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官二代”同“富二代”的联手 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154
导读:孙锡良:“官二代”同“富二代”的联手 作者:孙锡良     摘引:山东新泰提7个副局长6个80后 最年轻23岁,其中,年龄最小的是王然,女,山东新泰人,1986年7月出生,大学学历,管理学学士、经济学学士。王然参加此次考试的成绩为笔试64.83分、面试86.00分、综合75.41分,而2008年,她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成绩为笔试52.8分、面试79.2分、综合64.88,两次考试的面试成绩都远高于笔试成绩。原岱岳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助理审判员刘婷婷,才25岁,拟任新泰市人民法院副院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锡良:“官二代”同“富二代”的联手


作者:孙锡良


摘引:山东新泰提7个副局长6个80后 最年轻23岁,其中,年龄最小的是王然,女,山东新泰人,1986年7月出生,大学学历,管理学学士、经济学学士。王然参加此次考试的成绩为笔试64.83分、面试86.00分、综合75.41分,而2008年,她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成绩为笔试52.8分、面试79.2分、综合64.88,两次考试的面试成绩都远高于笔试成绩。原岱岳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助理审判员刘婷婷,才25岁,拟任新泰市人民法院副院长。。。。。。。




新泰市的“大胆用人”是不是个案呢?不是,全国各地方政府都存在类似问题,打着“干部年轻化”幌子进行暗箱人事布局才是问题的核心之所在。




“干部年轻化”这个提法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提出的,它在一定程度上优化了中国干部队伍的年龄结构,尤其是在中、基层政权干部得到了优化,虽然在实施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庸俗化、短视化的倾向,但总体上是较为正面的,群众也是支持的。




自从进入二十一世纪开始,年轻化的进程出现非常大的问题,首先是大量“官二代”借各种名目挤入政坛,并且有相当部分“官二代”已经身居高位,在全国也具有相当大范围的普遍性,近几年,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很多富二代通过父辈积累的财富,要么在国内名校获得较好的学历,要么到国外混一个“海归”,他们凭借超越常人的财力迅速在中国各级政坛暂露头角,有的挤入“人大、政协”,他们试图通过对政坛的渗透维护其父辈的地位。




从人权的平等性来看,不管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都有与所有中国人相等的从政权,本不该单列出来讨论此事,我之所以要讨论此事,说明事情并非如理想中那样每个人都享有平等权,而且已经是呈现了极大的、绝对的不平等,县、地、市级政坛已经沦为“权力交换、金钱开路”的“大商圈”,除非你在能力上绝对超群,否则,你不可能在政坛上获得一席之地,顶多也就是一个政坛垫脚石,一般人很难有有较好的政治前途,新出现的两个“二代”间的联手已经开始要在中国政坛形成“垄断”局面,这对于那些出身平民化的所有人才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必将会引起新的社会矛盾。不要以为现在问题不严重就不引起警惕,等到气候形成了,老百姓就麻烦大了。




“官二代”和“富二代”为什么要急于进入中国的政坛?说一千、道一万无非就“利益”二字,尤其是在中国现行的政治生态下,只有取得强大的政治公权力才有可能保护到他们“二个集团”的既得利益,“官商勾结”在两个二代之间正在形成新的传宗接代的方式。有很多“专家”认为:官员和富人这样操作是因为他们恐惧穷人仇富而不得不产生的自卫行为。其实错了,正是由于这两个集团的大量违法行为给他们自己埋下了不安的定时炸弹,才会导致他们恐惧,不要把人民看得那么无知,如果他们都是清正廉洁的好官,有哪个老百姓会去侵害他们的利益?如果他们都是合法致富的人,有多少会去抢他们的财富?要说有仇富的人,那也只是极个别没有觉悟的人,这部分人得不到最大多数人的支持,成不了气候,“两个二代”的联手,与其说是害怕人民,不如说是想进一步深化对人民的掠夺,进一步加强对人民的控制。




“两个二代”的联手到底形成了多大的政治气候?具体数字不好列出,但是,大家不妨从两个方面去看:一方面从最高层面去看,全国“两会”中的人大、政协代表中有多少是“官二代”和“富二代”,有多少代表的下一代又成了“官三代”?有多少“富二代”成了“官二代”?另一方面,再从省、市、县各级政权看,有多少“官二代”和“富二代”堂而皇之地进入了政府的各个要塞位置。山东新泰市七位副局长六位80后只不过中国基层政权政治生态的一个缩影,影射出的是中国目前政治环境的异常出位的真实面貌,我们对准的目标不是80后,而是不正常的用人现象,就目前而言,也许这两个“二代”在中国还不具备绝对统治力,但是,如果不加约束,任其发展,未来的情况怎么样就不好说了,很可能形成“世代相传”的中国封建传统世袭制,不可不引起普通老百姓的警惕!




“富二代”和“官二代”是如何进入政坛的呢?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很多政界人士还保持着一份羞涩之感和畏惧之心,为什么羞涩呢?因为新中国培养出来的很多老干部都是大公无私的,都是循规蹈矩的,突然要自己提自己的后代当官有些不自在。为什么畏惧呢?因为害怕群众举报,怕上级领导摘了自己的乌纱帽。现在不同了,社会环境和吏治状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坐在台上的官员们早就不羞涩了,早就不畏惧了,他们很多人已经没有荣耻观了,他们很多人早已经无所畏惧了,你们老百姓举报又怎么样,能奈我何吗?那么多人搞官商勾结、搞权钱交易,上面处理得过来吗?他们既然不羞涩了,不畏惧了,他们自然就可以疯狂的做他们想的事了,“公务员考试”和“干部年轻化”为他们提供了两条最好的道路,公务员考试看起很美,有很多普通家庭出身的人进入了这个队伍,但是,大家注意:公务员队伍并非逢进必考。也就是说中国的公务员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可以有其它途径进入,以够凭其它途径进入的都是些什么人,大家是心知肚明的,中国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让老百姓放心,关键在于政府在执定政策法规时总要为自己开一个口子,比如说:原则上讲要怎么怎么的......也就是说特殊情况下还可以怎么怎么的,官员总是能给自己充足的原则之外的操作空间,大家不妨去读读中国现行的政策法规,绝大多数都有这样的留有空间的表述方式。另一方面,公务员考试还有一个“特别的面试程序”,中国特色下的面试程序文章就太多了,取三个公务员,他可以让一百个人入围面试,只要有进入面试机会的,不管是第一位还是第一百位,取哪个晋级都不违规,他们可以让第一名的最后综合分变成倒数第一,也可以让倒数第一的人综合成绩变成第一,那个“面试”成了公务员考试的关健之关键。如果在该次面试中,没有领导要“关注”的考生,也许相对公平才有存在的可能性,只要有富人和官人掺入进来,事情就复杂化了。




“干部年轻化”是“官一代”提拔“官二代”的重要依据,现在各级政府搞干部年轻化有几个非常错误的做法:一是所谓的“高官储备”,有些地方政府以为某些高学历年轻人,以后会有相当大的政治前景,早点提拔,早点储备,以期早点诞生自己的政治明星;二是官员高学历论,现在中国的官场流行高学历,尤其是海归高学历者,“海归”引进回国本来目的是技术上提高国家创新能力的,现在的情况是90%的海归不是在高校、科研院所当官了,就是在政府机构做官了,他们绝大多数人都不搞科学了,都不做学问了,这违背了引进人才的初始原则,“海归”变成了某些地方、部门的门面装饰品。三是人才断层论,很多地方其实现在根本不存在人才断层的问题,尤其是年轻干部早已经不缺了,各地方政府为什么要拼命提拔呢?从近两年曝光的各地录取“官二代”公务员和“官二代”领导来看,急于安排后人接位才是部分地方“官一代”的用心之所在,“官一代”还要为“富二代”安排官位,“富一代”又要为“官二代”谋财,两个圈子的两代人交织在一起,互相推动中国基层政治空气的流转,山东新泰市的六位80后副局长到底“才有多高”不重要,重要的是六位新副局长的任命的公正性和科学性,老百姓不反对真才实学的年轻人进入领导层,反对的是见不得阳光的任命,反对的是“官员世袭制”,23岁的毕业生当上副局长岂是能力可以解释的?你当中国人都是笨蛋吗?




一个公开、透明、公正的用人制度是保证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证,如果不对政府用人的歪风进行整治,“官二代”和“富二代”必将成为政权的“终结者”!




中南大学孙锡良(转载须署名)2010年2月22日星期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