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实习 第三章 荒淫生活 (22)又是荒淫一夜

枪通条 收藏 3 3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我不知疲倦地按着品格,拨动着琴弦,把会的不会的,熟练的不熟练的曲儿通通弹了一遍,感觉不到时间的飞逝,更不在意那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色…… 厄,我对不起大家,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的心情不好,请连接我的情绪不稳,把那不会的也弹出来了…… 怎么个弹法呢,就是在弹厌了那些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我不知疲倦地按着品格,拨动着琴弦,把会的不会的,熟练的不熟练的曲儿通通弹了一遍,感觉不到时间的飞逝,更不在意那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色……


厄,我对不起大家,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的心情不好,请连接我的情绪不稳,把那不会的也弹出来了……


怎么个弹法呢,就是在弹厌了那些会的曲儿后,开始自己哼着调儿,根据品格上的音慢慢地扒出断断续续的旋律……


终于我不耐烦了,飞快地变换着左手的指法,然后发了疯般抽筋似地扫着弦……


“吧嗒……”断掉的一弦把我的眼睛撩得一阵眼花,我呆呆得看着那不规律晃动的断弦,才发现原来我好久没给琴保养和换弦了……


我叹了口气,把所有的弦都调松,然后取过布,慢慢地擦着琴……


“叮……”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军哥打来的,放好琴,按下了接听键。


军哥在电话里笑道:“去哪里潇洒了?”


我骂道:“滚,在宿舍弹琴呢!”


军哥哈哈大笑道:“骗鬼呢,我就在你宿舍门口,灯都没开,有本事开门啊!”


我也不挂电话,反正我这电话接听不花钱,直接开了门笑道:“开门了,怎么样吧?”


军哥很郁闷地挂了电话说:“妈的,早说嘛,浪费我电话费!”


我打开灯骂道:“他妈的,你就是个葛朗台,都老总了,还这么小气!”


军哥一脸自豪地说:“勤俭节约是我们客家人的优良传统啊!”


我没好气地回道:“是,我的同学还说好色也是我们山城人的特性!”


军哥哈哈大笑道:“有点道理,不过男人嘛基本都一样,都是有色心的,就看腰包和胆子硬不硬了,赶紧洗把脸,看你颓废的,准备走人了!”


我冷笑道:“你别自己龌龊就把别人都拉下水,虽然我很好色,但我从不以这个为借口!走人?几点了?”


军哥挥了挥戴着手表的手说:“都快十点了,哎,我看你啊,今天晚上要好好地放松一下才行!”


我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锁上门,和军哥一起来到车场,看了看车场上的车说:“还有不少车啊,阿练能这么早下班么?”


军哥笑道:“我让他下班他就能下班,等一会,他上去换衣服了!”


我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启动车子开了空调,笑道:“那小子,准是把那过年的衣服翻出来了,哈哈哈!”


军哥坐在副驾驶位上,很认真地看着宿舍楼点了点头说:“你说得不错,看把这小子美的!”


我回头一看,只见刘练那小子把头梳得苍蝇上去滑脚蚊子上去劈腿,一身干净的白衬衣黑西裤,加一双亮铮铮的黑皮鞋。


我摇下车窗笑骂道:“你小子去相亲啊,瞧你那臭美样,赶紧给老子滚上来,走人了!”


刘练嘿嘿直笑,打开车门兴奋地坐了进来,感叹道:“我终于坐上韦总的车了,荣幸啊,还有康经理做司机!”


我松开手刹,轻点油门,车子便滑了出去。


刘练一脸淫荡地问:“去哪去哪?我知道你们两个鸟人经常出去玩,有好地方也不带我去,哼!”


军哥哈哈大笑道:“现在不就是带你去么!”


我骂道:“你小子注意点形象,别给老子丢人,妈的!”


刘练靠在椅背上回骂道:“你个死叼毛,你们倒是什么都见过了,我可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啊,哼!”


军哥笑道:“好了,小生别斗嘴了,专心开车!”


刘练附和道:“就是嘛就是嘛,你们可都是独生子!”


军哥顿时骂道:“滚犊子!再废话老子把你踢下车去!”


我幸灾乐祸地大笑,刘练把手搭在前排的椅背上,把头伸到前面,猥亵地左右看了看说:“小生,路挺熟的嘛,不是第一次来了?”


我故意刺激他道:“当然了,那地方几百个MM,我全部都搞完了,不错吧?”


刘练顿时朝军哥骂道:“你个死偏心的军哥,怎么就不带我去呢,好处都让他占了!”


军哥大笑道:“你听他胡说,他才来几天,让他一天搞三个,也搞不完那里的MM呀,真是猪脑袋!”


我哈哈哈大笑,刘练被我气得不说话,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军哥出来打圆场道:“我说你也是,怎么尽逗阿练。阿练你也是,跟谁斗嘴皮子也不能跟着叼毛斗啊。哈哈,生气了?没关系,等下尽情地发泄,爽完了你就不生气了!”


刘练顿时来了精神,兴奋地说:“真的?我要三个,哦不,四个,厄,不够,五个好了!”


我苦笑着一打方向盘说:“坐好了,急转弯!”


车便拐进了温泉会所的小路。车虽然不是好车,但军哥升到副总又兼管这会所后,估计保安队有备案他的车号,一路尽是打着敬礼的保安人员。


进门的时候感觉也不一样了,那两排的公主没有了偷偷观察的眼神,都是一脸恭敬地鞠躬道:“先生晚上好!韦总晚上好!康经理晚上好!”


刘练是第一次来,他们都不认识,加上他打扮地人模狗样的,公主们还以为他是我和军哥请的客人,所以按照公司的礼仪,她们先礼貌地称呼了刘练,再按照职务称呼军哥和我。


一名部长快步迎了上来,脸上堆着笑道:“韦总,康经理,房间准备好了,这位先生,这边请!”


刘练丝毫没有我和军哥般闲庭信步的领导派头,他涎着脸左看又看,就差没流哈喇子了,然后一脸淫荡地对我说:“阿生,果然是好地方啊,你看,真是大啊,啊,好白啊,挖哈哈哈……”


几个公主暗暗偷笑,却又使劲忍着不敢笑出来,倒显得风情万钟了。惹得刘练使劲地吞着口水说:“军哥,这个这个这个那个还有那个,我要这五个!”


我狠狠地拍了一下刘练的脑袋说:“滚,真给老子丢人,这是公主,房间服务员!卖身不卖艺的在里面!”


刘练失望地哦了一声,不情愿地跟着我往里走,不住地回头看那几个公主,哎,真是没见过世面,漂亮的在里面呢。


那部长倒是识做,朝那个第一个被刘练点到的公主使了个眼色,那公主略微一犹豫,还是很职业地堆着笑跟了上来。


这可把刘练乐疯了,把我和军哥往前一推,自己涎着脸贴在公主旁边,一脸色相地关心起人家的名字、年龄、籍贯、学历、家人、工作情况,还有最重要的有没男朋友、婚否、三围等等……


公主虽然有点不太情愿,但还是没表现出来,害羞地吃吃直笑,惹得刘练直想在着走廊里把她直接扑倒。


我和军哥苦笑着相视一笑,当作不认识他一般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再这么一起走下去,我们的脸都让他丢光了。


白金房的装修和设施就是不一样,刘练一进门,便大叫着往那沙发上一趟:“哇,好大好软的沙发,等下沙发上来一次!”


然后又蹲在温泉池边上猥亵地抚摩着那洁白的池边说:“池里再来一次!”


“按摩椅再来一次,还有这里,这里,哈哈哈……”


我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笑道:“白金房果然是不一样啊,这么多好设备,哎哟,房间里还有女王设备呢!”


军哥笑道:“以后酒店有要弄,现在的房间只到达这里贵宾房的标准而已。”


我点了点头说:“恩,不过也是自家抢自家的生意!”


军哥乐道:“哪会,那边的消费标准低点,加上没温泉这个项目,面对的群体不一样,哈哈!”


部长和公主招呼着果品、酒水等等,完了,部长才笑着说:“韦总,康经理,您看是先泡澡还是?”


刘练一脸激动地冲过来说:“先给我来十个八个小妹!”


我哈哈大笑道:“部长,给我叫两个娇小玲珑点的小妹,一定要大啊,我先好好爽一下再说!”


刘练一脸鄙夷地看着我说:“切,说我丢人,你自己还不是猴急得要死?”


军哥会心一笑,知道我是给他和刘练腾空间谈事情,我已经要走了,加上必须给刘练留点神秘和虚荣感,我必须回避。


部长应了声好,不一会就带了一群技师进来,我胡乱调了两个看上去顺眼的,最重要是胸部大的,准备进房间。


部长一脸严肃地对那两个小妹交代道:“好好服侍,这可是康经理!”


两位小妹弯腰应了一声,哎,这狗日的部长,有必要这样嘛,讨青春饭吃的谁还鸟你这个啊,真是的……


进了房间,两个美女便扭着蛇腰贴了上来,湿润的舌头开始在我的两只耳朵边游走,丰满的胸部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搓,四只可爱的小手也开始撩拔着我敏感的部位……


受不了了,我把两人往床上一推,迅速剥去衣裤,大蟒已经怒视前方了。


两个美女娇叫了一声,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羞涩地看了看我说:“好结实哦,好大哦!”


另一个则显得更为开放些,媚笑道:“康经理,急什么嘛,长夜漫漫,有得是时间!”


我扑了上去,疯狂地拉扯着她们身上本就遮挡不了多少肉体的薄纱,变态地笑道:“挖哈哈,我忍不住了,赶紧的吧,哈哈哈!”


开放些的小妹娇笑着挣扎道:“咯咯,原来康经理喜欢强的呀,哦,不要嘛,人家害羞,讨厌啦,不要,啊,色狼,放开我,阿,不要嘛,不要,停,不要停!”


那羞涩点的小妹捂着嘴咯咯直笑道:“康经理,一对二要注意身体哦!不行就别硬顶着!”


哦卖糕的,还真是配合,这强来的感觉就是好,加上那被我撕烂扔了一地的衣物,我顿时精虫上脑,开始了以一敌二的战斗……


良久,看着躺在床上香汗淋漓喘着粗气浑身软绵绵的不知道是真高潮还是装出来的小妹,我叉着腰站在床上哈哈大笑道:“我顶不不住?是你们顶不住了吧?哈哈哈!”


两个美女相视一笑,开放些的那个小妹说:“你好厉害哦!”


我冷笑道:“就使劲装吧,我知道你们装的!”


那羞涩点的小妹弱弱地说:“她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受不了了,第二天上班,第三个客人,就遇到你这样的,我受不了了!”


那开放些的小妹嗔怪道:“就是我做久了的,也受不了你了。真是的,心情不好吗?我们姐妹两可是苦了命了,成了你的发泄对象了!”


我躺在两人中间,一边一个把她们揽入怀中说:“不好意思啊,刚才确实有点那个什么了,呆会我会温柔地,保证让你们爽到天上去!”


“啊,呆会还要来啊!”那羞涩点的小妹假装害怕地叫道,我淫笑着撩拔着她的大白兔说:“对,不过得让我先吃个饭,妈的,居然忘记肚子饿了!”


那开放些的小妹惊道:“没吃饭都这么厉害,吃了饭我们可不给你搞死啊!”


我哈哈大笑着跳下床:“搞死就搞死,死并快乐着嘛,不说了,我吃点东西去,妈的,真的饿了!”


随便冲了下身子,围了条毛巾打开房门,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惊呆了。


我流着哈喇子叫道:“哦也,太刺激了。等我啊,我吃点东西,哈哈哈,又是荒淫的一夜啊!”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