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的角度看中越分国而治,用广东话说实属“多鸠余”

kamkwomgho 收藏 1 1517
导读:[size=16] 日军退出南宁是基于这样的背景,“1940年德国席卷西欧,号称陆军世界第一的高卢公鸡战败投降,日本人看得眼馋,也要切一块蛋糕,旋从南宁抽兵入越,驻越的高卢公鸡跪地乞降,同年9月,日本与法国维希傀儡政府签定协约,共同占领越南。” 这个时期越南的社会相当复杂,各方低抗势力杂乱无章,派系多如过江之鲫。了解这个时期越南的情况很费力气,但不说清楚主要脉络,土匪张在越南独立运动中的作用就流于简单表面。可要阐述明白就蛇卵那么长,而且要从越南的国民党与共产党说起,我尽量自己先吞吐资料

日军退出南宁是基于这样的背景,“1940年德国席卷西欧,号称陆军世界第一的高卢公鸡战败投降,日本人看得眼馋,也要切一块蛋糕,旋从南宁抽兵入越,驻越的高卢公鸡跪地乞降,同年9月,日本与法国维希傀儡政府签定协约,共同占领越南。”

这个时期越南的社会相当复杂,各方低抗势力杂乱无章,派系多如过江之鲫。了解这个时期越南的情况很费力气,但不说清楚主要脉络,土匪张在越南独立运动中的作用就流于简单表面。可要阐述明白就蛇卵那么长,而且要从越南的国民党与共产党说起,我尽量自己先吞吐资料,再由繁化简叙述。只是过程相当头晕,越南这个鸟国家什么都学中国,连政党斗争也差不多、、、、、

从历史的角度看中越分国而治,用广东话说实属“多鸠余”。两千多年来,越南和中国之间纠缠N深的关系就懒得去描绘了,越南与中国的分离是在近代,1885年中法战争,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其结果32万平方公里的肥沃土地,白白便宜给法兰西人渣弄去做殖民地。我看过中央对外联络部二局1986年的内部情报资料《越南人物资料》,看完后不由一声长叹,那是外国么?他妈的纯粹就是另一个台湾。

雅尔塔分赃会议上,美国的老罗提议战后,分给中国越南、朝鲜和琉球群岛。这次分赃大会对战后的世界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甚至确定了今天许多国家的命运与方向。蒋啊拉当时脑袋肯定给门夹了三下,居然拒绝老罗提议,不接受这三地回归中国管辖。今天看中国的困局,这真是令我辈痛苦得抓狂的屎坑决策,光是这个错误就想把蒋啊拉从棺材里拉出来鞭尸,再挫骨扬灰。

那个时候收拢这些领土,简直就是今天垃圾股市抄底般的贱价,且简单方便。可以这样说,当时越南与朝鲜的各种抵抗组织,几乎都是中国国民党的“契弟”。

1905年,南海巨寇孙大帅在日本黑龙会老大头山满的帮衬下,于黑龙会东京总舵重开香堂,组建新社团“同盟会”,安南佬潘佩珠也刚刚集合乡党,于一年前在越南搞了个反法复国为宗旨的维新会,组织爱国青年赴日留学。潘很有兴致地与孙大帅探讨了两个国家的命运,并向孙大帅讨教造反经验,彼此间结下了深厚的师徒感情。潘佩珠原名潘文珊,别名潘是汉,号巢南。潘自幼跟随其父习经书,精通汉文,曾中解元。(猛吧?潘解元佩珠居然可以在八股科场上直取功名,其汉学功底,看上去起码比民党诸位大佬厉害。)

随后中国辛亥革命成功,没把潘解元馋死。维新会于1912年初在广州改名为越南光复会,眼热心急的光复会成员纷纷潜回越南发动武装起义,事起仓促之下,起义全部失败。光复会成员星散四海,直至10多年后,在潘解元主持下,越南光复会又一次紧跟中国国民党,在广州改组为越南国民党,它的政纲和组织,完全翻版中国国民党,亦步紧跟。

对待周边的小民族,孙大帅一方面继承了中国“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的扶弱锄強儒家思想,视帮助过去的小弟为老大当然的责任。另一方面又主张“各弱小民族联合起来,并肩作战去打破强权。”

蒋啊拉自诩盖世英雄,在取得政权成立国民政府后,其对待周边小民族的态度与政策,亦在思想法理上继承了二姐夫的基本思想:“做东方被压迫民族老大”。所以对越南、朝鲜等难兄难弟的国家独立运动,一向抱同情支持态度。

1930年越南国民党安沛起义失败后,分裂成大越国民党、越南民政党、大越维民党、大越国社党等。大越国民党正统亲中派武鸿卿、严继组等,在北圻、北宁省秘密召集大会,改组国民党。同时派干员前往粤、桂、滇各省成立海外支部,并另派高级干员赴南京,请求设立越南国民党中央干部委员会海外办事处。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允许其在中国设立办事处,并每月资助活动经费200元。(我靠,蒋啊拉也太抠了,比起支助朝鲜流亡政府的数目,200元他真是好意思拿得出手。)此后越南国民党海外办事处在昆明、宜良、开远、蒙自、芷村等地建立支部,于滇、桂境内越侨聚居地开展活动。

1936年,在蒋啊拉军委会参谋本部担任中校参谋的胡学览、黄文欢(胡学览:越南清华人,越南光复会和独立党的资深成员,毕业于保定军校二期,后来在李和尚的军委会桂林办公厅第二局任上校参谋。)向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申请成立“越南独立同盟会”,简称“越盟”。中国国民党中央只派了一个街道的党部负责人(居委会大妈?)参加成立大会。奶奶的,国民党中央的一帮鸟人什么战略眼光?

回过头来说说越南另一党派了,这个党派就是越共。越南共产党的祖宗叫阮必成,此人原是法国邮轮的伙头,但各种传记里面很含混地说是做海员。后来他流落巴黎,接触马列主义的思想,1917年在巴黎的某个地铁站,阮必成和来自中国年轻的周公结识,后来周公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阮必成靠拉关系、走后门,把N个越南后生插进军校就读,情形和八九十年代流行的“代培生”相似。

阮必成是谁?此人一生化名10多个,乃是搞间谍特工的老手,他其中一个比较出名的化名就是“胡志明”。中国人民叫他胡伯伯,他的中国同志和老战友在晚年时候给他起了个绰号“胡萝卜”,这说明他性格温和宽厚,胡伯伯似乎是越共的孙中山,虽然相信革命要依靠暴力来达到目标,但并不是崇尚迷信暴力。其实他是个老谋深算又意志坚定的革命家,看看他复杂坎坷的一生就知道此言非虚。

原文转录历史学家蔣永敬一段话,看看胡伯伯的政治污点。(藍德樹,真實的姓名爲阮公允,藍原爲越南國民黨領袖潘佩珠駐港代理人,一九二五年背叛潘氏,與胡志明合作出賣潘佩珠,致潘在上 懛▏炀胁督饣卦侥希箩崴c胡平分得自法方的十萬越幣獎金。以後兩人繼續合作,出賣潘的同志。)

越共1930年2月在香港成立,它的前身是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 于1925年在广州成立。再前身就是越南光复会里面的一个小团体“心心社”。(名字真肉麻)心心社有过一件很猛的事情,1924年6月19日,该社团成员范鸿泰,趁越南总督马兰道经广州,谋刺于沙面租界失手,竟沮丧羞愤得投珠江自杀,其爱国之赤胆忠心为时人惊叹不已。

1925胡伯伯从莫斯科受训完毕来到广州,公开的职务是老毛子鮑罗廷的翻译,实则依靠苏共中共的经费与帮助,逐渐把心心社的成员拉了出来,改名“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并在毛委员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宿舍对面办了个政治特別训练班,膳食就和毛委员他们一起搭伙,俗称一个锅里抡马勺。两个革命老手交情因此好得不得了,几乎就是孙中山与潘解元关系的再次复制,四十年后两人都分别是一国领袖,交情仍然亲如兄弟,北京夏日酷热难当,两个老流氓居然摇着葵扇光着膀子坐在一起聊天,毫不介意无聊的礼节。上面说的黄文欢也是这个班的一期学员,70年代末中越边境战争期间,他叛国逃离越南,途经东德、巴基斯坦,着草中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1929年,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在香港开代表大会,十七名代表,因改名争吵而打架。三名北越代表提议改名成立印度支那共产党,被多数代表群起而攻,打得脸青鼻肿。這三名北越代表愤然退出大会回北越,宣告成立印度支那共产党(东洋共产党)。南越的同志会成员,不甘示弱成立安南共产党。此外在中部的成员,又成立越南共产联盟。于是细长脖子的越南版图,被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一分为三,一个组织占一截,彼此不相统属,各自认为本身才是正宗革命组织,别人都是反革命。并各自向共产国际联系,要求承认自己否认别派组织。共产国际不胜其烦,派胡伯伯从泰国赶回去,出面收拾三个烂摊子,统一成立越南共产党。

胡伯伯统一了越共后,随即复制中共六大路线政策,在越南傾其全部的力量,发动宜安、河靜武装暴动,组织红色苏维埃政权。但起事两个月就被法国佬打得满地找牙,四散奔逃。其中一小部分窜到中华民国江西省内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参加了工农红军,其代表者有后来很著名的洪水将军(原名武元博,黄埔四期毕业,另一个越共战友“猛兽”,在国共内战中战死)。

胡伯伯31年在香港被捕后,越共失去了北斗星,大脑开始不清不楚起来。受法国人民阵线的影响,越共领导人黎鸿锋追随法共路线实行“民主阵线”,路线日益右倾,学法共搞时髦的议会斗争,支持法国在越南的殖民统治。结果被越南的托派骂为:叛国的人民阵线,这个时期的越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9.18之后,日本对老毛子远东威胁日益加深,莫斯科号令亚洲各国的马仔开展抗日工作帮忙。中共的王明、康生从莫斯科发出“抗日救国”的宣言,主張建立“反帝抗日统一战线”。前两年中东路事件,老毛子狠揍了东北军一顿,王明高呼打倒张学良,武装保卫苏联。9.18日本人又狠揍了东北军一顿,这次他们转为高呼联合张学良,要和东北军一起抗日了。真是量中华之武力,结苏俄之欢心,其奴颜婢骨之态,令人作呕,也不惧后人如我辈者口诛笔伐。

胡伯伯被捕时间不长,半年后出狱便闪到苏联,在共产国际总部机关当起了上班族。中国的抗战爆发后,胡离开莫斯科,辗转到陕北延安,由康生(时任社会部长)这个老特务手把手地教了他一段时间后,化名胡光跟随另一个中共老特务花帅(时任社会部副部长)至广西桂林,以八路军电台少校台员的身份掩护活动。

有“奠边府之虎”称号的武元甲大将,其实奠边府是陈赓指挥的,陈骂过武“你会个鸡吧打仗”,武出身云南讲武堂,素来亲华,中越战争前因亲华被解除军职,现在97岁,还没把他老死,谓之“老不死”。

其时,越共在昆明成立秘密机关“海外部”,在中共地下组织的帮助下,胡志明与越共“海外部”的黄文欢(化名李光华)以及刚从越南来到昆明的范文同(化名林伯杰)、武元甲(化名杨怀南)取得了联系,重新掌握了越共大权。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