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和刘谦的“战争”以及“屁民同乐”








作者:郭知熠



看完春晚后,我们都会对刘谦所表演的魔术感到震撼。郭知熠先生无法想象这其中的奥秘,也许是因为我不懂魔术的原因吧。后来看了很多人的评论和“猜测”,好像懂了一些,但终于还是不懂。



但笔者不是想在这里“不懂装懂”地搞清楚刘谦所表演的魔术奥秘。这个毕竟是行业秘密,一般人是无法弄清楚的。不然,也就人人都成了魔术师了。但魔术表演的精彩使得我们全中国的同胞振奋,不能不说刘谦的“功劳”不小。这应该就是郭知熠所说的“屁民同乐”的境界吧。


其实,每年一度的春晚也就是“屁民同乐”的高潮。虽然郭知熠对于春晚的千篇一律非常不满,但在轻歌曼舞中自然还是放松了不少。后来仔细一想,不用脑袋一想,这个千篇一律也许不是编导者的错误。如果要郭知熠先生来组织春晚,也许组织的还不如现在的春晚。再说了,中央电视台一定是尽了它的最大努力, 没有功劳有苦劳嘛!


但“屁民同乐”是不应该在春晚的帷幕落下之后也息鼓的。我们都应该知道这一点,我们也都在期盼着。韩寒写了一篇文章“攻击”刘谦的魔术表演是我们“屁民同乐”的继续。


韩寒的“攻击”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他看不出破绽,自然就认为所有的赔刘谦表演的人都是“托”了。“董卿,不洗手男和刘谦身后坐的所有人,每一个都是托,甚至连电视台的导播,摄影师都是托,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切换镜头,转变机位,这是不符合职业道德的。”何况,这些陪衬都不是随意从观众席上拉上来的,他们存在的意义是应该首先使人怀疑的。


刘谦回应了韩寒的“攻击”,不过,这个回应略带“温情”,没有太大的“攻击”力量。“而非专业的批评,我虽然也可以一笑置之,但是却不能接受它出自您的口。”当然,刘谦的这个回应也可能属于“绵里藏针”吧。


“屁民同乐”需要继续。我不知道韩寒是否有新的文章“攻击”刘谦,也不知道刘谦是否有新的说辞。也许韩寒应该继续写文章“回应”刘谦,也许刘谦应该继续写文章“回应”韩寒。让“屁民同乐”高潮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其实,关于韩寒和刘谦的讨论成了大家的热门话题。这就是“屁民同乐”的另一种继续,也包括郭知熠先生写的这篇随笔文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