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你们,你们也太蛮横无理了吧!他们与你无怨无仇的,你们干嘛杀他们?”丽人蛋看着躺在街道上的几人,心里彻底寒冷,她已经快绝望了,这样的本事,纵然有再多的人甘愿为她而死也无济于事。

没有人回答!

最后鸟蛋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不知道丽人蛋现在的表情有多丰富,但听语气里的那一丝哭腔,已经可以猜到一个大概了。可魔蛋却分明只是一副看戏的样子,这让鸟蛋不得不出声提醒道:“既然是体验生活,就不应该局限于看看而已。古人们都说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不亲自体会一下当局者的感受,体验再多的生活也是假的。”

“是啊!是啊!”白痴蛋见鸟蛋终于开口了,再也按捺不住,马上帮腔道。

“哼!”魔蛋一声冷哼,鸟蛋听在耳里很不是滋味,可魔蛋这一声冷哼过后,竟就像死了似的,再也没多余的话语。结果让好不容易才开口请求的鸟蛋内心忐忐到了极点,最后想道:“罢了,罢了,以后再也不求人了。”

可也就是鸟蛋下定决心不求人的时候,魔蛋却开口了,“你刚才说什么了啊?”

“你……”鸟蛋一时气急,敢情魔蛋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啊?

“他让你把那个丽人蛋抢过来给他当老婆。”白痴蛋最后等的不耐烦了,替鸟蛋说了出来。

“放屁!”鸟蛋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想卖一下关子,结果却被白痴蛋这样说,只好恨恨的道:“我只是说我们既然要体验生活。干脆就深入到局中去,这样当一个旁观者永无出头之日。”

“嗯。”魔蛋点了点头。

鸟蛋见状后高兴的快要不行了,同时也想明白了,有白痴蛋这个白痴在身边,以后不能给他说话的机会,当说就说。当然,不求人的誓言同样也得被取消,谁叫魔蛋答应了呢?

“要我救他也可以。”魔蛋淡淡的道,听到这话,鸟蛋当然是很高兴的,也只有他这样的白痴才会高兴起来。白痴蛋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下面肯定还有后文。

果不其然,魔蛋等了一会儿后又道:“但你们也应该付出点什么。”

“我们就算了吧?”鸟蛋有些妥协的问道,他可不想被魔蛋派去打前锋。

“付出什么啊?”白痴蛋知道这肯定是躲不过的,与其如此还不如答应来的好。

“我要你们给我保证,离开试剑城的时候,至少达到《换元诀》第一重天。不干就拉倒,小屁孩的玩什么女人。”魔蛋非常决绝的道。

“好!”白痴蛋一听是这样的条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反正天知道猴年马月才离开,而且既然已经具备了修炼《换元诀》的资格,那步入《换元诀》第一重天似乎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魔蛋这么说只不过是不想他们两在看到女人的时候耽误了修炼大业罢了。

鸟蛋不比白痴蛋的见识,听到这样的条件后首先想到的是万一自己没达到,那以后是再也别想让魔蛋帮助自己了,这让他很愁着不定。等再看了一下丽人蛋,心里马上‘咯噔’了一下,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场上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只见丽人蛋正被一团黑影急得团团转,她想杀了那个黑影,可那个黑影却只是飘来荡去的。

见此情形,鸟蛋再也无暇他顾,急切的道:“好吧!那你快去救她。”

“你们在这里等着!”魔蛋说完之后就突然之间没影了。

鸟蛋和白痴蛋见怪不怪的看了看周围,然后一致把目光投向丽人蛋所在那个地方,不知何时。丽人蛋已经单膝跪倒,急剧的喘着气,再无丝毫力气反抗。而街道上围观的人已经想冲上去英雄救美了,奈何他们才动,就躺在地上不动了,最后只能敢怒不敢言的看着丽人蛋的那个方向。

丽人蛋喘了一会儿的气后又倔强的抬起了头,“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不想伤害你,毕竟,你不曾加入家族的纷争,我们只想你离开。”那个声音忽东忽西,根本不似她面前的那个黑影发出来的。

“哼!神级高手就很了不起了吗?”一个声音突然在丽人蛋的周围响了起来,且丽人蛋在那一刻竟然被一股强绝的力量给凭空卷起,向着虚空离去。

几乎是一瞬间,丽人蛋的房间里就多了五个被团团黑雾缭绕的人,可他们还来不极动作,一股旋风就卷过了那里,前面两人一时没能躲过,被那股旋风给狠狠扫中,结果当场吐血身亡。

其他三人何曾见过这等诡异的事情,马上扔了丽人蛋不管,纷纷朝三个方向逃去,看到他们逃走,那股旋风的主人因为要顾忌丽人蛋的安危,并没有追上去。

丽人蛋从彻底的绝望到不明所以的被救,其间不过是一呼吸的时间,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自己已经离地翱翔了。

她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地上,那股旋风马上会意,将地上的包裹一并卷了起来,然后就向着远处飞去了。

鸟蛋和白痴蛋看到丽人蛋飘飘欲仙的朝自己飞来,纷纷情难自禁,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将丽人蛋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这让丽人蛋很不舒服,如果不是被那股不知名的力量给吸引住了,她早就冲下去揍他们一顿了,竟敢这么看她。

可那股旋风好似能明白她的心思似的,竟真的就朝着鸟蛋和白痴蛋飞去了。这让丽人蛋吓了一跳,也就是这时候,她突然感觉不到那股旋风的力量了,同一时间,一个看似很老,可却给人以才二三十岁的感觉的老年人出现在了丽人蛋的视眼里。

“妈的,很久没将一个女的这样团团抱着了,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的不适应。”那老年人一出现就骂出了一句脏话,丽人蛋此时就算是再笨也明白了,就是这个很龌龊的老人救了自己。

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魔蛋直接用领域将丽人蛋给带到了这里,当然顺便还解决了几个跳梁小丑。

鸟蛋和白痴蛋虽然知道魔蛋势必了得,但也没想到是了得到这种程度,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而且两人虽然或长或短的暗恋着丽人蛋,现在看到自己心仪的女孩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竟都手足无措起来。

“咦?你们两个刚才不还让我将人带到这里来吗?现在怎么……”魔蛋的话还没说完,丽人蛋就醒悟了过来,马上拱手作揖道:“多谢前辈和两位大侠相救。”

“大侠就算了,听着和大虾似的。”白痴蛋见状后喜不自胜,马上趁热打铁道。

“是啊!”鸟蛋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玩过什么女人,可又怕丽人蛋没注意到自己,就跟着白痴蛋的节奏道。

“要不?你干脆叫我们哥哥得了?”白痴蛋试探着道。

“是啊!是啊!”鸟蛋的大脑还没从短路中回过味来,只能继续跟着白痴蛋说这样没任何技术含量的话。

“……”丽人蛋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两个花痴,再看了看在旁边奸笑不停的魔蛋,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总算等到了鸟蛋和白痴蛋没说屁话的时候了,丽人蛋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再次对魔蛋做了一个揖,道:“敢问前辈大名?”

“我吗?”魔蛋傻笑着指了自己,“我叫魔蛋,这两个我的徒弟,那个傻乎乎的叫鸟蛋,那个花痴叫白痴蛋。”

魔蛋一口气说完,为鸟蛋和白痴蛋省去了很多麻烦,可鸟蛋和白痴蛋并不领情,特别是鸟蛋,他现在终于发觉自己刚才的样子有多么的傻了,气急败坏的对丽人蛋道:“你叫丽人蛋吧?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了。”

“真的?”丽人蛋拿出她那摄魂勾魄咪咪眼,盯着鸟蛋,同时心里不住的打着算盘,必须要稳住这两人,然后借他们之口说服魔蛋帮助自己,不然还是没戏,自己只要一离开他们就得独自面对死亡。

“当然了,我们鸟大某人每天晚上都要默念你的名字,你说对你的名字是不是如雷贯耳了?”白痴蛋讨厌鸟蛋抢自己的风头,马上不甘落后,揭鸟蛋的短,这话忒也毒了,就算鸟蛋想否认,也无法排除自己晚上不小心谁梦话的可能,所以一时只好大叫:“胡说八道!”然后追着白痴蛋殴打了起来。

“呵呵!”丽人蛋笑了笑,然后走了上来,对鸟蛋伸出了她那芊芊玉手,“很高兴认识你!听说外面世界里,握手也是一种礼节,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啊!”鸟蛋简直激动的要跳起来了,慌不择路的伸出自己那有些蜡黄的手,紧紧握了握丽人蛋的手。

白痴蛋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只能在一旁唉声叹气,可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补救的法子,只能在一旁当电灯泡。

“咦?”丽人蛋看到鸟蛋的动作后吓了一跳,“你怎么也知道外面世界的礼节?这个礼节我可是问了很多人之后才得知的。”

“我是从外面来的!”鸟蛋其他方面的特长没有,但有一点特别厉害,被拷问的时候,可以将一个根本不是真的东西说的和真的一般,现在虽然本就是真的,但本来鸟蛋是很矜持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被丽人蛋这样问正好符合他的行事准则,一时倒也能应答如流,虽然句子短了点。

“真的?”丽人蛋没想到自己竟会碰到一个这样的人,马上就被提起了兴趣,对鸟蛋问长问短的。

一旁的白痴蛋只能暗自生自己的气,不知道自己出生在试剑城里干什么,可想虽然这么想,在看到丽人蛋如此热情,这似乎和她一贯的作风相驳,然后就突然明白了丽人蛋所怕的地方,于是已然有了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