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岁老人咸菜剩饭做年饭 儿孙满堂却流落救助站(图)

胖大头 收藏 52 18418
导读:89岁老人流落救助站 儿孙满堂无人管(图) 核心提示:重庆一位89岁老人膝下一儿三女,孙辈7人,曾孙辈都有3人,可谓儿孙满堂。但是却流落于救助管理站。三女儿称,造成今天的局面,母亲在很大程度上负有责任。两个女儿证实,老人一碗水未端平的做法,让她们很难接受。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2_20377_10720377.jpg[/img] 89岁的余良芳老人在救助站里一脸愁容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9岁老人流落救助站 儿孙满堂无人管(图)

核心提示:重庆一位89岁老人膝下一儿三女,孙辈7人,曾孙辈都有3人,可谓儿孙满堂。但是却流落于救助管理站。三女儿称,造成今天的局面,母亲在很大程度上负有责任。两个女儿证实,老人一碗水未端平的做法,让她们很难接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9岁的余良芳老人在救助站里一脸愁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者找到王三时,她说自己打牌输了几十块了,母亲的事该得了老人钱的二哥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三、王四称母亲的钱养王二、再让她们花钱养母亲是不可能的事。

春节期间,重庆市救助管理站来了名高龄求助者:唐家沱的89岁老妪余良芳。她是救助站建站以来救助的第二高龄老人,排名第一的是一位91岁的老大爷。

与救助站曾救助过的绝大多数老人不同,余婆婆并非孤老,也不是流浪人员,更不是找不到回家路的老人,她的户籍在江北唐家沱,膝下一儿三女,孙辈7人,曾孙辈都有3人,可谓儿孙满堂。

“我的孩子都不孝”

余婆婆是正月初五来到救助站的,是由其户籍所在地的街道办送来的。

记者看到,她看起来精神不错,虽说已有89岁高龄,但耳不聋、腿不弯。老人的胃口很好,在救助站,一顿能吃上一大搪瓷碗饭菜,牙齿也没怎么掉,一颗假牙也没有。

听老人说,她的丈夫很早去世,膝下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儿,此前曾和儿子住在一起,由于和儿媳的关系不好,一个人租房住,社保也被儿子拿走了。“我这个人命很苦,没想到,到老了没有人管我,我的孩子都不孝。”

“我的记忆中,几岁时见过父亲。我们几个孩子都是我妈带大的。”老人的三女儿、今年58岁的王三证实。

2003年,老人所在的唐家沱地区搞开发,老人的老宅被征,她一次性得到4万余元安置费。老人说,自己之所以落到如今的地步,主要就因为这钱——这笔钱有很大一部分被儿子强行拿了去,女儿们觉得没分到钱,坚决不肯照顾她;而儿子害怕老人找他要钱,见到她就躲。

“我跑也跑不动,追也追不到,也没有办法。”老人说着说着,眼泪就弥上眼眶。

老人右脸上有伤疤。她说,那是四女儿用指甲划伤的——她到女儿家中,让女儿赡养自己,“她就狠劲掐我的脸”。老人说,她就像一个皮球,被孩子们推来推去。

本月18号那天,老人向街道办求助。由于居住在唐家沱的两个女儿都不愿意接纳她,街道只得将她送至救助站。

谈话过程中,老人只有过两次笑容,一次是谈及自己的外孙女,还有一次是谈到自己的曾孙:“我这衣服是老三的女儿给我买的,还有这棉裤……曾孙成绩很好,保送上的江北的中学,他妈现在租房子照顾他。”

因为老人年事已高,救助站工作人员给予老人特别关照,也时不时陪着老人聊天,让她的情绪得到不少疏解。“还是政府好,我心头都好受些了。”

“都怪她偏心儿子”

经过多方打探,记者找到老人的三女儿王三和幺女王四,她们居住在唐家沱太平冲村金色花园小区。两个女儿年逾五旬,身体不太好,幺女王四刚从医院出院。

“你到我这里,要拿来生活费”

王三介绍,如今,除了母亲的归宿问题,兄弟姊妹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张。造成今天的局面,母亲在很大程度上负有责任。她曾经提出几个兄弟姊妹按时间轮流扶养老人,但母亲并不赞同,甚至明确表示由儿子送她上路,不用她管。王三认为,母亲不会处理和儿女的关系,是造成目前尴尬局面的重要原因。

女王四向记者证实,老人的住地被开发前,几个孩子按月给老人生活补助。后来,母亲得到征地补偿,而且每月可得到600元的社保金,有了基本生活保障。

“我的子女只有赡养我、没有赡养你的义务,我们姊妹兄弟有赡养你的义务,可我没有收入。我现在跟着女儿,帮他们做饭,等于打工。你(指母亲)到我这里,要拿来生活费,要拿房租费。”王四认为,老人到谁家生活,就该把这个份子带到谁家。

老人有钱时把钱给了儿子一个人,现在没钱时找女儿,这让女儿们很接受不了:“一来我们几个女儿经济条件都很差,经济条件不允许,养不起,二来心理也不平衡。”王四坦言。

“和儿子生活不到一块儿”

两个女儿都证实:老人一碗水未端平的做法,让她们很难接受,而作为拿了老人“好处”的王家老二、儿子王德一(音),却对此拒绝表态。几个兄弟姊妹因为关系紧张,已是20年没有在一起吃过团圆饭,平常也甚少有往来。

昨日,记者经努力,找到王家老二现任妻子的电话,可一听到记者身份,对方当即挂断电话,再不接听。由于王家老二夫妇如今在歇马镇解放台社区租住,社区居委会干部一时也找不到其住地,昨日,记者未能联系上王家老二。

不过,余老太和儿子一家的纠葛,社区已是有所耳闻——一个月前,老太曾到社区告状,称儿女拒绝赡养自己。

“我们当时没有找到王家老二夫妻,但听老人的孙女讲,婆婆和他们家人生活不到一起,是因为老人性格不好,喜欢唠叨,跟年轻人过不到一起去,所以,他们才给她租了房子另住。”社区居委会干部表示,将尽快联系王家老二,了解情况,帮助老人能早日回家。

年夜饭是莴笋叶煮剩饭

昨日,在社区干部的带领下,记者来到老人租住在北碚歇马镇老街的一间民房中。

房子是儿子租的,一个月房费70元。房子只有几平方米,陈设简陋:除了房间中央吊着的电灯泡,屋里没有电器,主要的家具就是一张单人床、一个写字台,屋里还有一个煤球炉。

邻居陈开慧(音)婆婆说,老人一个人住在这里,已有四个半月。老人的儿子会偶尔来探望老人,从来没看到过女儿和媳妇。

余老太介绍,刚刚过去的年三十,她一个人就在这屋里度过。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是全家人的团年饭,可是,没有一个儿女接她回家过年。

“我一个人在屋里,随便煮了点饭吃了,没有肉,也没有菜,就下了点咸菜。”

这是怎样一顿年夜饭呢?

三张莴笋叶,和着一小碗剩饭,连锅煮成的一碗烫饭。

在写字台上,记者还看到一瓶咸菜,只剩下小半瓶。(本文来源:重庆晚报 )

本文内容于 2/22/2010 9:51:11 AM 被胖大头编辑

6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