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铁路警察被票贩子围殴 一人颅骨粉碎性骨折

军警一家123 收藏 11 3829
导读: 2月19日下午2时左右,重庆铁路公安处6名干警赶赴四川省武胜县调查倒票窝点。当人赃俱获时,门外突然冲进来几十个帮手,将6名民警团团围住。一名彪形大汉挥动钢筋袭警,民警陈科宇挺身而出,替同事挡了一棒,头部被砸得鲜血飞溅。经医院诊断,陈科宇为颅骨粉碎性骨折,可能留下癫痫等后遗症。   无独有偶,早在2006年,重庆铁路民警在该县抓捕倒票嫌疑人时,同样遭遇暴力围攻,车毁人伤。 图为重铁警方在区县缴获的高价实名制火车票。   铁警查票源   多张高价车票来自武胜   春节期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月19日下午2时左右,重庆铁路公安处6名干警赶赴四川省武胜县调查倒票窝点。当人赃俱获时,门外突然冲进来几十个帮手,将6名民警团团围住。一名彪形大汉挥动钢筋袭警,民警陈科宇挺身而出,替同事挡了一棒,头部被砸得鲜血飞溅。经医院诊断,陈科宇为颅骨粉碎性骨折,可能留下癫痫等后遗症。


无独有偶,早在2006年,重庆铁路民警在该县抓捕倒票嫌疑人时,同样遭遇暴力围攻,车毁人伤。



图为重铁警方在区县缴获的高价实名制火车票。


铁警查票源


多张高价车票来自武胜


春节期间,重庆铁路公安处民警发现了一个怪现象:菜园坝火车站、重庆火车北站几乎不见票贩子的踪影。他们去哪儿了?民警们加强了火车站旅客票源信息的调查。


2月18日上午,一个隐秘的信号传递到铁警耳朵里:龙头寺火车站票调组获得信息,在进站候车旅客中发现多张实名制高价票。据旅客反映,这些票都是从武胜县烈面镇几个摊位上买来的。他们将身份证交给路边喊票的人,每张票加价50元至80元不等。


重铁公安处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派遣6名精英干警前往侦查。当日,警长伍灵带着5名干警火速出发。


经暗中侦查,旅客们提供的信息属实:烈面镇粮站对面的三个摊位,摊主不断向过往路人叫卖火车票,不断有市民将身份证信息交给3个摊主。


办案组同时获悉,双方交票时间在下午2时左右。办案组决定,2人一组,3组同时行动。



人赃俱获时


多张高价车票来自武胜


下午2时,3组民警同时从暗处冲出,火速接近摊位,亮出准备好的警官证:“我们是警察,请配合接受检查。”


据负责搜查中间摊位的民警钟伟回忆,抓捕时,右边摊主闹得很凶。负责该摊位的是民警陈科宇,当他搜查一个黑色皮包时,40多岁的女摊主李某大吼着上前抢包。听到李某的叫声,附近摊位的人都围拢上来。多人围着陈科宇拳打脚踢,钟伟赶忙上前支援。


此时的陈科宇已忘记了雨点般的拳头,没有躲闪,他将黑色皮包死死抓在怀中——因为黑色皮包里,装的全是票贩倒票的证据。事后,铁警将皮包打开查明,包里装有长途车票24张,身份证45个。


搜查左边摊位的警长伍灵想增援,却被一名7旬老太抱住。伍灵曾赴拉萨、乌鲁木齐执行过任务,业务素质相当出色。为不伤及老太,看着近在咫尺的队友被围攻,却帮不上忙。



替队友解围


年轻铁警被钢筋敲破头


围观者越来越多,3名摊主的熟人也赶来帮忙,最多时有几十人参与打斗。另外4名民警衣服被撕破,身上多处被抓伤。


双方僵持10多分钟后,一名40来岁的壮汉急匆匆跑来,手握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筋。


该壮汉抡起钢筋,朝钟伟打去。此时的钟伟,已被几名票贩团团拉住,无法闪躲。紧靠钟伟的陈科宇见状,奋力挣脱人群,将钟伟拉到自己身边。钢筋仅击中钟伟肩头。状汉恼羞成怒,举起钢筋直砸陈科宇的脑袋。这一棍又快又狠,重重击中陈科宇的头部。刹那间,鲜血飞溅,陈科宇的上衣被染红。


票贩还是没有放弃抢夺黑色皮包,但意识尚清的陈科宇,紧紧抓住皮包不放手。伍灵、钟伟等人拼尽全力,才将陈科宇救出,迅速送上警车。混乱时,壮汉在票贩及其同伙掩护下,跑得无影无踪。


陈科宇英勇负伤后,正在重庆检查指导春运工作的铁道部政治部主任高晓兵等,前往医院看望慰问了他。


据悉,行凶袭警逃逸的暴徒王某,目前已被武胜公安局抓获。



武胜票贩猖狂


袭警早有先例


同样在四川省武胜县,重庆铁路民警早在2006年,就遭遇过一次暴力袭警。


2006年2月,重铁刑警调查发现,2月9至11日仅3天,就发现了120多张源于武胜的高价火车票,每张车票高出本来车票面值130至260元不等。重铁警方赶赴武胜发现,该县县城内公开的非法售票点就达10多家。当地群众反映,汽车站有个人姓苏,是个大票贩。


刑警取证后准备带走苏某,苏某的一帮亲属赶到,开始围攻民警。前一天受到处罚的票贩子王某,带着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将警车围住,并大声叫嚣:“立刻放人!”。见情况失控,刑警赶紧带着苏某迅速后退。“不准他们跑了!”一些人高喊着,开始砸警车,抓打刑警。3名民警的手、颈等多处不同程度受伤。


据当时带队到武胜执行任务的重铁公安处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冯建亚介绍,在暴徒砸警车、抢苏某时,一旁的很多群众都劝说:“武胜复杂得很,没有人会来救你们,赶快逃命吧!”这时王某等人再次冲上去,暴力抢走了贩票嫌疑人苏某。


见对方人多势众,为避免流血冲突,民警只得暂时冲出包围,撤离现场。



武胜县票贩子


为何如此猖狂


昨日(20日),重庆铁路公安处相关负责人介绍,重庆周边的城镇都有票贩的踪迹,但四川省武胜县更为特殊。他说,武胜县没有铁路经过,没有专门的铁路民警管理,所以票贩普遍很猖獗。另外,武胜隔重庆比较近,很多人习惯前往重庆坐火车,故由重庆始发的火车票在当地很好卖。


办案民警介绍,此次抓捕票贩被围攻时,就有当地市民偷偷说:“你们快逃,这帮人势力大得很,连当地派出所所长都被打过两回了。”有人还告诉他们:“这伙人还开有加油站,有的是钱,什么也不怕。”


重庆铁路公安处相关负责人说,对于像武胜县这样的没有铁路的盲区,他们只有通过对持票旅客的票源调查进行分析。分析后,才能判断哪些地方有可能是票贩子聚集的地方,然后派遣铁警前往侦察取证。由于取证的是便衣警察,经常遭到当地票贩势力的围攻。



民警母亲哭诉


儿子已有3年没回家过年了



母亲在医院陪伴着被票贩子打伤的儿子 记者 史宗伟 摄


随后,陈科宇被送往解放军三二四医院抢救。经检查关,陈科宇右脑上部头颅凹陷,颅骨粉碎性骨折、破裂。医生说,可能要取掉破裂的颅骨,可能患上癫痫等后遗症。


昨上午,记者在医院见到了陈科宇。他头部被纱布包裹,靠呼吸机供氧。听说可能患癫痫,陈科宇年轻的脸上浮过一丝悲伤。“我还很年轻,但也是为了工作。”陈科宇说,自己今年24岁,四川内江人,2007年从郑州警校毕业,来到重庆公安处工作。


据了解,因技术过硬,身高一米八的陈科宇,被重庆铁路公安处选为新一批特警。长相帅气的陈科宇坦言,被选为特警后,忙于训练还没时间谈恋爱。“万一真有后遗症,哪个好姑娘会要我。”他说。


昨下午,陈科宇的父母接到电话从四川内江赶到重庆。“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伤得这么严重。”母亲李女士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儿子,眼中闪着泪光。李女士说,前晚接到儿子同事的电话,只称“脚骨折了,病情不严重”。


李女士说,儿子当警察后,一年到头几乎不回家,已经3个春节没回家了。“上次见他是两个月前。”李女士说,希望儿子赶快找个女朋友,解决个人问题,重要的是心地好。(记者 朱隽 实习生 韩宇舟)



不能让票贩黑窝点成监管盲区


倒票成了财路,武胜成了票贩黑窝点,这曾有作恶先例的票贩为何如此疯狂?24岁年轻民警的鲜血让我们心痛,并再一次给我们敲响警钟——绝不能让票贩黑窝点成监管盲区。


小漏不防,大祸将至。在法制观念不强、经济来源有限的农村,一旦非法牟利行为没有受到有效打击,就会助长其嚣张气焰,甚至形成疯狂牟取暴利的产业链,其危害触目惊心。


对此,必须从源头上强化管理,并根据其危害程度,铁路与地方有必要联手实施监管,还可以动员广大群众,形成全民参与、群防群治、齐抓共管的态势,把非法倒票行为消灭在萌芽状态。强调日常甄别监督责任,加大处罚力度,对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坚决防止票贩黑窝点狂妄坐大,以及打而不灭,死灰复燃。


尤其春运前后,更应该对那些屡有举报的热点地区进行拉网式检查。在检查中,各方监管部门必须消灭盲区和死角,对票贩黑窝点予以严查。同时对一些宗派家族势力把持村政的山村,要加强普法教育,提高其守法素质,让诸如七旬老太妨碍执法等恶劣现象,能有效收敛。


只要法律之剑高悬,坚持不懈其持续高压态势,对倒票行为露头就打,以现有的技术手段,发现并取缔票贩黑窝点并非不能为。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