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二代”引发更深社会问题 与父母存隔膜

sunsky2020 收藏 2 13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周孝正

中评社北京2月22日电/80后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如今他们也进入了“而立之年”,其中一些已经成家立业、养育后代,而他们的孩子同样是独生子女,这些孩子被称为“独二代”。

和第一代独生子女一样,冷漠、自私、无法合作等诸多问题也延续到了“独二代”身上,甚至更甚,在未来,他们长大之后,会引发比“独一代”更深的社会问题。

北京晨报报道,著名社会学家、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表示:“第一代独生子女失去了手足之情,到第二代,这种情况雪上加霜,不但没有手足之情,甚至不再有舅舅姑姑、叔叔大伯,人格上的残缺将比第一代更加严重。”


周孝正

教授、著名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国家资源报告撰写者。1988年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任教,讲授“当今中国社会和社会问题”与“人口社会学”等课程。进行人口、环境、资源和可持续发展研究。


再次失去亲情的一代

上个世纪,我们开始实行计划生育,第一代独生子女出现。早在将近20年前,当第一代独生子女出生不久之时,社会对于独生子女的担忧已经出现,1993年的《夏令营中的较量》让人记忆犹新,中国孩子在日本孩子面前全面败北曾让很多人震惊。后来作家陈丹燕的《独生子女宣言》,更是让世人真真切切地触碰到独生子女们脆弱、敏感、困苦、骄傲的心灵一面。周孝正说:“独生子女带来的问题很多,比如说亲情缺失。亲情不仅仅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感情,还包括手足之情,这是亲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意味着他们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种心理上的情感没有了,少了这种体验,独生子女成了心理上和人格上有缺陷的一代人,孤独、自私等问题一一出现。”

如今,独生子女再生独生子女,周孝正认为这种人格和心理上的缺陷已经是雪上加霜,“第一代没有手足之情,到了第二代,连叔叔伯伯、舅舅阿姨都没有了,这意味着他们失去了更多。中国1亿人失去了手足之情,失去了亲情中很大的一部分,他们的成长在心理上必然是有缺陷的,可以说现在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刻,未来的情况要比我们想像的更加严重。”

两代独生子女天然隔膜

独生子女再生独生子女,两代独生子女相遇,使得更多人真正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实际上第一代独生子女在心理上并未真正成熟,却已经要担负起为人父母的责任,显然,他们做得并不好。

实际上,“独二代”大多数是由爷爷奶奶抚养,“独一代”尽管已经生了孩子,但是他们自小习惯了被别人照顾,尚未学会怎样照顾别人,基本上不会抚养孩子,甚至没有抚养的意识,曾有媒体报道过一个年轻父亲带孩子到医院检查,但检查完后面对好几个孩子竟然认不出自己孩子的事情。

不会抚养孩子的后果显然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因为从未亲自抚养过孩子,“独一代”和“独二代”之间存在着一道天然的隔膜。正是因为“独二代”被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抚养,上一代疼爱孙子孙女,这本是人之常情,但是这个常情却导致了严重的后果,即“独一代”和“独二代”之间的冲突,被骄纵惯了的孩子不但不愿意服从父母的管教,更甚者与父母之间的亲情也很淡漠。也就是说,“独一代”失去了手足之情,“独二代”不但没有手足之情,甚至连父母之情也非常淡漠,正如周孝正所说的“雪上加霜”。

市场竞争法则下的冷漠

不仅仅是亲情的缺乏,在市场竞争环境之下出生和成长的人更有着天然的机器般的冷漠,只承认竞争法则而不讲其他。美国莱斯大学学者裘斯洛‧埃格长期研究中国独生子女问题,他曾表示:“对于不少孩子来说,他们接受到的不是一种人的自然成长,而是一种类似工具的积累进化。”

裘斯洛‧埃格表示:“城市和社会因为发展的需要,反覆强调的就是铁面无情的市场经济法则。在幼年,这些孩子通常被一个人关在家里,反覆地练习钢琴或做功课,以便将来可以成为强者。作为工具,冷漠是相当正常的一种属性;至于孤独,因为这些活生生的孩子无法反抗这种工具的特性,只能习惯性地把自己隐藏起来,久而久之就会在内心产生出一个自我封闭的世界。而且,当他们接触到社会时,越来越多的事实也让他们发现,成为工具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事实正好如此,一位初中生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从小就听爸爸妈妈说现在是竞争社会,只有读好书才会有出息,将来才能赚钱过上好日子。他们还说女孩子一定要靠自己,所以我一直很用功,我相信我会比别人强。因为,这个社会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

在情感上的缺陷之外,“独二代”还面临着价值观的扭曲问题,这在目前的孩子当中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人口负增长带来社会问题

“独二代”再次引爆独生子女的社会问题,不能不让人想到问题的根源。周孝正表示,独生子女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其目的是为了缓解人口爆发的问题,但是事实上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从上个世纪80年代至今,尽管有人说独生子女为中国少生了3亿人,但其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其实是社会进步带来的必然的出生率下降。”

“但是社会人口负增长会带来很多社会问题,比如说老年化的问题,另外就是劳动力问题,农村人口是劳动力的主要力量,农村都生一个孩子了,进城务工的比例就变得很小,劳动力未来可能出现缺乏。”周孝正表示。

除了“独二代”,周孝正还谈到丁克家族的问题,他说:“现在很多丁克家庭不愿意要孩子,尽管目前这种现象还不普遍,但必须引起重视,一旦多起来,必然会产生巨大的社会压力,对于未来的人口、养老等问题都将影响深远。”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