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公司的打工妹[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16 1247
导读:进入日本公司打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公司慢慢的熟悉起来,对工场内的员工也渐渐的有了一些了解,加上在公司保安室内和一群保安们的成天接触,让我对眼前打工这个日本工场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公司是属于“三来一补”型企业中的来料加工性质,公司在深圳这边出资购买土地建设生产厂房和生活用房,全部是符合深圳市的相关规定的,有正规的工商执照和房地产证,而公司却是来料加工企业,就是从境外进口布料到深圳的工场中进行加工成衣制品,然后再全部出品境外销售,公司没有在大陆销售产品的权利,有点象现在某些地方搞的保税区一样,只是在大陆

进入日本公司打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公司慢慢的熟悉起来,对工场内的员工也渐渐的有了一些了解,加上在公司保安室内和一群保安们的成天接触,让我对眼前打工这个日本工场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公司是属于“三来一补”型企业中的来料加工性质,公司在深圳这边出资购买土地建设生产厂房和生活用房,全部是符合深圳市的相关规定的,有正规的工商执照和房地产证,而公司却是来料加工企业,就是从境外进口布料到深圳的工场中进行加工成衣制品,然后再全部出品境外销售,公司没有在大陆销售产品的权利,有点象现在某些地方搞的保税区一样,只是在大陆进行加工作业,根据当地的政策,五年内这类企业是免税的,加上大陆廉价的劳动力,低廉的水电成本,经营者从中赚取和欧美市场高昂的价格的差价,从中谋利。

因为是劳动密集型制衣企业,可以解决很多的劳务人员,当地在九十年代初期为这类企业大开绿灯,我打工的这个日本企业当时有一千二百人,其中的打工人员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十八岁至二十三岁的青年女工。

这些女工来自全国各地各省份,其中尤其以湖北仙桃人员为最多,占全部员工的百分之六十左右,另外还有湖北安陆、孝感、麻城等地人员,其余人员有四川、重庆、江西、少数河南、湖南人员,少量的广东本省人员,这些青春年少的女青工们,就在这个工场里成天埋头于制衣生产线上,用她们的汗水和时间及青春来挣取一份工资。

从九二年至九七年这五年间,这家日本企业的效益很好,千把人除去全部成本外,一年都能净赚一亿元多的利润,有了利润老板也高兴,给员工的福利也还不错,每日三餐免费提供,油水充足,食堂由自己承办, 不象有的公司外包,钱都让食堂经营者赚去了,而是自己招厨工来做,把每天的生活费全部买成食品来做给员工吃掉,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这些个日本厂的福利确实好,每天早餐是皮蛋瘦肉粥或是炒米粉或是河粉,中午不是猪肉就是鱼或是猪脚红烧,晚上也是一荤一素一汤,说实话,普通打工者能吃到这个程度也是相当不错了,这不是这个企业个别现象,而是整个在宝安甚至深圳开工场的日本企业的普遍行为,因为这些企业都打算长期投资赚钱,不是短期行为,所以,在当地打工的人员都以能进入这些福利好的工厂为首要目标。

这些打工妹些大多是初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其中特别以湖北仙桃青年为多,有些显得很小年纪,但身份证都是十八岁以上的,符合法定打工年纪,而且这些女工进厂后也能胜任车位工作,一月加加班也能有1500至2000左右的工资收入,后来时间长了,和这些员工混熟了才得知内情:原来,有些小青工并没有十八岁,实际只有十六岁十五岁,有的可以有明显的看出奶气都还没有脱呢,但她们却能拥有正规合法的身份证件和学业证,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湖北仙桃市的当地很重视劳务输出,几乎家家都有外出务工人员,每年大量的劳务工给当地带回巨大的收入,居民们用这些打工的收入在当地消费和搞建设,对当地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于是方方面面都为打工开绿灯,只要是你家的孩子去办证外出打工,持有村上的证明就能在身份证办理机关里把十五岁办成十八岁,甚至于可以把三十岁的办成二十五岁,这就是许多实际年纪不到十八岁的小女孩子拥有正规合法十八岁身份证件的由来,同时,当地的各级学校都可以花二十至五十元钱为没有文凭的青年办张初中毕业证,所以,导致很多外出的青年在填写应聘表时都不会填写,我亲自看到过有大部份该地的女青年在填写公司的简历表时都无从下手,这些女青年根本就没从初中毕业,知情人士说当地有重男轻女的习惯,女孩子大多十三四岁就不读书了,去县城的服装培训点学上三个月半年,能做车位工作了,就由家长在当地办理好相关证件就来深圳进工厂了。

这些小女孩子来深圳后,由于在家乡练习过车位工,会踩电动缝纫机,就先找个小规模的制衣工厂或是作坊来做一个月二个月,待能适应大厂的要求后后纷纷考进大型的制衣工厂,所以,我们所在的制衣工厂就有许多这样的打工妹们。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湖北仙桃的经验值得借鉴和参考,必竟是凭个人本事打工挣钱,又不是犯法的事,为什么不能给予方便呢,而在我的家乡,一个内地区域,你去办身份证差一天都不会给你改,说这是犯法的事,学业证就更别想办到了,这就使得外出务工人员很不方便,就逼迫这部份有需要的人员去假证市场购买假证,而深圳假证泛滥成灾也就是因为有实际的需求市场。

工厂几乎没有按受过机构的劳务输送,因为本身工场的工资福利在工业区内属于中上等水平,每当需要补充人员时,都是人山人海的,所以那几年工场的日子很好过,来工业区找工的人员都以能进这样的工厂为荣。

当然,在深圳你要是想八小时工作日那是做梦,不切实际的,任何一个工厂都得加班,以时间来换效益取得较高于内地的工资,就是计件它也会把八小时内的工作量定得很大,让你只有在八小时以外加班才能赚取到较多一些的工资,作为制衣工场,时常晚上加班到十点十一点是家常便饭。

每年的春节前一个半月是货源最多的时节,因为西方要过新年,是成衣销售的最佳时机,大量的订单会下到工场,而且都是要赶在圣诞前出货,这就苦了这帮女工们了,早上八点上班,中午十二点下班吃午饭,下午一点半上班,五点半下班晚餐,晚上七点钟开始加班到凌晨二点三点,才下班睡会儿,早上八点又要上班,很多女青年连早餐都顾不得吃,早上准时打卡上班,因为工场以卡钟打工卡为准,迟到一分钟以内扣工资五元,一分钟以外三分钟以内扣十元,十分钟以内算旷工半天,而公司规定一月连续旷工三日就以自动离职处理,不发工资赶出工厂,所以,没有人做思想工作,没有人叫你起床,员工们个个到点了象上战场一样的往考勤处飞奔。

听这些小女孩子私下聊天得知,她们年轻想趁机辛苦多挣点钱,攒够自己以后结婚的嫁妆,以后风风光光的嫁人,至于什么充电,专业,这些人头脑里根本不存在。

当然也有另类的女工,湖南一个叫黄三元的女青年,出来打工几年了不回去,一年春节我们问她为何家都不回,她笑笑说她家在湖南农村,家乡女孩子都有早婚的习惯,她怕回去了她妈不让她出来了,把她嫁人了,她说她还不想嫁人,想打打工,回去再去长沙学点手艺或技术。

也有一些女工年纪稍大,在家订了婚的,出来不想回去,家乡的男朋友找来了,但男工没技术进工厂很困难,在厂外又要怕被抓三无人员,搞得很苦恼。

有个仙桃的张姓女工,是结了婚有孩子的人,但她把身份证办小了进了这个公司做工,一度做到了拉长的位置,有一天外面有男的叫她,原来是她老公找来了,大家才知道她结婚有孩子了,但她不想回去,在外面和老公交流不通,她挣脱老公的手跑进工厂,老公却不能进工厂,门口有保安啊,这位男人就在公司的围墙外边乱骂乱叫,当时传为笑柄。

后来工厂在江西一个服装学校招了一批毕业生,这些少男少女来公司都先做普通员工,从基本做起,但由于这些人在学校学过服装理论,现在经过工场的实践后,大部份都成了生产部门的骨干和技术力量,在工场工作几年后,绝大部份都经过公司的中介和担保送去日本的工场做研修生去了,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去日本打工去了,人数约为二十多人。

每年底都会有一些女工因为个人事宜或是工作难以忍受而离职,而每年开年后都会有成群的女青年来工场应聘加入这个打工行例,成了铁打的工厂流水的员工了。

正是这些青年的女工们,用她们辛勤的双手和辛苦的工作为企业赚取了丰厚的利润。

而现在的中国大地上,仍然有着上千万的打工者们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作着周而复始的工作,没有人强迫你去做,只因为自己要生活,要生存。

多年过去了,我现在仍然眼前会浮现出工场里那一张张年轻而美丽的脸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