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慰安妇制度:不得建号编档的军需品!!

jiangnanjita 收藏 1 654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22_20345_10720345.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22_20346_10720346.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22_20347_10720347.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2


日军慰安妇制度:不得建号编档的军需品!!


日军慰安妇制度:不得建号编档的军需品!!


日军慰安妇制度:不得建号编档的军需品!!


日军慰安妇制度:不得建号编档的军需品!!

二战期间,被日军强迫为性奴的受害者达40万之众,其中大多数为中国妇女。在这些受害者中,也有不少日本本国女子,她们被强征来到中国成为随军慰安妇受尽煎熬。日前,黄明忠先生(网名vgi6968)在汉网论坛上公布了一组他从日本淘回的日籍慰安妇照片。


随军慰安妇追赶“大部队”,日军慰安所挂出“欢乐店”招牌


据黄先生介绍,这组国内鲜见照片均选自日本每日新闻社1967年版的《日本的战历》一书。其中较为清晰的一张是两位日本妇女撩起裙角涉水的照片,画面中一位个子高挑的妇女,面对镜头还摆出微笑的表情。图片说明大意为:“昭和13年6月18日黄河决堤后,正在追赶队伍的日本慰安妇。”1938年6月9日,国民党为了阻截日军进攻,将黄河花园口决堤放水,使日军第14、第16师团陷入困境,同时也给豫、皖、苏的中国百姓带来灾难。两位日军随军慰安妇也因此掉队,不得不涉水追赶“大部队”。


另一张较为清晰的照片则摄于“昭和13年10月6日”的天津街头。这是1938年的秋天,武汉会战正酣。此时,天津、北京、南京均已失陷。两名背对镜头的日本脂粉女子,在战火纷飞的年月来到中国,她们的命运可想而知。面对镜头迎头走过来的是两名穿长衫的中国男子的诧异目光。


还有两张照片反映的也是1938年,日军慰安妇开始以“欢乐店”的招牌出现在河北石家庄等地,从照片上看“欢乐店”的女子均为穿和服的日本女子。


慰安妇被日军蔑称为“P”,日本“P”专供将校级军官


日本出版物将“慰安妇“诠释为“随军到战地部队慰问过官兵的女人”。其实,这是在着力掩饰其背后的阴暗与血腥。据战后日军战俘交代:日军官兵蔑称“慰安妇“为“P”,英语“Prostitute(娼妓)”的第一个字母。日本“P”,专供日军将校级军官,平均比例为1∶10;朝鲜“P”,供日军下级军官,平均比例为1∶40;中国“P”,供最低层官兵,平均比例为1∶80。


从本质上看,无论是由日本本国女子,还是由中国或其他国妇女充当的慰安妇,她们均是由日本军政组织强征、骗征的奴隶性军妓,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的“性机器”、“性奴隶”。


日军”慰安妇“始于何时?记者查阅到的资料显示:它始发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挂牌自1932年“一·二八”淞沪事变,广施自1937年12月开始的南京大屠杀,南京首家“慰安房”于1938年正式注册开业。黄先生公布的这组照片也见证了这段历史。也有资料说,“慰安”推行于1937年“七七事变”全面侵华之时。1932年4月出版的《新满洲国资源图》中,就有一幅慰安妇“锦州美人连”的照片,是一名日本记者随日军第20师团于1932年1月3日侵占锦州后实地拍摄的。


据多年收集抗战资料的黄明忠介绍,日军侵华时,在汉口积庆里有朝鲜经营的慰安所9间,日本经营的慰安所11间,共有日本、朝鲜慰安妇约280名。该慰安所由日军“陆军中支那派遣军汉口兵站”管理,首任兵站司令是池田龙大佐。


据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在日本14年侵华战争期间,大约有75%的“慰安妇”死于日军的蹂躏,其人数约30万,相当于一次南京大屠杀


“慰安妇”制度缘何在日军中大行其道


天皇亲自颁布:女人为“战略物资”


“慰安妇”缘何在日军中以合法形式存在,并大行其道?一份当年日本军需大臣手令表明,在日军高层眼中慰安妇属军需品,但不得编号,不得建档。且这一制度是由日本天皇亲自颁布。


据日本战犯们回忆,设置“慰安所”,直接背景有二。其一,官兵奸淫成风,受到世界谴责;其二,军内性病蔓延加剧,有损军队战斗力,影响子孙后代。故而需要权宜办法疏导纾解,以作为日本侵略军性高压的疏解渠道。这实际是以整体的、有组织的国家犯罪,替代军人的个人犯罪。


1941年10月18日,东条英机完成组阁。这位兼任陆军省大臣、内务省大臣的日本首相,在参谋本部呈递的征集妓女前往战区的报告上写道:将归顺国(占领国)自愿妇女也考虑进去。同日,他接受美国记者约瑟·道格拉斯采访时,又把这一恶行合法化、道德化。他说,“女人是一种战略物资,并且是对胜利不可或缺的、具有独特营养的战略物资。”


日军情报部官员大雄一男在给陆军本部的一份文件中说:日军在战场上受挫于中国军队的低落情绪,可以在“慰安妇”身上“得到最有效的校正”,“这种心理作用,惟有中国慰安妇能让日军士兵产生;她们能鼓舞士兵精神,能在中国尽快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作战越勇猛的士兵,就越是激烈地侵犯被占领地的妇女。反之,越是激烈侵犯女性,就证明该官兵越是生性勇猛。这样的士兵都是最优秀的战斗骨干,如将他们送上军事法庭无疑就等于瓦解了自己部队的战斗力。”于是乎,日军兽兵开到哪里,强奸就风行哪里。


天皇裕仁曾与4名内阁成员签署命令,授权所辖各学校及地方政府挑选合适的妇女充当“慰安妇”。天皇裕仁颁布诏书,将“慰安妇”试验正式奉为一种制度,给它贴上了皇封,使之升华了皇道的神奇功能。


战犯供述资料表明,“慰安妇”被日军称为“军队卫生性公共厕所”,与日本兵的比例大约1∶29,即每女每天“慰安”29个兵,多者百人以上,超过首创百人次世界纪录的古罗马时代


一位日籍慰安妇的血泪控诉:


“这是女性的地狱”


近年来,有关中国或朝鲜慰安妇悲惨命运的文章屡见报端,由侵略者同胞姐妹充当的慰安妇又有着怎样的命运呢?记者了解到,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一位叫天羽美智子的日本女子就在她的回忆录里,讲述了自己充当“慰安妇”的悲惨经历。


到目前为止,天羽美智子是唯一一名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据称,此前这份回忆录从未被译成其他语言,而且已经绝版。3年前,美联社一名记者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见到了这本书,并向全世界披露了此事。


根据美联社记者的报道,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还债,后来又被转卖到台湾。她在回忆录中写道,她与其他日本和韩国妇女一起坐船来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慰安妇”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日本警方严格监视,离开妓院需要通行证,所有活动都被记录下来。


天羽写道:“无论名义上还是现实中,我都变成了一名奴隶。到了周六周日,(日军士兵)排成长队,他们抢着进来。这就像出售肉体的市场,没有任何感情,每个女人(一天)要接待10到15个男人。”


不堪折磨的天羽随后以结婚为条件,让一名男子为她还清了债务。无家可归的她随后前往当时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之下的塞班岛,从此开始在太平洋几个岛屿之间漂泊。



经过多年漂泊,天羽于1955年在一本杂志上见到东京一家避难所的介绍,那里专门接收与天羽有着相同经历的女性。天羽随后来到那家避难所,直至1993年去世。在避难所期间,1971年天羽以笔名出版了回忆录。


她在1984年写信给开设避难所的牧师武津文夫(音译)说:“部队到哪里,哪里就有‘慰安所’……他们排长队……我们感到死亡般的痛苦。好多次我都想杀了他们,我几乎要疯了……如果你死了,尸体就被抛弃在丛林中。我亲眼目睹了这些,这是女性的地狱。”“战争结束已经40年了,但日本各地都没有呼声。阵亡士兵和民众有纪念碑,但是‘慰安妇’却遭到抛弃,游荡在寒冷的天气中,甚至成为狼和狗的食物。”


武津收到这封信后,完成了天羽长期以来的一个期望:为“慰安妇”们设立了一个纪念碑。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