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欲卖肾致富落入陷阱 女大学生相助成功脱身

安徽军区司令员 收藏 0 442


女孩欲卖肾致富落入陷阱 女大学生相助成功脱身

婵婵姐,我在家生活得很好,我心里一直很感谢你的恩情,马上过年了,我们全家人都希望你能来我们家过年……”昨日,湖南师大大四学生、娄底女孩龚婵收到一名叫钟慧(化名)的女孩从山东发来的信息。


去年7月,龚婵曾帮助这个当时陷入险境的山东女孩成功脱险,并劝说她打消卖肾的糊涂想法,助其平安回家。


男友背叛,女孩欲卖肾求富


2008年7月,山东沂蒙山区19岁女孩钟慧高考落榜了。她向父母要了1000元钱,想到北京打工,挣出另一片前途。7月15日,钟慧刚踏上北京,钱包就不翼而飞。这时,一位30多岁、自称叫林明的男子说能帮她找到工作,初出家门的钟慧相信了他的话,谁知林明却将她带到了一个休闲场所,逼她做“小姐”。钟慧不从,林明将她关到一间漆黑的地下室里,三餐由专人从预留的洞里塞进去。


钟慧一心要逃出去。她留意了一下,每次送饭的都是同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孩。通过几次试探性交谈,钟慧得知男孩名叫秦盟(化名),是刚来休闲中心的天津小厨师,她被关的地方是河北廊坊一个偏僻的小镇。秦盟安慰她说:“你别着急,我来想办法帮你逃出去。”一天,秦盟用老虎钳把门上的大锁剪断,秦盟带着钟慧逃到了天津郊县的老家。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两人成了恋人。


不久,两人南下深圳。秦盟很快在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助理厨师的工作,钟慧则进入一家工厂工作。


2008年年底,钟慧发现秦盟的手机突然停机,忙到秦盟工作的酒店寻找,却得知他已辞职。2009年5月,钟慧向公司请假,来到天津秦盟的老家,她傻眼了:原来破旧的房子已被一栋漂亮的新房代替,邻居还告诉她,秦盟现在在镇上经营一家餐馆,并已和一个当地女孩订婚。钟慧按指点找到了已是饭店老板的秦盟,在她的不断追问下,秦盟终于说了实情。原来,在深圳打工的几个月,他工资一直上不去。这时,他看到有人非法高价买肾,就以30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一个肾,然后瞒着钟慧回到了老家。


在离开秦盟的那一刻,钟慧做出了一个异乎常人的决定:我也要致富,我也要卖肾!


卖肾不成反陷入危境


在网上经过搜索,钟慧渐渐了解了非法器官买卖的一些细节。做器官买卖的基本通过中介。她试着给一家中介打电话,对方马上开出了诱人的条件:“一个肾脏的价格在20万元到40万元之间。”


钟慧坐火车来到郑州。中介派人直接把她带到了一家休闲中心,要求她“接客”。钟慧一听就火了,想起在河北那段生不如死的经历,她完全失去了理智,抓起地上的凳子就是一顿乱砸。一旁的人被钟慧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钟慧借机飞快跑出门去,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出租车,央求司机一路飞驰把自己送到火车站。


摆脱了对方的追击后,钟慧上了一辆开往武汉的火车。车到武昌,李慧下了火车,又来到一家网吧。几个小时前惊心动魄的大逃亡并没有让钟慧卖肾的决心退却,她继续在网上寻找“卖肾中介”。


不久,钟慧联系到重庆一个许诺“一定会帮她实现心愿”的中介,于是来到重庆,可是一下火车就被人控制了。对方直截了当地告诉钟慧,他们就是打着做器官中介的幌子,在全国各地网罗女孩子做“小姐”的。这些人将钟慧身上的东西全部搜走,并限制了她的自由。


网上求救遇到好心人


2009年7月18日上午,钟慧装作对“工作”提成不满,抬脚就走出门去,在巷子里暴走了两个多小时,把两个“贴身保镖”累得气喘吁吁。而后她说:“我们去上网吧,我只玩游戏,绝对不上QQ,你们可以坐在我身边看着。”两个“保镖”早晚跟着她,早就无聊死了,想到能去有空调的网吧坐坐,也十分高兴。于是他们一左一右夹着钟慧进了一家网吧。


玩了两个小时的网游后,两个“保镖”的警惕性慢慢松懈下来,也玩起了游戏。钟慧瞅准时机,迅速通过网游的聊天系统向跟她一起玩游戏的“玩友”求助:“我被人骗来做小姐,在重庆被人控制,我想逃走,我需要钱。请帮帮我!”伴随着这句话,是一连串的流泪表情。她心情十分紧张,毕竟这是网络,会有人相信她吗?


收到钟慧求助信息的正是湖南师大大四学生龚婵。和钟慧想的一样,龚婵很有戒备之心。毕竟网络上到处是陷阱。但龚婵也没有对这个求救信息置之不理。万一是真的呢?


龚婵看过一段话:走路不容易,因为很容易摔倒,但人总是要走下去;做好人很难,因为很容易上当受骗,但我们还是要做好人。


最终,为了那个微弱的救人的可能性,龚婵决定汇钱给钟慧。尽管两百元钱是她辛苦做家教挣来的,但如果能够换取一个救人的机会,那就是值得的。想到两百元钱不足以让对方回到山东,龚婵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钟慧,让她往长沙逃来。


女大学生相助成功脱身


钟慧接到龚婵“事已办妥”的信息后,匆匆下线。当天回到住处,钟慧吃了饭,对“老板”说:“你给我的提成再高一点,我好好休息几天就去上班。”对方答应了。


第二天,钟慧又在两个“贴身保镖”的“保护”下出去转悠。半个小时后,钟慧找到了一个附近有银行柜员机的网吧。像模像样地玩了半个小时游戏后,她提出要上厕所。


一进厕所,钟慧发现窗户虽小却没装铁栏杆。她马上打开水龙头,借着水声的掩护迅速从窗户爬出去,到银行柜员机上取了150元钱,马上顺着原路爬回厕所,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10分钟。


午饭后,李慧对两个“保镖”说:“你们谁也别打扰我休息,我要好好大睡一觉,明天就去上班。”几天来一直跟着跑的“贴身保镖”长长地舒了口气,把门锁好后,各自回房间睡觉。


下午4时,钟慧听到“保镖”们鼾声如雷,马上把窗帘全部卸下,把床单连咬带撕弄破后拧成条接在一起,绑在窗户上从三楼爬了下去,拦了一辆车飞速赶往火车站,买到下午4时50分从重庆开往长沙的K578次站票。上车后,她向火车上的旅客借手机拨通了龚婵的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逃离了虎口。


7月19日早上7时30分,钟慧在长沙火车站见到了从未谋面的救命恩人龚婵,抱着龚婵伤心地哭了。龚婵热心地安顿钟慧住下。怕她无聊,龚婵便每天带她到自己勤工俭学的公司。公司有很多电脑,龚婵上班的时候钟慧就在一边上网。


有一次,钟慧去上厕所,龚婵不经意间看到了她的聊天记录,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钟慧又在网络上联系卖肾。龚婵急了。她必须想一个让钟慧自动打消卖肾念头的办法。


巧计打消女孩卖肾念头


下午下班后,龚婵把同在湖南师范大学读书的表妹彭艳约了出来,把钟慧坚持要卖肾的想法告诉了彭艳,要她一起想办法。


第二天晚上,龚婵借故出门到了彭艳家,用彭艳的QQ先找到正在玩QQ游戏的钟慧,跟她聊了起来。


“其实我现在根本不想玩游戏。但我不知道怎么办,很想找个人倾诉。我爸爸生病了,急需钱,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钟慧好心地劝解了半个多小时。龚婵说:“其实我有时候真恨不得去卖肾!这对自己的身体会有影响,但是为了我爸爸我宁愿牺牲我自己!”


沉默半晌后,钟慧突然回复:“跟你相比,我真的感到惭愧。我跟你有一样的想法,但我们的目的完全不一样。”“难道你的父母亲也生病急需用钱?”


钟慧沉默了。龚婵装作感慨道:“其实我也只能这么想想。经历过我爸爸的病,现在真的感觉到,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健康,健康了,一切才会有资本。”


“谢谢你今天对我说的话,你的话让我看到了我的自私和盲目。希望你爸爸好起来,不到万不得已,我劝你千万不要走这一步。卖肾违法不说,要成功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钟慧最后说。


第二天下班后,龚婵带钟慧上街吃饭,钟慧突然说:“那些走捷径的人,真的很幸福吗?比如说我的前男友,他卖了肾,盖房开店娶妻子,看来很风光,可是等年纪大了,一个肾不够用了,他是不是又该拿挣来的钱去重新买一个肾?太无聊了。我应该懂得珍惜自己的健康。我好想回老家,好想我的父母。”


龚婵如释重负。她给钟慧买了回山东的车票。2009年11月2日,钟慧从家里给龚婵打来电话:“婵婵姐姐,我见到父母了,很高兴。姨妈单位缺一个零时工,我想先去做着,以后等我稳定了,我一定要再去长沙感谢你!”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