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28.“七七事变”田代司令亡命之谜

1014316843 收藏 0 46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URL] 30、“七七事变”田代司令亡命之谜 (一)屠户司令 1936年4月,日本广田内阁会议决定加强中国驻屯军,兵力增至5700人,打劫踩盘,这个买卖实在大了。由谁来当这个驻屯军土匪司令呢?会议炸开锅乱套了;争功的,排资论辈的,互相贬低撤台抢头彩的,连广田首相心里也没有个人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30、“七七事变”田代司令亡命之谜

(一)屠户司令

1936年4月,日本广田内阁会议决定加强中国驻屯军,兵力增至5700人,打劫踩盘,这个买卖实在大了。由谁来当这个驻屯军土匪司令呢?会议炸开锅乱套了;争功的,排资论辈的,互相贬低撤台抢头彩的,连广田首相心里也没有个人了。都是自家弟兄,有老大吃的,就没有老二喝的,司令官萝卜帽不像慰安妇,不可能个个都上吧。

此时,一个电话通向广田:由关东军总司令依据野狼樱花推介了一个身经百战的嗜血鬼,关东军宪兵总司令——田代中将任驻屯军司令官。广田暗喜,只有此人才能服众,问了一句,“这个绝妙的主意是谁的点子。”“野狼樱花。”广田记住了这二人。

当广田首相说出田代为驻屯军司令员候选人时,全场大尾巴鹰收起了尾巴哑巴了。对这个屠户出身的刽子手,佐贺县杀人如麻,嗜血成性,黑道龙头老大,身经百战的混世魔王土匪司令,从“九一八”到“一二八”,魔影般贴着这些事件,是大本营的炮头枪手,在座的都自愧不是他的对手。

日本给这个土匪大当家的下了任命书,同时把野狼樱花起草通过的《关东军和中国驻屯军的配置、兵力使用指示》、《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任务》递给田代看时,田代嘴巴一下张开了,映入他眼帘的是:好酒好肉好女人的满汉全席。他在文件批了三个字,福气啊!

这个田代童年时,因弟弟和别人争一包美国骆驼牌香烟,差点被人打个半死。田代操起杀猪二尺长刀,花开了那人的肚腹,未料成了远近闻名的“英雄”,他猛地觉得,要想不被人欺负,须要有刀有枪有人。在与喽啰们的打劫、行剪、绑票、掏窑子,什么顺手干什么的生涯中,养成了凶残暴恶的习性,这个日本黑道土匪,根本没有任何信仰,也没有任何政治观点,甚至连一般的是非好坏也不分。

第二天,野狼樱花起草的《田代、宋哲元协定》,要求由田代出面去和宋哲元谈判签字,田代一听急怒了:“谁的手笔谁出面,我堂堂司令官不是谁家养的猪被人牵着鼻子去妓窝,告诉你,我当年绑日本财政副长女儿红票时,限时三天交一千万美金,不料当夜就交来了三千万,他们全家吓得躲到美国去改行当日语教师。那时,你还在穿开档裤。”说完一把将文件摔给野狼。

野狼目光发绿地咆哮了“怎么着,想翻天?老子发动“二·二六”政变就是为了日军南下进入华北,这才有你的驻屯军司令屁帘儿帽,你知道这些文件里是什么?全是黄金!你不想干,就给我滚回日本佐贺县,以土匪、杀人犯逮捕你。去!自己想法子叫宋哲元签字。”说完摘下田代的司令帽一把将文件塞进去摔给田代。

田代逼急了,今天派人提了一瓶酒一块肉,明天写封信再装几颗子弹,后天送一瓶酒精瓶泡几根烂指头,吓得宋哲元拖了两个月再也扛不住了,这个冀察政务委员长终于签了字——由日本满铁公司在华北设立“兴中公司”,开发龙头铁矿和煤矿,复兴金矿石,太和钢铁厂,还向日本“盘走劫去”海盐和棉花。

文件里面果真全是黄金。

黑道大当家的田代盯准了机会,趁机经商,藏金纳银。为了感谢野狼樱花为他指了这一条黄金路,特地赠送特种军五十根金条。樱花对野狼说:“收下,作为特种军军费。”

有钱有枪有军队有司令官。田代对于今天去策反这个地头蛇,明天去规劝那个强龙虎这些个破嘴皮子的事儿,早就腻烦了。刀是用来杀猪的,炮是用来轰城的。这个嗜血鬼早就坐不住了,与其天天喝酒吃肉玩女人,不如干个天翻地覆,战争,才是魔鬼的擂台。

要发动战争总得打个油头借口吧,当年为了打掉对手黑道头子,田代就借口:“睡了我的艺妓”,带领100人杀了对手祖宗三代,香蕉水混合汽油烧了木屋二条街,火焰三天三夜不灭,从此,田代登上了佐贺县龙头老大的虎皮宝座。耳目线人也混杂进来;某银行家的三菱车几时要走哪条路,某列军需物质列车几时进货站,进口物质货轮几时靠岸......田代指挥打劫行剪,东边放火,西边劫货,兄弟们立即成了土豪,财主,有枪有炮有子弹,快顶上一个联队了。

田代终于惊动了陆军本部,日军招安了这批乌合之众,进入了陆军士官学校。田代一看军事地图,眼前就是深水高峰,沟壑关隘,军事教材与土匪战术一结合,打起仗来游刃有余,官越坐越高,授予陆军中将第二天,他衣锦还乡,拜了天地父母列祖列宗,宴请各道人物,乡里乡亲,田代成了天王盖地虎。连当初被田代剁下一只耳朵的人,一提起田代,就将黑耳罩取下指给别人人看他的耳窟窿。瞧,我和田代那才是老交道啦。

面带骄傲无限荣光的田代更加相信:谣言加谎言,欺骗和煽动,不是撞墙就回头,而是一直要把墙推倒。

干什么活儿,油头就有这么重要。



(二)找个油头打宛平


田代抓起电话骂开了:“一联队长,你他奶奶在卢沟桥是在赏月,还是在赌钱玩女人,武士道功夫别手生了,卢沟桥附近找块野地演习几炮,双方不定时间、不定规矩,开打!老子就喜欢看人打架,听见枪响就听见过年的鞭炮,打,马上给老子打,没有血腥味就不是男子汉。”

不定时间,不定规矩,那叫不宣而战,联队长心里明白了。哈咿了一声,枪炮响了,像爆豆,象打雷,田代听着比吸大烟还过瘾,抓起电话:“找个油头,攻打宛平城,什么借口?你这个猪脑子,什么娘们儿生娃娃要进城,伤兵要住院,老母亲要抓药,实在找不到油头,就说我们的炮弹飞进了城里,要进城把哑炮捡回来。城里是29军宋哲元、赵登禹、何基沣、吉星文,保管一打就滑溜,开不开门都给我撕票的干活。”

1937年7月7日,田代挑起了“七七事变”。第一联队八中队在演习中诈称,一个士兵失踪,要进宛平城搜查。中国守军一碰头:不好,大战在即,日本又要发动新一轮战争了,中国铁血军人守士有责,强硬地拒绝了土匪司令的诡言。

田代一听“呀呵,这他妈那一路溜子,敢不让路,老子今天要绑红票了。”

这时,一群金灿灿的狼群拥进司令部,杀气腾腾地冲向田代瞪着眼,锥子一般的目光利刃飞来,狼尾绕绕翘起,象一把把出鞘的军刀,一副箭在弦上,居高临下,准备扑杀的阵势,它们静候着狼王的下令。

野狼樱花递上关东军菱司令的介绍信说:“特种军前来引导协助部队作战,打好打巧这一仗。”

田代猪血脸一下气红,一把撕碎了介绍信,骂开了:“什么他娘的督战督军的,老子早就不是姓菱的宪兵司令了,我堂堂华北驻屯军司令,打个宛平城象玩个娘们似的,用不着你这些卵毛没长齐的娃娃来指挥我,我命令你们驻扎到卢沟桥去赏七月的秋月,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

野狼目光发绿了,凶光一闪,窜到桌前一把扯断电话线,嚎叫开了:“你这个屠户土匪司令,你当这一仗是你绑银行家的姑娘红票?菱司令叫我们协助你是免得瞎球指挥,《关东军与驻屯军的兵力配置与指挥》的指示,你当司令头一天都为你指定详细了,司令和我们把你抬得上来,就把你拿得下来,只要樱花一个电报,你丫信不?樱花,来把司令电话线接上,让他头脑清醒指挥作战。”

田代一见身边狼群,个个亮起了见所未见的新式武器:打火机式、香烟盒式、照像机式,人狼对峙,险象环生,狼口逃生,绝非易事。野狼示意田代把碎片拾起来,田代拾起后粘贴在军用信笺上,卡进了文件夹,木呆呆地看着樱花接通电话线。

樱花如一夜开放,势不可挡,纤指执刃如持花枝,神如秋月,目射秋江,樱唇含笑,安上窃听器,接好电话线,话筒递给司令:“下命令吧!”

田代抓起话筒,手枪一截帽檐,杀猪般吼叫起来:“炮轰宛平城,轰成垃圾堆。”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