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一篇琐忆“四清运动”的文章 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267
导读:研究一篇琐忆“四清运动”的文章 作者:大于 在《对[疯僧]贪污唐山捐款的问题也要讲政策——给[黄家大岭]与[九成网友]》中提到有篇《琐忆王村四清运动》的文章,有网友搜出来看了后,说对大家认识当年的“四清运动”了解那时的农村情况有好处,建议把这篇文章贴出来。其实这篇文章很一般,一般到如同平常的一个工作小结。它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亲身经历如实记录,基本上没有带后来观点的评价。研究历史,最应该研究这样的文字。 这篇文章记的“四清”,是“二十三条”发布后的“四清”,政策性比较强,

研究一篇琐忆“四清运动”的文章


作者:大于




在《对[疯僧]贪污唐山捐款的问题也要讲政策——给[黄家大岭]与[九成网友]》中提到有篇《琐忆王村四清运动》的文章,有网友搜出来看了后,说对大家认识当年的“四清运动”了解那时的农村情况有好处,建议把这篇文章贴出来。其实这篇文章很一般,一般到如同平常的一个工作小结。它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亲身经历如实记录,基本上没有带后来观点的评价。研究历史,最应该研究这样的文字。


这篇文章记的“四清”,是“二十三条”发布后的“四清”,政策性比较强,目标也比较明确,主要就是整干部的“四不清”问题。从记录的内容来看,当时虽然干部队伍有问题,但放到现在实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问题。从中还可以看到,当时四清工作队的工作效能很高,四清工作队员很实在,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所以几个月时间就能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很快就能使社员分上了“四清”胜利的果实。文章中还可以看到,当时的四清工作队生产抓得是很扎实的。


分析一下可以发现,当时农村基层政权是不错的,尽管一些干部出了问题,但是正气还是主流,群众容易发动,所以贪污盗窃、多吃多占等腐败行为稍微用扫吧扫一扫就清理了。现在如果派一个工作组去做这样的工作,就不那么容易了。“三农问题”之所以越来越难,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研究这方面的文章,应该进行这方面的对比。



附:琐忆王村四清运动


晓 锋 整理


我叫王进书,一九六五年九月初从淄川分调到四清工作队当四清工作队员,四清运动中我被分配到王村四清工作队西铺工作组,现我把在王村工作队西铺工作组搞四清工作中若干值得记录的事件作以简要回顾。


周村集训 一九六五年九月初,我被组织上从淄川区寨里公社北黄村调到淄川区委参加四清工作队,先是在淄川城区住了一夜,第二天被组织派上到周村集训。期间,我们吃住在周村丝厂,集体听报告并分组讨论。主要学习的文件是“二十三条”、“土地改革法大纲”以及四清工作团领导所作的报告。集训大体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听领导报告、学习文件,弄请四清运动的重要意义。四清运动的标准、方法、步骤。第二阶段是领导讲四清运动应注意的事项、工作纪律。第三阶段是对四清工作队员进行分组,在原来分组学习的基础上,调整成入村后的工作组。我被编到王村四清工作队西铺工作组。分组后由原王村公社团委书记孙即臣同志向西铺工作组介绍了西铺村的基本情况,于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到达王村公社大院,然后由西铺村干部把我们领到了西铺。按照村干部提前安排好的住处,住到了贫下中农家中。


组织领导 其时,四清工作队员是由市、区、县、公社党政机关干部,军队排以上干部及中小学教师、文艺、文化、教育等部门的干部中抽调的。另外还有从农村抽调的部分临干。淄博四清工作总团由部队上的王建安司令负责,下设周村、张店两个分团,周村四清分团由杨德贵、赵鹏等领导负责。王村四清工作队由原淄川区委副书记于建义任四清工作队党委书记,肖广恩同志任王村四清工作队队长,尹坤同志(军队干部)任王村四清工作队政委,张荣禧同志(原淄川区办公室副主任)任王村四清工作队党委秘书。 其他还有工作队员130名,被分成13个工作组,村大一点的一般十二、三人组成, 村小点的由八、九个人组成。西铺工作组由李桂春同志(原博山区南博山公社党委书记)任组长,张恒(原淄川区文教科副科长)任秘书。工作组成员由:霍子田同志(原淄博八中教导主任)、孙即臣同志(原王村公社团委书记)、王全同志(济南军区某部连长)、祝敏同志(原淄博京剧团舞台设计)、贾寿宝同志(原淄博京剧团琴师)、杨延琴同志(原淄博歌舞团演员)、刘凤欣同志(原淄川区兽医站人工作人员),陈启贞、陈玉兰、陈立愚、王进书同志是临干。工作队党委书记于建义在西铺驻点。


发动群众 四清工作队入村后,首先召开了党团员干部大会,又召开了全公社社员参加的万人大会。会上由工作队党委书记于建义作报告,阐明意义,明确目标,对干部群众提出要求,讲明四请就是清政治、清思想、清经济、清理阶级队伍划清阶级阵线。广大党团员、贫下中农积极分子都要参加四清运动,揭发干部的四不清问题。这时四清工作队一手抓运动一手抓生产,以主要精力抓三秋种麦。四清工作队刚一入村就碰到了不少困难,阶级敌人散布流言蜚语,说这些人还什么四清工作队,土改时来王村的土改工作队都给他端过。个别四不清干部讲:这几个小工作队是一个烟荷包就装他们仨,小的拾到烟袋荷包上当档头我还歉小来。面对阶级敌人的嚣张气焰和个别干部的不理解,工作队针锋相对决不退让,按照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示狠抓了阶级斗争。对带帽四类分子定期训话,让他们定期汇报,还让他们扫大街,对没有戴帽子的有问题的人也内部掌握,并通过发动群众培养了一大批贫下中农积极分子。十月下旬秋种基本结束,群众也逐步发动起来,贫下中农积极分子也敢说话了,十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贫农老大娘潘光英一次向我揭发反映了原村党支部书记毕××贪污盗窃,偷盗、多吃、多占、流氓作风等问题二十多条。阶级敌人看到群众真正发动起来,也害了怕,老地主毕先圣在工作队还没有找他谈话的情况下,他就上吊自杀。


三秋生产 一九六五年秋天,气候比较干旱。那时搞好三秋生产是农村工作的首要任务,收好秋种好麦是农业生产的重中之重。四清工作组一入村就和群众一块搞好秋季农业生产。那时耕地全靠人刨、牛耕,推粪全靠小车推,四清工作队员全分到了生产队,天天在生产队劳动,当时叫搞“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我和孙即臣、霍子田三人在三队劳动,住在村民郁来福家,一边劳动一边了解情况。耕麦子搞合理密植,不用原来的老八雨楼,而用双镢沟,黄县耧(六寸耧)为了搞抗旱,用水种耧。就是先用耧耩一遍水,再耩种子。西铺大队还在村西头种了二十多亩试验田,主要搞优良品种和密植等方面试验。经过二十多天的抗旱抢种,西铺适时种足种好了一千多亩小麦,较好地完成了种麦任务。


坦白从宽大会 四清运动在发动群众揭发干部的四不清问题,启发干部自觉交待问题的同时。工作队抓了一批典型及时召开担白从宽大会。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中旬,四清工作队党委召开了由王村公社大小队全体干部、全体党团员、贫下中农代表参加的一千多人大会。大会在王村耐火厂礼堂召开。淄博四清工作总团王建安司令员参加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贪污两个车皮焦宝石款三千多元的原焦宝石矿负责人邱树敏在大会上坦白交待了他利用职权贪污出售焦宝石款的事实和多吃多占的错误行为,并在大会上当众作了退赔。四清工作队领导在会上宣布因邱树敏认罪态度好退赔坚决,对邱不于刑事处分。还有王村大队的两名生产队长也在大会上作了检讨,退清了贪污多占的款物。这次坦白从宽大会对四清工作的进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初战告捷 从六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四清工作组入村,到十月下旬秋种结束,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四清工作组对村干部的情况基本做到了心里有数。根据运动的发展和农业生产的季节。四清工作队员除每个生产队留一名抓生产外。其余主要力量抓“清经济”。工作队党委反复强调要相信两个“95%”,即要相信95%以上的干部是好的比较好的,95%的群众是好的比较好的。通过前段群众揭发,干部自我交待的问题,抓紧查清核实。对那些自我交待好贫下中农意见不大,本人经济问题不严重的干部及早叫他们“下楼”。在春节前对“清经济”进行了一次集中退赔,在春节前使社员分上了“四清”胜利的果实。


内查外调 在根据群众揭发和干部的自我交待,认真进行核实,一些干部交待的绝大多数问题都有“招”有“对”有根有据、一一交待。但有的交待不彻底,有的就是不交待,群众有意见,贫下中农通不过。如原西铺三队会计张××和生产队长毕××的问题。群众反映他们有问题,但他们就是不交待。于是我们成立了查帐小组,对张××当会计几款单位去查帐,通过到付款单位去查对,找到了这帐单据。通过核对这两帐单款日期一样,数量一样,就是单价由0.08一斤改成0.03元一斤,4000斤茄子他从贪污了200元。通过查帐外调, 我们掌握了确实可靠的证据,当时叫“炮弹”。这种“炮弹”不能轻而易举的放出来,但找他谈话我们就敢说工作组已掌握了你的问题。经过多次做工作,他交待了毕××和他共偷盗生产的小车胎、粉条等等问题,并交待了他与毕××订了攻守同盟谁也不准交待。我们又找毕谈。我们分析毕××是有名的小“诸葛”,对他谈话必须慎之又慎,于是我们研究了与他谈话的方法,首先交待政策然后单刀直入的点出他的问题:“现在四清工作组已全部掌握了你的问题,你们订的攻守同盟也已破产,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一会儿他头上冒了汗,眼圈子也开始发红,于是他开始交待自己的问题。他交待了怎样利用职权贪污偷盗生产队的小车带、粉条和多吃、多占的问题。最后又说,我还有个问题就是我作风问题。我们说你不要再说了你的作风问题工作组也早就掌握,你写出个人材料交待一下,工作组给你保密,像这样的“花案”就不要讲了。对毕的问题得到了突破性进展后。我们又找到了张谈话,拿着他涂改的单据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他说:“我真不敢相信这帐单据你们能查出来,我想厂子里买菜的生活帐早就该找不着了,这笔钱是我自己花了谁也不知道,可没想到你们工作队真查出来,我老实退赔”。我们告诉他,清查坚持事实求是,我们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这就是我们党的政策。西铺二队有个会计毕××,他的帐记的一团乱,多记、少记、记反了帐的,看了后叫人不敢相信他没有问题。于是我们召开贫下中农座谈会,分析他的问题。群众反映毕××为人老实忠厚,这几年当会计也看不出他家有什么变化不像有大问题,而帐上的问题也不好定案。如有一笔帐买菠萝一个支出15.50元,他在帐上支出155元,又一笔买豆种支出150元, 他又记到收入帐上,你买东西人家还给你钱吗?问生产队长和保管员,种豆子时因豆种不够了,他确实买了部分豆种。我们只好把他的帐重新整理另记帐,通过整理最后只有20几元钱对不起帐来,短帐的20多元他进行了退赔。事后他说:“感谢四清工作组给我洗清了罪名,感谢共产党员,感谢毛主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