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铁 正文 第七十九章 颂猜传 曼谷的哭泣(上)

欧阳乾乾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URL] 颂猜传,曼谷的哭泣。 我叫巴度,颂猜明。出生在泰国清迈省乡下一个贫困的家庭。 我从6岁开始练习泰拳。我的训练非常刻苦,因为这是我将来可以走出贫穷的唯一途径。就好像中国农村的孩子拼了命都要考大学一样。 当我躲在父亲的身后,第一次走进简陋的训练场,看着许多跟我年纪相仿的孩子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颂猜传,曼谷的哭泣。

我叫巴度,颂猜明。出生在泰国清迈省乡下一个贫困的家庭。

我从6岁开始练习泰拳。我的训练非常刻苦,因为这是我将来可以走出贫穷的唯一途径。就好像中国农村的孩子拼了命都要考大学一样。

当我躲在父亲的身后,第一次走进简陋的训练场,看着许多跟我年纪相仿的孩子在汗流浃背的练习泰拳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自己以后的命运。

这是我希望的。因为这是全家寄予我身上的期望。我别无选择。

从此,曼谷成了我梦想中的城市。因为那里是泰拳手的天堂。

当我第一次慢慢在手上缠紧白色的绷带时,我就感到了体内的热血沸腾。我觉得自己在走着一条悲壮的道路。但是这悲壮,我从一开始就不惧怕。那年,我6岁。

伴随着悠扬的古笛声响起,我在训练场上翩翩起舞。通过一次学习,我弱小的身体已经能够把赛前拜师舞的精髓跳的深入人心。场边上的教练看着我,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着一只原始的精灵。

教练双手合什,向着天空微微的低下了头。希望天神保佑这个孩子,以后能成为去往曼谷的少年。

泰拳的训练是极其残酷的。我们缠着绷带的双手,经常会有血迹渗出来,一片血迹斑斑。我们训练所击打的东西不是沙袋,也不是拳靶,而是粗壮的橡树。

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要强化骨骼的硬度。所以我们用结实坚硬的树木来作为我们的沙袋,用拳不停的打,用各种腿法不停的踢。用膝,用肘,向着橡树发起一次次致命的攻击。从而在树干上面,留下了我们的斑驳的血迹和岁月。

在训练之余,我会跪在训练场上,仰望着拳场内挂着的一些旧时的照片。因为年代久远,这些照片已经泛出淡淡的黄色。

他们是一批曾经去曼谷征战过伦披尼拳场的泰拳手,每个人都获得了自己的荣耀。虽然过度的训练让他们的身体不堪重负,在五十余岁的年纪就已经逝去,但是,这些面露自信笑容的人是我的榜样。我在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也会走到曼谷,成为一个传奇。

我双手合什,慢慢的把头放在了地上,请求天神保佑,让我心愿得偿。那年,我6岁。

生活的全部道路,好像在6岁就已经决定。

随着在橡树上的不断磨练,无休止的跑步,负重,冲刺,反应,力量,技术……时光如同流水一样。转眼间,我已经是16岁的少年。

距离我开始学习泰拳的日子,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年。

这十年中,我都是在这个简陋的训练场里度过的。我的同伴们有的中途放弃了,有的跟我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还有中途加进来的。

我的教练,随着我们的长大,他也年老了十岁。他的眼神,随着岁月的流逝,更加的深沉。

在我离开的时候,我跪在我的教练面前,慢慢的把头放在了地上。他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好像要把神灵的力量灌输在我的体内。我听到他缓缓的说道:“一个伟大的泰拳手,永远不要退缩,不要背弃自己的信念。神灵保佑你,巴度,颂猜明。”

我站起身来,朝外边走去。直到一直消失在教练的视野中的时候,我也没有回头。因为我哭了。

我将要离开这个穷困的乡村,自己去到曼谷。离开陪伴教育了我十年的教练,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我的目标将要实现,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兴奋。就好像有一把巨大的手狠狠的抓住了我的胸膛,让我在离别的时候寂寞的哭泣。

其实,我才发现,小时候的岁月最是让人怀念。

曼谷,我来了。

鲜花,掌声,沸腾的人群,座无虚席的伦披尼赛场。这里就是曼谷!这就是我日夜向往的曼谷,泰拳手的天堂!

我去训练场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很快就有经纪人找上了我,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他开始安排我的第一场比赛。

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正规这么豪华的赛场参加拳赛,所以我有点紧张。现在我的经济人,还顺便充当我的教练。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紧张,你很强!努力!”然后我跟在他身后开始出场。

我刚从选手预备室出来,伦披尼拳场的喧嚣和灯光就彻底淹没了我的感知。在观众如浪潮般的呼喊声中和强烈的灯光之下,我感觉自己像一艘波涛中行驶的小船,不停的眩晕。我还没上场,就一个步履踉跄,差点摔倒。

经纪人发现了我的问题,他停了下来,用双手使劲的捂着我的脸说:“别紧张!镇静!你来到曼谷,就要适应这里!难道你还想回到你的乡下去吗?!”

是啊!我猛然间清醒了!我十年的努力,就是来到这里,来到这个拳场,抒写我自己的荣耀和传奇!

如果我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拳手,不能把我的照片挂在我乡下的训练场里,我就没有颜面再回去面对我的教练。

起码我要让他知道,他在我身上花费的十年心血没有白费!他是我这一生中,最想报答的人。

我面对经纪人露出了一个微笑:“放心吧。”

我的对手早已经在圈绳中等待。他精壮的体魄比我足足高出半个头来,一块块的腹肌紧密的排列着,因为大强度的训练而显得凹凸不平。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慑而又放松的气势说明,这是一个非常有比赛经验的选手。

面对这样一个选手,我的心中有一丝忐忑不安。

观众席上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悠扬的古笛声响起,赛前的拜师舞时间。

我双臂伸展,身体微屈,慢慢的跪在地上,开始跳出属于我之门派的舞蹈。随着悠扬的笛声,我轻轻的舒展双臂,转动膝盖,重复着十年前就已经熟练的动作。

在这一刻,我仿佛获得了新生。教练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神灵保佑你,巴度,颂猜明。”

观众们看到如此具有古拳精髓的舞蹈,都静静的闭上了嘴巴。整个会场里忽然安静的鸦雀无声。只有古笛的声音还在继续。

当我跳完舞蹈,重新站起来的时候。观众席上忽然爆发出来一团惊叹的喊声。因为他们看到了我,好像火焰在燃烧!

因为,我已经充满了斗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