:“政府帮助受难百姓时,只看百姓受难的程度,从来不看灾难来自哪里。”

“这样呀……那好吧,就把这件事情栽给共产党!”迟有成也同意了。

“可是,怎么栽呢?”方永锋问道。

“很简单,我们三个一口咬定:白水镇是共产党烧的!”

“这样就行了?南京会相信吗?他们派人下来调查怎么办?”

“南京会相信的,不相信也没关系,多给一些钱他们就相信了。”

“好吧,我按你说的去做。”方永锋答应道。

“我也听你的。”迟有成也跟着答应。

商量好栽赃的事情后,他们继续在白水镇视察。

“对了,李团长,昨晚那门大炮是怎么回事?共产党怎么会有那么历害的武器,打炮的声音一点没有,打出的炮弹大过水缸,你不是说共产党武器很差、没有大炮吗?”迟有成问道,他对昨晚镇政府起火的事情依然心有余悸,当时,他吓得当场尿了裤子。

“我也不清楚呀,这样的大炮我听都没听说过,难道说,共产党从苏联那里运来了新式武器?”李志来也是一头雾水。

“我们过去看看吧,去共产党放大炮的地方看看,昨晚他们撤退得很匆忙,那门大炮一定没来得及带走。”方永锋提议道。

方永锋的提议得到了赞同,于是,三人朝镇政府的方向走去。

共产党的“大炮”很快就被他们找到了,就是那门被炮弹打坏的抛石机。

望着共产党的这门“大炮”,三人觉得非常难堪,昨晚,他们就是被这门“大炮”吓得屁滚尿流的。

“原来这就是共产党的大炮呀,真够土的,怪不得大家把共产党叫做土共呢。”李志来悻悻地说道。

“虽说土得掉渣,可是效果不差呀,昨晚,刘团长要是晚来半小时,我们三个就得让这东西给烤熟了。”迟有成可不敢小看这貌似简陋的抛石机。

“对了,这不就是共产党放火烧白水镇的证据吗?有了这东西,南京敢不相信我们说的话?”李志来一下来了灵感。

“对呀对呀,有了这东西,共产党放火的事情就板上钉钉了,我们也就不用给南京的人送钱了。”迟有成大为高兴。

李志来叫来了几个士兵,他对这些士兵吩咐道:“你们把这东西看好,别让人偷了去,这是证据!共产党放火烧白水镇的证据,弄丢了这个证据,我砍你们的脑袋。”

傍晚,刘致中带着部队悠哉游哉地回到了白水镇,在那里,他和李志来会面了。

会面后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写战报,写一份向南京邀功请赏的战报。

白水镇战斗中,刘致中、李志来和迟有成总共伤亡失踪了八百多人,红军及赤卫队的伤亡,刘致中等人估计约为一千五百人。

战报里不能写上这样的数字,这样的数字会让军阀们少赚很多钱,于是,刘致中和李志来开始商量,商量如何向战报里灌水。

灌水的方法有两种:夸大红军的伤亡和夸大自己的伤亡。

刘致中和李志来心狠手辣地杀起红军来了,在他们的讨价还价声中,红军的伤亡数字直线上升,从二千、三千,一直升到四千,红军被他们杀成了负数。

杀完红军后,两人开始杀国军,在他们的讨价还价声中,国军的伤亡数字也在直线上升,从一千、一千三,一直升到一千六,不过他们对国军还算有情有义,国军没有被他们杀成负数。

刘致中和李志来把战报的基本内容商量好后,刘敬云根据商量好的内容拟好了战报,在战报里,战果被定为四千,刘致中分到二千三,李志来和迟有成分到一千七;损失被定为1622,刘致中分到755,李志来和迟有成分到867。

战报拟好后交给了报务员,刘致中等人则坐下来吃饭,由于白水镇已经变成了废墟,所以,他们的这顿饭吃得很糟糕,饭桌上只有白饭和白开水。

夜晚九点,独立二十师撤到了富田,在那里停下来休息。

得知敌人停止追击之后,关秋红命令部队停下来,二十师要在这里整顿。

卫生队队长徐维义跑来向关秋红报告郭丁山的伤势。

“郭师长胸部、腿部被弹片击中,伤势非常严重,从早晨到现在,他一直昏迷不醒。”

“现在应该怎么办?”关秋红问道。

“应该马上对他进行手术。”

“那就找上八个人,连夜把他送去瑞金。”

“不行,不能送去瑞金,瑞金离这里三百里,送去至少要花两天两夜,郭师长恐怕撑不到那个时候,再说了,即使送到瑞金,那里也没能力做这个手术。”

“你说怎么办?”

“我提议把他送去青龙镇,宁州县青龙镇,那里有国民党的一个医院,那里可以做这样的手术。”

“青龙镇?国民党的医院?哦,这件事我听林主任说过,这个医院是军阀们为了赚钱开的,充许我们的人进去治疗,可是,这只是个团医院,有能力做这样的手术吗?”

“林主任过来要伤员的时候跟我说过,这个青龙镇医院表面上是个团医院,实际上是26路军的高官们合伙办的,医院里集中了26路军的好医生和好设备,差不多相当于26路军的军医院,那里可以做这样的手术。”

“可是,那里毕竟是国民党的地盘,军阀们虽然认钱不认人,可如果他们知道来的是郭师长,很难保证他们不会翻脸。”关秋红为难起来。

想了一阵,关秋红下决心道:“好吧,就送他去青龙镇,在那里做完手术后马上把他带走,国民党的反应很慢的,等他们知道是郭师长进而要采取行动时,我们已经回到苏区了。”

下了决心之后,关秋红马上开始行动,她叫徐维义把部队里的危重伤员集中起来,一齐往青龙镇送。

“伤员们的军服要不要换成便衣?”

“不用,脱去他们的帽子、去掉他们的领章就行了。”关秋红回答道,跟着她吩咐警卫员,“赶快去找10个老乡,记住,里边得有一个女的,身材和我差不多,我要向他们借衣服,”

警卫员出去之后,关秋红叫通讯员去找习大章。

习大章很快来到,关秋红把郭丁山的伤势及送郭丁山去青龙镇医院的决定简单介绍了一下。

“我带上一个连,连夜把担架队护送去青龙镇,这里由你负责,你代理二十师的师长及政委。”

“关政委,还是我去青龙镇吧,你留在这里,青龙镇毕竟是白区,你去太危险。”

“不,你去不合适,你跟那里的地方同志不熟,放心,不会有多大危险的。”

一小时后,担架队和护送队出发了,运送包括郭丁山在内的四十三名重伤员去青龙镇。

天亮时,队伍到达了距青龙镇约四十里的一个三岔路口。

关秋红命令队伍在这里停下来,随后,她掏出钢笔写了一封短信。

写好信后,关秋红把信交给了护送队的邵连长,并对他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分手,我和徐队长带担架队去青龙镇,你带你的连去土垄村,在那里你能找到李清正同志,找到他后,把这封信交给他,告诉他,你的部队要在那里隐蔽起来。”

邵连长带着护送队向南去了,担架队则继续向青龙镇前进。

离镇子还有半里多地的时候,关秋红命令担架队停下来,她和徐维义上去找哨兵交涉。

今天守卡子的是李来福,弄清关秋红的来意后,李来福回答道:“这种事情我做不了主,得请示长官,这样吧,你在这里等一会,我派人去请示一下连长。”

他派了一个士兵,跑步去通知刘永义。

过了一会,那个士兵回来了,他告诉李来福,“连长同意放他们进来,不过,他要你仔细搜查,不能让他们把武器带进来。”

李来福转脸对关秋红说道:“听到了吧,不准带武器进来,所以我们要先搜查。”

“好吧,那就搜吧,我也要搜吗?”

“当然要了,男女平等嘛,不过放心,我们会找一个女的来搜你。”

徐维义出去把担架队带了过来,李来福叫人仔细检查之后,放他们进了青龙镇。

“你们不知道医院在哪吧?不要紧,我叫一个士兵带你去。”李来福表现得挺友好。

四十多副担架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关秋红和徐维义进去找韩仁济。

听完介绍后,韩仁济走出医院,一个一个地看着伤员的情况。

在郭丁山的担架旁,徐维义焦急地对韩仁济说道:“这位丁先生的伤势非常严重,你能不能马上给他做手术?”

“嗯……伤势确实严重,确实应当马上进行手术,我现在就叫护士去做准备,准备好了就给这位丁先生做手术,我亲自做这个手术。”

“谢谢你,韩院长。”

看完伤员后,三个人回到了办公室。

韩仁济对关秋红说道:“你们的伤员中不仅丁先生要做手术,其他的很多人也要做手术,而且越快越好,你们现在去副院长办公室交押金吧,押金是五千块,交完押金我们就开始治疗。”

“五千块?”关秋红对这个数字感到吃惊。

“这些伤员的伤都很重,五千块治好他们不算多,再说了,五千块只是押金,收多了我们会返还的。”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钱,韩院长,能不能先治疗后交钱,钱我们马上去筹,很快就能筹到的。”

“这样呀,这个我可做不了主,我虽说是个院长,但只管治疗不管其它,这件事你得去找刘副院长,他答应了就行。”

“刘副院长,他在哪?”

“对面那个房间就是他的办公室,门口挂有牌子,你去那里找他吧。”

关秋红向对面的办公室走去,在那里,她看到了一个十八九岁、身着国民党军服的小姑娘,她一手翻着《三国演义》,一手往嘴里扔着瓜子。

关秋红当然不认为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就是副院长,她在门上敲了敲。

“什么人?”杨心红抬起头,眼望着关秋红。

“我找刘副院长。”

“找刘副院长?”杨心红上下打量着关秋红,本能地,她把自己和关秋红进行比较,她发现,关秋红的身材比自己苗条,眼睛比自己明亮,眉毛比自己弯曲……

杨心红的眼光变得不友好了。

“找他干什么?”杨心红恶声恶气地问道。

“我们有一批伤员要进来治疗,我们希望先治疗后交钱,韩院长说,这件事得由刘副院长做主。”

杨心红立刻意识到,眼前这个姑娘是共产党。

共产党里居然会有美女?杨心红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再次上下打量关秋红,努力在关秋红身上寻找缺点。

很快,她发现,关秋红的皮肤没自己白,头发没自己亮,衣服没自己好……

发现关秋红身上那么多缺点之后,杨心红的心情好多了。

“请问刘副院长……”

“不用找他了,这件事我说了算,不行。”虽说心情好多了,可杨心红的声音仍是恶声恶气的,眼前这个姑娘是共产党,她可不想对共产党客气。

“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不行?因为这里的规矩是只认钱不认人,有钱就治,没钱不治。”

“不能通融一下吗?”

“不能!不能!”

关秋红看出眼前的小姑娘在跟自己斗气,她没心思跟杨心红斗下去,她问道:“刘副院长在哪里?”

“你找他也没用,我说不行就不行,这里我说了算。”

“好吧,我知道了。”关秋红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回到韩仁济的办公室后,关秋红说道:“刘副院长不在那里,那里只有一个小姑娘,对人恶声恶气的。”

“哦,那个小姑娘是杨助理,她今天可能心情不好,刘副院长不在办公室,那就一定在练兵场!这样吧,我叫个人带你去找他。”

韩仁济打开窗子向外看,正好看见了路过的柳冰冰。

“柳护士,你进来一下。”

柳冰冰走了进来。

“柳护士,这位小姐要去找刘永义,你带她去找吧,练兵场上乒乒乓乓的,枪声响个不停,刘永义一定在那里。”

“好的,我带她去。”柳冰冰答应道。

“还有,见到刘永义后跟他说,叫他别再打枪玩了,枪声会吵到病人的。”

“好的,我跟他说。”

办公室里,杨心红生完气后,脑子恢复了正常,她开始认真思考刚才的事情。

从关秋红的气质来看,她应当是共产党的干部,甚至是高级干部,共产党的干部为什么会不顾危险亲自送伤员来呢?莫非……伤员中有大人物?

杨心红高兴起来,觉得自己的立功机会到了,她想马上出去看个究竟,可又不想再见到关秋红,于是她贴着窗子向外看,一直看到跟自己吵架的关秋红出了医院,她才放心地走出了办公室。

出去后,她先找韩仁济问了问情况,然后又走到担架边挨个看,见到徐维义后,她装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和徐维义谈了一阵。

回到办公室后,她给赵成杰打电话,说了伤员的事情和自己的推测。

“赵主任,这一次的红军伤员中可能有大人物,否则,共产党的干部不会亲自送来的。”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你认为哪一个是红军的高官?”

“我粗粗看了一遍,其他人不好说,但其中一个姓丁的一定是,他们的随队医生对他非常关心。”

“嗯……”赵成杰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杨同志,你马上把叶护士叫来,我要给她布置任务,你继续观察那些伤员,设法摸清他们的身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