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所了解的深圳本地人[蓝剑军团]

通过在深圳打工近十年的经历,也通过这些年和本地人的的接触和交流,对深圳本地人氏有了一些直观的了解和认识。

在深圳的常住和流动人口中,来自祖国各地,五湖四海,如今的深圳市也是个海纳百川的城市了,它的包容性和开放的经济让全国各地的人们都蜂拥而至,以前看过一个资料,说是深圳在籍户口人数为数百万人,但实际在深圳的人口却超过二千万人口,比香港的六百万人口要多出几倍。

这当然是九十年代末的数据了,既便是这时的数据中的几百万在籍户口中,也有着相当的从全国各地通过各种手续调入深圳工作的外地人氏,有资料显示改革开放前的深圳本地人口并不多,当时的深圳还是很贫困的地区呢。

在我打工的工业区所在的村子,原先是两个自然村,也就是内地的生产队或村民小组,一个叫共和村,一个叫乐群村,后来合并成了共乐村,改革开放以前这里没有多少地可种,大部份都是靠打渔为生的渔民,生活相当的一般般,要是相比江浙一带的农村的话,还显得很贫困呢,从九十年代都还遗留下来的当地人的原居住房屋可以看出当年的经济还是很差的。

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深圳作为全国的试验田和试点地区,实行了一系列的开放政策和优惠政策,大量的香港资金或是外国资金通过香港涌进深圳,让这些原本辟静的小渔村焕发出了新的光芒。

通过和当地村委的人士聊天得知,这两个自然村合并时,土著人不足三百人吧,然而当我去打工时,村里也是人流如枳了,有了自己的菜市场,到处都是工业园厂房,村民们也由村上统一规划了地段统一建成了六层楼的住宅区,除了一楼自己住处,楼上的五层均用着出租用房,每月收取着不菲的租金,本地人有头脑的是极少数,去做生意,但没有一个真正的本地的做企业的,因为以前都是渔民,对经商不在行,同时本地人以前的都没有多少文化,岁数大一些的文盲很多,和我同年纪的大多只有初中和小学文化水平,连报关员资格证全村只有一人才有,据说还是海关照顾才考取的,要是过硬的话都不合格,由于大量工厂的进入,村里建立了工业区,走深圳绝大多数地方的路子,先卖地,有钱后自建厂房出租,由于该村有大量面积的海难涂地,加上一些鱼塘,修建的工业区还颇具规模,虽然工业区的厂房七高八低参差不齐,但每年能为村上挣不少的租金用于村上开支和村民分红。

经济好的那些年,全部租金除了村上集体开支福利外,每个村民还能分七万多元的现金,这笔现金加上自家房屋的出租,让本地人过得很开心和富有,九十年代初小车很贵的时候他们就几乎家家都有轿车了,加上每家几部走私摩托车,小日子过得很舒服。

刚开放那些日子,听说外地打工人在当地讲普通话都要被笑话,认为是外来的穷人,而当地人都以讲白话为荣,显示出身份和地位的不同,而当我去打工时,外来人也占了绝对的大多数的大多数了,本地人被外来人完全淹没了,而这时你做生意要是不会讲普通话简直没法做下去,因为消费的绝大多数都是讲普通话的人,本地白话几乎只有从当地人的交流中才能听到,反而成了少数民族语言了。

虽然富有了,但村民的素质还是跟不上时代,因为以前是渔民的缘故,没受多少教育,个人素质和高速发展的经济不相适应,村民们大多在家打牌、玩,开车外出玩等,没有多少人做正经事情,而男人们面对出现在家门口的全国各地的青年女子们都纷纷按奈不住内心的狂跳,村子里到处都是的洗头房成了这些人的经常光顾的地方,而本地女人们则恨死了这些外来妹,他们有文化有知识,身材好,皮肤白,和这些长年受强烈紫外线照射的本地女人相比那是一个东施和西施的水平,这些本地女人们都害怕自己家的老公被这些外来妹们勾走魂了,所以在本身就素质不高的基础上又多出几分的泼辣来,就更加的显得没素质了。

真正在深圳做生意或做企业做得好的都是外地人,包括广东本省人,潮汕人士是公认的做生意的天才,在深圳绝大多数生意人是这个地区的人在做,而办企业的则大部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人,真正本地人经商成功的并不突出,因为他们因历史的原因对经商没有天赋,同时他们能有不错和红利分配,这种收入虽是好事,但同时也会让人不思进取,安于享乐。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些本地人几乎家家都有亲戚在香港,时常能带些香港的时尚用品回来,而本地人又能很方便地办理来往港澳通行证,可以经常的来往于香港,所以,本地人就在这种安乐的生活中渡过着一个又一个日子。

租房卖地有钱了,这些村可阔气了,他们村委的条件比内地的地级市的办公楼都要豪华,村长书记坐的都是大奔和凌志,这比镇政府还要高级,因为政府是国家财政拨款,要受国家管理限制,配的工作用车不能超标,但村委是村民自治组织,国家不拨一分钱,资金是村上自已的,所以,村上可以随意的使用,在深圳随意那个村里的领导的坐驾拉出来都要比省部级以上的高官的坐驾都要高级。这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应证了一句话:我是农民我怕谁,我是农民我不受约束。

可别小看这些不受约束的农民,工业区的一些事情还得靠他们才能摆平,比如一些税收和收费问题,只要工业区的厂家找到村上的书记送些礼物,请求帮助,就比什么都管用。我所在的工厂五年的免税期过后,按规定要交税了,但老板不想交,就提出没赚到钱,要求免交,而地税局的人不同意免交,这时工厂就从香港带回一些高级洋酒和香烟,大约花了三万元左右,送给村上的书记,请求帮忙,之后这交税一事就不了了之了,能量之大吧!

这些当地人的物质水平是发展了,提高到高级水平了,住上了洋房开上了高级轿车,不用工作都有吃不完的钱,但从内心来讲,这些人的思维和素质还停留在农民时代。

让我感到和上海江苏那边不一样的是,深圳本地人很凶悍,完全看不起外地人和有欺侮外地人的倾向,同样是有钱了,而江苏一些地区和上海的本地人却害怕外地人,害怕外地人侵犯自己的财产和权利,外地人在这些富裕地区很狂,但在深圳则相反,有钱的本地人可以摆平任何事情,吃亏的只会是外地人。

例如,当一个外地人在村里和本地人发生纠纷时,识时务者连忙赔小心道歉甚至于赔偿了事,要是争下去本地人一个电话,村上的治安办十多辆治安摩托车会飞驰而来,不由分说先来个下马威,然后把外地人铐入村上的治安拘留室,那个罪就说不出有多难受了。

因为外来流动人口多,各村都成立了以本地为人主的村治安办公室,配有汽车,摩托车,铁棒,手铐,每个村近二十来人的治安巡防队员中,本地人就占了大多数,一些不务正业之人也加入进去,成天在村里工业区里转,稍有不注意就抓人打人,把外地人威慑得服服帖帖。当然,不加强管理,流动人口多了也容易发生治安问题,关键是这种治安办的管理方法太粗暴和强化了些,让人生畏。

我在工业区工作的九年间,见过多次村治安办人员在工业区和村里对外地人大打出手的情景,有些是有点理由,但有些是完全是因为对方是外地人而已,就很不应该了。

村治安办的存在,为工业区的管理也起到了一定的帮助,同时也助长了一些不正规的厂家对员工的侵害和压迫,比如当员工和厂方发生劳务纠纷时,厂方不想解决问题就给村治安办打电话,三分钟内十多辆辆治安车会呼啸而来,让员工收拾行李开路,如果员工还要抗争,那对不起,立马抓上治安车送村治安办,进了治安办就没有好果子吃了,所以一般在治安办人员要求离开时,员工那怕受了厂方再大的委曲也只好默默的收拾行李离开工厂,当然,每月治安办会向工厂按规模大小收取不一的治安费用。

除了对本地人的治安管理提出异议外,大多数本地人还是乐于过着安逸舒服的富有生活,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圈子,有着他们的生活方式,并不愿意接触打工的外地人,因为他们和打工者们不属于一个群体,一个阶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