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jiangnanjita 收藏 2 341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1:这位调酒师不是人,没有一副善解人意的耳朵来倾听,也没有心灵来思想,而是由活塞、阀门和伺服器组成的一部冰冷机器,又会怎样?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2:该机器人名为“复活尸体”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3:制造者本杰明·考登说:“它浑身都是杠杆和连杆。”


大多数品酒师都会同意,调制一杯美味鸡尾酒的秘诀除了冰块、美酒和玻璃杯以外还与调酒师有关。


旧金山的一间酒吧,一群艺术家、工程师和修理工用他们的作品来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特别设计了能调制美味饮品的机器人。


炮制佳酿的机器包括一台由杠杆操作的全机械化机器人、一台有着火箭外形躯体的调酒机器人,还有一台象阿诺度(Arnold)一样强壮高大的巴诺德(Barnold)机器人。


“我们确实既喜欢机器人又中意鸡尾酒,把这两者聚在一起看起来就是一个完美的结合,”2010年调酒机器人大赛的组织者之一西蒙·黛沃洛斯(Simone Davalos)说,“这样做的真实目的不是要改变世界,也不是为了取得范式转换的技术成就,至少从我们的视角出发不是这样,但谁知道呢?很多让人惊奇的事情已经在鸡尾酒上发生了。”


这些机器人都可以测量、混合再倾倒出精确配制好的饮品,从“大都会”酒到苹果马丁尼应有尽有。人们象着了迷一样观看这些看似呆板的机器人精彩的表演。


从几乎所有机器人调制的作品中取少许品尝,就饮品本身我觉得它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些鸡尾酒尝起来有点太象医疗诊所的药水,里面似乎少了一种成分。那是不是人体的感知呢?


即使一台普通的鸡尾酒机器人也能制造工程学上的奇迹。被冠以“复活尸体”这个有想象力的名字的是一个设计精巧的机器人,它完全是机械化的。


“复活尸体”有四根杠杆,它们与四个环状排列的瓶子相连。如果要调制一杯酒,就在把一个玻璃杯放在中心位置,推动第一根杠杆。这会抬高连接的瓶子,接着经过测量将大约一盎司多一点的饮品倒进一个碗状的盛放容器。对其它两根杠杆也进行同样操作,最后向后拉第四根杠杆,放开塞子,从盛放饮品的容器中将液体送入第二个装满冰块的容器。几秒钟后,调制好的饮品就倒入玻璃杯里了。


“这间屋子里,它是我最喜欢的机器人,”担任这次比赛评审的莉莲·弗里茨-雷林(Lillian Fritz-Laylin)说,“这是一种多层次的交互,不仅仅是‘按动一个按钮就走开。’而且调出的酒确实好喝。”


考登设计了整体机械装置,并且在一个二维程序上勾勒出它的轮廓。机器人的所有部件都是激光切割特别定制的。而对细节的关注才真正让它成为了这次活动的赢家。比如,杠杆一拉动,瓶子就倾倒出液体,一种水压式减震器和弹簧的组合机械装置确保了杠杆能缓慢又稳定地回复到原始位置。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4:调制饮品装置


抛开呆板的名字不提,调制饮品装置(简称DMU)显示出制造一台机器人未必需要激光切割的部件和一些非凡的机器。所有需要的就是几小时的修补组合以及灵光一闪。


DMU能批量调制三种成分以上的鸡尾酒。星期三晚上,它会忙着给人们倒俄罗斯饮品“白雪佳人”。


不过它还有个有趣的组成部件。这种制作鸡尾酒的机器人使用一种极其少见的零部件:分配液体的是一个抽乳器。


“我们考虑过番茄酱瓶和食品安全泵,最终发现对这种设计想法最合适的泵是抽乳器,”在DIY组织中被认为是邪恶科学家实验室一员的温德尔·奥斯卡伊(Windell Oskay)说,“它们是可以清洁的,不需要耗用太多的能源,造价也不贵。”


奥斯卡伊和妻子勒诺·爱德曼(Lenore Edman)在eBay网上以27美元的单价买了三个抽乳器。


DMU是这样运转的:它的底部有三个装有不同液体的饮料瓶,每个饮料瓶都通过管道与一部由微控制器控制的抽乳器连接。在泵的另一端,有一些塞子很有特色,它们是三支去掉瓶底的香槟酒瓶。(关于调制饮品的装置如何运转,在奥斯卡伊的帖子中可以查看详情。)


装置中用作漏斗的玻璃瓶通向一个冰盘,它可以在饮品滴入玻璃杯以前先冰冻饮品。


一个按键盘控制着每种成分需要混合多少分量。在按键旁边是一块8×8大小三原色的集成LED点阵用以显示信息。


与那些复杂的鸡尾酒机器人不同,调制饮品装置不是自动化的。如果要调制一杯“白雪佳人”,就必需在键盘上按动一个按钮选一种成分,接着用同样的方式选择饮品另外两种成分。


奥斯卡伊说,他和雷曼在测试机器人时每人都是以两杯鸡尾酒结束测试,这是一天工作结束后的完美奖赏。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5:另一台调酒机器人“巴诺德”


谁说机器人的出现让人类懒惰了?让巴诺德调制一份威士忌就意味着接受一次掰手腕的挑战。


巴诺德是台不同寻常的机器人,它几乎是一张吧台的大小。在一端是个金属骨架的手臂,连接着另一端的一系列重物。当手臂被一直按下时,就触动了由一块阿布伊诺(Arduino)板控制的装置,这块板把一个玻璃杯从一个托盘送到对着威士忌瓶口的位置。一旦玻璃杯处于威士忌瓶下方,第二台发动机就提起瓶子倒出酒。


“因为机器人是交互式的,所以这个过程很吸引人,”酒吧机器人比赛的评判之一米克拉耶·哈布里恩(Mikolaj Habryn)说,“它几乎接近人类,就象一些牛仔酒吧里常见的景象,必须要通过掰手腕来赢得一杯酒。


来自奥地利的应用科技大学的六名学生制造了这台机器人,在旧金山举行的酒吧机器人比赛有助于巩固他们作为鸡尾酒机器人大师的地位。


去年在维也纳的Roboexotica机器人展上,这些学生当时推出了Plasmastaub,它也是类似的鸡尾酒机器人。巴诺德于去年11月开始制作,是Plasmastaub升级后的修补版。有意者可以查看视频一睹巴诺德的风采。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6:“宇宙机器人”(Cosmobot)


除了那些普通的调酒机器人外,接下来还有一款雄心勃勃的调酒机器人。“宇宙机器人”(Cosmobot)不满足于仅仅调调鸡尾酒这样的琐事上面。它的终极目标是成为一个太空中的调酒师。


萨姆·康尼格洛(Sam Koniglio)是开发“宇宙机器人”的三名团队成员之一,他说:“最终,我们希望修改设计方向,以便能让机器人可以在零重力的情况下调制鸡尾酒。”


“宇宙机器人”最初是为2009年的机器人大赛设计的。这款机器人最初的版本只能调出“大都会”(Cosmopolitan)这样一种鸡尾酒。现在,这种机器人可以调制出另外三种饮品: 苹果马提尼(appletin)、凯布柯达(Cape Codder)和神风特攻队(kamikaze)三种鸡尾酒。它的表面涂了一层时髦的银色。


康尼格洛认为性能良好的调酒机器人主要在于它能够确定倒酒所用的时间长短。“宇宙机器人”主体像一枚火箭,其中可以装入数瓶的酒精和调酒用的饮料。当按下按钮时,会按设定时间(比如三秒钟)倒入伏特加酒。然后伏特加酒会流入一个红色的塑料通道中,里面盛着干冰。五秒钟之后,冒着冷气的鸡尾酒就会流入下面放置好的杯子中。这款机器人可以利用阿布伊诺(Arduino)微电脑控制板准确控制整个调酒过程。


该项目的机械师乔·菲利普斯(Joe Phillips)说“宇宙机器人”是由打捞零件制造而成的,组装费用约为五百美元。菲利普斯利用了打捞的泳池过滤设备的金属零件制造出了火箭主体部分。


康尼格洛提到在零重力下调酒的这个梦想时,表示在“宇宙机器人”制造出之前已经有此想法。 他说:“我们必须更改设计方案,找到一种让压缩容器运行的方法。 液体在零重力下通过会形成球形。 我们一定要观察一下在那样的环境下机器人的工作状况。”


此外还有一个小问题,就是在外层空间飞行或零重力下的飞机飞行情况下需要固定位置。 然而,既然在国际空间站上可以欣赏到绝妙美景,那么来一台能够调制鸡尾酒的机器人不是更加锦上添花吗?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7:iLush机器人


下面是一份极好的鸡尾酒计算机装备:一台平板电脑,一份伏特酒再加上一个优秀的黑客。 iLush机器人使用的是惠普笔记本电脑和控制器,以及使用C#程序写成的基于.net的应用程序。


iLush机器人的设计风格和外观都具有十足的未来主义色彩,它会为你调制出四种不同的鸡尾酒。一旦这台机器开动起来,它会将容器对准注射器中,吸入一瓶酒。然后使用铜管从另一个隔间中吸入冰水,对饮品进行冷却处理,最后再倒进杯子中。


斯图尔特·弗格森(Stuart Ferguson)说:“在这款机器人中,我使用了一些计算机部件,其中包括在游戏机中常见的计算机冷却泵,这可以产生冷阴极荧光的效果。”


iLush机器人已经是鸡尾酒机器人中的老兵。这款产品曾经在机器人大赛中获得了两年的金牌。


美国工程师造出调酒机器人 可调美味鸡尾酒!!


图8:查伯克(Chapek)机器人


查伯克(Chapek)机器人要比美剧《迷失》中那个烦人的詹姆斯·索耶·福特(James “Sawyer” Ford)还要絮絮叨叨,它是一款能聊天还带点儿脾气的鸡尾酒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已经有四年的历史,并且经过了多次的更新。


戴维·卡尔金斯(David Calkins)是这款机器人的创造者,他说:“它一直处于生产更新之中。”


在最新的一款产品中,查伯克机器人可以使用RFID标签激活。机器人的手臂可以抓住一个杯子,将杯子移动到下一步的调酒位置。传感器会给继电器发送命令,指示打开酒瓶的分配阀。当鸡尾酒最后倒进杯子中,你的饮品就已经调好了。


或许你真的不想错过与酒保次闲聊的机会,查伯克机器人这时却能蹦出几句很漂亮的话。当我走过它身边时,查伯克说道“嗨,你以前和机器人约会过吗?我曾经和一个真空吸尘器约会过。简直糟透了。” 然后我还听到了机器人的大笑,或许那不过是机器人的电子噪声吧。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