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中国新北斗卫星战略意义远超神舟嫦娥工程!

fengyimin 收藏 0 762
导读:据介绍,今、明两年我国将发射10颗左右"北斗二号"导航卫星,计划2015年建成由35颗左右卫星组成的星座,形成中国人自己的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实现全球定位。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在接受中央台记者专访时表示,建立中国自己的全球导航定位系统,不管军用还是民用,不管发展国家的经济还是维护国家安全,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及早发射北斗二号系统,让北斗二号系统尽早投入使用,其重要意义和紧迫性甚至超过载人航天和嫦娥登月工程。   一南观点:建立中国自己的全球导航定位系统,不管军用还是民用,不

据介绍,今、明两年我国将发射10颗左右"北斗二号"导航卫星,计划2015年建成由35颗左右卫星组成的星座,形成中国人自己的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实现全球定位。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在接受中央台记者专访时表示,建立中国自己的全球导航定位系统,不管军用还是民用,不管发展国家的经济还是维护国家安全,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及早发射北斗二号系统,让北斗二号系统尽早投入使用,其重要意义和紧迫性甚至超过载人航天和嫦娥登月工程。

一南观点:建立中国自己的全球导航定位系统,不管军用还是民用,不管发展国家的经济还是维护国家安全,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记者:金教授你好!

金一南:你好!

记者:4月15日零点16分,我国成功把第二颗北斗导航卫星送入了预定的轨道,中国自主研制生产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又向前迈出坚实的一步。有分析认为,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是一个国家的重要信息基础和战略设施,是体现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我们应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呢?

金一南:我觉得随着我们这种社会信息化的进程,我们今天看卫星导航系统,它这种在一个国家不要说安全方面了,在国家商业应用方面作用已经越来越大,大家可以看一看,就是我们车载GPS系统这是非常典型的,它的定位。我们现在在车用GPS这个系统大家用了很多,也颇感到它的方便。GPS系统是美国人的,它用24颗卫星完成了空中定位。那么美国这个系统在全世界通用的时候,在全世界应用起来了,大家都觉得很方便,但是里边有一个问题。你比如说不要说我们,欧洲对美国全球定位系统就感到很不信任,所以欧洲要独立开发他们伽利略系统,伽利略系统它要完成三十颗卫星全球分布导航定位。

美国人当初对欧洲的伽利略系统就颇有微词,就说我们都有一套GPS系统了,而且商业运用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免费的,为什么你还要开发你的伽利略系统。欧洲人回答非常清楚,欧洲不愿意将来经济发展也好、便捷的交通、甚至军事应用全部都吊在美国一棵树上,如果你美国不高兴了,不让我用了怎么办?所以欧洲的考虑是很明确的,我们讲欧洲它跟美国是北约一个共同体,这样一个军事同盟都觉得有必要搞自己的系统,更何况我们呢?

那么在考虑到我们未来安全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考虑到我们建立我们自己的系统,就像你刚刚讲的一样,北斗二号系统开始布网,开始个别星开始发射了。实际上在此之前北斗一号系统在2003年已经投入使用,2000年发射一颗、2002年发射两颗、2003年发射了第三颗,这样就进入太空完成我们北斗一号系统的导航定位。

实际上从2003年我们北斗一号系统投入使用以后,就军队来说,对军队通讯指挥、导航定位、包括侦察监视、毁伤评估、后勤补给、战场救护都有非常显着的帮助。

但是我们北斗一号系统也是有一些问题,我们北斗一号系统又要接收,又要发射。比如说我在新疆位置,我到底在什么位置,东经多少度?北纬多少度,那么我得先发一个信号,首先接收北斗定位系统,接收到信号我再发一个信号,告诉我这个位置。北斗接收这个信号之后,还要发一个信号到北京信息处理中心,地面信息处理中心经过数据处理之后,再发到卫星,再发到新疆我这个位置,我才知道我准确的位置。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我们北斗一号它要双星定位,我们有一个收发的过程,就说首先你的接收机必须大。你像美国GPS定位,它24颗卫星只收不发,现在我们车载GPS,经常可以找到七颗卫星,找到三颗卫星就可以,找到三颗就可以完成地位,它就是一个小接收机,体积能做的很小,这是第一。

第二、它没有发射过程,不发射就不容易干扰。它要摧毁这颗卫星,除非你在外空摧毁它的卫星,太空大战这也不可能,所以说它这种只收不发的系统,处于安全状态,也处于比较保密性能做比较好。

我们当然正在逐步改进,一方面北斗一号双星定位,我们有一个收发的过程,就是说你的接收机就比较大,因为你手中接收机还得发射,还得发射功能,电池功能也比较强,因为你要发射。第二点它容易被干扰,当然第三点我们北斗一号系统范围太小。

记者:它是区域性的。

金一南:而且区域性很有限,你比如亚太区域它不行,它只是我们在第一岛链以内,中国基本上把我们中国转一圈,第一岛链以内。区域非常小,北斗一号系统它现在运用已经不能满足于我们现在国家安全的需求了。你比如说亚丁湾护航问题,就像前不久讲的舰队去了,那么我们这个第一批舰队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们现在可以看,我们在亚丁湾护航的,亚丁湾这个时候我们完成我们船只定位的时候,我们北斗一号系统是爱莫能助,因为它不可能覆盖到亚丁湾。那么我2006年当时参加海军远航,就是横跨太平洋参加中美的首次海上联合军事演习,我们海军远航的时候。我们海军出了第一岛链系统,我们北斗导航系统就不能够有效应用了,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很多时候还得借助美国的GPS系统,这是我们从长期来看,就是一个国家在维护自己安全方面这是有问题的。如果你不能自主完成你导航定位系统数据的话,将来在安全上带来问题。

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出现过了。曾经在伊拉克期间的时候,我们中远公司有一条远洋货轮,通过马六甲海峡驶入印度洋以后,当时从马六甲海峡出来不远,当时被美国舰船拦船检查,要检查船只。当时我们当然就说,你美国在伊拉克作战,你可以划你的临检区,但是你不能把临检区整个印度洋都是你的临检区。

你没有那么大的权利范围。所以他拦截我们,我们这个船只并不听他的招呼,我们并不停船的。但是后来我们中远公司同志反映,这条船我们开的时间不长,我们发现船用GPS失效了,船往什么地方开呢?船就停下了,当时船长以为是GPS出了问题,派技术人员来检查、检修,看仪器设备,就是我们定位系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后来才明白是美国海军它对我们船只GPS局部的屏蔽,他技术上能够做到这一步,就在这一瞬间,你在你船这个位置上你GPS信号,它通过干扰消失了。因为这个GPS信号是它发出来的,他知道定点干扰的问题。我们船后来被迫停下来,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给我们的提示就是一个国家的安全,必须依赖自己系统。连欧洲都要搞伽利略系统,我们如果不搞我们北斗系统的话,我们未来安全是存在很大隐患的。涉及到国家安全核心部位,这个部分核心部位、核心技术没有人给你。谁也不会给你。这就是我们在今天看,我们说技术含量是一方面,另外自己所掌握的技术可能是更重要的方面,尤其是这些导航定位系统。将来它不管军用还是民用,不管是发展国家经济还是维护国家的安全,导航系统未来具有越来越大作用。而且我们说哪怕仅仅就商业市场来看,我们暂且把安全这些问题放在一边。

仅仅就商业市场来看,就是这种导航定位系统它的空间非常大。我们现在可以看,我觉得我们现在要防止什么美国GPS系统,商业导航定位占领中国,全面占领中国市场,我觉得这个我们威胁很大的。因为这里边有巨大的商业利益,我们先不说安全利益,安全利益非常大。但是就商业应用来看,我们也不能把自己国内导航系统全部拱手让给GPS系统。我们北斗一号系统,现在是北斗二号它就有一个更大的覆盖范围,那么我们说在2015年到时候可以看一看,我们估计隔一段时间,如果我们北斗二号系统搭建起来的话,因为北斗一号是双星定位,我们北斗二号就要实现这样的目的,一颗星一颗星往上发,我们就实现多星定位,多星定位之后我们也能够做到GPS效能,只收不发。接收效能做的比较小。而且不受干扰,另外就是范围比较大,范围远远超出我们第一岛联范围以内了。当北斗二号系统投入使用的时候,我相信就比如说我们在亚丁湾护航的行动,我们就完全能够运用自己的导航定位系统。

记者:我们知道除了GPS全球定位系统和欧洲的伽利略系统,还有俄罗斯的格洛纳斯系统,那么同这三大系统相比,我们正在建立的北斗导航卫星系统有什么特点呢?在技术上是孰优孰劣呢?

金一南:我觉得从技术层面来看,我们丝毫也不能否认,比如现在从理论设计来看,伽利略系统占有技术制高点,它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但是我们现在不能说伽利略就稳居胜券了,因为欧洲的伽利略迟迟得不到投入使用,就是它的发射一直推迟。那么欧盟有很大的问题,因为欧盟建设伽利略系统,它是多个国家,十几个、几十个国家分国家入股建设这个系统,那么资金能不能到位,技术支撑能不能完成,一系列问题今天导致伽利略系统一推再推,本来伽利略系统在2008年应该进入初期使用状态了,商业使用。就是最初期的商业使用应该进入了,结果到现在为止,今年到2009年了,伽利略系统发射还在被耽误,这就是我们可以看见伽利略它从设计上,它的技术含量最高,但它今天面临问题很多。

当然我们说GPS系统它运行时间很长了,那么它的技术今天不算最先进的,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一点也不能忽视美国人,美国人正在搞它的GPS系统的更新,它原来GPS系统定位是24颗卫星定位,24颗卫星数量少一些。在今天解决大城市就面临很大的问题,比如大城市的定位,你像上海、或者曼哈顿,就这样高楼林立的大城市,我们这种高楼林立大城市被称为城市森林,摩天大楼就跟一棵一棵大树一样,非常巨大。那么你在华尔街也好,你在上海一些高楼大厦里边也好,你会感觉到你仰天一看,基本上周围都被大楼挡住了,那么在城市森林状态之下,GPS的使用受到很大影响。它24颗卫星定位带来很大问题,就是同一个时间能找到三颗以上卫星,有些时候不大容易,影响定位的效能。

而伽利略系统它做出这样的补充,伽利略定位系统它的卫星在30颗以上,伽利略系统宣称在同一个城市森林的地带,我保证你能够找到三颗以上的卫星,那么就是美国的GPS二代,第二代GPS进入以后,它也是三十几颗,但是它总体星数可能比伽利略还要多。一个是解决城市森林的问题,另外提高定位的精确度问题。

那么从这些方面来看,其实GPS系统,就是更新后的美国新一代GPS系统,和欧洲未来要进入使用的伽利略系统都是很先进的。它技术系统都是很先进的,如果相比之下俄罗斯的格洛纳斯系统技术含量可能总体来比较可能差一些,它的定位精度。因为关键是定位精度和定位便捷的问题,俄罗斯格洛纳斯定位精度也差一些,发射卫星也少一些,它与俄罗斯国家力量有关系,对俄罗斯来说可能主要还不是技术问题,主要是资金问题。受这方面限制大一些。

我觉得我们技术也是不错的,我们技术可以说比俄罗斯格洛纳斯系统含量要高,但是我们不能说我们高于伽利略系统,和高于美国的第二代GPS系统,我们还是达不到这一点但是我们能够做到一点是什么,就是拥有自己的技术,这一点是非常关键的。就说哪怕别人的技术含量再高,那么你在应用的时候,你应用很有限它给你开放的空间很小,给你开放这种使用权限很小你也是没有用的。这就是我们在今天看,我们说技术含量是一方面,另外自己所掌握的技术可能是更重要的方面。

记者:有自主产权的话,那样就不会被别人掐住脖子。

金一南:不会受制于人。尤其这些导航定位系统,将来它不管军用还是民用,不管发展国家的经济还是维护国家安全,导航系统未来具有越来越大作用。而且我们说哪怕仅仅商业市场来看,我们暂且把安全或者这些问题放在一边仅仅就商业市场来看,这种导航定位系统它的空间非常大,我们现在可以看,我觉得我们要防止美国GPS系统,它的商业导航定位占领中国全面占领中国市场,我觉得这对我们威胁很大的。因为这里边有巨大的商业利益,而我们先不说安全利益,安全利益非常大,但是就商业应用来看,我们也不能把自己国内导航定位系统全部拱手让给GPS系统,当然现在有这个趋势。

GPS系统到处都在卖定位,你比如说你买一个小的硬件系统,然后交一些钱,然后跟它连通了,然后你使用就会非常方便。那么慢慢如果我们社会,包括我们交通系统、包括我们城市出租系统,大家自备汽车、还有长途汽车、还有我们飞机、还有我们商用船舶,如果都按上了GPS系统,那它就把你市场占领了,商业市场非常大的商业市场占领了。当然我们说不能让它占领,我们应该有国产的,北斗导航定位系统应该在我们国内商业市场中占有足够的份额,我们说应该。取决于你这个系统真的投入使用,取决于这一点,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加紧发射北斗二号系统,让北斗二号第一批也有十几个星,迅速定位形成网络,完成北斗二号系统布网,尽量早的投入使用,我们才能有可能保住国内导航定位商业市场,仅仅就商业市场来看,我们也需要北斗二号系统早日投入使用,更不用说国家安全和军事安全这方面来看,我们更是需要北斗二号系统及早投入使用。

记者:我们知道欧洲是美国的传统盟友,都是北约成员国,那既然这样欧洲为什么还要投入大量的资源,来开发伽利略系统?它是不是有一些这方面教训?

金一南:欧洲的教训也比较多,你比如说1999年科索沃战争的时候,欧洲人就发现虽然同是北约,欧洲的飞机无法挂在美国精确指导武器,美国发展很快它走的很靠前,欧洲发展哪怕是北约成员国,它稍微落后一些,就美国这个系统欧洲无法接收,美国精确指导武器、美国大量精确指导武器实际上GPS引导的,欧洲人没有这个系统。这个系统欧洲也用,美国只给欧洲商业应用,你比如GPS系统它开发的商业应用它给你商业应用精确度最高是十米,就是地面上十米一个物体在空中它的商业图片上可能是一点,那么这个其实就是说清晰度十米为一点,这个清晰度也还可以,但是不是很高的,这个清晰度很一般的。

你像现在欧洲开辟的,它开发伽利略系统,它定位系统公开商业出售的商业定位系统,它的精确度是一米,一米成像是一个像素的点,那精确度比GPS提高十倍了,我们可以看美国人用的绝对不是说十米的。美国人用的GPS系统尤其美国军用和美国安全使用的,都是在一米左右的。甚至一米以下,0.8米、0.6米、0.5米都有可能,尤其它的第二代GPS投入使用,还可以达到0.3米、0.2米,就0.3-0.2米一个物体在象素上是一个点,那么对欧洲同样的盟友,它给你十米。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人不开发自己系统行吗?所以欧洲人也是觉得不能受制于美国人,它要搞自己的系统。

记者:正像法国总统希拉克对此曾经感慨说,如果没有自己卫星定位系统,欧洲将不可避免成为美国的附庸。

一南观点:及早发射北斗二号系统,让北斗二号系统及早投入使用,其重要意义和紧迫性甚至超过载人航天和嫦娥登月工程

主持人:建立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难度表现在哪里呢?

金一南:我觉得难度表现在多个方面,首先是现在它不光是技术问题,因为发卫星很多国家都能发,以色列能发、日本都能发卫星。现在问题在哪,现在问题空间轨道分布,空间轨道尤其定位,同步轨道空间基本分布完毕,轨道分配现在是一个很大问题。

另外还有通讯频率的问题,就是定位卫星不断发射信号,接收信号发射信号,它所占的频道、所使用的频率范围,由国际电联、国际无线电联合会联合国下属组织,它要批准申请你的频道使用权,就频率的分配权,我们说和卫星技术本身没有太大关系,但是对你整个系统因为不是单颗卫星,单颗摇杆卫星也好、通讯卫星也好,侦察卫星也好,技术含量可能对系统要求低一些,这样庞大导航定位系统,我们可以看GPS系统是24颗卫星,现在都觉得落后,要发30颗卫星以上。那么伽利略系统也是30颗卫星以上,俄罗斯格洛纳斯系统卫星数量比较少,大约在20颗卫星左右。我们未来北斗二号现在具体数量,当然我们说逐步增加,我们星有十几颗星,最起码有十几颗星,那么将来数量还要增加,这样一个庞大的系统,卫星之间准确位置,它在空中的分布要使你地面、你这个国家同一个时间,尽量能找到三颗以上的星,这种分布、这种定位那么再加上它的频率使用权非常复杂的问题。这些问题远远超出本身发射卫星或者卫星进入轨道这样一些问题了。

记者:因为最好的频率已经被美国和俄罗斯占领了。我们现在只有次优的频率?

金一南:而且你这个次优频率你不抓紧都不行,你不抓紧的话次优频率被伽利略系统占掉了。所以现在就发生点问题,我们北斗二号系统和伽利略系统,我们向国际电联申请的频率范围,修改一个频段伽利略和北斗二号重叠,那么重叠谁使用这个频段,这个国际仲裁是什么。谁优先发射谁使用,我们为什么要加紧发射呢?你不加紧发射不加紧布网的话,你这个频段就废掉了。你将来重新申请你的设备、我们说上面发射频率标定点、晶体都要更换,非常麻烦。这就带来一系列问题。

我们从今天看实际上及早发射北斗二号系统,让北斗二号系统尽早投入使用,我个人认为它的重要意义,我个人认为比载人航天都要重要,比嫦娥登月还要重要。

记者:因为关系到一个国家整体战略?

金一南:对,关系到国家安全、关系到国家经济的发展,关系到我们讲从市场经济来说,我们占领这个市场都需要这个系统,从国家安全来说,从我们各个方面安全需求来说,北斗二号系统投入使用对我们国家整个安全提升是作用巨大。

一南观点:中欧在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设上从合作走向竞争的事实启示我们: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才是强国之本

记者:就在上个月,来自中国和欧洲的航空部门的官员,就导航卫星的发射频率重叠问题展开又一轮谈判,双方进行激烈的交锋,最终毫无进展,只有等待下一轮的谈判。我注意到有美国媒体说,中国在实质性参与欧洲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受挫情况下,大力发展国产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并将拥有伽利略系统原定使用的发射频率,这将使伽利略计划受到沉重打击。那么在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设这件事情上,中国和欧洲从一开始的合作,逐步走向竞争,这件事情给我们带来哪些启示呢?

金一南:我觉得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启示还是这样,依靠自己的力量。我们曾经有一段时间对伽利略系统给予非常大的希望。因为伽利略商业系统,它提供这样的数据,能够达到一米精确度,甚至我们说非常好的。而且欧洲方面也对我们做了很多许诺,也都做很多承诺。我们讲真正使我们清醒是什么呢?是欧洲方面不履行自己的承诺。

就中欧合作在伽利略系统,我们两亿欧元都注入了,欧洲最后想把我们挤出来,我觉得在这点来看,这可能对我们来说最大的一个教育。就是我们想利用伽利略系统实现多国合作,我们和中欧合作,建立这么一个系统,双方共同分享它的这种科技数据、它的导航精确定位数据。那么后来欧洲突然变这个卦,它实际上是什么。随着中国国力急剧增长,欧洲对我们持有越来越大怀疑的眼光,它的这种东西实际上导致我们现在跟欧洲在这方面合作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当然从一个间接的程度来说,也推动我们北斗二号系统的进展,实际上北斗二号系统它早已列入我们发展规划了,但是与伽利略系统合作受挫,尤其是欧洲方面改变态度,把我们从核心圈往外排挤,这是我们实际上我们北斗二号系统获得全新强劲的动力。当然我觉得这个全新的动力当然对我们是非常大的提醒,我们绝对不能因为这一个事情就事论事的问题。

我们应该举一反三的看一看,就在中国今天成为一个大国,我们本身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经济总量发展在世界第三,国际影响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考虑依靠自己的独立系统,我们再放在某一个方面,在某一个方面给我们做关键的技术支撑,这都是很难的。人家有人家的考虑,我们必须也有我们自己的考虑。我觉得这给我们一个它的这种启示就是什么,就是一个国家真正要强大起来,必须具有自主创新的能力一定要强,包括我们卫星系统我们都能搞,我们现在都搞出来了。证明中国在这个方面,航空领域自主创新能力是一点都不差的。

那么我们多发挥自己能力,才是我们未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也好,然后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也好,最根本的立足点。

你比如说伽利略系统,我们本来对伽利略系统抱有很大的希望,我们在前几年的时候,2003、2004给伽利略系统注入两亿欧元,中国作为入股方、合资方在伽利略系统核心应用方面,我们应该有发言权的。当时欧盟包括伽利略系统也非常顺畅接受中国的投资,也给我们做出许诺,在伽利略系统开发使用过程中,一些数据包括最后开发出来数据,都是能够提供给我们使用的。但是我们可以看,随着时间退役,欧盟欧洲一些国家意向正在发生改变,他们现在正在想办法,他们想办法把中国从伽利略系统决策权、核心圈、核心使用全都挤出去,让我们只能享用伽利略边缘性技术,核心东西不给我们。

这就是你看它技术很先进,他不给你你是一点用都没有。对我们来说就是我们给一个很大提示,就是必须开发自己系统。包括我们讲中欧关系很不错的,我们去年中欧双方贸易额都是中欧贸易额突破三千亿美元,数量都是非常大的。但是在涉及到国家安全核心部位,这部分核心数据、核心数据没有人会给你。你不要说美国GPS核心技术肯定不会给我们,欧洲伽利略肯定不会,而且包括俄罗斯格洛纳斯系统,它可以给你商业数据,但是它定位精确度比较高的,可以用于军事用途的数据绝对不会给你,谁也不会给你。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