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预警机雷达技术领先美整整一代!!!

jiwuy 收藏 1 192
导读:[B]虽然中国解放军C4ISR能力仍神秘莫测,但其无疑已经非常了解先进C4ISR在现代战中的价值,并在该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模仿近年来西方和俄罗斯研发的具体能力及理论。诸多事例都表明,中国有足够的能力研发关键的C4ISR技术,并可以利用独特且原始的方法来应用这些技术。如果中国军队C4ISR理论和技术能力持续增长,那么中国军队将在未来十年结束时具备世界级的C4ISR能力。  [/B]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2_20097_10720097.jpg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虽然中国解放军C4ISR能力仍神秘莫测,但其无疑已经非常了解先进C4ISR在现代战中的价值,并在该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模仿近年来西方和俄罗斯研发的具体能力及理论。诸多事例都表明,中国有足够的能力研发关键的C4ISR技术,并可以利用独特且原始的方法来应用这些技术。如果中国军队C4ISR理论和技术能力持续增长,那么中国军队将在未来十年结束时具备世界级的C4ISR能力。

美媒:中国预警机雷达技术领先美整整一代!!!

空警-2000预警机编队正在训练


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中国简报》18日发表文章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C4ISR(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与情报/监视/侦察)能力正不断增强,而解放军空军更是在ISR领域内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其部署了空警-2000及空警-200空中侦察与控制系统。这些预警系统与其西方同类设备相似,充分集成有主动雷达及被动射频传感器,并配备有全数字及音频C4系统。而且,文章还指出,这些机载系统的相控阵雷达技术较美国的E-3C预警及机E-2C“鹰眼”预警机领先整整一代。


文章指出,虽然解放军C4ISR能力已得到大幅度提高,但由于中国很少曝光相关内容,所以对其进行分析也颇为不易。所有现代C4ISR系统可大致分为两部分:“后端”或C4组件,由指挥与控制系统构成,并由网络与计算机提供支持;“前端”或“ISR”组件,由轨道、机载、海上和地面固定或机动传感器系统构成,这些系统负责收集来自“后端”组件的原始数据。目前,将C4ISR系统划分为战略、作战及战术类别的传统划分方法已不再适宜,因为现代数字系统的灵活性已能够在同一组件上实现全部三种功能。


事实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未广泛宣传其C4ISR能力自有其正当理由。首先,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军事理论强调早期与深入打击敌方C4ISR系统,以制造混乱,并在战术、作战及战略级别瘫痪对方的C4ISR系统。而且,由于许多C4ISR系统都为固定系统,而且难以硬化,大量公布相关信息会增加敌方分析并收集已方情报的机会,使之能够在冲突时期得以朝己方关键薄弱环节发动攻击。


C4ISR系统并未广泛曝光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与战机、弹道导弹、制导炸弹及其他更加传统的军事力量征象系统相比,公众对计算机和网络设备的胶片或图片并无太大兴趣。


另外,站在技术分析角度来讲,研究C4ISR系统还面临着用于构建这种系统的技术性质、网络系统的复杂性以及分享输送渠道的全球化——例如军民两用卫星、光纤、铜电缆、微波等——使确定军事能力的始终问题成为一个难题。通常,高质量人工情报是确定真实情况的惟一方式。


机载和陆基ISR系统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机载ISR能力已有大幅度提高:其配备了空警-2000和空警-200空中预警和控制系统。这些预警系统与其西方同类设备相似,充分集成有主动雷达及被动射频传感器,其中一架还配备有全数字及音频C4系统。而且,文章还指出,这些机载系统的相控阵雷达技术较美国的E-3C预警及机E-2C“鹰眼”预警机领先整整一代。目前,至少已有4架空警-2000预警机已列装,但还无法确定具体配备在哪一架战机上。


当前,中国空军进攻武器系统及多用途飞机的侦察吊舱和内部集成传感器能力远远落后于西方大国。具备ISR能力的定位吊舱目前仅出现在作战部队,主要用于定位智能弹药。


中国军队已经具备相当先进的防空能力,而且C4ISR组件也已很突出。中国和俄罗斯本国的多种雷达现代设计已经在很大范围内取代了中国的旧式设计。俄罗斯的64N6E“大鸟”作战管理雷达——其已在最近的S-300PMU2/SA-20B Gargoyle反战术弹道导弹试验中使用——中国新研制的120式、305A与305B式高机动搜索雷达尤其值得一提。机动陆基被动发射定位系统,如CETC YLC-20系列可以对这些雷达进行补充。


现在中国军队地面部队正在引进战术无人机来支持机动军力要求。2009年国庆大阅兵中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就西方标准来说,中国军队的无人机部队并不成熟,其还要在这一方面做出很大的努力。例如,研发中的系统或已服役的系统包括W-50定翼无人机和Z-3旋翼无人机,以及貌似美国“捕食者”的CH3无人机。这些用于补充常规作战的ISR资产也是在模仿美国及欧盟同类设备的基础上研制的,如新式WZ-10侦察和攻击直升机。仿制西方ISR系统的趋势并不仅仅局限于空中系统,还包括具备ISR能力的两种无人地面车辆,以及研发中的ASENDRO和CHRYSOR。


C4-连通性的挑战


此外,人们对解放军旨在形成现代并多样化技术与可操作级ISR系统的系统级集成及网络系统的了解甚少。而且,后者已困扰西方军事机构20余年,他们仍需寻求明确的技术方案。


文章称,一直以来,美国政府的多种报告都曾指出,中国正在发展广泛的陆上光纤链路以支持其民用基础设施,并为中国军队提供重要的军民双用能力,从而满足其对C4ISR的需求。此外,埋于地下的光纤电缆还能为解放军提供高宽频,从本质上保护远程信号情报(SIGINT),增强应对电磁及高频武器攻击和干扰的能力。


文章指出,在建国60周年阅兵式上,解放军展出的两款新型系统体现了其有关广泛可操作级连通性的思考。它们是全机动战术卫星系列的终端,配备有对流层散射通信系统,从而方便配对的碟形天线辨别。


不过,虽然解放军的卫星通信终端反映了全球趋势,但对流层散射通信装备的部署要有趣得多。“沙漠风暴”及“伊拉自由行动”期间,美国的AN/TRC-170对流层散射通信系统曾是美国可操作级连通性的中流砥柱,它为前线地面部队提供了同后方区域进行高速数据传输的能力。


文章称,对流层散射系统是一种独特的装置,它能在不使用卫星或机载中继站的情况下,提供地平线以上的非视距能力。这样,一对机动对流层散射终端在100-150英里范围内所能提供的数据传输率便能达到数兆。目前,美国陆军及海军陆战队已经配备了对流层散射系统,用于常规地面部队的远距离数据及语音通信。


此外,解放军似乎也在使用对流层散射终端系统,支持俄制S-300PMU2防空导弹以及国产HQ-9机动型防空导弹,这使导弹连能在150英里的范围内,与任何固定的光纤终端保持很高的数据传输率。因此,这些机动导弹连能够按照“打了就跑”(shoot and scoot)的模式,不断进行再部署,以躲避敌方ISR系统的探测,并在此过程中与固定在中心区域的C4防空系统保持连通。近来,中国有关先进对流层散射系统的大量重要科学研究论文表明,该技术将会成为解放军C3行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章称,不过,迄今为止尚无直接证据表明解放军正部署对流层散射系统、支持二炮(二炮是解放军的战略导弹部队)的弹道及巡航导弹连。但鉴于和这些系统有关的“打了就跑”的行说与防空导弹连的学说差别甚微,因此解放军未来部署对流层散射终端、为二炮部队提代C3支持也不足为奇。


海上C4ISR挑战


解放军海军历来都很依赖其射程为1500海里的H-6D轰炸机编队,为水面舰队提供情报、监视和侦察(ISR)能力,海军此举是仿效前苏联和北约冷战期间的学说进行的。然而随着解放军理论朝“第二岛链”战略的转变,这种情况正日益发生变化。在“第二岛链”战略中,解放军海军和空军将担负控制一个更大地理区域的责任:即从马里亚纳群岛、经澳大利亚北部到安达曼群岛这一孤形地带。


文章称,DF-21反舰弹道导弹、诸如DH/CJ-10及C-602等现代巡航导,以及解放军海军攻击机SU-30MK2、JH-7和新型H-6K等战机所挂载的一系列反舰巡航导弹,都要求C4ISR精确且及时地提供有效支持,以打击敌军的海上部队。


迄今为止,中国的海上C4ISR模式都是仿效苏联冷战时期的思想构建而成的,这表明中国这个陆上强国正试图保护其易受攻击的海上航线。然而,与苏联不同,中国对海上进口能源和原材料的严重依赖,却为自己增添了一个额外的弱点,而西方强国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文章指出,苏联最初执行海上ISR任务时,使用的是配备有远程水面搜索雷达的图-16K“獾”C/D和图-95RT/142“熊”D/F远程飞机,它们所安装的数据链能够将海上目标的坐标信息传递给配备有反舰巡航导弹的飞机、水面舰和潜艇。后来,由于美国海军增大了其航母战斗群所使用导弹射程和战斗机防御范围,因此苏联便部署了海上空间侦察和定位系统(SMKRIT)、雷达海洋侦察卫星(RORSAT),利用“闪电”卫星通信下行链路,向海上攻击平台传递目标数据。


文章称,中国目前正在沿岸部署一些超视距地波(OTH-SW)和超视距反向散射(OTH-B)雷达系统,从而为其军队提供ISR能力,以应对地面运输系统和飞机。与沿岸微波雷达相比,该系统的侦察范围虽然广泛,但却受限于大气条件且通常缺乏定位末端制导武器所需的精确性,因此它能为“第二岛链”提供有效的ISR警戒能力,而不是支持空中及导弹攻击所需的精确定位能力。


“第二岛链”战略的贯彻执行必然会促使解放军海军发展ISR定位能力所需的远程无人机、飞机和卫星,而地球同步轨道(GEO)卫星通信系统则很有可能用于提供C3能力,以支持飞机、无人机和战舰海上攻击行动。


五角大楼已经证实,中国的遥感卫星项目具有双重用途能力,具有此种特点的卫星有:遥感-1、-2、-3、-4和-5,海洋-1B,以及CBERS-2和-2B卫星系统。计划中的HJ-1C和HY-3高分辨率雷达成像卫星将具备巨大的潜在雷达海洋侦察(RORSAT)能力,即便此种能力不足,其也至少可以为将来的军队的RORSAT提供技术基础。


中国具有大量国内外制造的地球轨道同步卫星,这些卫星通常用于民用直播,或被当用通信转发装置,其是包括C波段DFH-3、DFH-4系列卫星。在2000年,中国军队发射了首枚FH-1系列军事卫星通信火箭,它是中国“曲点”C4ISR系统的一部分,后者在概念上类似于北约/美国的MIDS/JTIDS/Link-16和Link-22系统。2008年,中国发射了“天链-1”数据中继卫星,旨在扩大轨道设备的通信覆盖范围。


如果解放军能够有效开发并利用现有卫星技术,那么其将可能在十年内建立有效的轨道C4ISR系统,以支撑其第二岛链战略,其中就包括可靠的RORSAT能力。现有的双用途能力可能只能在短期内提供有限能力。


当代西方理论将渗透敌对计算机和网络视为ISR能力中网络领域的一部分。虽然中国官方否认,但其对国外,尤其是美国政府的计算机和网络入侵活动仍表明北京对ISR环境中的网络战有很大兴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