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四卷 卧虎神枪 第101章 军火(二)

米加步 收藏 2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85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李霸天和李金龙献出了他们家的全部祖传的三千两黄金,五百两黄金,这一次八路军只取五百两,剩下的两千五百两还由李家父子保管,这是因为黄金的藏匿地点真的是保密到了极点,如果没有李家的传人在场,还真是取不出来。由高洪涛团长,营长吴大力和李九松,还有秦克和刘阳共同给李家父子打了一张借条,签了名字,按了红手印,约定战后归还。

秦克把五百两黄金送给了横川大介。

高团长为表示八路的诚意,当横川大介同意把枪卖给八路以后,就在坝城给他拨了一个小院,专门让他居住,也没有派兵看守他,给他充分的自由。

横川大介高兴的简直疯了一样,黄金五百两,全都了他自己,这笔金子他要独吞,他要带着这笔金子离开他所在的日本商行,他再也不回日本了,他连爹妈老婆孩子都不要了。有了这么多金子,金子就是爹妈,而且比爹妈还亲,到了国外,再找个美丽的外国女人,老婆孩子全有了。横川大介就是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横川大介把提货单交给了秦克,金子一到手,他就想溜,天刚蒙蒙亮,他就把金子全放在了昨天雇的那一辆马车上面。他刚想上车,突然之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四个八路军战士,四把盒子炮那冰凉的枪管就顶在了他的身上,他大惊失色,心道,这些土八路还真是不好对付。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横川大介用中国话说。

“横川先生,你这是要去哪里呀?你还没有陪着松下一郎去洪口提货,就想溜呀?再说了,洪口的仓库里有没有这批货还不一定呢?”刘阳从马车后面转出身来,同时眼睛里射出两道寒光,直直地盯着他,看的他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刘,刘营长,你一定要相信我,这批货就在洪口的仓库里,一千支毛瑟手枪,还有随枪奉送的十万发子弹,一支也不会少你们的。”横川大介皮笑肉不笑地说。

“我是副营长,你要搞清楚,鉴于你如此不守信用,你的这五百两金子暂时由我来保管,等我见到货之后,再把金子还你。”刘阳冷冷地说,他一摆手。一个八路军战士押着马车就走。

“刘营长,不,刘副营长,你,你不能不守信用,把金子再抢走呀?”横川大介真的急了,他想去拦住马车,却被盒子炮顶住了脑袋,他就不敢再动了。

“是你先失信的,也就别怪我了,不过,请你放心,只要我见到了货,你可以马上走人,你的金子,一两也不会少你的,而且,你想去哪里,我可以让我们的人护送你去,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的,这是高团长亲自说的,八路是很讲信用的,不像你,拿了金子就想跑。”

“好了,回吧?回你的屋里去,再睡个回笼觉。吃过早饭,你就要和松下一郎夫妇出发了,去洪口,去提你的千支手枪,万发子弹。”刘阳笑着说,转身走了,不再理他。

“刘营长,刘副营长……”横川大介就是再叫,也叫不回刘阳的人,再说了,刘阳本来就对副营长这个位置不太感觉趣,他想当的是营长,但是,在众人面前,他又不好意思让别人叫他营长,虽然心里想。

秦克把金子给了横川大介之后,就让刘阳就带着几个战士守在横川大介的门外。千万不能让这个小日本给跑了,这一半天就要出发去洪口了,横川大介一溜,这事儿还真是有些不太好办了。没有这个横川大介,连日军的军火库在哪里都不知道。虽然秦克让横川大介画有一个军火库所在位置的草图,但是,是真是假却不清楚。对于日本人,还是多留一个心眼儿为好。

这下子真好,刘阳把横川大介逮了个正着,还把金子如数收回,这真是一举两得,当然了,这样做全是为了能把军火安全地运回来,只要军火得到了,还是会把金子还给这个日本商人横川大介的,他也算是为中国抗战立了一功,虽然他也是个日本人。但是,人跟人毕竟不一样,就像渡边小杏和美子,不也是日本人吗?她们也帮着中国人做一些事情的。


秦克和美子一起出了坝城的南门,向洪口进发,当然了,横川大介也一起去,他们还是坐着横川大介所雇的那辆马车,洪口距坝城七十里地,坐马车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到。他们都穿着一般日本人日常的便服,美子穿着和服,这样比较有利于一路上的通行。坝城到洪口这一路上都在鬼子的势力范围之内,一路上却是比较荒凉,行人很少,这全都是小鬼子给闹腾的。

洪口在坝城东方偏南一些,在一个山谷之中,南北全是高大的山坡,洪口倚山而建,山城一体,地势显峻,城墙高大,也只有东西两个城门,七八米高的城门楼上面还有一个三米多高的瞭望塔,上面仅能站立一个人。城门口都挖有三米宽,三米深的壕沟,沟底布满了尖锐的竹刺,进出城门都要经过一座能起降的木制圆木吊桥,吊桥的控制装置在城门楼上面。需要有两个人同时绞动摇把,绞起手臂粗细的缆绳才能把吊桥吊起。白天吊桥放下,晚上天一擦黑,吊桥就吊起来,城门关上。小鬼子觉得只有这样才比较安全。

自从荣城和坝城先后失守,成了八路军的天下,洪口的鬼子就更紧张了,上午九点才开城门,放吊桥,下午四点就要升吊桥,关城门了。

洪口同样驻守着鬼子的一个大队,成田阿南大队长生性谨慎,特别是在洪口城里南坡下还建有一个军火库,更是觉得责任重大。里面存放的全是步兵炮(就是小钢炮)的炮弹和各种枪械的子弹,倒没有什么枪械。再者就是私存着横川大介所在的日本商行的私货。横川大介是想把这些盒子炮私卖给国军或者土匪,狠捞一笔,因为从日本政府来说,他们是不允许日本商行干这种事情的。可是,日本商行看见德国商行贩卖毛瑟手枪发了大财,眼睛珠子都红了,正逢乱世,此时不发财,何是发财呢?一旦战争结束,这些枪还卖给谁呢。横川大介也给成田阿南大队长不少的好处,要不然,成田阿南绝对不会让他把枪支弹药存放在军火库里面的。

每天成田阿南光派到城门口把守的就有二十个小鬼子,分成白天和夜里两班,每班有一个小队长带队,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而且,对每一个进出洪口的中国人都要仔细盘查,全部搜身,不分男女,别说带把枪进去,就是带进一根针也难,当然了,日本人就除外了。秦克把他的盒子炮也换成了小鬼子的王八盒子,因为小鬼子是不用盒子炮的,用的全是王八盒子。秦克对枪支方面没有太多的挑剔,什么枪到了他的手里,全是运用自如,有如神助。

在城门口把门的小鬼子分为两拨,一拨在吊桥跟前,壕沟外面,这里有四个鬼子。过了吊桥,来到城门口还有一拨鬼子,这一拨是六个鬼子,还有领头的鬼子小队长。

在白天守把的鬼子小队长叫鸠山图止,是个十分爱占小便宜的家伙。

来到城门口,众人下车,马车跟在后面。

横川大介是日本人,和守把吊桥的四个小鬼子用日语说:“各位辛苦了,我是你们成田大队长的朋友横川大介,这两们是我的朋友松下一郎和他的太太美子,请多多关照。”说着话,递给了一个小鬼子几包香烟。

他一摆手,秦克和美子也赶紧上前一步,一鞠躬,秦克也同样用日语说:“各位辛苦了,请多多关照。”美子只是鞠了个躬,没有说话。

这个小鬼子,看着漂亮的美子,睁大了眼睛,嘴馋的了不得。

秦克见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大洋,递给了小鬼子。

四个小鬼子相视一笑,说:“没有关系,我们都是日本人,应该的,应该的。你们进城吧。”把大洋装进了他们的口袋。

一个小鬼子把马车夫上上下下仔细搜了一遍,再去看马车上时,横川大介忙说:“这车上全是我的东西,你就不用再检查了。我就是卖枪的,还用再捎把枪进城吗?再说了,我就是向成田不队长借把枪防身,他也不会驳我的面子的。”

小鬼子一听,点了点头,笑着,一摆手,放行了。

秦克他们上了吊桥,马车也跟在他们的身后。横川大介小声地说,话里话外都是一些埋怨之词:“松下君,你也太大方了,一会我见到鸠山小队长,他更是爱财如命,你要给他多少钱呢?”

“我是怕他们对美子动歪脑筋,破财免灾吗?钱什么也不算。”秦克说。

美子听在耳里,甜在心里,看来,她跟了秦克这个中国人是跟对了,还算没有看走眼。不过,对秦克有意思的中国女人像不止一个,好男人吗,哪个女人不想嫁呢。

“是啊,松下君,你说的对,在下佩服。”横川大介频频点头。

他们说着话,就走过了吊桥,来到了城门口,六个小鬼子两边站立,中旁边的一把太师椅上坐着的正是鸠山图止小队长。

“鸠山队长,我又回来了,你辛苦了,还请多多关照。”很显然,横川大介和鸠山图止认识,他说话也随便了一些。

“噢,横川君,你又回来了,是不是找到买主了?你发了财,还请你多多关照关照我呀?”鸠山图止说话倒是很客气。

“鸠山君真是神算,我的货已经出手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松下一郎,这是她的太太美子。松下君可是个财神爷,而且,在中国是手眼通天,和国军,土匪都做过生意。”

“鸠山君,你辛苦,请多多关照。”秦克和美子都是一鞠躬,秦克用日语说道。秦克从口袋里抓了一把大洋,又塞进了鸠山的手里。

“这,这是干什么?”鸠山图止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还是很快地就把大洋装进了他的口袋。

“鸠山君,你就别客气了,这也是松下君的一点儿心意。”横川大介给打着圆场。

“这,多不好意思。”鸠山图止笑的嘴都裂开了。横川大介又赶紧忙着给他点上了一支香烟,并把剩下的烟也放在了他的手里。

阎王好见,小鬼难挡。不把这些把门的小鬼子料理好,进出是很不方便的。横川大介也深知这个道理。

鸠山图止终于也放行了,秦克他们就进了城,一走过城门,他们就坐上马车,来到了横川大介在洪口的家。

横川大介也是为了做生意方便,就在洪口买了一个小院。屋里屋外,全是日本式的,美子一看,显的相当的亲切,脸上就露出了笑。横川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想对美子动歪脑筋。

“横川君,美子是我的太太,你要有什么非份之想,可要小心我腰里的家伙。”秦克看出来了,他拍了一下腰间的王八盒子,警告着横川大介。

“不,不,哪能呢?我只是看看美子真是太漂亮了,中国有句老话,朋友妻,不可欺。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横川大介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样最好,否侧,别说我的子弹不长眼睛。你虽然得了金子,也会让你花不出去。”秦克笑了笑。

“松下君,你说到金子,我就来气,中国人还真不讲信用,你前脚把金子给我,后脚那个刘营长,不,是刘副营长,他就把我的金子合给抢走了。”横川大介有些气急败坏地说。

“横川君,你在开玩笑吧?那可是五百两黄金呀?八路刚给我,我就给你送去了,现在你却说金子又被八路给抢走了?我却不信。”秦克大睁着两眼装糊涂。

“你不信。唉,对了,我有人证。”横川大介转身出了屋,不一会儿就把马车夫叫了进来,想让马车夫给他作证。

“你说,今天早上,我的五百两金子是不是让八路给抢走了?”横川大介用中国话问马车夫。

“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金子。”马车夫一句话,把个横川大介给气的差点儿没有背过气去。

“哈哈哈!”秦克笑了,“横川君,你还真够幽默的,开这样的玩笑。”

“你出去吧,把你的马车停好。你就睡在你的马车里,我用你的时候就去叫你。”横川大介一想,真是的,马车夫是没有见过他的五百两金子,这也不能怪人家。他就把马车夫打发了出去。

“你们在我家里等着,我先去拜会成田大队长,和他说说你提货的事情。”

“横川君,你请便,我们等着就是了。”

横川大介走了。

“秦克,我看横川说的话不像是假的,难道你们八路真的把给了他的金子又抢回去了吗?”美子问。

“美子,这一点你就放心吧。我们八路做生意,最讲究买卖公平,只要我们把货拿到手,不会少给他一分钱的。”秦克说。

“嗯。”美子一个微笑,就没有再说话。

横川大介去了很长时间,眼看就到正午了,他还没有回来。秦克的心里就有些打鼓。再看美子时,她正微笑着看着他。秦克的心里就是一动。

“美子,你肚子饿了吗?”

“嗯。有一点儿。”

“这都快晌午了,横川君还不回来,看来,他是不想管我们午饭了。这好办,我们就自己解决。走,我们上街走走,找个饭馆,填饱肚皮再说。”

“那好吧。”美子很温柔地说。美子总是这么温柔,让秦克都有些错觉了,好像美子现在已经真的是自己的妻子一样。

秦克和美子出了门儿,却看见马车夫正坐在马车上啃着自带的干粮,秦克看见了,他手里拿的是几个烧饼。

“美子,你看,马车夫都已经开饭了,而我们,还饿着肚子呢。”秦克说的是日语,他自从出了坝城的城门以后,还没有说过一句中国话,以免露出破绽,让小鬼子起疑心。

“他就只吃烧饼,怎么能行,要不,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美子说。

“是个好主意,但是,在这里却行不通。我现在假装是日本人,而你真是日本人。我们两个日本人,是不会请一个中国的马车夫下馆子吃饭的。会让洪口的日本军人怀疑我们的身份的。”秦克说。

美子听了,笑了笑,没有说话。

洪口城是一个长条形的城市,从东向西也就一条大街,路倒是挺宽,全是一水儿的青石板路。这就是靠山吃山,山上有的是大青石。

街上的日本人很多,时不常就要碰到一个小鬼子带着一个穿和服的日本女人,秦克觉得有些奇怪。难道鬼子允许带家属来中国打仗吗?

但是,秦克很快就发现了,她们这些日本女人全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这是一个很阔气的两层小洋楼,高高的门楼,上面有一个很大的招牌,上写三个正楷大字:“春香楼。”


第101章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