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件小事

从警好累 收藏 52 4653

静下心来,想起了一件事情。事情非常的小,却令我终生难忘。

还是去年冬季派出所建设之中,十二月的一场大雪过后,雪还完全没有融化,路面还非常的泥泞,我来到新所工地,看看管道铺设的情况。因为要赶在年底前搬进新所办公,所以,各项施工抓的非常紧。

新所工地,安装门窗的,铺设管道的,焊接栏杆的,各人忙着各人的活。我见暖气管道接口那儿还需要做一口井,便给铺设管道的李老板说了。李老板叫来一个匠工,让我带他过去,看看那口井该怎么做。那个匠工过来后,我没有说什么,却感觉不怎么好。他有四十来岁的样子,留着长长的头发,穿了件黑色的上衣,由于没有衣扣,那根很显眼的红裤带头儿长长地吊在裤子前面。

这样的人能干出什么好活?我的心里直打鼓儿。

我给他指了指那口井的位置,做成什么样子,干什么用的,一一交代清楚,便准备离开。他却紧盯着我看,动了动嘴,似乎有话要说,却没有说出话来。看着他满身的泥土,还有那由于天冷冻的红红的鼻头,我问他:“哪里还没有明白?”他说:“这个都明白了。我知道你是派出所的,想跟你问个事。”

“有啥话你就说!”

他说:“我三个娃到现在还没有户口,大的已经上初二了,我不知道咋办?”

“孩子都上初中了,还给孩子不报户口,孩子以后考学怎么办?”我对着他说,有点数说的语气。

“我也很急,就是不知道咋办。”他说。

“那你以前没有去派出所给孩子报户口?”我问他。

他说:“原来没有计划生育指标,后来办好了计生手续,孩子的出生证也找不见了。去村上开证明,村干部让我给他五千元,他替我去办。当时我没有钱,再加之我随后做了脾脏摘除手术,家里经济更紧张了,就再没有去找人办这个事情。”

我看着他,有点同情他了,只是依然讨厌他那头披肩的开始发黄的长发。

说到他的长发,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不瞒你说,我不是故意留这样的长发的,我是为了省那理发的钱,长时间没有理发,头发就长长了。”

啊?!我吃了一惊。

他说:“我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家里种地,没有别的生意。我身体又不好,跟着人家干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挣不了几个钱,再说,欠人家的帐还没有还完呢!”

看着他带着哭腔的叙述,我改变了对他开始的看法。

“你把孩子的出生证补齐,把你家的户口本带来,我给你们那个镇的派出所长说说,把娃的户口赶紧给报了,不要影响了孩子上学”

听了我的话,他连忙说:“给孩子户口报了,我一定感谢你。”

“你先不要说感谢的话,你赶紧去补办孩子的出生手续。”我叮嘱他说。

新所的各项工程基本完工了,我们也如期搬进了新所办公。元月二十七日,我们举行了隆重的乔迁仪式,向社会宣告:我们这个派出所终于告别了十余年来无房的历史,逃脱了那种寄人篱下的尴尬。

由于派出所刚刚搬迁,加之春节临近,各种各样的繁杂事务应接不暇,只是每当我看到那口暖气阀井时,我就想到了那个长头发农民工说的事情,——那件在他看来非常大的事情。可是,却没有见他过来找我。当时着急,也没有问他电话,只记得他是塬上窦家村人,那他应该姓窦吧!我想,过了年,我去窦家村找找他,问问他怎么还不急着给孩子报户口呢?!

快放春节假了,我们放假比社会上要早两天,因为牵扯换班休假的问题。这天早上,我还没有起床,有人敲我宿办室房门。我问:“谁啊?”却没有答话,也停止了敲门。我赶紧起来,打开房门,门外没有人。正准备关门,却发现蹲在门外一边的老窦。

“哎呀,是你!怎么不说话啊?”我问他。

他说,他在敲我房门时,我们门卫的同志告诉他说,我昨晚值班,忙的很晚才休息的,于是,他就没再敢敲我的房门。

我把他让进房里,他怯怯的站在我办公桌旁边,不停地说:“真对不起,打搅你休息了。”

我说:“你来了就好,省的我去找你。”我指了指他身后的沙发,让他坐下说话。他说:“不坐了,我把孩子的出生证补办好了,你看还差啥手续?”

他从裤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拿出了一堆报户口的手续:三个孩子的出生证、准生证、户口本、血型化验单等等,放在我的办公桌上,然后,又毕恭毕敬地站在我的办公桌旁。

“村上开的介绍信呢?”我看完了他的所有手续,问道。他说,他没有去找那个村干部,人家原来要他拿钱替他办理,他没有给钱,怕那个村干部不给开手续。他有点着急地问道:“一定要村上开的介绍信吗?”

我没有回答他,翻开了我们局里的通讯录,拨通了管理老窦他家户口的那个派出所所长的电话。

这个所长人也正直,和我私人关系也很不错。

“领导好!”我拨通了那个所长的电话,客气地说。

他听出我的声音,笑着说道:“能接到你的电话,不容易,有什么指示?”

呵呵,都很世故、客套!

我开门见山说了老窦三个孩子没有报户口的事情,让他帮忙给签字审批。

听说没有村上的介绍信,他感觉有点为难。我说:“户口是派出所管,又不是村上管,只要真真实实有这个孩子,就应该报户口。”

停了一会,这个哥们想通了,也可能是给了我一个面子,说道:“派出所这边我给办好,分局户政上,我可不管啊。”

我从他的话里听出了意思,他答应了,我赶紧说:“局里我说,为群众解决困难,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

快要挂电话时,他突然问我:“三个孩子都超过了期限报户口,按理要交罚款的啊!”

我说:“这个家里真的很困难,也不是故意要迟报的,就网开一面吧。”

他嘿嘿一笑:“该不是你给熟人说情帮忙的吧?”

我口气严肃地回答他:“我指天发誓,这个人确实和我不是什么亲戚朋友熟人关系,我真是感觉应该给这样的人解决困难。”

和这个所长通完话,我又给分局分管户政的领导打了电话,说明了整个事情经过。领导倒很通情达理,电话里直说:“只要是我们应该办的,一定办好,给群众解决困难。”

搁下电话,我给老窦说:“电话里已经说好了,你自己去跑腿吧!”

老窦还是有些不放心,问我:“电话里说,能行吗?”

我笑着说:“你先去试试,不行的话再说。”

老窦走后,我就忙别的事,这件事慢慢的就从我的脑子里淡忘了。

腊月二十五,下午,我在办公室正看一份材料,老窦推开虚掩的房门进来了,我要跟他打招呼,他却反身关了房门。我迟疑间,老窦突然跪在我的面前,声音有些沙哑地说:“感谢你给我三个孩子报了户口,我给你磕头了!”我一下子明白过来,赶紧跑过去拉起他,责怪他说:“你咋能这样呢?给我磕的什么头,这本来就是应该办的啊。又不是什么大事!”老窦说:“不瞒你说,在我们家里,这就是一件大事啊。”老窦接着叙说道:因为他身体不好,挣不来大钱,家里经济紧张,加之三个孩子一直没有户口,妻子经常和他吵架拌嘴,这次,孩子的户口报上了,妻子也对他另眼相看,也能看到了她的笑脸了。

我笑着说:那就好!

老窦着急地说:“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啊!”

我说:“你快忙去吧,这有什么感谢的?!”

老窦说:“那你们派出所还有什么活要干,我出点力,也算了却了我的一点心意。”

看他执拗的样子,我想了想,对他说:“安装网线给墙上打的孔你就用白水泥补了吧。我让人给你找好白水泥。你明天再来。”

老窦急忙拦住我的话:“白水泥我带来就是,要不了一斤,你就不要麻烦了。”

我一想也是,他们经常干活也知道在哪儿去找,就让他一块带来就是了。

老窦高兴地说:“我明天一大早就来,要不了半个小时就补完孔儿。”

老窦走了,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一直在想,在我们看来很小的一件事情,在老百姓那儿却就是一件大事,或者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老窦好坏也是一个五尺男儿,竟然在我的面前跪下磕头,可见这件事情,在老窦的心里该有多么重要啊!

一有空儿,我的眼前就浮现着老窦在我面前跪倒磕头的那种情形,我的内心总是感觉有些不安。我想,以后的日子里,这种不安的心将一直陪伴着我,直到永远!



2010-2-2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