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最终章 新希望 第六节 反应部一、二号首长

台海争锋 收藏 11 40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84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那一夜,整节车厢里几乎每时每刻都传来伤病员们痛苦的哀嚎声、咳嗽声以及沉重的呼吸声。而那些巡诊的医生们更是忙碌得不可开交。在几个小时的路程中,车厢内的灯光因为要抢救伤员的缘故,先后又被点亮了好几次,我心里一边抱怨着那名参谋怎么帮我们安排了这么一辆车,一边也放弃了再次入睡的奢望,只是裹着毛毯静静地躺着,期盼着黎明早早地到来。

还好,因为是后送伤员的列车,所以路途上还算是畅通无阻,除了报告空袭的警报灯闪了两次外,列车几乎没有停过。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火车抵达了北京南部一处偏僻的站台,车门被拉开后,早已起身的我和赵元博,像逃命似地离开那节令人心情格外沉重的车厢。

下了车之后,天还没有亮,因为灯火管制的缘故,天上的星星甚至是银河显得格外得明亮。与潮湿的江南相比,六月北京的早晨,不仅干爽无比,晨风袭来的时候,甚至还有一些微微的凉意。

不一会儿之后,刚才还冷冷清清的站台很快又显得忙碌和嘈杂起来,救护车、军车带来了无数的医生、护士和志愿者,另外,还有两个下了车便举着牌子的人显得特别扎眼。我和赵元博再仔细一瞧,牌子上赫然写着赵元博和我的名字,原来他们俩不是别人,正是作战部派来接站的参谋和司机。

那两名接站的同志把我们带出车站,上了一辆猎豹。车子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便来到北京公主坟,反应部征用了一座毗邻海、空军大院的学校用作临时的办公大楼。那名参谋帮我和赵元博找了两间空的宿舍,进了房间以后,我什么都没想,倒在床上便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地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外面渐渐地开始嘈杂起来的声音把我重新拉回到了现实,我正想再睡一会儿,可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不紧不慢的敲门声。

打开门之后,一位保养得很好、皮肤白皙的中年上校来到我房间,他微笑着对我说:“您好,我是政治部干部处的章干事,立早章,请问,您是特种作战处新报到的李副处长吗?”

我赶紧点了点头,随后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握了握。

“李副处长,白部长和政委已经到办公室了,您看,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去报到了?”他客气地问。

“章干事,我全听您安排!”我也客气地回答他。

“那好!赵元博副部长已经去了,现在白部长正跟他谈话呢!要不,咱们先去卜松政委房间?”

“好的!可以!”我回答道。

出了房间,我跟在章干事身后,一起向三楼的方向走去。来到政委办公室门前,章干事冲着外间办公桌后的一位大校眨了眨眼睛,然后轻声问:“罗秘书,政委在吧?现在方便吗?”

那位大校微微点了点头说:“政委已经在等着了!”

那位被称作罗秘书的大校说完便轻声站了起来,先凑到政委虚掩的门前听了一下,见里面没啥动静,便轻轻地敲了敲门说:“报告政委,干部处章处长带着特战处的李副处长来报到了!”

“好的!让他们进来吧!”一位老者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

听他们的对话,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位上校并不是什么干事,而是掌握我们反应部所有军官资料和升迁的干部处长。

在章处长的带领下,我进了政委房间。只见一位头发花白、带着一副老花眼镜的上将,把目光从手里的文件上挪开,抬头扫了我和章处长一眼,令我没想到的是,上将竟然微笑着站了起来,并且伸手指了指他办公桌前方的沙发说:“小李来啦!坐吧!”

看到政委竟然起身寒暄,我一下子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一时间觉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这时,章处长在一旁笑了笑,直接把我按到沙发上说:“李副处长,政委让你坐你就坐嘛!到了这里还客气什么?”

卜政委看到我紧张的样子,笑笑点了点头说:“小章,没事了,你忙去吧!”

章处长离开后,我有些紧张的挺直了腰,把半个屁股摆在沙发上。

“李拓!江苏苏州人,29岁,对吧?”卜政委慈祥地看着我,笑眯眯地问。

听了这些,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并回答说:“是的,29周岁,再过三个月就30了!”

“嗯!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在老山前线刚当上指导员!”政委点点头说:“很好,我们机关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打过仗、文化基础还厚实,好好干,前途一片光明啊!”

我笑了笑说:“政委过奖了,我李拓只是一介武夫,到机关主要是来向各位首长学习的!”

政委听了这话,摇摇头说:“不对、不对!只所以要抽调一部分优秀的、有作战经验的基层军官来我们机关,是我们的机关同志要向你们学习。现在的机关,特别像我们这种高级机关,就是需要你们这些务实的基层军官来帮我们换换风气、换换血液,去一去官僚之风、整一整浮夸之风啊!”

听了这些,我都不知道怎样接口。

政委看着我,接着说:“李拓!我仔细看过你的档案了,包括今年年初,你带队去日本那段国家一级的绝密档案,从你的履历来看,可以说无懈可击,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

卜松政委顿了顿,接着微笑地说:“另外,你跟咱们白部长家二丫头的事情,咱们反应部的消息灵通人士,全都略知一二。”

卜政委看我脸上有些尴尬,非但没有停下来,而是接着笑眯眯地说:“李拓,我老卜跟你说句实话,我挺看好你们俩的。我跟老白,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当年我们俩都是大学生,他当副连长,我当指导员,他当连长,我又是他指导员,后来同一年去国防大学镀金读研究生,毕业后本来我们俩都可以留校当教员的,可那年正好赶上二炮部队大扩编,需要政工干部,所以我就下去当了旅里的政治部主任。”

看着政委回味往事、感概不已的样子,我心里纳闷,他怎么会跟我这个新人讲这些。

只听他话锋一转,接着说:“呵呵,李拓啊!我跟老白这么多年的交情,不是我在他背后说坏话。说实话,老白这个人吧,要思想有思想、要写能写、看问题也看得透彻,可就是书生气实在太重。有些人吧,他书读得多了,就开始有些愚,对自己的道德修养、对家人孩子的要求也有些严得不近情理,严得有些过了头。可他不明白,他现在已经不是国防大学的一介书生了,而是掌握着国家关键资源的部门领导了啊……”

卜政委叹了口气,接着说:“本来,凭你的履历和战功,来咱们反应部当特战处处长,谁都不会有闲话,你李拓是从战场上九死一生回来的,谁也不会说你是攀着老白家的关系爬到这个位置上的,可老白他就是一根筋,本来我们反应部常委敲定的事情,可他作为一号,愣是说你资历还浅,如果我们任命你当特战处处长,就要追究你在台湾和上海违纪的事情。我们其他常委也拧不过他,所以给你下了副处长的令,不过以副代正,李拓啊,你不会因为这个有意见吧!”

听到政委这么说,我赶紧摇了摇头说:“政委您放心,就像您刚才说的,我李拓是从战场上九死一生的回来的,其实早就不在乎职务、军衔、功勋这种身外之物了,只要组织需要,你们就是把我放到基层去当个连长、排长,我也没有任何意见,更何况在我犯了好几次错误后,组织上还这么信任我、关心我、保护我!”

“那就好!那就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卜松政委如释负重地点点头,最后还打趣地说:“看来白家二丫头真是没看错人啊!其实李拓,老白在你职务晋升这件事上卡你,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咱们反过来想想,这说明他认可你这个女婿,把你看作是自家的孩子了,不是?”

我有些尴尬的苦笑了两声点点头。

最后,卜政委重新站起身来,一边向我伸出手,一边说:“那好,就这样!听说今天下午你就要跟着部长飞莫斯科!等会儿你就去老白他办公室,看看他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这时候我也赶紧起身来使劲地握了握政委的手,最后在离开前敬了个礼,缓缓地退出了他的房间。

我退回到外厅,坐在沙发上正在同罗秘书聊天的章处长,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咱们政委人挺不错,一点官架子都没有,挺和气的,对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

“走!再去部长办公室看看,看老爷子同赵副部长的谈话结束了没有!”章处长起身,扔给罗秘书一根烟,点了点头说:“罗秘书,等不忙的时候能不能赏光吃个饭。”

“行!没问题,到时候我做东!”罗秘书笑了笑说:“我侄子的事情就全摆脱你这个大处长了!”

“嗨!拜托什么呀?你罗兄的事不就是我章某的事!”章处长诡笑了一声,叹了口气说:“年轻人都有一时冲动的时候,到时候分配的时候,我把咱大侄子留在训练基地当教官,不让他去上海的特战二旅。”

“好!真是太感谢您了!”

“不提谢,提谢就是您罗秘书不把我章某当兄弟。”

听着他们俩的对话,我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能站在一旁假装无动于衷……

白望南的办公室与卜松政委的办公室,呈对称的位置位于三楼的两侧,他们的中间除了中央楼梯外,还有秘书办的几个办公室、警卫室和机要室。

等我们来到白部长的办公室门口时,赵元博恰巧低着头从里面出来,他看了我一眼,笑笑说:“臭小子,赶快进去吧!”

白望南的办公室同卜松政委的办公室风格截然不同,在卜松政委的办公桌上,各种文件和通报,分门别类,摆得整整齐齐,而白望南的桌上,只有两摊,一摊貌似是翻阅过的,被扔得乱七八糟,另一摊则整整齐齐地放在他的左手边,显然还没看,另外,在他办工作桌后方的书柜中,各种各样的书籍也是摆得横七竖八的,从杂乱的程度来看,就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翻书,或许,他还会经常从书本中找思路、找答案。另外,在他办公桌的一角,竟然还有一本翻得很旧的《论语》,这不仅让我想到赵匡胤手下那个依靠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赵普。

白望南并没有像卜松政委那样和蔼可亲,看到我进门后,只是点点头说:“李拓,坐!”

等我坐下后,他并没有理睬我,而是把我晾在一边接着看手里的文件。等了好几分钟,他在看完的文件上签了字,并且写完批示后,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我说:“李拓,下午跟我去俄罗斯谈判的事,他们都告诉你了吧?国内还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吗?”

“嗯!没什么其他事情了!”我点点头说。

“那就好!回头给你家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白望南看了我一眼,接着说:“你在日本、西藏的时候干的不错!立了大功!”

“部长,我们只是执行您的命令和计划而已!”我谦虚的说。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西藏的整个行动计划,特别是整个渗透计划,完全是由你来制定的,这一点我清楚得很!毕竟是特种作战专业的嘛!”白望南鹰隼般的眼神稍稍缓和了一下。

听了这些,我只能笑笑。

“东南战区的雷林传来的战报上,对你在上海的表现也大加赞赏,不过,我也听人说,你这次在上海又冲动了?”

听了这些,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李拓,你是军官、不是战士,如果在战场上,不能将自己的感性纳入理性的有效控制之中,不仅对自己不利,还会把整个部队带到很危险的处境,你知道吗?打仗难免要死人,难免要牺牲战友,如果因为江湖义气般的感情而发怒,那是匹夫的行为,不是一名优秀军官的行为,明白吗?军官在战场的任务是调动、激励战士们的斗志甚至是狂热,而本身,却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来判断形势、指挥战斗。李拓,你在战场上始终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于这一点,我感到很失望!”

我没想到白望南竟然会如此严厉地批评我,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竟然冲动地反驳道:“部长,在上海,我的确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而且我也不否认枪杀那名间谍,其实只是纯粹地为田信报仇!您知道吗?田信他才25岁……”说了这些,我竟然收不住嘴,最后还说到:“听说部长您以前也打过仗,不知道在老山前线,您有没有切身体会过战友牺牲在自己怀里的痛苦!”

看着白望南的脸色渐渐转白,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我赶紧将剩下的话咽回嘴里。

或许白望南走上高位后,还没有遇到过胆敢当面顶撞他的人,办公室里竟然沉默了下来。

白望南沉默了许久,最后犹豫了一下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连攻打者阴山,出发的时候有一百来号兄弟,退下来的时候只剩下十五个人,包括我还有咱们卜松政委!而且,我们那次进攻还失败了……”

听了白望南的话,我感到非常震惊,我没想到对越作战的时候,竟然也有如此惨烈的战斗。

我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最后还是鼓足了勇气说:“部长!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白望南摆了摆手,笑笑说:“你还年轻人,又是第一次接触战争,我不能以要求自己的标准来要求你!”

“部长!您刚才说得对!我回去以后会反省的!”

“不去说他了!我想卜松他们一定要把你弄到机关来,也有历练你的意思!”随后,白望南扬了扬手中的密件说:“日本情报厅那边,还有我们的情报部,都有不少情报显示,美国已经在计划动用战术级别的核武器了,我想,核打击会对我们整个战局、前线的士气以及国家领导人的心理产生很大的影响?而且思考常规战争的战略与核战略,完全就是两套世界观和方法论。你对这件事怎么看?你觉得美国人会把第一枚核弹会扔在哪里?”

我简单考虑了一下,便自信满满地说:“无论是从战略目标还是美国人的道德观来看,战术级别的核打击对象,都应该是军人而不是平民,是战场而不是城市,而且,如果敌人要想发挥核武器的最大效能,那么对象应该是我们重兵集结的地点,比如扬州、南通等等我军预备队集结的地方。”

看着白望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状了状胆接着说:“另外,如果美国人使用的是战术核武器,那么说明美国人心里也没底,想以此来试探我们核反击的决心。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他们可能会将核打击对我们的损害控制到最小。”

白望南听完之后,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最后他问:“就这些?”

我点了点头回答:“我想到的就这些!”

最后,白望南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脑子动得还算快,有几分急智。”

听到老爷子表扬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可惜白望南紧接着说:“可是李拓,在机关工作可不比基层了,运筹帷幄不同于战场拼杀,在这里不需要你非常快地做出判断,而需要你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他说完后,扔给我一叠资料说:“核打击关系到几十万人的生死,可不是凭着几个人拍拍脑袋就能制定对策的!我们在机关工作,就要尽可能地在掌握充分情报的基础上,通过系统地分析和换位思考来判断结果。你回办公室把资料看一下,下午飞机上我们再谈这个问题。”

“是!”我接过了他手中的资料。

正在我准备离开前,白望南站起身说了句:“稍微等一下!”

说完,他拉开办工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札捆好的信件说:“这是羽然写给你的信,我跟羽然她妈考虑,你在前线作战没个一定,怕丢失了,所以先代你保管,现在物归原主。”

看着十几封粉红色的信件,我有些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赶紧接了过来后说:“谢谢部长!”

“谢什么!本来都是你的东西!”

从白望南最后的表情中,我看到了一丝慈父般的笑容。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